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放下水杯,一把拉住了安子若的衣袖,说:“来来,你坐下,坐下谈谈,我知道你一定有好办法了。”

    安子若说:“你这人,猴子一样的精,我才说了一句话,你怎么就知道我有办法了”

    季子强就调侃着说:“什么叫知己,这就叫啊,你是我的红颜知己,我们能不心意相通吗”

    安子若笑着摇下头说:“少来,不做你的红颜知己,是这样的,我在省城有一个朋友,他就是做外贸棉纺生意的,春节的时候我们还见过一面,他说道希望自己可以把生产带上,今天给你借完钱以后,我和他联系了一下,他有点兴趣,说这一两天就过来看看。”

    季子强就“嘿”了一声,也不说话,一下就抱住了安子若的脑袋,在她的额头上又吻了一下,搞的安子若紧紧张张的,呆呆的看着季子强,她就真想不通了,这是一个什么人,不就是一个破厂,一些工人吗,他犯得着如此认真

    季子强就不这样想了,他感到棉纺厂有了希望,那些领不到工资的工人们有了希望,这种快乐并不是单单是因为救活一个厂,让他为自己创造多少业绩的问题,这是一种救苦救难的心情。

    季子强说:“谢谢你,子若,感谢你对我工作的支持,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回报的了你对我的帮助。”

    安子若用手摸季子强的脸颊说:“不用你回报,只要你过的好,这也就是我的祝愿。”

    两人就都默默无语了,直到安子若离开的时候,季子强还在想着,自己这一生中其实是很幸运的,遇见了很多好女人,叶眉算一个,虽然现在她对自己恨之入骨,但她还是算好人,方菲也算一个,她的生活和生存方式就算自己并不认同,但她无疑还是算好人。

    华悦莲呢,她更应该算好人了,自己带给她的都是伤痛和折磨,自己要要想安子若对自己这样,去祝福华悦莲可以在以后的岁月中得到快乐,幸福。

    这个夜晚,季子强一直感激着,他本来是个无神论者,但有时候他又不得不感觉到上苍的造化对他有太多的眷顾,这种眷顾自己一定要好好的珍惜。

    夏夜里,季子强闭上眼睛,感受着夏天的微风,是多么舒服呀屋前的树木抖动起来,它们好像手拉着手,在手舞足蹈。有风的伴奏,这一位位卓越的“舞蹈家”越跳越起劲,仿佛就要跳出地面,拉着自己一起跳舞,季子强用眼睛看着,用心灵体会着,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呀

    季子强陶醉在这夏夜美景之中,不知不觉便進入了甜美的梦想。熟睡中,他做了一个奇特的梦:他当上了皇帝,他可以拥有包含叶眉在内的所有这些所以喜欢过的女人,这个梦很长,他真的感受到了他们每个女人叫自己殿下的声音,好像自己也自称的是寡人。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然而,昨晚看到的美景和那个甜蜜的梦,却始终萦绕在他的心头,孕育着他的幻想。

    一上班,季子强就给经委王主任去了个电话,让他们去棉纺厂了解下情况,看看那个什么苏主席有没有改变棉纺厂的好办法,有的话他真喜欢当领导也还是可以考虑的。

    那面王主任就问:“要是他不合适,工人还是不上班呢。”

    季子强笑笑说:“上班有什么好的,不上工资还可以缓下,上了又没效益,所以不上也未必是坏事,你说对不对啊。”。

    领导有时会故意拿事儿问你,疑似谦虚的态度,似乎是在征询你的意见,但你要是真这么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其实,领导在问你问题之前,常常是心里早已经想好了,问你,只是想考考你是否能够正确领会领导的意图,是否和他想的一致。领导们所期待的绝不是你的意见,而是你的赞同甚至恭维,你必须察言观色,细心揣摩领导的意图,千万不要因为领导的疑似谦虚而无知地直抒己见,否则,福祸难测。王主任马上领会道:“明白了,明白了,就是去探情况,绝不勉强他们上班。”。

    季子强心里就想,别看这主任行动缓慢,猪脑肥肠的,领会精神能力还不错吗。

    一切都理顺了,他就准备对县办的企业下工夫了,他挑的第一家就是棉纺厂,这个厂现在职工和厂里还没有协商好,仍然在罢工,经委的王主任已经去探过了情况,看来真的是那个姓苏的在背后捣鬼,但考察了一下他对厂里现状的下一步改变计划,他竟然一条都都不上,谈了半天还是过去的路子,那他上去也是个完蛋。

    季子强只有等等了,等一两天,看安子若介绍的那个朋友能不能过来,要是人家对棉纺厂有了兴趣,那事情就好办的多,既可以改变厂里效益,又不和职工激化矛盾的方法也许就会出现,不管是重组,租赁,还是购买,只要能养住职工,能为县上每年缴纳一定的费用,那就可以了。

    还要,这个过程并没有太久,安子若就带上了他的省城朋友找到了季子强,这个金老板有40多快50岁的样子,人也长周周正正的,没有那种奸商暴发户的丑恶嘴脸,这让季子强有了一点信心,金老板一直在省城做棉纺品的生意,近一两年他也攒下了一大笔丰厚的利润,他就县把生意做的稳妥一点,多元化经营,让自己实现产销一条龙。

    季子强客气又真诚的和他谈到了洋河县的棉纺厂,季子强说:“随着国有企业改革的深入,洋河县的棉纺厂其国有独资性质暴露出的产权制度不明晰、经营机制不活、劳动用工制度陈旧等弊端,已成为这个企业在市场经济中不断发展壮大的障碍,所以我们希望在改革的同时,可以挽救这个企业,当然了,他还是有很多的潜力,我会给金老板详细的解说。”

    金老板对季子强的表述很认同,他感觉季子强没有想其他那些官员一样,为了招商引资胡扯乱侃,季子强的话很中肯,也很实际,他罗列了洋河县棉纺厂的一些缺陷,但也述说了棉纺厂的一些有点,比如企员工的心态,思想观念都在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企业在重组后可以丢掉了各种包袱,轻装上阵,展现了活力,企业有很强的技术力量和长久稳定的原材料渠道,还有销往各地的固定客户,这些对金老板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他们就在县委办公室谈了很长时间,安子若几乎是插不上嘴了,她就看着他们的讨论,看着季子强那神采飞扬的脸庞,开始会议过去两人在一起的那美丽时光,这种回忆是美好的,让她忘却了此刻的枯燥乏味,她可以展开想象的翅膀,翱翔在自己飘渺的幻想中。

    后来,金老板决定去看一看棉纺厂,季子强一个电话,就叫上了经委和工业局的领导,大家陪着金老板一起到了塑料厂,那里的职工还是不上班,都在车间三,五人一堆的闲谝,打闹,还有几个工人代表也在厂长办公室,要求厂长自己辞职。

    季子强他们今天是大队的人马开了进来,惹的全厂人都走到了院子里,都想看下他们是怎么处理,怎么决定,厂长也赶快下来,他请大家上去坐,季子强就让其他领导陪金老板到处转转,自己和厂长到了楼长办公室,一进去他就扳起脸问:“你这厂长也当的太窝囊了,连工人都管不了,现在是什么打算”

    厂长低下头小声的说:“我已经把辞职报告打上去了,还在等待上面决定。”

    季子强看他那倒霉蛋样子就说:“你先把财务叫来,把资产,帐务这些个报表准备下,你现在当不成那是肯定的了,你看你和职工的关系,但你要把手续都搞清楚,没问题了再说。”

    厂长就很快的叫来了财务会计,出纳等人,把一个个报表都翻了出来,季子强就大概的问了下,他对这些工业财务账单是看不太懂的,他只是了解了下,知道现在还欠银行二百多万,未收到的帐款有三十多万,还有就是上次欠温泉山庄的几十万元。

    等了一阵金老板他们也都看完上来了,季子强就让他们先看企业的各项报表和财务账单,自己到下面去看看工人,一到下面就被工人围住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问起来“季书记,你们快点换了这个厂长吧,不然大家都没饭吃了。”

    又有人说:“这样的厂长真是害死人啊。”

    还有人说:“清查下他贪污了多钱。”

    继续说:“就是,厂子这样他肯定没少贪。”

    季子强用手势制止了大家,说:“你们厂这个样子,县上也很着急,我们正在想办法,我们县上正在考虑找有实力的企业来合并你们厂,请大家都克制一下,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就一定能够把厂搞上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