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努力的挣扎着,期望可以保持住微笑,但显然,他并不能做的自然,是啊,那种刻骨之寒的绝望感觉,残留在自己的心里和脸上。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特别是当自己曾今心爱的人说出这种话来、说出让自己伤心欲绝的话语、事情的那刻,季子强感觉到心痛到彻底绝望、整颗心都也会在滴血

    这些年里,自己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挫折,失败,嘲笑,自己都没有倒下,但这一刻,季子强知道,自己是要倒下了。

    政坛向来就是最为残忍的生态场,人们一旦处于官场,就必须具备一些心理,季子强毫无疑问在处理这件事情以前已经有了充分的心里准备,但他现在还是有了沮丧,灰心,和痛苦,原来很多事情并不能像起初自己想象的那样坦然,淡定。

    昨天自己还在坦然微笑,告诉自己,说什么离开就离开,自己会很潇洒的走,绝不会带走一片云彩,但到了今天,自己原来也是会那样留恋这个权利,看来自己还是普通人一个。

    叶眉在说着话,她说完这话以后,始终都没有看一眼季子强,她不忍看,她其实也算了解他,叶眉理解季子强对权利的渴望,也知道他有理想,有原则,有抱负,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必须忍痛割爱,就像三国里的诸葛亮杀马谡一样,没有其他的选择。

    她真有点后悔让季子强去洋河县,要是他还在做自己的秘书,或者他在一个其他的部门,也许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悲剧,自己和他依然是那样亲密和美好。

    这样想想,叶眉的眼中有了一点濕润,她克制住自己的情感,不等会议宣布结束,她就站了起来,第一个离开了会议室。

    其他人也都有点心情沉重,市政府秘书长张景龙走过季子强身边的时候,叹息了一声,用手拍了拍季子强的肩膀,什么话都没说,离开了。

    而韦市长却很有点开心的过来说:“季书记,櫻桃节快闭幕了吧,闲一点我去看看。”

    他的心情真好,这个季子强过去还一直是自己的一个担心,现在可好,叶眉自己把他给搬到了,省了自己很多事情,不过呢,要是现在可以收服这个人,是不是就会对叶眉形成一种新的威胁和打击呢,不错,这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所以本来已经走了几步的韦市长,有转过身来对季子强说:“要不你在和叶书记好好谈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还年轻,看长远一点,不要为这事情把自己的前途毁了,那才可惜。”

    季子强现在正痛苦和感伤着,他的头脑都是木木的,他没有看出韦市长这话背后的心态,他只还是苦笑一下说:“没有用处了。”

    是啊,如果他清晰一点,他就完全能够明白对自己一贯冷淡的韦市长为什么今天显得格外的关心自己呢。

    同样,今天还有很多人也是抱着观望心理的,他们怀着复杂的心情观望着,他们在等待着市委叶书记的下一步明确行动,就算他们对季子强有那么一点点的同情,但这都算不了什么,一个人在这个波涛暗涌的宦海中消沉,对他们来说,司空见惯,一点都不新奇。

    这个夜晚,将近9点的时候,季子强回到了洋河县的县委办公室,他已然心力交瘁,带着一身暗伤。实际上,在叶眉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他就完全崩溃,彻底的灰心了,他脸上一直保留着那种可怕的冷漠,即使有人看到他,也没有人敢于和他多说几句话。

    回到了办公室,就像是回到了一个安全的港湾,季子强开始慢慢的能够思考一点东西了,他紧张了一天的心和身体也才开始慢慢放松。

    他试图找到一条可以让自己解脱出来的办法,但毫无用处,除了同意乔董事长的征地,似乎其他的方式都不管用,但自己能同意吗显而易见,就算自己明天就被打倒,离开洋河县这个县委书记的位置,自己也绝不会去做妥协,既然如此,那么,自己还有什么生机呢。

    看来已经是别无选择了,这让季子强感到极度的沮丧。他曾经以为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他的人生终于开始体味到了成功,开始享受到了幸福和权利的滋味,他也刚刚开始为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努力的时候,哪知突然之间,似乎就从天堂跌入地狱,命运真是变幻无常啊

    季子强有茫然了,这个夜晚他一直就这样想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他才睡去。

    在季子强还没有想到什么办法的时候,凝重的气氛在偌大的洋河县悄然弥漫开来,人们既有对季子强的支持,也有对他的担心,很明显,昨天的市政府会议,以及会议上叶眉的表态,洋河县所有的干部都知道了。

    天色大亮,明媚的春天带给了季子强一点生机,慢慢的,随着体力和精神的恢复,季子强身上那种坚韧和不屈慢慢回到了他的身上,有什么好沮丧和悲痛的呢

    自己不过是为了完成自己的理想遭受到了一次挫折,这有什么关系,难道离开政府,离开县委书记的位置自己就是失败吗不,绝不是这样的。

    那么自己是不是应该在做点什么,对,就算很快要离开这里,自己还是要把该了的事情做完。季子强最先想到的就是土地局的范局长,季子强等不到上班的时间,在秘书小张还没有到来的时候,他就给范局长去了一个电话:“老范啊,前几天说的那个事情你办理的怎么样了。”

    范局长好像还没有完全睡醒,他迷迷糊糊的说:“奥,是季书记啊,你是说那20亩地的事情吧,这个正在办理呢,但只怕段时间还是有点问题,那个张老板的几个手续还有点不完善啊,要不在等几天吧”

    季子强说:“什么手续不全啊,这样吧,你县给办理,有那些程序不对,过后在逐步落实吧。”

    范局长就支支吾吾的说:“季书记,这有的事情不能马虎啊,将来出点事情会追究我责任的,请书记稍微在给我点时间,我一定把这事情办好,怎么样”

    季子强没有说什么话了,他默默的扣下了电话,不用说,这个范局长也听到了昨天会议的情况,他不愿意配合自己了,因为谁也不会为了空洞的道义去支持一个很快就要下台的人。

    做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自知之明,季子强也刚好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他不去怪范局长,是的,不用怪别人,换做自己,也同样会在一个将要倒霉的县委书记和正在得势的市委书记之间做出选择的,而在大部分情况下,自己也是会舍弃那个倒霉蛋。

    迎接光明和未来,是每一个人的愿望。

    很显然,今天季子强的电话少了许多,好在秘书小张还没有变得那么势利,他知道季子强一定心情不好,可能不会去饭堂吃饭,所以就帮季子强带来了早餐,在小张的心里,他已经麻木于季子强的上上下下,紧紧张张了,在小张的心里,这个季书记可能天生就不是一个稳如泰山的人,他总能给自己和别人制造出一些紧张空气来,现在自己是没有办法了,只有一条道走到黑,跟这季子强混了,至于结果会是什么,先不要想,想也是白想,该死的娃儿球朝上,认命吧。

    还有很多人都没有范局长这样的势力和市侩,比如郭副县长,黄副县长,还有向梅和林副县长都还是想着季子强的,他们也在今天一早就各自的想着来看望一下季子强,就算是没有什么大的作用,但从心理上给季子强一点支持和安慰也是好的。

    然而,他们都可笑的使用了一个办法,都借口给季子强顺便带了一点早餐过来,于是,在季子强的办公桌上,豆浆,牛奶,油条,和鸡蛋饼就堆了起来。

    他们也都互相的尴尬的笑笑,本来每个人的心意都是要装的平淡一点,随便一些,不要让季子强看到他们的同情和怜悯,免得让季子强更加伤感,但越来越多的早点就有点反常了,让这浓浓的忧伤弥漫在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这个时候,办公室又一次响起了敲门声,所遇人都有点紧张的看着门,季子强就自嘲的笑笑说:“不知道又给我带来了什么好吃的。”

    门开了,组织部长马德森探头往里看了看,这一看他是绝对的大吃一惊,在门外他就很认真的听了听,里面并没有说话的声音,但现在看到房间里却坐了五,六个人,他一下就不知道该进来还是该退回去。

    季子强苦笑一下,说道:“马部长,你给我带早点了吗”

    马部长很惊讶的走了进来,说:“你怎么知道我给你带了早点”

    季子强说:“因为他们都给我带的有,所以你不带那才意外。”

    房间里的人都一起笑了笑,不过这种笑没有往日的爽朗,反倒很有点寂寞的味道。

    季子强请马部长坐了下来说:“感谢你们在这个时候都还想的到我,不过事情并不像你们所想的那样悲观,也许吉人天相,我混过去了,呵呵,但不管怎么说,能够在洋河县认识你们,和你们一起工作,我还是很愉快的,好了,大家该忙什么忙什么吧,我也要工作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