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马上有几个人附和起来。品 书 网

    冷旭辉就眉头皱了起来,摇头叹息了一会说:“只怕这事情作用不大啊。”

    冷旭辉想想,也没什么好的办法,本来想让大家过来都出出主意,现在看来,也没什么恰当的方式来对付这次头发事件了,只能如此了。

    他就淡淡的对大家说:“其实现在季子强也是蹦达不了几天的人了,关键是这个时间看能不能赶上,你们自己要为自己前途抗争。”

    看到所有人都很认真的看着他,他就又说:“如果你们可以联系更多的人,大家一起来个罢工,我想那时候季子强想不妥协都难了,同时,大家一起闹,这样也许可以加快季子强离开洋河县的步伐,他要是走了,这事情也就黄了,你们说对不对。”

    房间里就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大家都露出了笑容,是啊,这才是一个最好的办法,只要坚持到季子强离开之后,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季子强今天一早就准备到修路的工地再去看看,好几天都没有过去了,心里还是有点牵挂的,他叫上了秘书小张,刚走到小车的旁边,就接到了冯副县长的电话,听那声音很是着急:“季书记,季书记,不好了,不好了。”

    季子强一听,什么季书记不好了,我好的很,就问:“你想说什么,慢慢说就是了,看你这样子像是谁家着火了。”

    那面冯副县长的声音还是很急:“季书记,今天他们都没来上班,好几个局都办不成事,瘫痪了。”

    “你说清楚点,谁没上班,怎么就瘫痪了”。季子强也有点预感到了什么,他的脸变得冷酷和严峻起来。

    电话那头冯副县长就说:“是开会准备调整的那些领导,他们还联络了一些其他的人,集体罢工了,你赶快想象办法”。冯副县长看来是真的紧张了,他还没见过这样的阵仗。

    “知道了。”季子强合上手机对小张说:“有点事,今天就不去了。”

    说完他转身就回了办公室。

    回去以后,他马上打电话召集了几个县委和政府的领导,就到了会议室,大家都很焦虑,冯副县长给他做了详细的汇报,现在县上已经有六七个局没了领导,听说都是病了,早不生病,晚不生,刚开完会今天就一起都病了,明显是知道了消息,在抵制县委的决定。

    听了一会,季子强就知道了个大概,他没有显得很过于惊慌,他在想另外一个问题,这些干部罢工算不了什么,又不是工厂,没你就停产啊,本来你们在不在都一样,说不定不在还好点,关键是他有点担心他们下面的动作,他们肯定不会就这样罢罢工完事,一定还有杀招,但会是什么样的招式呢,一时还真猜不出来。

    季子强拿出了一支烟,冯副县长赶忙忙他点上问:“书记,你看我们下一步怎么办,是通知他们回去上班,还是。”

    季子强摇了下头,吐出烟雾说:“一会你给这些没领导的局打个电话,所有没领导的单位,找到上班的现有职务最高的同志,让他们依次接替工作,不用理那些人,看他们能够撑几天。”

    冯副县长一听,连连点头说:“对这样就好了,过一两天我们就宣布调整名单,他们不来了正好。”

    这冯副县长从当上了常务副县长以后,他逐步的就向季子强靠了过来,本来过去他也算是哈县长的人马,现在反身投靠了季子强,季子强本来也对他没有什么隔阂,见他如此投靠,自然是笑纳了。

    季子强好像又记起了什么说:“你还要找个机会把调整的名单透露出去。”

    冯副县长不大理解的问:“季书记,为什么要这样,他们都知道了会不会更麻烦。”

    季子强淡淡的说:“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我现在让你透露出去,是要给那些让他们骗进去的人知道。”

    冯副县长一下就明白了,这样就可以把一些担心自己也被调整的人从他们的阵营里拉出来,他无比崇拜的看下季子强,心里不由的说了声;“高。真高。”

    季子强又问了一句:“冷县长今天到哪去了。”

    郭副县长接口说:“一大早就到乡下去了,电话也联系不上。”

    季子强嘴角就露出了一丝讥笑,这冷旭辉是要给自己好看,只怕会让他失望啊。

    安排是安排了,季子强的心里总是不踏实,总感到事情不会就这样简单,他明白这些人的身后是冷旭辉,冷旭辉自己也不可以小看和轻估了他,人家也是老江湖了,后招一定比目前的还厉害,自己且不可大意。

    季子强也在等待事态的延续和发展,他是不会相信那样的联盟会有多么坚定,一旦其他人知道了自己没有在调整之列,他们马上就会背信弃义找个借口来上班的,这不是江湖,义气,感情都是假的。

    他就稳稳的坐在办公室里,看看报子,喝喝茶,等着这些人的投降。

    然而,事情并不如他完全设想的一样,就在他摆开阵势,准备把洋河县清理干净,为后任的书记扫平障碍的时候,厄运还是适时的来临了。

    季子强接到了市委吕副书记的电话:“小季啊,我吕啊,市委刚才听说了你们洋河县的干部罢工消息了,现在情况怎么样”

    季子强暗暗的吃了一惊,市委的消息这么快啊,会是谁给市委做的汇报,他忙说:“吕书记你好,有怎么一回事,但人数不多,影响不大,我正在处理。”

    因为上次有向梅那件事情,所以季子强和吕副书记就比过去关系近了一点,但季子强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套近乎的时候,既然吕副书记能打这个电话,就说明叶眉也一定知道了,不知道叶眉会怎么考虑这个问题。

    吕副书记嗯了一声后说:“刚刚市委我们几个领导碰了个头,这件事情是因为你干部调整引起的,所以叶书记已经做了指示,让我告诉你,马上停止你的干部调整,至于怎么处理,等市委下一步的通知。”

    季子强目瞪口呆了,他没有想到叶眉回来这一手,他的惊讶并不在于叶眉叫停干部调整,他知道,自己或者已经让叶眉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接下来,叶眉就会想暴风骤雨一样的对自己展开打击了。

    他没有想错,因为吕副书记又说了一句话:“小季啊,有的事情不能太认真,市委已经通知了明天一早开常委会,议题就是你的问题,所以该做点收尾工作的做一做,这件事情就不要搞了,等明天开完会吧。”

    季子强从头凉到了脚底,吕副书记的话,无疑就告诉了自己,赶快的把手头有问题的事情处理一下,把屁股擦干净,不要形成墙倒众人推,痛打落水狗的局面,叶眉明天就会拿下自己,给自己留下打扫卫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就一下子想到了看电影的时候,撤退时,烧文件,烧密码本的那些镜头。

    季子强浑身无力的说:“吕书记,谢谢你。”

    吕副书记很淡漠的说:“不谢,这事叶书记让我通知你的,不过你也不要太过悲观了,听叶书记的意思,也不会把你一撸到底,可能会调到别的县做个副职,这已经很不错了。”

    季子强轻轻的放下了电话,他开始有了悲愤,一种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悲沧之感,他不是为自己的职位丢失在悲愤,他是为自己一无所获的离开洋河县而伤心。

    都结束了,要是在给自己一周时间那该多好啊,不哪怕就给自己三天时间也成,自己至少可以为洋河县再做一点事情,自己至少可以换掉土地局的局长,把那块让自己和叶眉走向决裂的土地保住。

    但一切都来不及了,自己的牺牲却没有换来一点的意义,季子强凄凉感旧,慷慨生哀,沧桑沉郁,他真有点不能相信,自己就要离开,他喃喃自语,和寂寞对话,对他来说,破碎的梦,本来不是最残酷的事,最残酷的是踩着这些碎片假装着不疼痛固执地寻找着自己来到洋河县,这似乎就是一个华丽短暂的梦,而以后呢,自己需要去接受一个是残酷漫长的现实。

    生命中,我们都会接到不同的剧本。有的平淡,有的浓烈,有的是笑,有的是泪,不管怎样,自己都要好好演,直至落幕。

    他就这样,一直坐了很长的时间。

    同一时间,叶眉也是在办公室静静的坐着,她的心里也很不好受,,县上的科级以下干部调整市委不便插手,但有了集体的罢工,那情况就又不一样了,自己也就可以用这个并不起眼的事情,完成对季子强的最后一击。

    是啊,季子强已经绝对躲不掉了,只要自己把这件事情放大处理,只要自己决定对季子强出手,他又有什么机会逃掉呢,虽然,自己在成为会并不是完全的占有优势,但韦市长绝不会对季子强伸出援助之手,因为他们有工业园的旧恨,韦市长一定会很乐意的看到自己自断臂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