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至于是得罪人的事吧你小子一定要有个准备,思想上的、行动上的,反正所有的准备你都要准备,我看真是凶多吉少、大难临头了,季子强已经对你调查了,你要学会做基层领导的艺术。 ”

    张茂军从冷县长的弦外音中得到了启示,就像策马奔腾到悬崖边,无路可走、无计可施时的猛然醒悟。张茂军的核心问题是私欲膨胀,没有把群众的监督当回事,攀附上级领导,拉帮结派,他在高坝乡任乡党委副书记时,为了达到党政“一把手”的目的,不顾群众反对,对所分管的工作大吹大擂,好大喜功,创造虚假数字,建立虚假政绩。

    比如说,烟叶生产,在高坝乡的农民是不愿意种烟的,原因很简单,收购时烟草部门老是压级压价,加上这项产业的工序繁琐,技术不过关,就会亏得没身翻。然而,张茂军当时却讨好哈县长。

    因为哈县长在全县性的大会上提出要建立以烟叶为主导的十大农业产业,所有的党政干部要不遗余力、沉扎基层把十大产业抓实搞好,今后提拔或重用干部,就是从这十大产业的“功臣”中产生。

    “高坝经验”在全县开始推广总结。张茂军“一炮走红”,从此也就成了哈县长的铁杆人物了。

    现在他接到冷县长的电话,知道自己要赶快回去了,自己在那坐镇,或者要好一点,有的东西也要赶快的处理一下。

    第二天一早,张茂军就踏上了返程的路途。

    但是显然,他没有季子强的动作快,在他刚刚回来的时候,车站上迎接他的就是县纪检委的同志,张茂军被雙规了。

    他的问题就查出了一大堆,从作风问题,到贪污挪用,再到行贿受贿,季子强就有了借口,他大张旗鼓的在全县召开了几个干部会议,对张茂军这种行为做出了猛烈的抨击。

    县政府小型会议室,季子强说:“今天,我们召集大家来开这么个会是事出有因,很有必要的。座谈嘛,请各位诸侯一把手们谈谈你们是怎么工作,如何服务的谈谈你们的打算和目标”

    季子强主持的“开场白”显示出一定的份量,足有千钧之重,虽然表情平和,但与会同志似乎都能感到从中的紧张,单刀直入里深含着浓浓的“火藥味”。

    有几位一把手们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听到“你们怎么工作,如何服务的”华书记的“命题”,让会场上顿时静得简直可以听到大头针落地的声音。公安、工商、国税、地税、卫生、工业园、经贸委、外贸、劳动局、中小企业局等单位的一把手们依次发言,有些单位发言时一“发”十几分钟还找不着“北”,使人听了如坠云里雾里,像是活受罪一样叫人苦不堪言。

    比如,县地税局局长明明单位和个人存在着一系列的问题,他发言偏偏就轻避重,洋洋自得,好大喜功,说他如何如何抓收入、抓作风、抓队伍,座谈会问题会变成了标榜会、庆功会。

    这个老杜,真能杜撰出一套以功掩过的条条陈陈,看来,不给他挨板子是达不到杀一儆百的效果,既然开这个会,就要把问题解决。

    在他演讲的一个空档,季子强果断插入说:“各位诸候,是不是大家都是神都是仙就没有不足的地方没有不对的一面这样好啊,我们洋河县真是太平盛世,形势大好啊,我季子强和冷县长是不是可以翘起二郎腿闭目养神了或者高枕无忧等着大家的捷报频传”

    下面一下就静悄悄的了,谁敢来触季子强的眉头,这种要下台的人,那才是狠呢,谁惹他,他就拉谁当垫背的。

    就像是有个笑话说的,一个当官的进了监狱,儿子要考公务员,担心进不去,一天他到监狱来探监,说去了这事,他老子就说:“我给你写个条子,你拿上找他们,没问题。”

    儿子当然有点担心了,就问:“老爸,现在社会人走茶凉,你都不在位了,这条子还能管用”

    他老子哈哈大笑说:“儿子哎,你不懂啊,想当年我在位,想让谁上谁就上,现在我在这里,我想让谁进来,谁就得进来陪我,你放心的去。”

    果然,这条子威力很大,一路顺利的就让他儿子进了政府。

    现在下面坐的这些人也是一样啊,谁也不敢惹季子强,万一他下去的时候,咬你一口,那才叫冤枉呢。

    季子强放下手在圈圈点点的派克笔,情绪有点激动,或左手、或右手在椭圆形的会议桌上不断地敲拍着、击打着说:“大家还有脸面庆功报喜,你们心里都应该有一本明白账,洋河县搞成什么样子了,要招的客商不进来,招进的客商赶着走,成何体统我内心在流血高坝乡那个张茂军过去不是也一直很好吗,现在怎么这么多的问题。”

    静,出奇的静。大家都或面面相觑或羞愧低头,自知雷霆大发的季子强要掀起一场不知是福是祸的风暴。

    其实,季子强就是要敲山震虎,他想要彻底、痛快、利索地整治、压倒和解决一些的官吏,就不能心慈手软,不痛不痒,他要也我饿哦自己下一步对干部调整造造声势,让有的人老老实实,不要以为自己快下台了,谁敢跳出来和自己对抗,自己就枪打出头鸟。

    这个会议一开完,季子强马上就召开了一个常务会议,专题讨论和决定县上中层干部的调整问题,等到两点一上班,常委们就陆续的到来了

    季子强进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到齐了,他也没说什么,就坐到了自己的专座上,还没坐定,郭副县长就扔了一支烟来,郭副县长也是新进的常委,他应该还没开过多少次常委会。

    季子强的右面坐的是齐副书记,他也掏出了打火机,帮季子强点上烟,季子强也就很客气到了声谢,对着个齐副书记,季子强一直在小心的应对着,这个人藏的其实很深的,轻易不会给别人留下破绽。

    季子强深深的吸了一口,稍停一会,烟雾就从鼻腔里噴射了出来,他很快的又摁熄了香烟,看大家已经做好了开会的准备,就说了:“同志们,今天请大家来,主要是谈一下洋河目前纯在的一些问题,高坝乡的张茂军大家都熟悉,我不是想说他怎么怎么样,我只是希望大家通过他,看到更多的一些问题。”

    说道这里,季子强稍微的停顿了一下,用灼灼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又说:“一个地方的发展靠什么,我感觉就是要靠带头人,而我们洋河目前的干部素质到底怎么样,我想你们在座的都比我清楚。”

    季子强县是长篇大论的讲述了洋河干部存在的很多问题,平常大家到了没太注意,现在让季子强一条条的说出来,就有点骇人听闻的,有作风上的,有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有贪污的,大家越听心里越加紧张起来。

    季子强当然是开会前也是做了很多准备的,所以信手掂来,绝无差错,把很多事情升华和剖解的更为深刻,说到后来,季子强就话锋一转说:“那么存在了怎么的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办,最近我想了好长时间,看来,只有动动大手术,才能让洋河县的干部得到警示,得到教训,更好的为洋河县的发展认真工作,所以我就请组织的同志搞了一个干部调整的方案,今天就在会上大家一起商议一下。”

    季子强说到这里,就点头示意了下,组织部的部长马德森就翻开笔记本,讲开了。

    马部长就把这次准备调整的必要性和及时性做了一些说明,最后把提议讨论的人员名单念了出来,其他人都是随便听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现在的书记可不是刚上来那会了,现在他已经是实力雄厚,爪牙遍布。

    季子强自己也在掂量着,这常委会上大部分都是他的人了,但他冷县长也不会就此老实吧,估计今天他还是会出什么难题,捣一下乱的。

    马部长在那面念,冷县长就是脸色变的越来越阴沉,他真的是没有想到,季子强一个快要下课的人,还准备搞出这样一摊子事情来,这有点不和官场的惯例,一般要走的人,都会给别人留点好名气,轻易不会再来得罪人了,但季子强反其道而行,这确实对冷县长是个出乎意料的打击。

    更为严重的是,上面提的,基本都是在自己派系的中坚力量,他不由的叹息,这小子的心也太狠了,看来是要来个一网打尽啊,对季子强的手段老辣,冷县长算是又有了一次深刻的认识,他一直都防备着季子强的反击,可是季子强在自己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发动了反击,现在他的反击已经来了,而自己恐怕是没有多少力量可以抗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