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职工们听他这样一说,又见今天来了这么多人看厂子,知道县上在想办法,也就都安静多了。

    季子强看了看那个姓苏的主席说:“老苏啊,你作为工会的领导,也要多开导开导大家。”

    那苏主席不断的点头说:“这是一定的,一定的。”

    季子强心想,你一定个鬼,你那算盘我还不知道啊,就是想趁乱搞个厂长当,你要是有这个能力给你个厂长也行啊,可你屁事不顶,当了也是害全厂职工。

    季子强又在四处转了转就上楼到了办公室,金老板也了解的差不多,至于一些小问题那一时也了解不清,季子强就说:“今天先到这吧,以后在详细的了解。”

    回来座谈的时候,金老板就有点担心厂里职工的情绪问题,怕不好接手,他也看出来这厂里有人在下面煽惑,就说:“季书记,这厂好是好,就太复杂了,怕接手难啊。”

    季子强若无其事的说:“你怕什么啊,这还是的厂,谁还翻的了天不成别怕,有我呢,在一个刚才我也和职工做过了交流,他们也是愿意接受这次改革,所以金老板在这个事情上是不用过于担心。”

    金老板见他说的很坚决,也就放心了,继续在工业局和经委的陪同下,对厂子进行评估,洽谈。

    谁也没有想到,在洽谈了几天以后,棉纺厂却出现了一种汹涌的暗流,有一部分人对收购产生了抵触情绪,认为以后就不是铁饭碗了,黑心的老板会压榨盘剥他们。

    但还有的人认为收购了好,只要厂里有了效益,发的全工资,那就比现在这样要死不活的好,厂里职工明显分化,矛盾也越来越大。

    对这件事情很有兴趣的金老板和县上几个部门到是基本达成了同意,但他在厂里也快陷入围攻阶段,他告诉季子强,只要可以稳定职工的思想,他马上就可以过来接手。

    听到这个情况,季子强觉得县上有必要进行权威性的干预,否则,这次收购就会流产,自己精心构想的工业变革就会因为这次的失败增加难度,但怎么干预是个问题,最好是不要激化县上和职工的矛盾,大棒政策是肯定不能用。

    季子强想了好久,然后给经委王主任打了个电话,让他联系下棉纺厂的工会苏主席到自己这来下

    棉纺厂工会苏主席猥猥缩缩的进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见他来了,就很客气的请他坐下,还专门让从县政府带过来的秘书小张给他泡了杯茶,苏主席不知道叫他来做什么,很有点担心,怕自己在下面捣鬼,煽动的事让上面知道了,所以坐都不敢很塌实的坐稳当。半个沟子放在沙发上,随时怎么站起来接受批评。

    见他这样紧张的坐下以后,季子强就问他:“我这几天忙,厂里最近有什么情况啊,我去了几次,发现你在厂里威望和能力都不错,今天想和你谈谈。”

    苏主席一听这话,心里象是一块石头落了地,最近他也很紧张的,看看收购就要进行,自己忙活了几个月,相当上厂长,光是下面活动,组织人就吃了好多次,眼看厂长有希望了,这一收购,别人来当老大了,自己不是又落空了吗

    现在他感觉季子强的态度不错,心里宽慰了一些,这一放松就话多了:“谢谢季书记,我这人别的优点没什么,但是一直都是和人民群众站在一起,原来那个厂长就是脱离了群众,现在厂里职工很反对他,都说要是我做了厂长就马上工作,可现在又搞收购了,大家担心啊,怕以后会下岗,会受黑心老板的压榨。”

    季子强笑了起来说:“再黑的老板他也要靠大家赚钱,过去洋河化工厂也和你们现在差不都,但经过收购以后,现在效益明显好多了,大家工资也有了保障,县里税收也有了。你还是要多做做下面群众的工作。”

    他知道这姓苏的在想什么,自己这样说也算是给他个悔改的机会,就看他顺不顺便这个竿字爬了。

    这个苏主席也知道收购了好,他就是很贪图那个位子,人要么有大聪明,要么就不聪明,就怕小聪明,他现在就是小聪明,认为别人看不出他想法,就说:“我们厂和人家还是有很多不同的,收购在我们厂未必就会成功,还请季书记再考虑下。”

    季子强在心里叹了口气,给你活路你不走那就不要怪我了,他摇着头哈哈的笑着说:“你老苏啊,我一直还感觉你觉悟高的,怎么连大势都看不懂,现在不改制你们厂那有生机啊,本来我是这样想的,象你这样有能力的人,我准备让你到工业局来做副局长,现在看来,你还是不想收购,那你们就多努力把厂搞好。”

    说我完这些话,他就站了起来,象是准备送客了。

    那姓苏的听了这话,突碌的就打了个尿颤,我的个娘啊,是局长耶,那可比厂长好多了,是正儿八经的科级干部了,一天看看报子,喝喝茶,吃吃喝喝,顺手拿,多好的事情,自己曾今认真的算了算,自己祖宗七代都没有出国什么当官的了,为什么是七代呢,因为八代最早的时候,那个祖宗曾今在清朝的县衙当过差,算是个副铺头,基本按现在的行政级别套,也就是个副局长。

    不行,要赶快抓住,他不敢站起来,知道自己一站起来就的走,走了以后恐怕这辈子再没机会了。

    他忙说:“季书记,我可是响应县上的精神,一直赞成收购的,我就是爱为下面职工说说话,你不会误会我吧。”

    季子强还是站着说:“我不误会你的,我知道你比他们觉悟要高,你再回去了解下,要是厂子可以顺利的收购,我就把你调县上工业局了。”说完就回到自己办公椅上坐了。

    那姓苏的马上表态说:“季书记,你就放心,我回去就煽奥,是动员他们,好好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保证让收购顺利完成。”

    季子强没再说什么,只是很信任的点了点头。

    看着他慢慢的走了出去,季子强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个人要是连自己该在哪个位子都搞不清楚,真的就是人生的一个悲哀。

    棉纺厂的工会苏主席离开以后,季子强刚喝了几口水,洋河县烟厂曹厂长又来了,这个厂长戴付深度的近视眼镜,人也敦厚诚朴,过去他是烟厂的总工,老牌的知识分子,人有点木讷,但对烟厂生产的所有环节都是精通熟悉,季子强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季子强很客气的站起来,小张也不再,他就亲自给曹厂长到了一杯水,走过来陪她坐下,季子强知道,想曹厂长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有事情,他一般是不会到自己这里来的,他这样的人身上还是保留这知识分子那种清高和尊重。

    季子强就说:“曹厂长很少到县委来坐坐啊,难得,今天一定有什么事情吧,说出来听听,对你们厂,县上一直还是很放心的,至少没有让职工饿肚子吗,呵呵呵。”

    曹厂长就很恭敬的说:“一直想来拜访季书记的,但又怕打扰到你的工作,今天是有点事情,想让书记帮着协调一下。”

    季子强点头说:“应该的,县上有责任帮助切也搞好发展,你就说吧,能支持的县上绝不推诿。”

    曹厂长很难为情的说:“我想请县里牵个头,在本地让农民种点烟叶,现在外面烟叶的原料价格不断的涨,厂里成本也跟着往上,县上种些烟叶子,一个可以降低运费,再一个可以保证原料稳定。”

    季子强在了解了现在的价格后,也感觉这是个双赢的好事,烟厂有好处,农民也可以提高收入,这个路要是真的走了出来,以后还似乎很有发展的前途。

    季子强就让厂长先坐下,然后他就把副县长林逸叫了过来,让她看看在一些村推广种烟叶合适不合适,林逸就和曹厂长一起在他办公室商量了好长时间。

    最后提出烟厂应该先支付一定的风险金,这样农民就可以放心的大面积种植。

    曹厂长有点为难说:“万一我们给钱了,他们不种怎么办,或者种了最后不按合同价给我们怎么办他们也不是企业,你打官司都解决不了。”

    他这样说也是有道理的,过去就有过一些单位先给村民支付了钱,最后人家要东西的时候拿不到,你叫他门退款,他钱都花完了,你把他干看,咬两口,他们家里那些破铜烂铁,你想要他都给你,你要了还没地方倒,倒的地方不好城管还要罚你的款。

    但是你不给他钱,他们就担心最后种好了没人收,烂在自己手上,还把种粮食的时间和地都给耽误了,所以这就是很矛盾的地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