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副市长点头说:“这个简单,我今天就可以安排下去。 ”

    叶眉又说:“你可以在下周,召开一个工业管理会议,到时候请上韦市长,我也出席,专题讨论一下洋河县这个问题。”

    刘副市长有点迟疑的说:“这样会不会动静太大了”

    叶眉摇摇头说:“这个季子强你还是不太了解,不给他十足的压力,他是不会服软的。”

    刘副市长叹息一声说:“这小子,脑袋进水了。”

    没过两天,季子强就收到了市政府的一份文件,上面有刘副市长和叶眉的签字,专门针对洋河县工业招商的,特别提出了乔董事长这件事情,对洋河县的消极怠工,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同时,责成洋河县在近期内,一定要完成这一项目的前期筹备工作,给柳林市工业再添一个项目。

    季子强接到文件以后,有那么一阵的担心,但他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自己已经做好了最后的选择,所以现在没有什么可以对自己形成有效的约束了,他就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了。

    他加快了对张老板那20亩土地的销售工作,他也似乎明白,叶眉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多了,他要抢在自己离开洋河县以前,把这事情做成一个绝活,让乔董事长不管是自己在不在洋河县,他都不要指望从洋河县拿到一分钱的好处。

    叶眉也在密切的关注着季子强的反应,洋河县的齐副书记和冷县长就不断的给叶眉汇报着情况,让叶眉越来越感觉事情的严重,看来季子强是孤注一掷了,他已经准备用自己的位置来做一次拼换了。

    叶眉不得不给刘副市长下达了指示,让他召开一个专题会议,解决洋河县的这个问题。

    市政府在前一天的下午就给洋河县下达了通知,让季子强和冷县长每天一早都到柳林市政府参加这次北江化工公司在洋河县的项目汇报会。

    上午十点,刘副市长召开了洋河县工业招商项目的专项工作会议,季子强一早就来了,他先是看到了刘副市长那惋惜的目光,很快,他又看到了韦市长那似笑非笑的面容,一点都不错,韦市长今天来就是看笑话的,看到叶眉和自己最亲密的下属,越走越远,渐渐的進入了敌对状态,这让韦市长心里乐和的很。

    季子强在昨天接到通知的时候,已经知道事情不妙了,可是他一点都没有妥协和后悔的意思,他认定自己没有做错什么,所以在和冷县长一起过来的路上,他依然神色自若,很淡定。

    不过现在他还是心里有点紧张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到市委叶眉书记带着组织部长和宣传部长一齐出席这个会议时,季子强心中忍不住格登了一下,蒙上了厚厚的阴云。

    会议召开了,季子强首先汇报了自己和乔董事长的整个谈判情况,以及现在自己的打算。因为已经知道结果,所以这个汇报显得有些多余和可笑,但是所有的与会者都显示了极大的耐心认真倾听,叶眉一脸冷肃,所有的人都配合地板起了脸,整个会议室因此显得气氛非常的凝重。

    最后,季子强说到他拒绝乔董事长的理由,阐述关于征地费用的问题:“实际上,按照现在的市价,每亩土地补助价格已经接近十万,为了贯彻执行市委市政府经济大飞跃,再上一台阶的战略布置,为了满足北江化工公司合作要求,我们重把这500亩土地按每亩8万元算,但是,就是这一笔钱,北江化工公司也不准备出”

    叶眉听听的就来了气,她不想给季子强太多的时间来说这个价格问题,她插话说。“满打满算也就是两千来万的差价嘛,仅仅因为这点钱,就放跑这个项目,季书记会不会算这笔帐”

    刘副市长也说:“是啊,是啊,季书记你这帐算的有点小气了,要看大局,看长远。”

    季子强已经没有了什么顾虑,他平淡的说:“我可以看大局,也可以看长远,但请问在座的各位,卖掉土地的老百姓他们能理解吗”

    市委宣传部的谢部长打断了季子强的话:“季书记,这是改革时代,我们要有点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精神。”

    季子强就轻声,但很清楚的说:“改革可以摸着石头过河,但是不能踩着老百姓尸体过河同样的,发展经济是为了让老百姓富裕起来,过上好日子,而不是从老百姓手中抢劫。”

    他的语气温和,但这几句话带着锐利的锋芒,甚至还有一些讥诮,尤其是用这种语气说出来,效果更加强烈,所有的人都被季子强这几句话震住了。

    这一刻,每个人都意识到了一件事:这个人,豁出去了,他已经破釜沉舟了。

    这种情况,在这些人的正常工作中,很少出现,或者说,季子强这种人,在官员中已经属于一种非常罕见的稀有品种,但是现在,他们居然遇见了所有人的目光开始了暗暗游离闪烁。

    组织部长周宇伟及时制止了目光凛然,准备更进一步辩斥的季子强,说:“季书记,事情已经出了,现在说说你准备的补救措施吧。”

    他不能让这个季子强再说出什么尖刻的话,做出什么过激的行动来。他们现在是在谈工作,而不是在做是与非的大辩论。

    季子强看了大家一眼,喘了两口气,平息了一下情绪,然后开始继续汇报,因为根本的问题无法解决,在征地费用上不能跟北江化工公司妥协,这些补救措施基本上都是空中楼阁,一厢情愿。

    但是冷县长及时说话了,他接上了季子强的话,做起了汇报,冷县长首先是检讨,做自我批评,然后是含沙射影的暗示和声讨,把所有的责任都锁定在季子强方面,当然,实际情况也是如此。

    韦市长心里笑开了花,这才好看,呵呵,但他还是要装装样子的,他也做了简短的发言,都是不痒不痛的套话,他就抱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态,看戏来了。

    最后,叶眉说了:“这个项目从最初启动谈判到现在,已经也很长时间了,这是什么效率洋河县班子显然要对此承担责任,季子强书记要对此承担主要的责任”

    叶眉首先严肃而鲜明地为这件事情定了性,对季子强进行了宣判:“要马上拿出具体切实地补救方案来,要快,刘副市长要亲自过问这个问题,必要时亲自出面跟北江化工公司的乔董事长接触,表达柳林市委,市政府的诚意,在事情没有完全绝望之前,一定要竭尽全力挽回,这是市委的期望和要求。”

    叶眉看了一眼宣传部谢部长,说:“你要密切注意媒体,不能出现负面新闻,尤其是网络,现在网络无孔不入,一有风吹草动,网上就出来了,而且网民众多,观点偏颇,往往会造成错误的舆论,给我们的工作造成很大的压力,宣传部门千万不能疏忽大意。”

    叶眉有点担心季子强会像上次对付华书记一样,靠网络和议论来对付自己,这件事情确实有点问题,也有点理亏的,所以她要提前预防,也算是给季子强一个明确的信号,你不要乱来,你那招数我都知道。

    宣传部的谢部长连连的点头说:“好的,没问题,这件事情外界并没有什么反应,除非是我们这里自己人乱说。”

    他就很显然的把矛头对准了季子强。

    叶眉依然冷峻的看了一眼组织部的周部长说:“周部长,也有你的任务。今天虽然专题研究洋河县的问题,但是全市各项工作是一个整体,是一个系统工程,干部考核有一个重要指标就是政绩,经济工作搞不上去,老百姓人均收入提不上去,组织部门就要对干部进行调查研究,监督处理,这是组织部门的重要责任。”这几乎就是赤祼裸地宣布处理意见了,在座六七位市委常委,还有很多的相关市长,都听在了心里。

    在市委市政府所有的权力中,组织人事权才是最大的权力。市长有建议权,但市委书记可以说“不行”,市委书记一把手的权力,很多时候就具体体现在这里。

    这次事情,叶眉动作很快,显示了果断的工作作风。

    组织部周部长颔首说:“是的,最近几天我就着手研究这个问题。”

    叶眉看都不看季子强一眼说:“季书记,你也做好准备,可能近期市委会就你的问题有一个处理,在没有处理之前,请你还是要维持好洋河县的基本工作,不要出什么乱子。”

    季子强忽然心好象给什么重重的锤了一下,呼吸很困难,努力的想睁大眼睛,这时候,从头部一种很冷的感觉,一直蔓延到全身,那是种很痛苦很绝望的感觉,人忽然间感到了无生趣,很想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这种绝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心跳声象雷声在耳边狂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