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算是在整个柳林地区,恐怕也是最大的蔬菜基础了。 光靠这么大的一个基地搞蔬菜批,不用几年下来,当地农民就可以财致富。再看基地上的大棚,这是其他地方没有见到过的,到底是谁引进了沿海种植技术

    韦市长就问冷县长:“旭辉同志,这么大的一个基地,有多少亩地花了多少投资你们的计划和目标呢销路在哪里,这些你都有计划了吧”

    韦市长一连串的问题,让冷旭辉连冒冷汗。他哪里知道这样的小事,这都是季子强和林逸搞出来的项目,这些日子,冷旭辉为了整倒季子强,根本就没关注过这些事。冷旭辉冒汗,刚才自己靠近韦市长的这点小小的喜悦,片刻间烟消云散。

    见冷旭辉答不上来,韦市长就问了一句,“这么大的工程,是谁策划的难道就没经过县里吗”

    冷旭辉擦着汗水回答,“这是黑岭乡班子定下的项目,县里没有参与。”

    “嗯,不错,不错”韦市长点了点头:“干得不错”

    回到车里,韦市长看着黑岭乡的风貌,感概万千:“季书记,这个项目你也不知道”

    季子强笑笑说:“大概知道一点,是林副县长主抓的。”

    韦市长点点头,不满的看了冷县长一眼,就默不作声的上了车,车队一路西行,沿着黑岭乡路边的小河一直走到了一个水渠入口,韦市长又走下车来。

    站在河东村的山头上,朝柳林的方向望去。两河之间的景色,尽收眼底,站在这个山头看过去,望着奔腾不息的河水,白浪涛天,便有一种令人心怀感概的情怀。在整个视察过程中,季子强表现得彬彬有礼,恭敬而又客气,没有一丝失礼的地方。

    但是韦市长也感觉到他在刻意的和自己保留着那一段距离,这让他心中大为感慨,换做其他的人,在自己面前,哪个不想方设法贴上去啊,就怕自己瞧不上不接纳罢了,但这个季子强就是不同,他投靠了自己,他需要自己的保护,但他又绝没有一点的卑微讨好的意思,这样的气度,这样的胆量真是少有。

    回到县政府的专题桌谈会上,韦市长又多次表扬了季子强,而且感觉还处处维护着他,特别是几次说季子强有干劲有闯劲,头脑灵活,是不可多得的基层领导,这些话无异于是说给媒体听的。

    陪着韦市长一行吃完饭,把他们送走以后,天已经黑了,季子强有些疲惫的回到了办公室,

    看看表,10点多,他知道自己虽然疲惫,却无法在这么早就入睡,10点对他来说还正精神,他真想找个人来聊聊。翻翻报纸,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季子强就有点想江可蕊了,分手好几天了,现在想到她,季子强浑身上下都有了亢奋。最近季子强在也发现,自己是时不时有点冲动,时不时要想那事,现在松懈下来,确实是发自心底想她。

    季子强就用手机拨通江可蕊的手机。

    问她睡了没有。她说睡了但没睡着。

    季子强就说:“你怎么睡这么早啊。”

    江可蕊娇笑着说:“不睡还能做什么,哪像你,到处野跑。”

    季子强大呼冤枉,就问:“想我了没有。”

    她撒娇嗯了忸怩一阵,说:“想了。”

    季子强觉得她确实也想他了,接电话听出是他时,她的声音确实很高兴。

    他动了情说:“我刚回来,特别想你,想得睡不着觉。”

    两个人就卿卿我我的聊了好长的时间

    在第二天,当所有柳林的媒体都在对韦市长参加洋河县櫻桃节闭幕式进行报道的时候,叶眉照例的看到了,她从头版头条中看到了季子强和韦市长亲密无间的那一幅幅照片,她的心头就有了一种被切割的疼痛,这个英俊微笑的人,就是那个和自己一起走过了漫长几年的季子强吗,他的笑为什么现在看起来是如此的虚伪和阴险,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看透他这豺狼一样的本性,自己还把最美好的感情和身体都给予了他。

    叶眉的心一会儿揪了起来,似乎被一只手狠狠地攫住了,然后一下一下收紧,压制得简直喘不外气来。又仿佛是被人从心里抽出了一根丝,渐渐地拉长紧崩,她憋着气不敢呼吸,就仿如本人的一点动静城市把它崩断似的。

    季子强的笑容一直还在追随着她,此刻,叶眉把眼睛闭了,在她脑海里,她的心神之力凝聚着,但是,闭上眼以后,还是有季子强的一双黑眼睛俨然存在着,叶眉又睁开眼睛,他仿佛也在这儿,好像一个海洋,好像一个深渊,他在自己的面前,在自己的身上,充满了叶眉头部的感官。

    于是,叶眉对季子强的怨恨就更加的强烈起来,她几乎在一生中都没有过想现在这样的深恶痛绝一个人,而这个人却似乎他,是季子强,这是一种怎样变异的情感啊,叶眉一把就把桌上的报子划落到了地上,她不再想看到这个人,更不想去回忆那往昔自己和他在一起的一幕幕情景,这个人已经让自己心神具焚了。

    这一切季子强是可以预料的,但他不能控制,他只能默默的承受着叶眉可能对自己的憎恶,他也知道,自己有一天还是会倒在叶眉的枪下的,就算自己小心翼翼,就算自己深谋远虑,但终究会难逃那样的结果,权利不仅仅是用来欣赏的,在很多时候,它也会成为利器,而叶眉刚好就掌控了柳林市最大的权利,假以时日,以叶眉的老道和谋略,她一定会牢牢的控制住柳林市,到那个时候,也就是自己的末日来临。

    不过这并没有让季子强有什么太多的畏惧,既然上天给了自己这个责任和时间,那么自己就要对得起上苍的安排,季子强开始集中精力,准备对洋河县的工业进行整改了。

    今天他带上秘书小张和和经委的几个领导跑了跑工厂,好几个厂子工资都只能发一部分,有的五个车间,自会有一两个车间有活,其他的车间工人都已经放假了。

    季子强一路上都在考虑着怎么改变这一现状,这除了设备落后,销路不畅,成本过高之外,其实还有个整体观念落后的问题,这只能潜移默化的改变。

    小车还在继续的跑着,下一个地方是棉纺厂,他们车一进棉纺厂的大门,就见那里是乱哄哄一片,工人把厂办公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经委王主任发现这苗头不对,就对司机说:“调头,回去。”

    季子强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一定是工人在闹事,整个厂没人上班,全都跑到院子里,站的站,坐的坐,骂人的,打闹的乱成了一堆。

    就在司机想调头的时候,季子强制止住了:“不用回去,我们既然来都来了,也看看到底怎么会事。”。

    经委王主任就说:“季书记啊,今天我们还是算了吧,看这样子不是好事,万一你在有个什么,我不好给上面交代。”

    “我有个什么,自己的职工,领导都害怕,那还当个啥领导,停车。。”季子强说着就走下车。

    在院子里的职工一见小车来了,就知道是县上的领导,全都呼啦一下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吵了起来,到底说什么季子强也一时没听清。

    他回首看看,那王主任却在车里不愿意下来,季子强在心里骂道:“破人,就这点胆子还混什么。”

    很快就有了工人认出他,到底还是小县城,象他这样的人,想让人认不出那还是比较难的。

    季子强看这太乱就大声说:“大家静一静,有什么问题可以和我说,我就是洋河县委书记。”

    厂里的职工早就听说过他的很多传奇故事,除了他不死的神话外,还有一两次花边绯闻,这都是老百姓津津乐道的话题,所以现在工人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见大家安静了,季子强就问:“你们厂长呢,我去见下他,你们有什么事可以派个代表一起过去说说。”

    这时候人群里站出了一个40来岁的人,他望着季子强说:“厂长不出来解决问题,躲在办公室里面的,我就代表职工给季书记反映下问题。”

    站在季子强面前的这个人,单从外表给人的印象是文质彬彬,谦恭有礼的样子,季子强也感觉到他在这些工人里面很有威信,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职工都是一片安静,眼睛在专注的看着这人。。

    季子强点点头说:“你也是职工吗,在这厂子里做什么的”

    旁边就有人接口说:“这是我们工会苏主席。”

    季子强“奥”了一声说:“今天你们这样是为什么问题,我们是站在这说,还是找个地方坐下说。”

    这个苏主席赶忙对旁边的人摆摆手说:“大家让下,让下,请季书记到会议室坐。”

    他的话果然很有影响,人们马上就让出了一条路,小张也早已经下车跟着季子强一起到了会议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