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到了卫生间里去了,这范局长疑神疑鬼的,今天一直都感觉季子强不大正常,他赶忙站起来,上前两步,把季子强刚才扣下的那个东西翻开一看,上面写了很多人的名字,而自己就在其中,关键自己的名字上面还划了个圆圈,后面还有个大大的问好,这就让他莫名其妙了,也不敢多看,放下以后,他又回到了座位,很认真的考虑起来了。

    很快的,范局长就脸色大变了,完球了,看着样子季子强要做干部调整了,而自己也在调整之列,今天就感觉季子强说话吞吞吐吐的,看样子是给自己提前做思想工作,准备调整自己了。

    范局长的脸色就慢慢的惨白惨白了,他不知道季子强会怎么动他。

    季子强很快就走出了卫生间,一面用纸擦着手,一面说:“老范啊,你对人大的工作怎么看待。”

    范局长彻底是明白了,他带着哭丧的语调说:“书记,我我不太了解那面的工作。”

    季子强“嗯”了一声,坐过来,声色也有点冷漠起来,说:“是啊,我知道你不太了解,但土地局工作太累了,而且说真的,你在那里效率也不高,开春到现在,你们是不是到现在还没有做成一笔像样的业务,洋河要大发展,土地局很关键,都像你们那样零零碎碎,三,两亩的卖,有点赶不上形势。”

    范局长有点明白了,原来季子强对自己的工作消极是有点意见了,所以想拿自己开刀,他虽然有冷县长撑着,但冷县长在人事权和常委会上却没有多大的力度,范县长忙说:“季书记,我手上有两笔单子啊,一个是乔董事长那几百亩征地,还有今天你说的那个也是20亩,这都不小,够我们忙一阵了。”

    季子强眯起了眼睛,看看他说:“你说今天那个要20亩土地的,他找过你了没有”

    范局长忙说:“找过了,找过了。”

    季子强点下头:“那这样吧,你看这个20亩的征地,你多久可以办下来,要是这个办好了,乔董事长那几百亩缓一下倒没什么关系。”

    范局长说:“这个简单,我一周之内保证办好,但问题是他要的是中腰子一溜,这以后乔董事长那地就没办法划分了,我主要是考虑这个问题。”

    季子强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你到现在还不能理解我的意思难道非要让我换个理解我想法的人坐在那里办公啊”

    范局长心里一阵的收缩,冷汗就出来了,是啊,搞了半天季书记压根就没有的打算给乔董事长卖地,自己还老纠缠在这个问题上,现在是非常时期,搞不好自己就到人大去了,还管什么冷县长的交代。

    他就结结巴巴的说:“我理解,我理解,就请华书记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把事情办好。”

    季子强淡漠的看这他,看了很久才说:“这20亩你尽快办理了,这样我才能在必要的时候帮你说上话。”

    范局长不断的点头说:“谢谢季书记,我一定按你的指示,尽快办理,尽快办理。”

    就在季子强和范局长谈话的这个时候,叶眉也接到了冷县长的汇报,冷县长告诉她,季子强准备把那块地卖给别人了,对方今天已经去办手续了,自己在这顶着的,但恐怕自己顶不住季子强。

    叶眉默默的放下了电话,心中的怒火就腾腾的升起,这个季子强太可恶了,自己几次苦口婆心的教诲,他都当成了耳边风,他依然在固执的按他自己的思路走,一点都没有顾忌到我的感受和处境,看来,自己必须对他施加更大的压力了。

    在这个时候,叶眉其实也是有点沮丧的,回想几个多月前,自己接到组织任命时,是那样的兴奋,情绪饱满,跃跃欲试,对新工作充满期望和梦想,甚至志得意满地认为,做为一位官员,一位一步步从基层踩着泥土,踏着荆棘走过来的普通官员,现在成为北江省一位高级干部,至少在仕途奋斗这一点上,自己成功了。

    成功这个词,并不是男人的专利,就象婚姻对于女人一样,常常有一种宿命的味道,很少不以它为终极目标的。

    成功这个词,常常蕴含着很多无法言说的东西。有些人以有钱为成功,有些人以摄取权力为成功,有些人追求的是名声,有些人追求的是心灵安宁,但是成功到底是什么呢怎样才能算成功呢很难给出一个统一的答案,统一的标准。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尽管你还弄不清楚这些问题,但成功膜拜已经犹如一剂毒药,让你用成功与否去判断所有的人和事了。

    但是在当上柳林市委书记的这段时间里,叶眉意识到自己当初的浅薄和幼稚,成为堂堂的一市老大后,自己并不觉得比以前的日子更加舒心和满足,反而更加忐忑和压力,事事患得患失,瞻前顾后,或者,可以用贝多芬一句话来做诠释:成名的艺术家反为盛名所拘束,所以他们最早的作品往往是最好的。

    叶眉也在很多时候自己反省自己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似乎只是一个庸碌的官僚,远比不上自己以前的工作,踏实,健康,向上。而自己现在有点畏手畏脚,老想着怎么很好的保住自己的位置,这才是一种悲哀。

    这些反省让叶眉感到愧疚和不安,感到惶恐,但是,自己有什么办法呢在这个权力场中,只能是如此,才能走的更远,走的更高,也只要保住自己的位置,才能更多的做一线对得起良心和对得起老百姓的事情,假如自己连权利都丢失了,还谈什么理想和良心,那时候,就算你有良心,也没有地方可用了。

    叶眉就这样为自己找着理由,但无法说服和宽心自己,最后,无一例外地把自己弄得沮丧不已。

    算了,不去想这些问题了,叶眉的思路又一次回到了季子强这件事情上,她叫来了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刘嘉伟,这个人过去一直是叶眉派系的得力人手,在很多时候,叶眉想要了解和插手市政府的工作,都会从他这个地方下手的。

    副市长刘嘉伟长得挺瘦,蛮精神的,戴副眼镜,整个就是一副知识分子的气质,他走进了叶眉的办公室,两人坐下后,

    都寒暄了几句,叶眉就突兀地说:“虚话说完了,现在咱们谈正事。”

    刘副市长没有说什么,他在等待叶眉的下文。

    叶眉就很认真的对刘副市长说:“老刘,做为一个市里的主要领导,要对全市的各项工作负责,并不仅仅是一个稳定的问题。不发展经济,矛盾永远都会存在,我们不应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要从根本上想办法解决问题,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发展经济。”

    刘副市长赞同的点点头说:“不错,经济是龙头。”但他知道,这不是今天叶眉想要对自己说的话,叶眉巴巴的叫来自己,绝不会给自己讲这些大话空道理的。

    叶眉又说:“每一位政府官员,都可能有自己的思想和意见,但我和你跟普通的政府官员不同,因为我们的思想和意见很可能变成柳林的政策,变成柳林的政府工作指导,影响和改变几百人几万人的命运。”

    刘副市长一时还没有找到叶眉手滑的主题,他这样认识:或许今天是市委叶书记在跟自己交心,跟他谈坦诚地交换对于柳林工作的意见,那么,他也应该坦诚地拿出自己对于目前工作的看法和意见来,如果有不妥,也可以借这个机会进行补充和修订。

    刘副市长说:“叶书记,通过这些天的了解和学习,我有一些粗浅的认识。”他审慎地说。

    叶眉点点头,做出倾听的表情,刘副市长继续说:“我个人认识到,柳林的经济工作可以把一部分时间和精力用在夯实基础,扎实地落实前段时间引进的一些项目,这样两手抓经济,能够取得最大的效益。”

    这话就接近了叶眉今天想要说明的主题了,叶眉表情也一下子变得非常严肃而激愤,马上接口说:“老刘啊,刚才我接到洋河县冷县长的汇报,这个季子强太不像话,对江北化工乔董事长的项目,他一再的采取抵触,暗地底搞小动作,乔董事长准备撤资了,现在我们已经非常被动。”

    刘副市长一怔,随即跟上叶眉的思路,他的心中立刻充满深深地不解。季子强和叶眉过去关系一直不错,难道叶眉准备要废掉季子强了吗她当然不好自己提出,那样会惹人笑话,一个自己的秘书都不跟自己跑了,那成何体统。

    所以叶眉是要借助自己来提出对季子强的处理吗。

    刘副市长涩声说:“奥,洋河这个项目啊,最近他们忙櫻桃节,还没有向我汇报这个最新情况。”

    叶眉哼了一声说:“他谁都不想汇报,连我他都想撇开,何况是你,这样吧,你马上起草一份对这个项目的是政府意见,要求他们必须尽快完成北江化工厂的筹备工作,起草好了,我来签字,文件可以说的严厉一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