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村民反映问题的人也越来越多,宅基地问题、治安问题、干部作风问题等等。 于是又有人说:“乡里的张书记更是比国民党还恶,叫干部强行拆房子,然后强行把地卖了,用钱大手大脚。这样的书记,我们不要”“”

    大家言词恳切,义愤填膺,看来,高坝乡的问题是该搞清楚并处理的时候了。

    季子强就转身对随行的宣传部干事说:“把这些问题都记下,逐项查清楚,马上给群众一个明白,一个乡政府一年吃喝几十万,怎能不让老百姓心寒”

    其实在此之前,季子强在常务会议上做了一个规定,干部下农村必须实行零招待,集体不准花钱招待上级,但这话说是这样说,执行起来很难的,不查,什么问题都没有,一查,那就什么都是有问题了。

    不过今天季子强心情还是特别沉重,不管做什么,都要有个度,水至清则无鱼,这话不错,但你水太混了那鱼也是会呛死的,这个张茂军的确太过分了。

    “走,到乡政府去”季子强一上车就吩咐司机将车开往高坝乡政府,偌大的乡政府大院,静悄悄看不到一个干部,各办公室也几乎铁将军把门。

    人都到哪里去了呢支农参与新农村建设回家招商引资

    一连串的猜测,有一点叫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才从一个食堂炊事员那里了解到,因这些天来,天天有群众上门上訪找干部讨说法,干部门很烦,所以在党政班子会议上宣布决定“全民招商”,“一句话就是对上对外都说干部都分成若干小组,分别招商引资去了,实则是回避矛盾。”

    这因噎废食的下策工作,令季子强气愤不已,他不由分说拨通了张茂军的手机。“你在哪里乡里地震了”季子强对着手机直问。

    “季书记你好我现在在广州招商引资,洽谈一个投资项目。”张茂军在电话那边看到手机屏显“季子强”三个字,自然不能怠慢。

    高坝乡的**王国几乎把季子强坠入云雾里,乌七八糟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特别是各级干部的请示汇报制度在高坝乡成了摆设。书记、乡镇长离开县内必须要向书记履行请假制度,张茂军去广州招商,高坝乡政府全盘皆空,难道就是你这个“土皇帝”自以为是、擅作主张

    “你外出招商引资,为什么不向县里请假”季子强冷冷的问。

    “我已向冷县长电话请示了。”张茂军答。

    季子强冷笑一声说:“你不懂干部请假制度吗,你必须马上返程,把乡里的事处理好。”

    季子强下了“死命令”,令在广州这边的张茂军如坐针毡、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惶惶不可终日。眼前的高坝乡简直就是地狱一般会使他度日如年,收拾不起。治安、经济等一系列问题几乎可把他送上“断头台”。

    眼下群众反映强烈的政务不公开也是冲着他张茂军而来的。去年,乡里置换办公楼,开发商一次性向他行贿10万元,至今却新建办公楼的宅基地都没有着落。上梁不正下梁歪,在高坝乡,干部不作为、乱作为现象可谓比比皆是,司空见惯,群众一片怨言和愤怒,告状上訪天天有、时时有,高坝乡不是地狱是什么

    虽然他有冷县长罩着,而且隔三差五给了冷县长一些“好处”,也算是有很铁的后盾靠山,但如果民愤大,引起上级重视,导火索点燃,势必引起爆炸,到时谁也保不了自己。可怕,真是可怕啊,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人生也有太多的留恋和幸福,如果季子强没有来了解高坝的情况,他还沉迷在灯红酒绿、花天酒地的幸福迷恋中,过着天堂般的生活。

    已有家室、50开外的张茂军来广州之前,把他的红颜知已许丫丫一起带到了身边,过着浪漫激情的世外桃源生活,据说许丫丫在张茂军的帮助下,自己投资在柳林市开办了一个大型超市,经营着南杂北货,生意很好,传说许丫丫还未婚,存款却有上百万,准备用这笔钱支援张茂军“政治发展”。

    张茂军与许丫丫穿戴得整整齐齐去五星级宾馆的小餐厅,这种餐厅因昂贵的服务费和平庸的口味使一般住店客人望而却步,一般客人更乐意去外面的“马路餐厅”吃饭,但是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大饭店里的小餐厅对于张茂军和许丫丫来说,它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张茂军和许丫丫既要时间又要隐秘还需要舒适,小餐厅好象就是为他们而设计的。他们就是需要这样的环境,许丫丫选了一张靠近落地玻璃窗的餐桌,旁边有一株高大的巴西木,低回抒情的音乐仿佛是由巴西木翠绿的叶尖袅袅升起,逶迤到蜡烛的火苗上的张茂军和许丫丫二人便在这有声有色的火苗两边对坐。

    他们面前的几道模样考究的、雕了花、拿生菜镶了边、造型各异的菜肴,两只晶亮透明的高脚玻璃杯里头盛了小半杯醉枣颜色的法国红葡。他们不时的碰杯,有彼此的投机与思情爱恋,吃得非常香甜。

    饭菜吃得差不多了,许丫丫把指尖微微地朝远处一挑,立刻上来侍应小姐,将没有了看相的盘子撤了下去。再上来的是果盘,暗花剔透的水晶果盘,里面装满了切好的四季鲜果,红的是草莓和西瓜,紫的是葡萄,黄的是哈密瓜,绿的是弥猴桃,在五星级饭店里无须为季节操心,也无需为营养操心。天上人间该有的一切,这里和都有了。

    这时候,他们就不免要伸手撩一撩窗帘。一撩窗帘,大城市的景致破窗面入,有婆娑绿茵公园般美的宽敞的大马路;有车水马龙,有流水一般的自行车和流水般的行色匆匆的行人;有像春笋般挺拔而起、结构独特的座座林楼,远处还有茫茫无边的大海与江河,这样隔着玻璃看世界,玻璃内的人最容易生发出无限的感叹:幸福和幸福似乎用手摸得着。

    张茂军深情地说:“丫丫,你知道我是多么珍惜和疼爱我们现在的这一切吗这一切有多好”

    许丫丫动情地答着:“人间最大的幸福不是钱,也不是创业,而是有我你这样情投意合的人在一起。”

    她的声音与平日大大咧咧做生意时候的完全不一样了,是与音乐美酒绿叶烛光四季鲜果十分相谐的声音,是从柔弱润滑的粘膜里直接发生的声音,是姓感的声音。

    张茂军的热血澎湃起来:“走,我们回房间去”

    许丫丫说:“怎么了,动情了,刚才见你接电话那样子,看着很紧张的。”

    张茂军叹口气说:“是老大的电话啊,不过想想问题也不大,听说他快完蛋了,也张狂不了几天。”张茂军他们回到房间,雪白的被子掀起了一角,他们彼此之间无需言辞,心有灵犀一点通,彼此撫摸、相拥而吻。张茂军的双手死死地环抱着许丫丫匀称的小巧的身段,迅即把她压迫在床。

    一个岁数这样的人了,也不知道他平常都吃的什么,干劲还是满大的。

    当天季子强回去就马上组织了一个对高坝乡的调查组,由纪检委牵头,还有人大等其他多个部门都参与进来,看着架势,季子强是要动刀子了。“高坝乡案开始追查啦”

    “张茂军这小子快完蛋了”消息不胫而走,冷县长大吃一惊,他的内心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他保张茂军保了多少回他自己也算不清楚了,那些时候,都是县内解决的问题、在自己手上能处理、能过关的小不点。可是这次就把火烧大了,烧旺了,这就意味着凶多吉少,没有退路。说情包庇不仅无济于事,还会引火烧身,一起死亡。

    同时,冷县长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次季子强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或者季子强是要对自己发力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季子强在这个节骨眼上发起了进攻,什么叫哀兵必胜,应该就是这种情况了,季子强自己要完蛋,他狗急跳墙,破釜沉舟的拼了,自己是绝不能和他对抗的,他现在是在玩命,自己的前途还美好的很。

    十万火急,不敢怠慢,冷县长拿起座机电话直拨张茂军,睡梦中的张茂军被电话铃声惊醒,深更半夜家里的电话响起来,绝对不是好事,不是爆炸就是坍塌,或是倒灶。要不就是农民闹事打死人。他拿起听筒不高兴地问:“谁呀什么事”

    听到是冷县长的声音,他像触电一样“唰”地一下坐起来:“领导,是你呀”

    冷县长说:“你平时工作不检点,做人张扬不低调,惹出事来了吧”

    张茂军的脑子开始清醒,意味着有了新的情况或问题:“我没干什么,只是抓工作得罪了一些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