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了,他们泡妞的时候摘不摘手表,我就不知道了,估计也要摘的,因为他们往往用手的时间和频率比用小弟弟还多,可以理解,当一个地方的功能不够发达的时候,其他地方就要相应的承担起一定的责任了。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叶眉看了看笔记本,表情冷峻的抬头说:“同志们,会议的议题已经通知过了,对这样一个问题,作为我是感到惋惜的,季子强过去是我的秘书,我和他也相处了几年,这份感情相信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有什么办法呢,当他不能够胜任这厢工作时,我也只能忍痛割爱好了,下面让组织部的周部长把情况先给大叫做个说明和汇报。”

    叶眉有点哀伤的垂下了眼帘,她真为季子强感到惋惜,多好的一棵苗子的,就这样彻底报废了。

    组织部的周部长在叶眉讲话结束后,就说了起来,他说的很教条也很规范,基本就是说季子强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特别是主持洋河县全面工作以后,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下属部门办事不力,他没有起到带头做用,比如,这几天洋河县的干部罢工,指因为他排除异己不能任人唯贤造成,又比如他缺乏对经济工作的全面认识,不能让一个地方全面发展等等。

    周部长说的很快,他也知道自己这里面有很多经不去推敲的地方,比如洋河县在季子强负责以后,已经明显的在各个方面有了进步,这几个月的财政,税收报表也明显的有了大幅度增长,洋河县在全省,全市的知名度也得到了很大提高,洋河县的招商引资这几个月也名列全市的前茅。

    所以周部长就用一些含糊的数据和快速的词句把这一切都囫囵吞枣的过了一下,当然了,他也知道这都没什么关系的,既然是叶书记要让他下去,这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没听人家都说过一句顺口溜吗:说你行,你就不行,不行也行。

    周部长讲完了这些大体的情况以后,又说出了组织部门的处理意见:“鉴于上述这些原因,我们组织部经过研究,提议对季子强同志降职降级处理,今天就提请常委会,请大家研究通过。”

    说完话,周部长就坐了下来,今天说的话太多了,加上天气也很闷,他那园脸上已经有了汗水。

    常委们各自看着自己的前方,他们互相并不用去看别人,他们都不同于基层的那些小领导,每次发言前先去看看别人的脸色,找找共同点。

    能坐在柳林市常委会上的这些人,那都是过五关斩六将,一路在宦海中厮杀上来的好手,他们只需要从别人发言的字里行间,就可以拨开一些伪装和修辞的话语,断定事情的真实含义,刚才叶眉一上来就说话了,其实那已经算是给今天的会议做了定性,再加上周部长的一堆废话,毫无疑问,今天这个季子强是一定要倒下去的,除非省上那个大领导现在突然来个电话,帮他说说话,那还有可能挽回颓势。

    但今天会来电话吗显然是不会来的,那种事情都是小说里瞎编,电影里乱写的,在现实生活里不会这么巧的,所以现实才是残酷的。

    于是,就有人要说话来响应叶眉和周部长的意思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韦市长却先说话了,他的积极发言一点都没有出乎叶眉的意料之外,韦市长当然会更加冷酷的来打击季子强,季子强让他早就恨之入骨了。

    韦市长笑着说:“我就先来说几句吧,这个季子强同志啊,应该说问题很多,但我今天不想说这些问题,我只想说其他一个方面的事情。”

    说到这里,韦市长就看看叶眉,又笑了一下,叶眉也客气的回他了一丝隐隐约约的笑容。

    韦市长接着说:“我今天要说的是洋河县干部集体罢工这一事件,这样的现象我们绝不能助长,作为一个县上的干部调整,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他们这样闹,想干什么是在给谁示威给洋河县党委还是给我们在座的各位难道我们柳林市前段时间刚刚调整了一次干部,如果他们都来闹闹,我们就作废我们的调整决议,或者让叶眉书记和我来承担责任不成对这一点我很气愤。”

    会议室一下子静默了下来,风从门缝和窗中吹进来的响声在这个时候,更加的清晰,所有在会的人都不由的颤栗了一下,韦市长的话就恰如在本来已经烧热的油里滴进了一点凉水,水本来是很柔和的,但现在爆发出来的状况确是让人惊诧和惶恐的,每个人都要后退一步,都要重新的调整一下自己的角度,不要被这沸腾四散的油粒烫伤。

    从韦市长柔和的语言,以及他微笑的面容中是看不出他对这个提议有多大的意见,不过精通权术和洞悉官场的所有常委们,都可以准确的诠释出韦市长的心意和决心。

    在他看似软言细语中,其实已经露出了金戈铁马的杀气,他没有去保季子强,更没有为季子强说一句话,他只是就事论事的谈了谈对罢工这一现象的看法,但他提出了一个和洋河县干部调整类似的柳林市干部调整作为了突破点,用意就很明了,如果季子强要对洋河那些调整的干部罢工负责,那么,假如柳林市也出现一次干部罢工呢那是不是你叶眉也要为此负责。

    而组织一次这样罢工,对韦市长来说并非难事。

    是的,他是下了决心,他已经不是轻描淡写的帮一下季子强的问题,他摆开了架势,在这件事情上已经是坚定的站在了季子强的一面,谁要是敢于驳斥和否决他的想法,他就会全力以赴的进行还击,这样的精神和霸气你绝不会从他的脸上看出来,但你会为之心惊。

    吕副书记也暗暗惊讶,这瞬间的风向变换,让他也不得不来调整一下自己的战略部署,从大的构思上讲,他很明白,他和韦市长都是华书记的老部下,已经不能再一次的融入到叶眉的势力之中,而在柳林的权利构筑中,他和韦市长在面对叶眉的时候,都是弱者,他们只有像三国中的蜀,吴一样,接起联盟,才能抗衡叶眉的分化瓦解,本来他以为在这件事情上韦市长是不会出头的,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他就在昨天做了个顺水人情,给叶眉表态说支持叶眉的决定。

    现在的情况有了变化,他也看出了韦市长那隐隐约约闪动的凌厉,他知道,自己需要换种说法了,更重要的是,这个季子强到目前为止,还不是很让他感到讨厌的,他就笑着说:“俊海同志看问题还是深刻,呵呵呵,我都没想到这一层问题。”

    他说的话毫无倾向,几乎是什么都没说,但叶眉从他的话中听出,吕副书记其实已经做出了表态。

    叶眉心中就有了惊慌,她是人,她虽然在柳林市毫无疑问的是一姐,她虽然可以杀伐决断的处理很多事情,但她终究她还是个凡人,她也会有惊慌和诧异,她应该能看的更深,她明白,季子强已经投靠了韦俊海,这样的打击对叶眉来说是突如其来,也是不可想象的,她纵然对季子强的反应有过很多种设想,但她绝没有想过季子强会出此下策,他就这样背叛了自己,站到了对手的行列,叶眉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是啊,季子强是选择了投靠,就在他昨天下午看夕阳,背落日的时候,他再一次哀伤的想到了叶眉,想到了叶眉在最后一次见面时那冰冷严峻的面容,那面容就是给自己看的,是因为自己,她才会如此。

    季子强感伤着就想到了会后大家对他的同情,这个时候,季子强却想起了韦市长那似笑非笑的走过来拍拍自己肩头的举动,他怎么会对自己这样同情呢其实他完全用不着这样,他应该拍手称快才对,上次自己用洋河工业园的项目让他吃尽了苦头,他难道能忘记吗

    绝不可能,那个洋河工业园工业园季子强一下愣住了。

    季子强的脑袋里就犹如电光雷鸣般的一闪,一个决定就在这一刻出现了,他的灵魂一霎那开始了凝固,他在一片黑暗中看到了一丝亮光,他知道,或者自己不用倒下去了。

    是的,自己是不用就这样急急忙忙的倒下去,自己手里还有牌,既然牌都没有打完,那怎么可以就这样认输呢

    季子强发动起了汽车,他闷声不响的往柳林市赶了过去,他要做一次努力,做一次拼搏,他不能就这样随随便便的倒下去。

    洋河县需要自己,需要自己来改变,来发展,来开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