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县长点起了一根香烟,也给吴书记点上一根,两人都长长的吸了一口以后,哈县长下意思的弹了弹手指上并没有烟灰的香烟,说:“我刚才也仔细的想过了,这件事情上面肯定会过问,我们应该先有个准备,特别是在责任认定的这一方面,应该提前考虑。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吴书记看哈县长说道了主题,这才嗯了一声说:“那么,哈县长对责任认定是怎么想的,你看该由谁来承担这个后果。”

    哈县长沉默片刻说:“粮食局本来就有主管的县长。”

    一点都没有出乎吴书记的预料之中,这哈县长果真要借助此事让季子强下台了,吴书记就进入了沉思中,他默默的抽着烟,季子强和自己无冤无仇,甚至还可以说,有点利用的价值,他帮助自己一来就完成了一次对哈县长的狙击,并且在下一步对哈县长的攻击中,还是大有用处的,这样的一个人,自己是要保上一保的。

    吴书记继续的沉默着,但脸色就阴暗了许多,他的办公室也一下子安静下来,气氛就有了点沉闷,但吴书记的心里就有了点奇怪,这个哈县长就凭什么敢于到自己这来说这个想法,难道他判断不出自己对季子强的关系,不对,这一点都不像是老哈的作风,在等等,应该这老哈还有后手。

    政治博弈,其实跟弈棋挺相似的,此刻的吴书记和哈县长,就像是两大高手对阵,他们相互揣摩对方心思,相互布局下套,相互拆招儿高手对垒,往往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两个人一时都没说什么话,空气变得凝固和沉重,吴书记是要用这种氛围来压迫哈县长,来给他施加无声的压力,来让他自己知难而退,自己改变计划,而哈县长也要用这样的气氛来加重此事的分量,让吴书记不能等闲视之。

    是啊,以哈县长的心思缜密,没有后手,他怎么可能提出这个设想,他心里也知道这吴书记不傻,既然要承担责任,严局长刚好也在吴书记的枪口上,对吴书记来说,这是多好的一次机会,他老吴又怎么可能随便的放过。

    但哈县长没有让这压抑的气氛感染,他很淡定,手上的香烟在缓缓的流动着淡蓝色的烟雾,这烟雾和他的心一样,显得平静和笃定。

    所以,在一阵的沉闷后,哈县长还是抖出了自己的后手:“对了,吴书记,你家吴海阔还在乡上啊,最近一直没见。”

    吴书记很奇怪,哈县长怎么扯到自己儿子了,就随口说:“他那最近也忙,很少回来。”哈县长点点头,开着玩笑说:“农村也辛苦,我就说什么时候给调一下,把他那个副科病帮他治一治,调到正科,回县上那个局来吧。”

    奥,吴书记到底摸清了哈县长的后手了,是如此啊,自己儿子是当了几年的副乡长了,几次上会想要动动,都是这哈县长从中作梗,自己也不好为儿子据理力争,搞的最近儿子连家都不回,说自己就想着自己升官发财,不管儿子的死活。

    这还罢了,老伴也是每天的唧唧歪歪,说到儿子,就不给自己好脸色,他们那知道自己为难啊,要是别人,自己在常委会上就算是发脾气也可以强行的定下来,但他是自己儿子啊,自己什么话都不好说,要按自己的心意,就是让自己把县委书记的位置让给海阔做,自己也不会皱下眉头的。但吴书记的表情纹丝不动,他还要在算算,用季子强来换取自己儿子的提升到底合不合算。

    哈县长没有急于的获得他的表态,只是继续说:“吴书记,这件事情到底怎么样处理,最后也未可知,说不上也就是虚惊一场,我们只是做个防备,也许到最后一个天灾非也就过去了,谁也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

    是啊,这也是吴书记思考中的一个方向,这季子强有叶眉市长在上面顶着,未必就真会出什么大问题,那么自己不做这次交易,要是万一季子强没什么问题,自己是不是很亏,在说,让哈县长放开手脚对付季子强,不管是结果如何,只怕都会和季子强成为死敌了,同样的,也就和叶眉成为了死敌,这似乎对自己以后的攻击更为有利。

    这样想想,吴书记脸上的淡漠就少了许多,他若有所思的表情和那一点微妙的变化,很快就被哈县长捕捉到了。

    于是,哈县长的嘴角就勾起了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显而易见的,这条件已经是打动了吴书记。

    良久,吴书记到底还是开口了:“学军啊,这次事情你就处理吧,本来也是你们政府内务,我会支持你的想法。”哈县长的笑意就更加的浓郁了,吴书记已经答应了自己的条件,那么剩下来的事情就好办的多了。

    为了更好的稳住吴书记,不要让他再有其他想法,哈县长就再次的提起了吴海阔的事情:“让海阔回来到烟草专卖局怎么样那里刚好正局空缺。”

    吴书记就哈哈的笑着,转到了其他的话题上去了。

    季子强忙了一个中午,也刚回来,他没有心思吃饭,他也有很多问题需要思考,现在既然出了这问题,它的后果是什么

    以自己这些年从政的经验看,不管这件事最后怎么平息,但一定要有一个替罪羊出来安抚上面领导和下面的民情的情绪,那么这次会是谁来做这个替罪羊,这才是关键。自己是主管粮食局的副县长,这把火会不会烧到自己的身上,这个可能性是有的,因为自己做过叶眉的秘书,因为哈县长是华书记的嫡系,这就势必会让一个简单的事情复杂话,

    自己站出来顶罪的可能性不管有多大,都不是个好兆头,一定要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才可以。

    这样想想,季子强就大有一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对于中午在现场的时候,哈县长叫走了严局长,季子强也是有点担忧的,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为什么哈县长就不来问问自己呢,刚才自己给他打电话,他也说在忙,这是不是也预示着一种不祥之兆呢季子强极度沮丧的想了许久,他还是决定再去找找哈县长为好,现在自己可以选择的退路已经不多了,他带上了办公室的门,就到了哈县长的办公室,在外面敲了几下门,也没见里面有声音,推开门,哈县长并不在里面,倒是隔壁的县长秦秘书走了进来说:“季县长,哈县长出去了,有什么急事的话,我帮你联系一下。”

    季子强就摇摇头说:“那算了,一会我在联系吧。”

    季子强在办公室里坐卧不宁的,好不容易等到上班,他又给哈县长去了个电话,但哈书记还是说忙,季子强就不能在等了,他决定找找吴书记,给吴书记先做个汇报,也探探吴书记的口气。

    他到了县委,还好,吴书记没有出去,在这一刻,季子强心里就有了一点安慰,就像是落水的人,捞到了一根稻草,他期盼这吴书记会伸出援助的手,来拉自己一把,吴书记不是在上次就把自己划入了他的麾下吗还给自己交代了一个对哈县长发起攻击的指示,那么,他是应该帮帮自己。

    吴书记也算到了季子强会来找自己的,他的脸上,依然流露着往昔的和蔼和关切,这更让季子强感到了亲切,多好啊,一个人有帮派,有组织真的很好,在自己最消沉,最低落的时候,这种关切就像春雨,湿润着季子强的心田。

    季子强压抑住自己心里的那份感动,低沉的说:“书记,我是来向你检讨的,我工作做的不够细致,给国家造成了损失。”

    吴书记亲切的看着季子强,用醇厚的语调说:“年轻人吗,谁不犯点错误,都有个过程,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了。”

    额,季子强瓜了,他憷然一惊,自己就是那谦虚的一说,怎么吴书记就真的把错误算在了自己头上,这话的味道有点不正常了。

    季子强沉默了,他要判断一下吴书记的心态,可是不等他得出结果,吴书记就说了:“一早哈县长来过,给我把情况也汇报过了,你就不用再内疚了,事情既然已经出了,我们就要勇于面对,这也未必就是一件坏事,对你以后的工作会起到一个警示作用。”

    季子强就心就开始沉了下来,心上的温度也逐渐的降了下来,他感觉到了一阵的寒意,果然如此,哈县长要下手了,但为什么吴书记也抛弃了自己,是自己对他不够忠诚吗

    吴书记也是思考了很久,才决定说出这翻话的,他也知道这季子强聪慧机巧,深谛官场的权谋,自己想要来个装聋作哑,只怕也是骗不过他的,反倒让他由怨生恨,还不如就给他讲明,把这件事情淡化一下,将来他最多我就是说自己判断不准确罢了,如此的话,不管季子强在这件事情上倒与不倒,对自己都是没有坏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