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也是季子强早就想好的,他让那个舒主席做副局长,不过是个权宜之计,先把他调开,免得他继续在棉纺厂煽风点火,惹是生非,等以后棉纺厂稳定了,那时候想让他这个副局长下来,也似乎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冷县长心里虽然有点不以为然,也有点认为季子强管的太宽,手也太长,但现在他对季子强也是有点惧怕了,还不敢强硬的违抗,只有点头,同意季子强的指示。

    会议的整个过程中,林逸都在回避和躲闪这季子强的目光,偶尔的,在季子强没看她的时候,她才敢偷偷的看看季子强,她的脸也一直是红扑扑,水灵灵的,开会间隙中,就有人和她开玩笑,说她像是雨露过后的鲜果,很鲜艳。

    在开完会大家都离开了,季子强又转到郭副县长的办公室去,给他说了几个事情,都是有关夏粮收购中对社会治安和预防坑农害农的一些问题,两人谈完了话,季子强就到了林逸的办公室,林逸就在郭副县长办公室的旁边。

    季子强敲了下门,走了进去,刚好就林逸一个人在,季子强笑笑说:“林县长,昨天听说我们都喝醉了,你还不错,坚持到了最后,难得啊。”

    林逸满面的忸怩,脸比刚才还要红了很多,站起来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招呼季子强,是给他倒水呢,还是请他坐下,一会才说:“季书记我看看你很少那样醉过,对了,你喝水吧,我帮你到点。”

    季子强摆摆手说:“水就不喝了,我来说下夏粮收购的问题,你第一分管农业口,这个夏粮收购很繁琐,也很重要,如果在收粮资金协调,或者车辆调动方面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你就来找我,去年我也总结了一点经验的,可以全部传授给你。”

    林逸见季子强谈起了工作,也就认真起来,这一认真,自然就少了一份尴尬和不自然了,两人就对相关的一些问题都做了讨论,特别是协调农行,信用联社对夏粮收购的资金保证上,季子强也都做了说明,最后说:“农行杨行长和县信用社的蒋行长这一块,你可以请他们吃顿饭,我一会过去就给他们都打个电话,这两人和我关系还不错的,争取这次搞好收购,不给农民打白条,不让农民来回跑。”

    林逸点头说:“我知道了,那就麻烦季书记帮我给他们打个招呼,我抽时间也请他们撮一顿,联络一下感情。”

    季子强看看没有其他事情了,就准备离开了,却突然发现在自己坐的沙发上有一条手链,季子强就拿起来说:“这是你的吧,也不收拾好,怎么掉沙发上了,丢了可惜。”

    林逸就一下字脸腾的红了起来,小声说:“坏蛋,害我昨晚上回去到处找。”

    季子强心里一荡,也不知道林逸这“坏蛋”说的是自己,还是说的这手链,他也就赶忙站起来,说声再见,离开了林逸。

    林逸看着季子强的背影,痴痴的发了好一会呆,有时候,她也想说,你总说我开心就好,可你又怎么懂我的期待。

    心的距离又不会因为你我的距离而改变,自己只能用一辈子的时间记住你的好,即使把你放在心中最重要的地方也不为过,但是我始终无法从你眼中看到我的倒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想你已经变成了习惯,我看着你唇边的微笑,才明白再甜的笑容也不属于我,是的,我一开始就已经明白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追求你只是因为还有一丝愚蠢的期待罢了,没关系,我是坚强的,就在昨天,就在昨夜,我有过对你的熟悉,记住了你的味道,那就是幸福了。

    很快的,那面的棉纺厂就传来了好消息,金老板对季子强说:“现在棉纺厂的职工有了一定的转变,对我的收购已经不太抵制了,如果情况继续好转的话,这几天就可以和工业局定下这事了。”

    季子强知道这是那姓苏的起了作用,看来不管什么人有是有点用处的,就看你怎么发挥他的作用,季子强就对金老板说:“这就好啊,你和他们好好谈,县里的优惠政策我们也一定会兑现,关于税收等问题,我们也刚开过一次专题会议,给你的条件很好,你在初期阶段就是一个任务,把职工养住,不让他们没活干,没饭吃。”

    那金老板就满口答应说:“季书记,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和安子若为难的,这个长的底子还是不错,应该没什么问题。”

    在个事情的顺利解决,让季子强很高兴,只要洋河县的这几个县办的大厂都有一个好的开头,洋河县的工业体制改变就有了希望,下半年如果在加上旅游开发全面展开,完成,那还是很有可能彻底扭转洋河河的经济状况,这样的政绩,除了给百姓带来了直接的收益和好处外,给自己更是套上了一副护身符,至少叶眉不能随便的对自己动手。

    是的,叶眉现在已经很苦恼了,季子强的坚挺不倒,让叶眉陷入了麻烦,乔董事长也连续的催了好几次,而叶眉也明白,只要季子强不离开洋河县,乔董事长的厂房就根本不可能建成,但想让乔董事长在土地费用上增加,又说不通他。

    自己该怎么给乐书记去解释这个问题呢但不管自己怎么办,还是都必须给乐书记说明一下这个问题,这样久拖下去让乐书记最后知道了更为麻烦,不如直接说明,叶眉就决定去一趟省城,见见乐书记,给他道歉,同时找一个解决的办法。

    叶眉一想到这个问题,就感觉这是很尴尬的一件事情,自己是市委书记,现在让一个县委的书记给难住了,而且这个县委书记过去还是自己的秘书,还是自己一手提携和培植起来的人手,这样的感觉真是让叶眉伤心和缀气,对季子强的想韦市长投靠和对自己的背叛,叶眉也是绝对不能饶恕的,她会很耐心的等待,等待季子强露出破绽的那一刻到来。

    第二天一大早叶眉就穿戴整齐,,坐车去省城了。作为国家权力机关的省委所在地,体现了国家权力的严肃和威严,令人一望便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铁栅栏门外荷枪实弹的士兵挺直地站立在哪里,使人不由得心中一拧、顿生畏惧。叶眉的小车只是稍作停留就一直驶进了省委大院。

    到了后面的小楼,叶眉心里倒是有点惴惴不安,今天感觉这里太肃穆太庄严了,静悄悄的没一丝声音,一路上楼连大气也不敢出,这或者是因为她办砸了乐书记交代的事情,心里紧张的缘故。

    叶眉推开了秘书办公室的门,出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人,长得文质彬彬,叶眉认识她,他是乐书记的秘书魏华。

    “魏秘书,你好啊,乐书记现在有时间吗”叶眉客气的问。

    魏秘书也很客气的说:“在的,刚才还说你要来的,走吧,我带你进去。”

    叶眉随这秘书走进去,这是间会客室,魏秘书很客气,给叶眉了杯茶,然后进去请示去了过了会儿,他出来对叶眉说:“请进来,乐书记在等你。”

    叶眉对秘书客气的笑着点了点头,走进了省委乐书记的办公室。房间很大,红木桌,宽敞沙发,一溜靠墙边的书柜也是红木的,齐整整的各类精装或线状书,显示出这屋子主人的博学和修养叶眉看见到了乐书记,他背手站在那里,叶眉只看到他的背面,乐书记依然是龙形虎势的魁梧之象。

    叶眉不敢打扰他,静静的在他身后站着,秘书又帮她倒上一杯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里。这时候,乐书记才转过身来,看到叶眉微微威严的说:“坐吧。”

    叶眉就问了一声好,坐了下来,乐书记也走到了沙发旁坐下说:“这样记者赶过来有什么事情,给你20分钟时间,说吧。”他用庄重,肃穆有棱的眼光,来回的扫在叶眉的身上。”

    叶眉是有点紧张的,在江北省乐世祥的面前,没有人可以用平常心来对待,就连省委和省政府的很多高层的领导们,在与乐世祥单独相处的时候,都会被他的宏厚气质感染,从而对他深深地尊敬与服从他。

    叶眉显示简明扼要的把柳林市最近一个阶段的几个方面做了汇报,这都市叶眉提前想好的,在汇报的时候也驾轻就熟,层次分明,三分缺陷,七分成绩,还有留有余地让乐书记能够发挥和点评。

    乐世祥对柳林市最近一个阶段的工作总的来说还是满意的,相对于其他市,柳林的经济还没走到前头,但这有很多历史原因,不能全怪叶眉,因为她毕竟刚刚上来没有多长时间。

    乐世祥就说:“你现在首要的责任就是抓好柳林的经济建设,处理好柳林市的上层关系,我知道,在柳林还是很复杂的,你需要妥善,适当的在这个环境中获得成绩,柳林和其他市来比,还是有很大差距,希望在你的任期内能有有所突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