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人们纷纷的站了起来,季子强已经下了逐客令了,他们也实在不知道改用什么语言来安慰季子强,因为这种事情,本来也是无法安慰。品 书 网

    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突然说:“马部长请留一下,我还想和你商量一点事情,其他人感谢了,你们忙去吧。”

    马部长就又坐在了沙发上,他现在也知道自己的命运又一次到了十字路口,下一步自己该怎么走,现在还不好说,如果季子强被拿下了,冷县长会不会接替这个位置,或者齐副书记会不会接替,也或者是市里直接空降一个书记,这三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而自己现在就很彷徨,无法取舍,也不敢随便的表现出一种明显的倾向来。

    自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到底最后是什么变化,只有遇到,很难算到。

    等大家都走了以后,季子强关上门,也坐到了沙发上说:“马部长,现在的情势确实比较麻烦,你有没有和我在一起拼一下的想法,这个提议我今天就是和你商量,绝不勉强。”

    马部长不解的看着季子强,他不知道季子强所说的拼一下是个什么概念,就小心翼翼的问:“书记指得是什么”

    季子强冷冷的说:“也许要不了多久,有可能是一周,也有可能是两周,我就会离开洋河县了,在走之前,我还是有个未完成的工作,那就是对洋河机关的干部作分整顿,现在应该说已经进行了一大部分,剩下的就是中层干部的调整了,我相信,在调整后,洋河的工作效率和作风会有很大的提高。”

    马部长听的有点傻了,他绝没有想到季子强在这个情况下,还敢于做这种大手术,这干部调整放在平常,都要三思而后行,是个很敏感,很有风险的举动,季子强已经快走完他的仕途之路了,他怎么还要多此一举,马部长犹豫了片刻说:“季书记,不是我不敢陪你一拼,我是怕这样做会带给你很大的麻烦,对于我,到没什么关系,大不了将来往你身上一推,呵呵,但我担心你啊。”

    季子强点点头,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看着自己要完蛋了,马部长也难得的坦率了一次,说出了他过去只做不说的话,季子强就说:“是啊,我肯定会承受更大的压力,但正因为这样,我才想站好最后一班岗,给洋河县扫清一下障碍和垃圾,当然了,你也不用太担心,真要有了什么麻烦了,正如你说的那样,到时候你就往我身上推就可以了,我是虱多了不咬,帐多了不愁,也不在呼这一点两点的问题了。”

    马部长叹口气说:“我理解季书记的想法,你也是想为我们换得一片洁净的天空,但我真的担心你,他们一定会进行疯狂的反扑。”

    季子强的豪气就被激发了出来,他爽朗的笑着:“哈哈哈,我现在已经这样了,难道他们还能给我带来更大的威胁吗再多的麻烦也不过是从这位置上下来,我已经没什么好顾虑的了,你说是不是”

    马部长想想也是,当官的,最大也不过是失去权利,季子强已经是要失去了,他确实没什么好怕的了,这样也好,当洋河县在他走前,换上一些能干的干部,换上一些正直的干部,也许对自己和其他那些追随季子强的人来说,反而提升了一些安全指数。

    马部长想到这就说:“行,我听你的,季书记你就说怎么做吧。”

    季子强很欣然,他就详细的对马部长谈起了最近一个阶段自己考虑的干部调整方案,这个方案一点出台,冷县长在洋河县的势力就会被瓦解和销蚀一大半,相对而言,过去季子强这面的实力就会的到巩固,这样就有力的制约了冷县长一家独大的政治格局。

    他们谈了很长时间,直到招商局的王局长又带来了一个客户的时候,季子强才中断了和马部长的讨论,对他说:“你回去整理一下,今明两天必须拿出来,你这一出来,我们就上会。”

    马部长点头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季子强客气的和王局长以及他带来的客户寒暄起来。

    这是一个房地产老板,过去季子强也和他谈过几次,最近他从老家有来到了洋河县,听王局长介绍,他这次带来了不少的钱,季子强就问:“宋老板,上次我的提议你想好了没有啊,这次该不会想要转行投资吧。”

    这个姓宋的老板就裂开了一嘴的大黄牙说:“季书记啊,不瞒你说,其他行业我还真不太懂,我过去就一直搞包工的,对建筑很熟悉,所以还是想搞搞房地产。”

    季子强也明白,现在国家很多政策的变化,使的一线城市的房地产行业也加大了竞争,对于市里不是太强的一些中小房地产,他们都开始王二,三线城市来发展了,这市县的房地产还没有达到饱和,上升空间和潜力还有很大。

    季子强就说:“不错啊,宋老板是个明白人,隔行如隔山啊,做自己老本行确实不错。”

    宋老板也附和着说:“不错,不错,我就是这样想的,还有上次季书记说的那个方案,我也仔细想了很久,感觉还是可行的,所以这次就专门来谈谈这个问题。”

    季子强感觉今天自己还是不错的,要是能和宋老板谈成这个项目,自己又算是为洋河县解决了一个大问题,那么,就算自己很快的离开了洋河县,但在以后的岁月里,每当有人看到自己的这些工作成果,每一个洋河人都一定会怀念自己的,是的,他们一定会怀念自己。

    季子强就和宋老板谈到了很多今天的问题,谈到了县上的支持,也谈到了这个项目的优势,最后宋老板就确定了下来,他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季县长眼光独到,高瞻远瞩,你这个方案的确不错,我今天就可以拍板了,那就这样做。”

    季子强对宋老板这乱七八糟的奉承话一点都不感到可笑,他顾不得笑了,因为他真的又在将要离开的时候为洋河县做出了一个大的贡献,这个项目的实施,一定可以让洋河县从一个贫下中农变成一个富农的,季子强就说:“好,宋老板是爽快人,那你就抓紧和王局长把相关的合作细节在商定一下,我们尽快的启动这个项目,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来找我。”

    宋老板也是千恩万谢的说了很多牛头不对马嘴的客套话。

    当一件事情开始明朗和没有了其他路可走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放下包袱,反而变得轻松起来,就像现在的季子强一样,当叶眉对他发出了绞杀令,季子强已经无路可走,没有了其他任何希望和幻想的时候,踏踏实实的做一点事情,也就成了季子强最后的目标,他也变得坦然和无所牵挂了。

    和季子强情况相反的是,今天到冷县长办公室去的人就显得多了一点,当然了,他们不是给冷县长送早点的,不过一样的获得了冷县长的热情接待,冷县长抛开了过去习惯性的冷淡,他给每一个来访的人都发上一支烟,看着对方感激涕零的样子,心里异常的舒服。

    季子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是显而易见的,叶眉在会议上说出的那冰凉的话语时,冷县长就被一种幸福所包围,他感谢上苍,也感谢乔董事长,你们都来的太好,也太及时了。

    今天他诙谐幽默着,亲切祥和的对每一个前来看望自己的人微笑着,其中很有几个是冷县长不待见的人,不过今天冷县长还是很温和的请他们坐了一会,因为一个人的幸福是需要别人来分享的,不管这个是什么人。

    连土地局的范局长也过来了,他今天提着一个包,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进来见人多,就笑着转到了冷县长那书柜的后面,若无其事的把那包放在了一个角落,冷县长用眼光瞟了他一眼,两人都微微一笑,冷县长就不在去管他了。

    等这些人陆陆续续的,含蓄的表达了对冷县长的敬意以后,也都离开了,这时候冷县长才有时间和范局长说:“老范啊,你一天搞什么名堂,我们之间还用这套啊。”

    范局长嘿嘿一笑说:“我是来提前祝贺的。”

    冷县长脸一平说:“祝贺什么,乱讲。”

    范局长就只是笑不说什么了。

    冷县长叹口气,放松了一下自己,刚才他一直在对那些人笑,真是有点肌肉僵硬,本来他不是一个喜欢笑的人,今天也是情非得已,在范局长面前他也就不用装了,就又说:“你那还好吧。”

    范局长当然知道他在问什么,就忙说:“好着呢,一大早那面那位打电话又催了,我直接就没客气,等吧,现在还想怎么得。”

    冷县长拧了一下眉头说:“还是不要大意,越是最后,越要稳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