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说了,经过前几年的几次烟草种植,都因为有这样那样的一些问题,最后搞的厂家和村名都有了怨气,现在这个事情再搞,确实有些麻烦。

    林逸和曹厂长商量了半天,他们也定不下来,最后还是季子强脑袋一拍,想了个办法说:“你们看这样行不行,就先支付一部分钱,同时把收购的合同写好,钱不发给个人,先放在乡上,这样你们两面都可以放心了。”他是很想促成此事的。

    林逸就一声惊呼,说:“好,还是书记想的全面,你说我咋就想不到这方法,哎,看来我就只能是个副县长的材料啊。”

    季子强却开玩笑的说:“主要是我们把好位子抢了,不然以你的能力做个书记也没问题。”

    林逸就呵呵呵的笑了,她又忙说:“书记,你在讽刺我,我知道我不是那块料,就现在这样我也真的很满足了。”

    季子强也就笑笑说:“谁让你嘴贱。”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乡上的工作林逸去做,她本来就分管农业,和下面很熟,她去应该没问题,曹厂长就准备资金和下一步要用的协议,这面一落实他那就接上。

    看到事情有了圆满的结果,曹厂长就要请季子强和林逸吃饭,他是全县的县办企业老大,效益也不错,吃他正吃呢,很多人正等着打他的主意哩,两个人连客气都没有,就说好了地方,下班再去。

    下班天已经黑了,季子强就叫上林逸和办公室的汪主任一起去。

    到了饭店,人很多的,大厅里异常的热闹,几个领导怕人发现,就溜边上了二楼,万一大家都知道县上领导经常出来喝酒吃肉的,不干正事,那多没面子,在人们的心里,那县长每天都是应该两个手接电话,吃饭也是吃半截就接到紧急通知,放下碗就邹着眉头工作到了深夜三点二十七分。

    季子强和林逸在包间门口就见到了等在这里的烟厂副厂长,进去一看,除了曹厂长。

    还有一个女士在,通过介绍才知道,这是烟厂供销科的科长米丽,季子强见着科长很是美丽,幽雅,就点头招呼了一下。

    五个人坐了下来,季子强就说:“老曹啊老曹,我本来以为你喝酒不行,今天可以松活一下,少喝点酒,没想到你还带了个高手来,今天是麻烦了。”

    曹厂长嘿嘿一笑说:“请领导喝酒那当然要舍的酒,我不带个高手,怎么对的起我请你们这一趟。”

    这个科长米丽也对着季子强妩媚的一笑说:“早就听说季书记酒量很好了,今天一定要多喝一线。”

    汪主任是没和米丽过过招,不知道她的酒量,就轻蔑的说:“你个黄毛小丫头,有本事就放马过来,我和季书记全接了”。

    米丽嘻嘻的只笑,调皮的说:“这可是主任自己说的,一会不要反悔。”

    汪主任也确实就只能做个主任,这个阵势了他还看不出来,敢来陪酒的女人,那都是高手,他嘴里还在叫嚣:“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我还不相信今天收拾不了你们。”那样子目前是很有大侠的风范的。

    季子强是贼尖贼尖的,他估计这个米丽的酒量好,他现在可不想树敌太多,你们两个拼起来最好,干脆一人一瓶的练去,免得一会自己恼火。

    季子强对就的认识很矛盾,他有时候希望自己喝醉,那样就可以忘记很多不愉快的烦恼,但也会为每一次醉酒而头痛的,因为醉了以后还要醒,非醒不可,除非是喝死,一旦醒了就要再次面对现实,但喝醉就是不想去面对,所以醒来后的现实往往都是他所最不愿面对的现实。

    他现在正是鸿运当头,他也没有伤心和无法面对的现实,他就自然不想去醉。

    可不想醉也一定要适当的喝,除了喝酒的时候一定有美味佳肴外,一定可以听到很多好听的马屁外,还可以让时间变的长一点,朋友变得多一些,没有朋友你做再大的官又有何用。

    曹厂长也没有参加米丽和汪主任的相互挑战,他在烟厂这些年,每天迎来送往、吃吃喝喝、笑容可掬、客客气气,但是,从他心里讲他是讨厌这样的场合,他是怕喝酒,又不得不喝酒,他对酒从来没有过感情,也从来分不清好坏,只是从价钱上来区分,点多钱的酒,请什么样的人。

    一会的时间满桌子的好菜就端了上来,56个凉盘,有荤有素,红绿搭配,色香味美。89个热菜,那也是各具特色。。

    季子强看看这么多的菜就说:“老曹啊,我们今天人少,菜差不多就可以,太多了也浪费。”

    曹厂长笑容满面的说:“就这些,就这些了。”

    说的就这些,但服务员依然是川流不息的端上了很多菜来。

    一个服务小姐就打开了酒瓶盖,给他们五人杯中添满,曹厂长端起杯子说:“今天难得请到书记,县长和办公室的汪主任,我很高兴,我也代表烟厂所有职工,表示感谢,感谢领导一贯的支持和帮助,来,我也没什么酒量,但第一杯我们还是要干了。”

    说完就准备喝掉,他也很实在,今天吃饭是他出的钱,但也该叫领导发个言啊,米丽到底是经常跑外面的,往来的应酬熟练,就连忙说:“也请书记发个话,我们好干。”

    季子强摇下头说:“我就不说什么了,干”说完大家一起举杯相碰,喝了下去。

    酒过了三巡,菜也过了五味,现在就是自由式了,有感情的可以去联络,不服气的也可以开始拼酒了,汪主任是一马当先,跳了出来:“哎,米科长,我们现在应该稍微喝一下了吧,你是女同志,我先邀请你,来三杯咋样。”

    米丽也是客气两就就碰了三杯,喝的时候都很干脆,好象那不是在喝酒是在喝水,三杯很简单,也很快就喝掉了,汪主任把瓶子就交给了她,说:“现在该你了,你说几杯。”他的眼神很有点藐视的样子。

    米丽今天本来是想和季子强好好的喝几杯,她想引起季子强对自己的注意,更希望得到他的青睐,她喜欢他手里的权,她也喜欢他没有洋河县大多数男人那种土狗的长相。

    可没想到一上桌子就被这个汪土狗给盯上了,不陪也不成,好歹是个办公室的主任,还是个县常委,要是没有关季子强在旁边太灿烂太光辉,人家走到那,大家也是要给足面子的。

    米丽林拿上酒瓶犹豫一下,决定不要和他太过纠缠,今天还是要接近华书记,就咯咯的一笑说:“我说碰几下汪主任都同意”

    汪主任大咧咧的说:“没问题,随便你说

    米丽就说:“那我们就先喝6杯吧,不过这杯子有点小了,我们换个大点的。”

    说着就在包间的角柜中找出两个比平常他们用的酒杯要大的多的杯子来,在汪主任目瞪口呆中倒满了酒说:“来,汪主任,我们先碰。”

    汪主任这才知道了人家的厉害,但现在是骑虎难下了,只能硬着头皮和她干了六杯,喝完以后,他就有点晕晕乎乎了,再也不敢乱说话。

    这米丽就笑这来到了季子强的旁边说:“季书记,该我们两个喝你,你是领导,你说怎么喝我听你的。”

    季子强看她把汪主任练得快倒了,知道这米科长酒量了得,但既然人家找上了自己,怎么说,也要为县委挣个面子,就算这米科长很厉害,但她已经喝了不少,自己还没怎么开始呢,不相信陪不下来。

    季子强淡定的说:“那就喝三大杯吧,要是米科长感觉不过瘾,我恶魔呢还可以再喝几下。”

    米丽也是心有所悸,她也没有和季子强喝过酒,看季子强这笃定无惧的样子,她不敢托大,说:“我听书记的指示,那我们就和三杯吧。”

    季子强笑笑,也不在说什么,端起了酒杯,稳如泰山,不急不燥,和米丽碰了三下。

    季子强表面很淡定,但喝了那几杯酒后,坐了一会,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尤其是看到身边那个米丽,穿着姓感撩人的丝袜,把一双美腿暴露无疑地展现出来,季子强的心思就活跃缭乱起来。一会又上来了一条鱼,3斤多重的鱼。

    季子强就说:“吃得完吗”

    米丽笑着说:“我还担心不够呢”

    季子强说:“不会吧这的烹饪技术不会是进了厨房就换一条小鱼出来吧”

    米丽笑着说:“有可能。”

    这时候,服务员端上来了一些佐料,切得细细的姜丝、葱丝和捣碎的蒜,还有用酱油伴好的芥辣。

    季子强问:“这不是要吃生吧”他吃过日本的鱼生,但那是三文鱼,是一种价格相对高很多的鱼,且是海里的鱼,但这淡水鱼,普通得普通人家每顿都能吃的鱼也能生吃吗

    据说,日本料理生吃的鱼贝类都是在没被污染的深海里打捞上来的,这在水塘里的普通鱼也能这么吃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