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市长就目光灼灼的看着季子强,季子强也淡定轻松的看着韦市长,这是两个具有高超权术和智力的男人的对视,他们都可以看到对方的深不可测和过人胆气,也像是两匹野狼的相互试探和对峙。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良久,良久韦市长摇摇头,对季子强摆摆手说:“好了,这个事情先说到这里吧,一会我这还要来几个人,至于该在什么时候对那个老板说那些话,你季子强可以自己决定。”

    季子强没有丝毫的气馁,他沉稳的,客气的站了起来说:“今天打扰韦市长了,我先回去了。”

    韦市长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也没有站起来送季子强,他看着季子强走出了家门,轻轻的为自己关上了防盗门。

    韦市长就進入了沉思之中,季子强给他开出了条件,他要想想,这个条件是不是值得自己去交换。

    而此刻的市委会议室会场上,气氛有点压抑,也有点沉闷了,组织部的周部长他作为一个过去华书记的嫡系,在投靠了叶眉以后一直都没有过多的表现过自己,现在他咳嗽一声,准备为叶眉保驾护航。

    他刚要说话,就看到了来之韦市长的那冷冽的目光,对于这个一直在过去号称是华书记第一智囊的韦俊海,周部长是从心底惧怕的,韦俊海就像是一匹狼,他总可以在你毫不防备的时候咬段你的脖子。

    虽然自己有了叶眉作为靠山,但周部长对韦俊海依然是心有余悸,他很少看到韦俊海有这样的眼光,他心里一阵的惧怕,慌忙躲过了韦俊海的眼神,他的眼光一飘,他又遇到了一双眼神,他看到了吕副书记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吕副书记就那样看着他,一点都不严厉,但那种笑容同样的让周部长心悸,他只好硬着头皮说:“这个问题啊,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看法,嗯,是啊,这个问题啊,确实看你怎么理解了,大家都说说吧。”

    他说完了这些毫无用处的话,又坐了下来。

    叶眉看清了今天的局势,她由最初对季子强的感伤,变成了现在对季子强的愤怒,但她的愤怒不能在这个地方发泄,这是常委会,她也一样的具备自控能力,驾驭了权柄多年,叶眉深刻的领会到,很多事情,特别是官场上的事情,只能顺水而动,不能逆水行舟,她用上了淡漠的眼光,她毫无表情的说:“其他同志对这件事情怎么看,要是大家暂时拿不准这个事情,这件事情可以放一放,等大家统一了认识再议也不迟。”

    叶眉妥协了,从韦市长的话意和表情看,他会为季子强奋力一搏的,如果在加上吕副书记,自己就很难把这件事情解决掉,更重要的是,自己不能把吕副书记在刚刚和自己缓和了一些关系的情况下,又给韦俊海推过去,看来季子强胜了,他找到了自己的命门,他知道用谁来对付自己才能达到效果,不过叶眉绝不担心季子强的逃脱,那我们就慢慢来吧,看看到底将来是个什么结果。

    有了叶眉的这句话,其他人也就都松了一口气,他们用不着和韦俊海,吕副书记真刀真枪的干一场了,不到万一的时候,不到和自己利益攸关的地步,谁都不希望自己和韦俊海这样的强敌结为仇人。

    高层间的斗争往往是袖里乾坤,暗箭相射,隔山打牛,笑里藏刀,真刀真枪的厮杀,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用过了。

    而在这个时刻,洋河县县委的季子强同志,一个人在办公室坐着,昨天自己冒险去赌了一把,但结果会怎么样,他是一点都没有把握的,这很多事情都只在对方的一念之间,就像有人说过的那样:天堂和地狱的距离,其实很近。

    所以他只能等待,把自己满腔的焦急掩饰在平淡的神情中,一如既往的接听电话,处理公务。

    那些个罢工的领导也还在罢工着,今天他们也得到了消息,说一早柳林市就要召开会议,专门研究处理季子强的问题,所以他们也要等待,等待季子强的下课,等他季子强的滚蛋。

    这样的等待对每一个人都是一种煎熬,不管他身在那个队列,也不管他在这个结果出来以后是获利,还是危险,他都必须紧张的等待。

    快要下班的时候,季子强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韦市长的秘书打来的,他只告诉了季子强一句话:“季书记,韦市长请你在近期把有关洋河县工业园改造项目的计划报过来,需要市里支持的地方也做出说明。”

    季子强笑了,他知道,自己走出了绝境,自己又可以掌控着洋河县的权柄,一切都会按自己原定的计划进行,他的脸上露出了真的微笑,这样的微笑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过了,这些天他也在笑,但那大都是强颜欢笑,都是做给别人看的,现在的笑,才是自己真实的感受。

    他到了县委的食堂,打眼一看,几乎都是同情的目光,季子强也为之有点感动。

    这顿饭,坐在他身边的人很多,很多,本来平常只能坐78个人的桌子,今天却挤了上十个人,吃饭的时候还有人在不断的说笑话,讲段子,所有在座的人都一脸的喜气洋洋,一脸的欢乐和愉快。

    季子强默默的看着他们,也在听着笑话,也在开怀大笑,但他却心潮澎湃,季子强知道,他们今天都是想要安慰自己,他们都在留恋自己,他们只能用这种方式,希望让自己高兴一点,让自己轻松一些,他们也在展示一种力量,那就是对自己默默的支持。

    季子强吃完饭并没有急着离开,他看着大家说:“谢谢你们。”

    大家都沉默不语了,似乎这就是敲响的丧钟,这是季子强将要离去的道别吗有几个小年轻女孩的眼中就有了泪水,她们痴痴的看着这个年轻英俊的县委书记,真想放声大哭。

    季子强看得懂他们的表情,他就笑了,他的笑容是这样的炫丽美好,他又说了一句话:“市委常委会刚刚结束。”

    大家都一起看着他,所有人,包括在其他桌子上坐的人都睁大眼睛,心也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他们不知道回事怎么样的一个判决,饭堂里安静的很,没有筷子在碗里的相撞声,没有人们吃饭时的咀嚼声,一点点的声响都没有了。

    季子强声音不大,但很清晰的说:“一切照旧,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工作。”

    饭堂里有那么56秒钟的沉静,后来就爆发出一片欢呼:耶。

    季子强没有陪同他们高兴,他独自回到了办公室,因为他的眼中也有了一些泪水。

    到了下午,估计全县对此关心的干部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一阵旋风就刮向了县城的每个角落,冷县长和齐副书记的沮丧是可想而知的,他们很难相信季子强可以躲过这雷霆一击,更不相信还是韦市长为季子强做出了保护,他们不理解,不明白。

    而那些正在罢工的局长们,有的已经知道了自己并不在此次调整的范围,他们就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他们一面骂着苍天,一面赶快的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去。

    还有那些在调整之列的干部,他们也没有了幻想,他们还想坚持下去,但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市委已经支持了季子强,自己在对抗下去的后果现在看起来很可怕。

    而且季子强完全可以就他们罢工的事情给他们做出惩罚,让他们在离开领导岗位后,在下一步的工作安排上让他们吃尽苦头,所以他们也都很不情愿的回到了岗位。

    有人就到医院开出来证明,到县委来赌咒发誓的说自己是真的病了,确实病了。

    季子强也很相信他们的话,对他们说,人吃五谷杂粮,害病很正常的,该治疗的还要继续去看看,不敢把病情耽误了。

    就在当天,季子强就让组织部把干部调整的文件下发了。

    干部调整的文件一发出来,这个夜晚,整个洋河县城都沸腾了,大街小巷无不在议论着哪个哪个局长下来了,哪个哪个人上去了的事情,消息如同大风助推着沙尘暴,迅速蔓延到县城的各个角落,然后向乡下快速弥漫。

    这次调整的力度,人员数量,位置重要程度都是过去所没有过的,一些在洋河县被称之为不倒翁,称之为常青树的人,这次也都倒了,而一些过去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却站在了高处,让老百姓感到突然,更让所有在职的干部感到了害怕,一时间,酒店的生意少了很多,歌厅,洗浴小姐也走了不少,所有的干部都夹起了尾巴,生怕下一个会轮到自己。

    季子强却感到了一阵从未有过的轻松,这种轻松是令人高兴的,对于这样一个干部作风和习惯很差的洋河县,他忍耐了太久,也等待了太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