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剩下他们两人,也都默默无言的坐上了车,季子强很想说点什么,他不想这样早就送江可蕊回去,他怕在这个夜晚自己会失眠,会一直想着她,他希望多给一点时间让他们在一起。

    但江可蕊好像也在沉思,她没有说话,季子强只好慢慢的开动汽车,很不情愿的往江可蕊住的酒店开去。

    到了地方,季子强停住了车,他没有请江可蕊下去,他自己也没有下去帮她开车门,就这样在夜色中两人都坐在车里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后来还是江可蕊说话了:“子强,你难道不准备送我上去吗”她的语音有点颤动,也有点紧张,她担心季子强会拒绝,又害怕季子强同意,她很矛盾。

    季子强早就有点把持不住了,你别看他在正事上又是运筹,又是狡猾,但就是过不了美女的誘惑,过不了那美女身上的白花花。

    季子强和江可蕊到了酒店的房间,在这朦胧的灯光下,季子强和江可蕊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她们不想用太多的语言去空洞的表述自己的渴望了。

    彼此不约而同的拥住了对方,季子强一把揽过了江可蕊纤细的腰肢,他侵略的唇,印上了她红艳的唇瓣,他以拇指和食指扣住她的下颚,她牙关被迫松开禁闭的双唇,火辣的舌侵入了她的口腔,灵活地与江可蕊的丁香小舌纠缠,不让她有机会躲开。

    他的舌头在她的檀口里四处游走,男性的气息充满了她的口鼻间。随着季子强吸吮她小舌的动作,江可蕊整个人感到昏昏沉沉的,仿佛置身云端一般,只是感觉大脑缺氧,江可蕊在心里地想着,为什么单是一个吻就可以令自己晕头转向,自己的身子虚软得像是棉花一样。该死。

    她快要窒息了。就在她感觉真的要死掉了的时候,季子强终于离开了她的嘴唇,她感到脸颊火熱,大口的喘着气。

    季子强开始微笑着凝视着江可蕊,说:“你的吻真好。”

    江可蕊羞红的面容是那样的美丽,她说:“你会永远喜欢它吗”

    季子强很凝重的说:“我会,我会珍惜和爱护它。”

    江可蕊眼中有点一种迷離的泪光,这些天,她一直都渴望着听到这句话,现在听到了,她再一次的主动靠近了季子强,把自己美丽的身躯和头颅都埋藏在了季子强宽阔的怀中,她抱着他,喃喃的说:“抱紧我,抱紧我,我已经是你的了。”

    她和季子强一起说着,仿佛总也说不完,都说夜游西湖的男女,即使没有感情也能走出感情来,何况是两个情人。他们相拥着,呢喃细语着,他们的心神都一起在荡漾,

    江可蕊的手覆在季子强的脸颊上轻轻的抚摩了几下,季子强完全能读出其中的万般柔情。

    季子强热血上涌,一弯腰,不顾江可蕊的挣扎,把她抱了起来,美艳绝色、秀丽清纯的江可蕊羞红了脸,她越来越渴望,嬌躯越来越软。她娇羞地闭上自己梦幻般多情美丽的大眼睛。此刻她的双目羞赧的紧闭着,晶莹的雪肤染成了一片绯红,季子强的眼中充满了柔情,手停在她的身体上,默然的注视着她。

    季子强趴在她的身上充满情意的说道:“可蕊,看着我”

    “不要”她虽然口中反抗着,但是在他的执拗下,满脸通红的看着季子强。季子强没有理会,低头亲吻上去,就好像有一首诗中说的,最是那低头的温柔。

    洁白的床上终于梅花点点,江可蕊的确是一个极品的女人,在经过了开始时的不适之后,她那曲意奉承的动作,全完就是以季子强的意志为意志。季子强和身下的这个全身到处都充满着誘惑力的女人当一切结束后,两人都耗费了大量的精力。

    天亮了,江可蕊沉入梦乡,季子强并没有因为做了这事就感到疲乏,反而精神非常好,在这次的全力放縱之后,他发现自己的所有压力全都一扫而空,他有些幸福的睡不者觉,躺在那里想着心事时。

    一会她翻了一个身,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什么,季子强听到了什么,问她:“是不是下雨了”

    她说:“好像是。”

    他便有些艰难地下床掀开窗帘看了看天早已亮了,外面正密密麻麻的下着雨丝。

    翻身下床,季子强深一脚浅一脚慢慢的走向了卫生间。打开喷淋,用冰冷的感觉将自己整个刺裸的身躯层层的包裹起来,站在浴室里,面对着水汽朦胧的镜子,用手慢慢的抹去那层细密的水珠开始审视着自己。一张虽不很年轻但还未老去的脸庞,虽不象时下万千少女所推崇的那种很精致的中性脸,但不乏男子汉的阳刚之气,剑眉虎目、鼻若悬胆、口阔牙白,总体来说季子强还是属于很耐看的那种类型。

    刺裸的的身躯上挂着不少的水珠,整体的身材还不错,而且全然没有大部分男人为之苦恼小肚腩,光滑平整的小腹露出六块结实的肌肉。这与他平时很注意锻炼身体不无关系。

    清晨初醒的江可蕊,蓬松的头发被她俏气的挽了一下,几根不听话的发绺在她洁白的额头上来回的摆动着,平添了几分绝美的感觉。大大的深个懒腰,身材被天蓝色的丝质睡衣衬托的凸凹有致。

    季子强颤抖了一下,看着江可蕊媚态横生的样子,身体好像被什么点燃了,轰的一下这份热度被传递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末梢。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然后将浴室门快速关住,不一会儿里传来脸红心跳的声音:“讨厌了,大清早的干什么啊”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啊,当然是要吃你了”这应该是季子强在说。

    “坏蛋你意思我就是早起的虫儿被鸟吃了”然后所有的话语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只传出一阵急促的鼻音和喘息声。

    活动了一会以后,季子强就赶忙洗漱了一番,看看表,应该过了上班时间,他就又一次的吻了吻江可蕊,对他说:“你继续休息吧,我先上班了,下班的时候再联系,我们一起吃午饭,好吗”

    江可蕊就点点头,含情脉脉的目送他离开了房间。

    季子强回到县委办公室,没一会就接到了江可蕊的电话,她娇滴滴的说:“子强,到办公室了吗”

    季子强很温馨的说:“到了,你再多休息一下吧,等我的电话。”

    江可蕊就笑了说:“我一会起来转转,櫻桃节还没有结束吧我去看看”她的声音慵懒又带有很大的誘惑,一听就知道还没起床,还没喝水的声音,季子强就不得不想起她那阳春白雪般的娇柔身子,还有丰腻的肉感,就说:“快起来吧,不穿衣服一个人睡觉,小心着凉。”

    那面江可蕊就咯咯的笑道:“那你来陪我啊,两人人一定就不会感冒,还暖和的很。”

    季子强决定赶快挂断电话,他担心自己忍不住引诱真的跑过去睡觉了,就说:“不和你乱吹了,对了,我帮你找个人陪你转吧。”

    江可蕊说:“不用了,怎么大的人了,又转不丢,你安心上班吧。”

    季子强笑着说:“那就这样,我挂了啊。拜拜。”

    那面也“拜拜”了一声,又是“叭”的一下,好像是对着电话亲了他一口,季子强自己笑笑就挂上了电话。

    江可蕊的到来,又一次唤醒了季子强體内的幸福感,他爱上一个人,就会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跟她在一起,季子强会觉得很舒服,很和諧。你可以信任并依赖她,她像是一个亲密的家人,甚至可以说,比一个家人更亲密,而且在这亲密里,季子强更体会到一份温馨的感觉--这就是亲爱的感觉,在这个爱情的国度里,季子强愿意包容她所有的缺点。

    季子强还有一种怜惜的感觉,他开始学会了为对方考虑,如果江可蕊受到挫折,季子强会非常愿意为她去分担痛苦与挫折,把对方所受的苦当作自己所遭遇的苦难一样,或者更胜于自己的苦难,这应该就是爱情吧

    不错的,爱情关系可以提高季子强的自尊心,可以让他感觉到生活更有意义,因为爱情能够让他发现,其实他有着无人可比的独特性,虽然他有优点也有缺点,但是他的独特性使自己更受到无比的尊重,生命也因此更有价值。

    这几天对季子强来说是幸福的,他过着天堂一样的生活,没有了忧虑,没有了孤独,他享受着这份热烈和美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