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吴书记就继续的说:“就我看,这也不是人为的什么大事情,昨夜那雨也实在凶猛,天灾是主要的,你最多就是个没有工作经验的问题,不要看的太重。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但是,不得不说,吴书记还是的低估了季子强对事态敏锐的判断能力,季子强没有像一般的官场人物那样韬光养晦,深藏不露,他还是不时的展现出一点自己的能力,但他展现的那一点点能力,和他真真的对官场的洞悉,是不成正比的。

    他用了一种更好的方式,隐藏住了自己的锋芒,就恰如大隐隐于市一样。

    也许,在整个柳林市,也唯有叶眉可以彻底了解季子强的实力,也或许,叶眉所了解的也不完全是季子强全部的实力吧。季子强就感到了事态的危机,他有点沮丧的问吴书记:“那你看这事情应该怎么处理,我应该怎么做。”

    吴书记很淡然的看看季子强,说:“不要多想,安心工作”。但同时,吴书记却在心中感叹,唉,政治这玩意,真的是没有丝毫的感情和人情的。

    季子强彻底的绝望了,一颗心开始变冷,如堕冰窖,他已经可以看到了以后会发生的情况,季子强也知道,自己的唯一希望,也已经抛弃了自己,自己作为一个副县长,在县长的打压下,在书记的漠视中,想要存活,只怕不大可能了。

    季子强的心里也多了一些苍凉和悲哀。同时,季子强也对这所谓的政治同盟有了深切的体会,对于吴书记,季子强也加深了更多的认识。他离开了吴书记,脚步漂浮的回到了县政府,他的情绪很是低落,天气也继续的阴沉,似乎一切不详的事情都会来到。

    季子强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他沮丧着,这时候他意外的接到了初恋安子若的电话,他那低迷不振的情绪很快的就被安子若感受到了,在安子若一再的追问中,季子强犹如发泄般,向她絮絮叨叨的说出了这件事情。

    也说出了自己辛苦工作换来的委屈和失望,电话那头的安子若默默听完他的倾诉后,没有过多的语言,只说了一句话:“等着我。”

    季子强没有拒绝安子若,他理解安子若现在的心情,她一定是来安慰自己,而她的温情应该是季子强仅有的一点希望。很长时间以后,季子强还是离开了办公室,不管怎么说,他依然牵挂着粮油大库,当他再一次来到这里,看着在雨水中侵泡的粮食,他的心有开始疼了。

    和他一样心疼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粮食局储运科的赵科长,他也在痴痴的看着满地的稻谷发呆,淅淅沥沥的雨水就这样不断的打在这两个心疼人的身上。

    “躲躲雨吧,赵科长。”季子强低声的劝慰着。

    赵科长抬起了无神的双眼,看了看季子强,默默的跟他到了旁边一个仓库的避雨处,两个人都凝固着一种悲哀。

    雨还在下,季子强的心也还在沉。吃完了晚饭,季子强就接到了安子若的电话,安子若说自己已经到了洋河县:“子强,我在翔龙酒店,你可以过来吗”

    季子强在这个时候,接到安子若的电话,心里是温暖的,从时间上算,安子若应该是放下电话就往洋河县赶的吧。

    季子强就连忙的答应着说:“我马上过去。”

    在季子强说马上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对安子若的矛盾心态,他只是感觉自己需要去看她,需要给她倾述自己的烦恼和感伤。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细雨还是淅淅的下着,季子强没有要车,打着伞,看着灯光下那神奇的雨丝。

    它是朦胧的,又是清晰的。它给万物披上一件缥缈的纱衣,它又把万物洗涤得清新明亮。季子强漫步在雨中,他的心情也好像被雨水清洗了、擦亮了,一种空明的感觉在滋长。

    见到了,时隔多年终于见到自己的初恋安子若了,安子若好象更漂亮,岁月无影,人们都说脸是女人的年龄,季子强却从安子若的脸上看不出一点点岁月变迁的痕迹,她依然嫩滑如雪。

    仿佛安子若就像一片轻柔的云,在季子强的眼前飘动,她清丽秀雅的脸上荡漾着春天般美丽的笑容,那份温柔、那份美感、那份妩媚,很快的,就把季子强带到了往昔那青春的岁月。

    看着安子若娉婷婉约的风姿,看着安子若娇艳俏丽的容貌和妩媚得体的举止,季子强的眼光开始有了朦胧,假如唉,还是假如。

    季子强就想到了自己的初恋,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成人洗礼,那是大学的时候,在自己租住的房间,大雨让安子若无法回校,安子若心里也不希望回校吧

    那一夜静静的灯光,砰砰的心跳,让两颗年轻的心慌乱紧张,当自己和安子若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彼此的呼吸都已凌乱,当那光润巍峨的小山展现在季子强的眼前,季子强怎么可以不去感受那温柔缠绵,不去攀爬和爱怜。

    这或者是季子强唯一的一次恋爱,初恋的感觉是那样让他陶醉,但最后人家去了国外深造,在他长久的等待后换来了安子若嫁入豪门的消息,只好收起了那段刻骨铭心的初恋,在很多时候他还是会回想起那缠绵的热恋,想起那光滑细腻的皮肤,深吸一口气,会议室里也仿佛漂浮着那醉人的舌香,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也是季子强在以后这些年一直找不到真爱的缘故,因为到现在,季子强还是无法完全忘怀安子若。

    现在的安子若已经离开了那个在跨国集团公司做董事长的丈夫,她自己回到了江北省,在省城有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和一座酒店。

    季子强是还在爱她,但有用吗自己一个小小的土县长,还是副职。在见惯了达官贵人,出入于明堂华庭的安子若面前,又算的了什么

    两人在短暂的凝视后都露出了缠绵悱恻的微笑。

    安子若款款说到:“我来了”

    季子强没有移动自己的眼神,喃喃的说:“你来了,我就好了。”

    安子若听到他这样突兀的,超过自己想象的,直白的表达,她的心一下子就有了很多的惊喜,她带着灿烂的微笑说:“如果我的到来,真的可以减轻你的烦恼,我还有什么奢望呢,我很满足了。”

    季子强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过这样语气的话,他把自己也尘封的太久,太久,就算有过叶眉,但这样的表白是绝不会从叶眉的口中说出,有点感动的季子强说:“谢谢你,谢谢你的到来”。

    安子若摇了一下头说:“为什么要谢,我需要对你赎罪。”

    季子强不愿意她这样说,更不愿意她再提起那让彼此都伤感的往事,他希望把那过去都忘掉,希望自己可以和安子若平等,没有纠葛,没有埋怨的重新开始。“子若,不要说这样的话,谁都不欠谁,谁都不需要谁来补偿什么。”

    安子若大幅度的摇摇头,有点激动的说:“不是的,不是的,子强”

    季子强跨步上前,双手握住了安子若的双臂,深深的,专注的看着她,季子强的这个动作让安子若一下子呆住了,她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感到浑身乏力。

    安子若真的想一下子扑在季子强的怀里,只需要上前一步,就可以让自己投入到他的怀抱,然后放声大哭,把这些年的悔恨和对季子强的牵挂,一下子讲述出来。

    但她不能这样,她是来安慰季子强的,不是来给季子强增加伤感,而且,他从季子强那有力的大手,和坚定的眼光中,也感到了季子强一种从未有过冷峻。季子强握着她的双臂,凝重的说:“子若,你没有错,为什么不可以忘记那些过去放松自己,也是放松了我,或者,新的未来就会最近你我。”

    安子若眼中的泪水就一滴滴的滚落了下来。

    季子强克制住自己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放开手,退后一步说:“多大了,一天还这样喜欢哭,你路上还没吃饭吧我带你先吃点东西。”

    安子若摇摇头,搽干了眼泪说:“没吃,但我不饿,我们不要出去,就在这,就我和你。”季子强又劝了几次,但安子若就是不出去,也许,她不想让别人来分享自己和季子强难得的相聚。再后来,季子强就对他详细的倾述了很久,他们忘记了所有的不快,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过去的种种。

    后来安子若也讲了很多,除了安慰他以外,也说到了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她甚至于还说:“我在省城有很多朋友,包括省委和政府,你不用管了,我回去帮你摆平。”

    季子强是不会让她来插手的:“不,很多事情是需要自己亲手打理的。”安子若就又说:“那就干脆辞职吧,我把董事长的位置让给你。”季子强就哈哈的笑了,这是他今天见到安子若第一次放声的大笑,安子若没有笑,她感到这一点都没有什么好笑的,只要季子强需要,只要季子强想当,自己会毫不犹豫的给他一些,包括自己的身体。

    但季子强还是拒绝了,他有自己的理想,也有自己的尊严。

    时间已经很晚了,当季子强说自己要离开的时候,安子若没有放他走,她说自己很想多陪陪季子强,但自己明天一早要赶回去,有个董事会还召开,季子强其实也不想走,他们就一起又聊了很久很久

    安子若用美丽,浪漫和温情一直抚慰着他,在这里,季子强慢慢的恢复了他骨髓中的男儿本色,他不再为白天的烦恼困扰,也没有了一点的惧怕,来吧,来吧,让风暴来的更猛烈一点吧。

    黎明的曙光出现在房间的窗栏上的时候,安子若准备离开了,她看到了季子强靠在沙发上睡的正香,安子若轻轻的为他盖上一条毛毯,深情的看着他,看着这嘴角露出笑容的,英俊的面容,久久凝视。

    后来她还是没有叫醒他,自己悄悄的走了,走的时候,留恋中的安子若已经是泪流满面。

    当季子强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是人去楼空,只有一种淡淡的,安子若身上的幽香,在房间飘散,季子强长吸了一口,人也瞬间的精神了。

    男人的本性,又逐渐的苏醒和弥漫,季子强感觉到了身体里有一种用不完的力气和智慧,一切对他都显的微不足道了,他心灵深处就有了藐视一些权威的勇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