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齐副书记到是很稳的住,从心理来说,她对季子强是有一定的仇恨,他内心是想帮一帮冷县长,但现在的局势有点微妙的变化,季子强一旦离开了洋河县,权利就会出现真空,和分化,那么谁回来填补这个空缺呢是自己,还是冷县长,还是其他人,但不管是谁,能够借季子强的手,在他离开前,消弱一下冷县长的势力,对自己没有坏处,自己也应该静观其变,希望可以在这次变化中获得最大的利益,所以对季子强很冷县长的争斗,最好还是冷眼旁观,隔岸观火,以静制动的好。

    等马部长读完了名单,季子强就锐利的扫了所有人一眼,说道:“今天提出的这些人,想请大家谈下看法,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要顾虑,要是都没什么意见,那就准备这样定了。”

    从季子强的话语里,已经可以看出这些人员是他确定的,所以大家都没说什么,这也不用说什么,你算下除了冷县长之外,还有谁愿意和他对着干,又有能力和他对着干呢

    是啊,也就只有冷县长说话了,他知道今天自己说了也白说,但还是想做下尝试,就看着季子强说:“季书记,我来讲几句。”

    季子强也估计他会跳出来,这是有心理准备的,就微笑着说:“大家都不发言,还是冷县长带个头好,说吧,不用有什么负担。”

    冷县长冷淡的看了季子强一眼,对这个虚伪的家伙,冷县长早就深恶痛绝了,冷县长清了下被香烟熏了几十年的嗓子说:“我也认为这里面有的同志不很合格,应该调整,但我们这个班子也组建不久,是不是可以缓一下,如果一定要动,也不要动的太多,现在我们要的是以稳定为主,现在中央和省委一直都说要和諧,要稳定,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和国家的大政方针相抵触呢我就先提这一条。”

    冷县长知道全盘否定季子强这一计划,单靠自己一个人是万万办不到的,季子强既然已经对自己发动了反击,那他一定是有备而来,何况作为一个书记,他是有绝对的人事权的,自己只能忍让,规避他,一个极近疯狂的人,就像是一条狂犬,自己犯不着这个时候和他拼命,有本事在过段时间看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冷县长只有避重就轻的这样说说了,在他的希望和计划中,能保几个算几个,打着这样的小算盘,他才很低调的说出了这翻话,至于有没有结果,那就很难说了,他也没办法控制住目前的局面。

    同时呢,矛盾中的冷旭辉还有一个心理在作怪,他在潜意识里,还更希望季子强多调整一点,这样就形成了季子强打击面过宽的事实,也许就更能加强和扩大反对季子强的力量。

    季子强是不想给他这样的机会,他太让季子强伤心了,给他过很多次机会,他都不知道珍惜,自己走到这一步,走到了进退为难中,走到了和叶眉反目为仇中,不得不说,其中是在很大程度上拜他所赐。

    季子强就准备逐步的反击了,在自己所剩的多长时间里,一定要让冷县长付出惨痛的代价,要反击就要先拔掉冷旭辉身边的这些篱笆,特别是像土地局的范局长那样的人,见风使舵,自己必欲拿下。

    所以季子强就笑着说:“冷县长这个提法也不错,但我还是想,我们要改变洋河县的干部工作风气,就要敢于下重手,下大力气,该挤的脓包就早点动手,迟了受害的还是我们自己,你们大家也说下,是不是这样个道理。”

    其他人也在他眼光扫到之时不断的点头,迎合着,冷旭辉不去看别人,他可以想象他们都是个什么表情,这样的表情他太熟悉了,他知道自己在这里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他的心里就突然的一下子,有了一种英雄暮年的感觉。

    难道就这样放弃吗,不绝不既然这里不是自己的战场,那就换个地方,重新去开辟一个合适的,可以和他季子强势均力敌的战场,想让我老冷就这样诚服,哼,哼,没那么容易。

    他打定了这个主意后,就闭上了嘴,闭上了耳朵,不再去说,也不再去听。

    在会的大部分人是没有什么意见的,都附和这季子强的提议,当轮到齐副书记发言的时候,他也就很巧妙的,模棱两可的,含含糊糊说了几句。

    不过一两个人的意见是没有多大作用的,季子强掌控着全局的大方向,现在他有点意外的是,本来认为冷旭辉一定不会轻易就范,所以已经准备好了,在必要的时候就进行投票,从人数上,局面上和心理上,一举击垮冷旭辉,让他被迫和所有的常委为敌,也让所有的常委做出一个没有回避的选择,让他们没有退路的旗帜鲜明的站在自己的队列来。

    但人生就是有很多的想不到,今天冷旭辉却没有激动,也没有抗争,一切都很顺利的决定了,季子强不得不佩服冷旭辉的能忍。

    看大家都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季子强直接就宣布:“同志们,今天大家对提议都没有异议,那组织部门就准备一下,尽快完善程序,尽快的进行调整,要是都没什么,那就散会”。

    季子强已经把这块心病去掉了,经过这次调整,以后的洋河县将是一种崭新的风气,这是他所期盼的一个局面,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政治环境或者在不远的将来就会实现,可惜,可惜的是自己未必可以在感受到了,不过呢,季子强还是很快乐的,因为是自己带来的这种改变,所以他快乐着。

    冷县长下班回到了家,一直心里也是不舒服,自己没有防备到季子强会来这一手,那么就算季子强离开了,自己在洋河县的实力也大打折扣了,自己过去还有很多希望,理想,现在都被季子强这轻轻的一刀,斩断了,在气愤中,冷县长拿起电话,把要调整的那些干部都召集了过来,他现在一直抗击。

    他在家里也是烧好了开水,泡好了茶,就等这些人到来,功夫不大,陆陆续续就来了不少,一下子房间大客厅坐了个满,他看人来的不少了,就很低沉的对大家说:“今天我把你们大家叫来,没有其他的目的,就是想跟各位道个歉。实在是对不住大家了。”

    在座的各位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什么意思,只有那个别的政治嗅觉很灵光的人,感觉到了点什么,估计是有人事调整了。

    冷县长叹了口气,感觉大家都不明白就又接着说:“我原来说过要保护你们,看是现在我说话的分量小啊,你们也知道常委都是谁,我一个人顶不住,你们要怪就怪我好了。”说完又是长长的叹息一声。

    大家一听,完球了,以后没得玩的了,都一下房子里的人都静悄悄的混身无力,焉了下来,想到了以后下去那日子咋过呀,没人送礼,没人请吃,没人再来拍马溜须,阿谀奉承,那样的日子就是没有了意义,没有了生机。

    房间只可以听到大口的喘息,有句话这样说: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死亡,终于一个人爆发了,这是劳动局的尤局长,他也是岭南县一个老人手了,在好几个局都做过局长,人称万金油,别的能耐不怎么样,但是混的技术很高,小事他一般不管,下放给局里科长,大事他一般也不管,一把就推给县长,唯一的优点就是不抢权,常用的座右铭就是:我不管。

    所以他是在几任的政府里,都稳住了脚,虽然没提,可多次当局长也算混的很不错,现在他看到多年的经营就要结束,他也不甘心,大家都认为我不喜欢权,那可能吗

    我不过就是用这样的方法,让上下都不提防我,才混到了今天,容易吗,现在自己不用再装了,可以站起来大声的说话,他就这样站了起来大声说:“冷县长,我们知道都是那姓任的在捣鬼,和你没关系,你也不用给我们到什么谦,大家也不用这样灰心,不是还没发文吗,我们还有机会。”

    所有的人斗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平时很焉的老尤,是啊,连这样胆小的人都不怕,我们害怕什么,大家头都抬了起来,一起看着他。

    过去一般他就是听别人说,今天他是大出了风头,也就继续讲:“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他,我们就集体抵制他这个调整,把事情闹大,让市委,市政府领导都知道这件事情。”

    李局长也说:“这办法可以,干脆把干部调整这事情闹大,让他直接的影响到洋河县的正常工作,这样也许会引起上面的关注。”

    几个声音都说好。这县委对中层领导的调整,到那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现在找不到更好的攻击方式,有这总比没有好,就有人说了:“就算不起什么作用,但我们也要用一用,你们说是不是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