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也是好长时间没和他见面了,想稳稳他酒店最近的工程进展情况,也就没有拒绝,反正那家伙有的是钱,吃他几次就当是让他捐献了。

    下班以后,季子强就到了约定的酒店包间,就见王老板带着两个漂亮妹妹,一个坐在自己身边,一个让坐在季子强身边,一看这样子,今天是要和花酒了,两个妹妹到还干净漂亮,四人坐定,就嬉笑着吃了起来。

    吃的好好的,季子强旁边那妹妹就给他夹了一块香肠说:“哥哥,你吃香肠吧”。

    季子强没有在意就直接说:“我吃。”

    惹的两个妹妹捂着嘴笑。

    见他还没明白,旁边妹妹就说:“我给你们讲笑话,胡萝卜看见火腿肠说:哇真有钱,穿的都是皮衣了。火腿肠:这算啥啊,你看人家香肠,穿的是真皮,我们还穿着这人造革。

    ”。

    现在季子强算是明白了刚才她们为什么笑自己了,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大家笑过了一会后,在那面坐王老板旁边的妹妹也不甘落后,她也说了个:“有一只鸭子叫小黄,有一天它过马路时被车撞了一下,大叫:“呱”从此它变成了小黄瓜季子强一口酒就喷到了那旁边小妹妹的身上了,那小妹妹就嘟着嘴说:“什么人啊,喷也不找个地方,不会往下面喷啊”。

    王老板笑的喘不过气来了说:“你让他往你下面喷什么啊。”

    几个人又是一阵的轰笑,这两个妹妹很是活跃,也不知道王老板从那骗来的,一顿饭是笑话不断,季子强也是难得这样开心了一次。

    今天他们吃饭的人少,酒老是喝不走,王老板就提议划拳喝,季子强也会划拳,只是在正规的酒桌上很少用过,他就没反对,那想这两个女娃也是高手,一时间“哥两好啊”,“巧七的妹妹”,“六六顺啊”,这男声女声就混在了一起,不用多久,两瓶好酒,就这样被他们糟蹋光了。

    坐在季子强旁边的那女孩,已经是喝的摇头晃脑,醉意蒙蒙,两腮绯红,但眼珠子在眼眶里却不停的在打转,她掏出一根香烟往嘴里送,没有发现过滤嘴一头是朝外的,她拿出打火机,花上三五分钟也根本无法把它点燃。

    季子强看大家喝的都到位了,就想散了,刚好这时候,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安子若的,就沙哑着声音问:“你还没吃饭了”

    安子若一听就知道他是喝多了,就问:“你在那喝酒呢是不是又喝醉了。”

    季子强好象电话那头安子若可以看到他一样的摇着手说:“没喝醉,我这酒量你还不知道啊,哈哈,我清楚的很。”

    安子若感觉他真的是醉了,就说:“不要喝醉,我想见见你,和你谈点事情。”

    季子强脑海就映出了安子若那娇小柔弱的样子来,人也清醒了许多,说:“你现在在那,我去找你。”

    安子若说:“我到你办公室去吧,我就在县委附近的。”

    季子强说:“那行,你先过去,我现在就回去。”

    季子强挂断电话,也感觉今天喝到位了,王老板还算清醒些,那两个小妹妹已经是迷糊起来了,坐在他傍边的那小妹妹,斜着身子,一个肩膀垮了下来,那衣服的宽领也敞开了很多,斜挂在塌下的雪白的胳膊上,在这包间里显的分外刺目,季子强就不敢多看了,看多了晚上回去流鼻血。

    季子强笑对王老板说:“今天感谢你了,这两个小妹妹就辛苦你送下,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王老板摇晃着站起来,就想挽留季子强,他开着玩笑说:“这个妹妹给你留下,你办完事打电话,我给你送过去,我一个人吃不下两个。”

    季子强也开玩笑说:“吃不完就不要吃了,都醉成这样子了,找的到嘴吗”说着就自己开门走了出去。

    在外面吹吹,感觉好了很多,路上的行人也很少了,季子强慢慢的回到了县委,只有在这个地方,他才可以安静下来,当所有的繁华离开了自己,一个人走进这里,他的思绪也就逐渐的清晰起来。

    还没有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季子强就看到了安子若,她是那样孤单的站在自己门前来回的走动着,季子强努力让自己保持住稳定的脚步,走了过去。

    他们都看到了对方,安子若快步走了过来,她扶住了季子强,因为不管季子强再怎么样控制这自己,但他的摇晃海华丝让安子若一眼就看出了他的醉意。

    在安子若扶住他的那一瞬间,季子强的心头还是荡起了一阵涟漪,到今天为止,他依然没有忘记安子若那柔美的身体和温情,那是他的第一次,也是安子若的第一次,每当想到自己人生的开端,他都会想到安子若。

    可惜,两人有情但无缘。

    楼道里静悄悄的,只有他们两人轻盈的脚步,在这个时候,他们谁也没说话,他怕自己说出了什么出格的话来,她额怕自己说出了他不喜欢听的话,于是他们沉默着打开了办公室,两人走了进去。

    在那隔绝黑暗和解除了警戒的门一关上的瞬间,她就从背后拥抱住了他,把自己那美丽的头颅紧贴在了他的后背,原来从后面也可以听到他的心跳。

    季子强感到大脑一阵的晕迷,他全身痉挛起来,他全力的抗击着安子若对他的冲击,他带着醉意,带着一点残存的理智说:“子若,我们不要这样好吗,这样会伤害你。”

    安子若并不想放手,她静静的抱着季子强,一句话也不说,季子强没有用全力去挣脱她,他不忍心,他也完全可以掰开安子若的手指,把她环绕在自己腰间的双臂分开,但他还是不忍,是啊,谁又能忍心那样做呢

    季子强一动不动,很轻柔的说:“子若,想一想我们这半年多的相处,这不是很好吧,我们彼此怀念,彼此牵挂,这样的知己多么可贵啊,放开我吧,我并不值得你这样。”

    安子若嘴里喃喃的说:“我不要做你的知己,我要做你的女人,就算我们再也不会相爱如初,但我依然可以用我的柔情为你点亮孤单的灯塔。”

    季子强本来就不很坚定的心在顷刻间就被她的柔情融化,一个年轻又激情旺盛的男子,谁又可以来抵挡住这纏绵波涛的冲刷,他也有过对自己的反抗,毕竟以后他不可能和安子若在一起,可他的反抗是那样的无力,那样的软弱,因为他注定就是一个充满激情和慾望的男人。

    季子强转过身来,看着安子若那张妩媚绝伦的脸庞,在那羞涩红晕的脸上又添加了些许的渴望,他低下了头,用嘴唇轻轻的碰触到她那精美无暇的鼻尖,在她闭上眼,抬起头以后,他们的唇就互相挤压住了对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在他怀里动了一下,用她的手掌在他的胸口慢慢磨娑。他也一声不吭地享受着这美妙的一刻。

    突然她张开眼,抬起下巴看着季子强说:“你很爱她吗”

    季子强一下清醒了一点,他用手指拨开她盖住脸颊的头发说:“是的,我喜欢她,就如当初喜欢你一样。”

    过了一会儿她又说:“其实我真不该给你们引荐和介绍,当你们那次在一起跳舞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会相爱的”。

    季子强用轻柔的动作,缓缓的撫摸着安子若的后背说:“你愿意祝福我们吗我希望有你的祝福。”

    安子若放开了手说:“是的,我会为你们祝福的,因为我希望你快乐。”

    季子强见安子若的已经很稳定了,他知道,刚才安子若那情不自禁的一阵情绪变化,在两人的交谈中也恢复了支持,而他自己,也从刚才那一阵暴风骤雨的冲动中平和了下来,他们都放开了手,安子若说:“你坐一会吧,我给你到点水,以后你可要注意了,老是喝这么多的酒,不要命了。”

    季子强笑笑,说:“没办法啊,有时候不喝不行,有时候却又想喝,很多事情都是如此,由不了自己。”

    安子若不以为然的说:“借口,典型的借口,你不喝谁还能强灌你不成。”

    季子强就接过水,轻轻的吹了一下上面的浮茶说:“对了,子若,你今天怎么晚了怎么想到找我,是不是有事情。”

    安子若说:“你不提我还差点往了,给棉纺厂借钱的事情,我想了一下,这也不是个长久之计,最好是可以对它们合并重组,你感觉呢”

    季子强就奇怪于安子若怎么会对棉纺厂的事情上了心,她不会为了自己那60万担心吧,安子若可不是这样一个小家子气的人,那么她一定是有什么好主意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