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么吕副书记呢他今天也明确表示了,他会按自己的意图配合,那么季子强还能靠谁,他完蛋了,他只能离开那个位置。

    但叶眉却怎么也没办法不去伤感,一个自己亲手栽培的花朵,就这样,让自己一刀砍断,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悲哀啊。

    季子强的起步和进步曾今让自己意外,惊喜,本来自己也曾今做出过决定,在以后永远支持季子强,让他成为灵泉市,乃至于江北省的一棵政治新星,但他为什么那样固执己见,为什么要和自己相抗,为什么就不能退一步,让自己好给乐书记交差呢

    他非要为了那一种幼稚的理想和不切实际的世界观,把自己,也把他本人推到那悬崖的边沿,自己只能推下他去,自己想和他一起下去,但不是现在,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叶眉的忧伤并不是伪装和做作,她是真的悲伤,为季子强,也为自己在痛苦,但这都是感情,当叶眉甩甩头,再一次站起来的时候,她的眼中就换上了果断和决然,有部电影叫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是的,说的多好啊,在现在这个权力场中,同样的也没人会相信眼泪,更不会有人同情。

    既然已经提起了刀,不能见血,那就是一种失败,叶眉要继续在宦海之路前行,她也只能狠下心来,让季子强成为自己的祭品。

    她拿起了电话,对其他几个自己可以把握的常委都做了暗示:“明天会上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你们也可以谈谈看法,但对这样一个独断专行,骄奢跋扈的干部,我们绝不能心慈手软。”

    那几个常委也都心领神会,或者他们也为季子强有过点点点的可惜,这个年轻人真不知道珍惜自己大好的优势,他只要顺从一点,只要狠狠心,同意把那块地划出去,他的前途本来还是会灿烂辉煌的,可惜啊可惜,在以后,当他更深的理解了官场的时候,他一定会后悔的,只是那个时候后悔已经没有意义了,就像他现在做出的努力一样,完全是徒劳无功的,他搭上了自己的前途,但他还是保不住他想要的纯净。

    季子强一直还在办公室坐着,他又想起了自己最后见叶眉的那一次,叶眉的脸色那样严峻,几乎整个会议她都没有笑一下,她也很少看自己一眼,她难道已经变得那样讨厌自己了吗,自己真的错了吗

    季子强反复的自问,但结果总是毫无疑义的显示自己没有错,但叶眉错了吗她应该也没有错,就算她变得在多,她还是自己过去认识的那个叶眉,不过他的压力大了,她的负担重了,这大概就是自己和她的差别。

    季子强挺了挺自己被伤悲压弯的腰,他站了起来,一面想着叶眉过去那娇媚柔和的笑容,一面走了出去,他不能在忍受办公室这孤单的气味,他要走进阳光,看看春色。

    自己的路以后一定会更艰难,那么,何不让自己振作起来,在一个新的环境,自己也要继续存活,他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汪主任一见他过来,赶忙的出来招呼季子强说:“书记今天没出去啊。”他们现在还没有得到最新的消息,所以都还没有开始提季子强忧伤。

    季子强强颜欢笑着说:“是啊,本来准备到乡下去的,给耽误了,真想好好呼吸一下洋河的空气啊。”

    季子强本不想让自己这样,但话一说出口,还是显现出了几分对洋河县的留恋。

    汪主任就笑呵呵的说:“那还不容易啊,小赵,你来,把车钥匙给季书记,让他到城郊溜溜,好好呼吸一下洋河清新的空气。”

    那小赵就拿着钥匙过来对季子强说:“书记很长时间没开车了吧,是不是想过个瘾”

    季子强见汪主任殷勤的有点过分,但想想也好,自己就出去转一圈,也算是散个心,在好好的看一看这美丽的山城吧。

    季子强结果钥匙说:“是啊,今天好好的过把瘾,以后开车就难了。”

    汪主任和小赵却没有听出季子强的话有什么不对,两人就笑眯眯的卡在那和季子强开车出了县委。

    季子强开的很慢,他一路浏览这洋河县城,在洋河这一年多的往事都一幕幕的出现在了自己眼前,记得那个地方,是自己和华悦莲约会过,还有那个饭店,是方菲第一次喝醉的地方,对了,那个路边,是自己让郭副县长把叶眉车玻璃砸碎的地方,呵呵呵,想起来都好笑,叶眉那时候真好,什么都依这自己,和自己配合的天衣无缝。

    季子强一路就开到了郊区,停下车,看着夕阳发出的光芒给周围的云彩镶上了一圈金边,让晚霞更为美丽。它是日月更替前最后一抹金色的温暖。比起新鲜懵懂的晨光,热烈急躁的骄阳,夕阳虽犹迟暮却更显成熟。

    落霞与孤鹜唤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暮色暗淡,残阳如血,黄河边上如镶金边的落日,此时正圆,光芒四射,刺人眼膜如梦似幻,好不真实。最后一丝残阳打在地上,金光璀璨,吞天沃日。

    季子强嘴里默默的背诵起杜甫的落日:落日在帘钩,溪边春事幽。芳菲缘岸圃,樵爨倚滩舟。啅雀争枝坠,飞虫满院游。浊醪谁造汝,一酌散千忧。

    第二天柳林市的天上乌云在舞蹈,它似乎早已按耐不住将被释放的心情,地上的人们迎来的是天色变暗,阴沉压抑,

    在这样一个阴雨天气,叶眉总有种失落的感觉,心情也随之下沉,叶眉从小都不喜欢阴天,这种感觉让叶眉感到孤独、失落,好像一场热闹的聚会刚刚散场,阴天里,她总是会想很多事,但越想越觉得伤感,只有等到大雨来临,走出门去,让雨水打在自己的脸上、身上,尽情享受着乌云被释放的魅力,才能让自己的心也跟着释放。

    浓云挤压着天空,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压抑得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淡漠的风凌厉地地穿梭着,将人的惊呼抛在身后。柔弱的小花小草早已战栗地折服于地,这样的天气啊,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不一会儿,雨就从天而降,打破了这种沉闷,好像所有的悲剧都发生在雨天,所以注定人们总会在阴雨天感到失落。

    但今天的叶眉却没有办法去回避这样的阴雨和自己落寞的心情,她要组织一个常委会,而这个会上她会亲自操刀,砍向自己亲手栽培的花木,这样的心情谁有能感受和理解呢,这杯苦酒只有叶眉自己知道滋味,因为她在慢慢的品尝。

    会议室里所有的常委都到齐了,因为昨天会议的议题已经发放,今天来的常委就无法轻松,像这样单独的处理一个人的会议,他们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开过,对于季子强这个人,几乎所有的常委都很熟悉他了,且不说他过去作为叶眉的秘书,经常往来穿梭于他们其中,单单就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在洋河县每一次重大事件中,好像都有这个季子强的名字。

    说他不好吧,有时候想想,他还是做了一点工作。

    说他不错吧,但他往往有和所有在座的官员们总是有些不同,他让很多人感到格格不入,他没有一个下属应该有的恭敬和谦鄙,他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展现出了他鹤立鸡群的独特,所以常委中似乎没有谁对他真真的感兴趣。

    叶眉走进来会议室,她的脸色有点苍白,今天的举措让她除了伤心外,还有一种苦涩的滋味,她是可以想象到当自己说出要处罚季子强,把他降级发配的时候,自己那很多同僚和对手会如何的暗暗好笑,他们会带着嘲笑和嘲弄的神情大声说支持自己的决定。

    是得,他们一定会这样做,这件事情或者还会在柳林市流传一段时间,还会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一种笑资和故事,唉,不去想了。

    叶眉走到了中间那属于她的位置坐下,左边是韦市长,右边是吕副书记,他们都朝叶眉微微的点点头,算是一种礼貌和招呼。

    叶眉也略微的颔首一下,就开始逐个的扫视了一边参会的人员,很不错,今天的常委会来的都很气,没有一个人缺席。

    叶眉收回了眼光,翻开了自己的笔记本不是电脑,所有其他人知道这是个即将开会的准备动作,他们也都三三两两的打开了包,掏出了笔记本,签字笔,有的还习惯性的摘下了手表放到会议桌上。

    这个摘手表的动作是很多官员们一个习惯动作,假如你在其他场合,比如吃饭的时候,或者打牌的时候,见到有人这样做,那么可以肯定的说,他是一个领导,至少是当过领导的,因为领导的会议很多,有时候一个会连着下一个会,他们为了控制住自己讲话的内容和时间,都会把自己的手表放在自己的面前,根据时间来控制讲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