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惜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季子强又投入到工作中了,而且最近会更忙。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今天季子强召开了一个政府和县委的联合会议,现在的季子强已经能够号令统一的在洋河县行使他的权利,没有谁敢于来挑战和对他的权利进行抗衡,因为他的宦海不死的传奇,还有他雷厉风行的决断,都是让人畏惧的。

    在几个议题都讨论完以后,季子强又说:“市政府办公室刚才打来电话,说明天韦市长就要到洋河来,参加我们的櫻桃节闭幕仪式,同时对我们的工作进行一次抽查,政府办公室指示我们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同时对我县的政务公开工作作出了几点指示。”

    坐在下面的众人纷纷拿出本子来记录,并不像以前那样拿着本子笔只是做样子,大家都从这个事情上面或许会看到一种机会,各人脑子中都开始转动念头。在座的都是洋河县的领导。都分管着相应的口子,自然也可以借鉴季子强的经验。只要能够搞出点动静,搞出点花样来,也算是自己的政绩嘛。

    冷县长看着侃侃而谈的季子强,想起先前那一幕幕,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他为什么总是可以在最没有可能的情况下咸鱼翻身,化险为夷呢

    早知道这样,当初自己又何必那么明显的对待他,真不敢想象他下一步会对自己采取什么样的反击。只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当初冷县长和季子强之间产生了隔阂和对立,现在想要修复,却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在季子强讲话的时候,众人全都满脸兴奋,手中都拿着笔奋笔疾书作着记录,每当和季子强的目光相碰,他们的脸上无不显露出尊敬的神色。

    会后,大家都带着激动的心情,各自回去召开相关人员进行布置了。一时之间,洋河县委、县政府充满了无比的活力,大家都似乎有了干劲。

    相对于其他人的激动,季子强的内心却十分地平静,明天韦市长的到来,会自己和洋河县从名面上来看是一种认可和支持,但塞翁失马安知祸福,他的到来一定还会有负面的作用,至少自己和叶眉的距离因为他的到来,会走的更远了,叹口气,季子强也没有什么办法,他终究只是一个小人物,他可以借势在这纷繁复杂的官场游动,但他自己却又没有什么真真的实力,他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七品芝麻官。

    第二天,韦市长带着一个副市长,还有宣传部,农业局等等的一堆人来到洋河县。

    前面一辆警车开路,后面一辆警车断尾,韦市长的车和其他几辆车在中间跑着,的这两辆车都是公安系统的警车,一路而来。

    等车队进了洋河县境内,季子强早带着四大班子的人马,整整齐齐地待命在路口。韦市长素来就喜欢简单,低调,季子强早摸清了他的套路,他本不想搞这么花里胡俏,但他最近风头太劲,他需要给韦市长一个破绽,让他在人多的地方批评一下自己,这样或者有助于缓解一下自己对叶眉的冒犯。韦市长的车在路口并没有停,而是直接进了县城。这让季子强一行迎接的人都惶恐不已,韦市长好象不怎么待见他们这些人,居然连停都不停,就直接进了县城,莫非他这次来并不是看好洋河县

    季子强不由朝身边不远的冷县长看了一眼,他知道冷县长一定会紧张起来,果然,季子强看到冷县长脸色都有点变了,正在大声的吆喝着,让自己的司机把车开过来。

    看着韦市长的车走了,洋河县四大班子干部匆匆上车,十几辆小车整整齐齐跟在后面,浩浩荡荡,颇为壮观。韦市长的秘书陪着韦市长坐在车里,见领导一言不,不时皱了皱眉头,心里就暗叫糟糕。

    尤其是进了城区,洋河县虽然有过展,但比起外面的城市,实在是太慢了。而且到现在,连个城市规划都没有,四周一片乱糟糟的。洋河县目前正在修路,所过之处看到一大片荒废的农田,破烂的公路。除了通往柳林市的省道还尽人意之外,其他的道路确实不怎么样。

    韦市长的车子绕着县城转了一圈,就直接到了櫻桃沟的闭幕式会场,今天这里要比平时的人还要多,因为闭幕式结束还有有几个节目助兴,从时间上来说,櫻桃节的结束也预示着今年剩下的时间里,再也吃不上,见不着这犹如玛瑙办的櫻桃了,大部分人还是想在来感受一次。

    车市肯定开不到会场的跟前,半道上就停了下来,季子强这才有机会快吧追上韦市长,战战兢兢的说:“对不起,是不是我们那里做错了,让市长不满意。”

    韦市长看了一眼季子强,这个人他意思哈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一种态度来对待,说他是自己的亲信,那是胡扯,但说他对自己不重要,又似乎不对,自己还要用他来解脱套在自己头上的那个工业园的绳索,还要用他来显示自己的宽容大度,还要用他来不断的打击叶眉,所以应该说季子强的份量还是有的。

    他就寒着脸说:“你们太不像话了,不知道我的习惯吗,还要倾巢而出的到路口来接我,这一次我就不计较了,希望不要再出现下一次。”

    季子强很惶恐的连连点头说:“是,是,是,以后一定改正。”

    韦市长也就不再说这个问题,他脸色也缓和下来,说:“你们这个櫻桃节搞的很不错,呵呵,有特色,只是这洋河县的建设,搞得不尽人意嘛”

    季子强忙回答:“是,是。洋河比较偏僻了一点,过去招商比较困难,今年这路才刚刚开始修,所以进度并不明显。”韦市长感觉今天自己给季子强的压力已经够了,就看了他一眼说:“你也不要紧张,我又没有怪你。开幕式几点开始啊,我还想抽点时间到下面看一看。”

    季子强看看腕上的手表手:“快了,那先请市长上台坐一下。”

    韦市长也就不再谦让,大步跨向了会场。今天的闭幕式筹备的也很不错,会场上焰火齐发,音乐齐升,全场观众欢呼,声光融于一片,气氛進入最高境界。

    妇女们组织的鼓阵也气势宏大,鼓手在音响效果中,以独特方式鼓击,舞狮的队伍在鼓声召唤下汇于中心表演台,热情音节与天鼓齐响。

    好一片热闹的景象啊。

    韦市长的情绪也被调动了起来,他和季子强接受着是电视台和市里多家媒体的拍照,有时候他还很亲切的做出和季子强窃窃私议的举动,让媒体看到他们上下级关系的亲密和融合。

    季子强暗暗的叫苦,他现在才算是领教到了韦市长的厉害,韦市长已然在欢声笑语中,在不动神色间,把自己和叶眉的误会再一次加深了,他可以肯定的判断出来,韦市长这样做一定是故意的,他这种亲昵的态度本来就和他的性格不符,季子强在柳林是好些年了,也从来没看到韦市长会如此和一个下级有过这样的出场。

    闭幕式很加快结束了,櫻桃沟里那树上残存的还有零零星星的嫣红的櫻桃,在这个时间,按会场提前的计划,这些櫻桃就不再要钱了,喜欢吃和喜欢摘的,都可以自己动手,本来櫻桃树也不高,举手投足间就可以够着,于是前来参会的游客们,就满山片野的散开了,他们一家人,也或者是几个朋友,就会围拢一颗櫻桃树,扶一个体轻的人上去,帮他们采摘,山谷里到处都成了欢乐的海洋。

    季子强被这样的场景感动了,他眼看着这成千上万快乐的人们,所有的风风雨雨,所以的坎坷煎熬,在这个时候都算不上什么了。

    韦市长今天露出了温和,缓缓道:“季书记,我们就不打扰他们了,抓紧时间,到下面看看去。”

    季子强收回了神游的思绪,说:“请市长等一下,我马上去安排。”

    很快,同来的领导都坐上了车,往郊区开去,今天季子强也是早有准备的,已经选定了黑岭乡作为检查的重点。季子强和冷县长坐着车子走在前面,去黑岭乡的路年久失修不怎么好走,巅波了近一个小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钟了。

    当车队经过黑岭乡的蔬菜基地时,韦市长让司机停下了车。季子强见韦市长对这片蔬菜基地感了兴趣,暗暗一笑,这也是他今天安排到这里的一个原因。韦市长也很兴奋,好家伙,洋河县还是有点项目嘛,这么大的蔬菜基地,至少占地几百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