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很认真的看看他说:“你不是聪明,是绝顶的聪明,就从你能在洋河这么大一片地里,一眼发现了这个位置,我就很佩服你了。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这小子开始给人家灌迷糊汤了,不过这张老板也经不起拍,一会就让季子强拍的云里雾里的了,这也不能全怪人家,像季子强他们这些人,那都是专业的拍马高手,要是可以评职称,他们都至少算的上高工哪一类的,所以对付一个小学四年级还没上完的暴发户,季子强是绰绰有余了。

    这张老板就说:“呵呵呵,季书记过奖了,做生意其实很简单,就是多说好话,多送礼,现在很多当领导的”

    张老板说到这才发现说话的地方不大合适,就讪讪的笑笑,不好再说下去了。

    季子强暗暗好笑,就转了个话题说:“王局长,你把那块沙坝的地图拿出来,让张老板看看,挑一块出来。”

    王局长来的时候就带的有规划地图,他马上在茶几上展开了地图,三个人就认真的看了起来,一会那张老板就指了指中间的那块地说:“这个位置好,不知道能不能给我”

    季子强顺着他手指的位置一看,刚好这地方就在乔董事长所要的土地中间,季子强暗暗窃喜,但脸上就有点为难的表情说:“这个位置啊,张老板真不愧为生意场上的高手,一眼就看准了最好的一块地,你看这位置,左右开阔,前面正对公路,后面一座小山隐隐约约有龙吟虎啸之势,的确是风水宝地,只是。”

    张老板听季子强说的头头是道,很有些风水先生的眼光,张老板是大为佩服,一听他那“只是”两字一出口,心中就有点紧张了,忙问:“季书记,只是什么”

    季子强叹口气说:“这位置是前些天上面一个领导打过招呼的,说要留给一个朋友,给你恐怕有点难度啊。”

    张老板先是一怔,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笑了,这季书记的话中是说“有点难度”,可没有说绝不可能啊,看来这地就是抢手一点罢了。

    张老板就笑笑说:“季书记,那么你看怎么才可以拿到这块地呢”

    这完全是给季子强在递话,在张老板的心里,那无非就是一点好处的问题,不要看领导打过招呼,那也要看什么领导了,领导多去了,下面总会找点借口的。

    季子强见他真的想要这个地方,也就不卖关子了,说:“除非在价格上你占些优势,我们就好应付上面了。”

    张老板说:“来的时候我听王局长说了,这地的补助赔偿款8万左右,要不我就多出一点吧。”

    这话整合季子强的心意,季子强就大腿一拍说:“你要能触到十万一亩,不管谁来说,这地我都给你了。”

    那张老板就思前想后的犹豫了一会说:“季书记,我多出一万怎么样,这20亩地就是20万啊。”

    季子强不去正面回答他,却说:“张老板,不知道你们做生意讲不讲彩头,但我感觉很多生意做得好的人,对这位置很注重,将来你站上个风水宝地,那区区的20万有算的了什么呢,不就是月把天气就赚回来了,你再想想,为了好听我给你算到98万,怎么样,再不行,那你就从新选一块算了。”

    说完季子强就点上烟,不再多说话了。

    这招商局的王局长心里紧张的很,他生怕把这点生意搞黄了,所以不断的看季子强,意思是说:“老大,差不多就可以了。”

    季子强却不管他怎么看,依然是抽烟喝茶,不在提这话头了。

    那张老板又想了一会说:“季书记,说真的,我想要这地方,要不就按9万一亩,我可以另外给招商局拿出35万元,做你们的奖金,福利什么的,我知道,你们机关有时候费用也紧张。”

    他使用起过去惯常的招数了,暗示可以给季子强他们一点回扣。

    季子强只是笑笑,摇摇头,并不说什么。

    这三个人就都一时无话,憋了好长时间,最后那张老板牙一咬说:“那就每亩9万5吧,季书记也多少给我一个优惠。”

    季子强感觉也差不多了,再逼人家说不上就真的黄了,他很不情愿的叹口气说:“唉,算了,那就按你这数字吧,主要是看在王局长为你这事情找过我好多次,要不,我真有点舍不得这个位置呢。”

    张老板一听季子强答应了,也是喜欢的紧,就问季子强:“季书记,那你看我什么时候可以办手续。”

    季子强心里当然是希望他办理的越快越好了,不过面子上还不能显的自己很急切,就若无其事的说:“你资金什么方便吗”

    张老板点点头说:“那没问题,账上几千万没动呢。”

    季子强说:“好,那你就让王局长带你去土地局找找范局长,商量一个时间,尽快办理吧。”

    张老板有对季子强感谢一番,最后还暗示了一下,等事情办好了要感谢感谢季子强。

    季子强也就是一笑置之,送走了他们。

    见他们远去,季子强赶忙拿起了电话,找到了土地局的范局长,对他说:“老范啊,一会招商局王局长会带一个客户过去,想要20亩土地,你抓紧给办理一下。”

    范局长答应说:“行,书记指示了,那没问题,不知道他要那一块地啊。”

    季子强说:“就是沙坝那片地。”

    范局长一愣神,这块地不是大部分给乔董事长了吗,前两天冷县长还来催过自己,自己怕以后担责任,还给推着,现在怎么华书记又让抓紧,他很不解的问:“季书记,这地都还没有规划好,万一将来售出去了,那些地方分割不好怎么办。”

    季子强平静的说:“这个不用你负责,他指到那里,你就划到那里,尽快办理。”

    范局长心有疑惑,但也不好问季子强,他就感觉季子强有点前后矛盾,他只好答应了,说赶快办理。

    放下了电话,范局长想了一会,感觉这事情很蹊跷,难道季子强上次说给乔董事长的地是个幌子,但听人说,那乔董事长后台很硬,连市委叶书记都帮着他的,看来这事情还是小心一点,他就给冷县长一个电话,把这事情汇报了。

    冷县长多精明的人,他一听就知道这是季子强在耍手腕,他冷笑着对范局长说:“季书记在和叶眉书记斗法呢,你小心点,不要最后当了替罪羊。”

    那范局长正是有这个担心,忙说:“冷县长,你看这事情怎么处理为好。”

    冷县长想了下,就呵呵一笑说:“拿出你的老方法不就得了。”

    范局长在电话那头就嘿嘿的笑了说:“高,还是冷县长搞,好,我就给他来个老规矩拖死它。”

    到了下午,季子强就收到了招商局王局长的消息了,王局长告诉季子强,土地局的范局长并不配合,他今天用消极拖延的方式对待这件事情,所以他请季书记帮忙催催。

    季子强放下了电话,思考了一会,他知道这个范局长是冷县长的铁杆,看来这事情冷县长已经知道了,自己这方法骗别人是绰绰有余,但想骗过冷县长只怕很难,一定是冷县长给范局长支了招,季子强就电话叫来了土地局的范局长。

    季子强在范局长来以前,他做了一件事情,他在办公桌上列出了一个名单,把他放在了办公桌上面,然后才静静的等待范局长的到来。

    一会,范局长就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季子强坐在办公桌那面,还在写东西,见他来了,点个头,也没说话,范局长很讨好的过来先给季子强把烟发上,又帮季子强把烟点上,但季子强很快的就把正在写的东西翻过扣了起来,说:“你坐吧。”

    范局长心有疑虑,见季子强表情很冷淡,又见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在掩饰写的东西,范局长心里就有点紧张起来,说:“季书记叫的这么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吧”

    季子强看看他,有点难以启齿的说:“这个嗯,找你来是问一下,你在土地局干了多长时间了。”

    范局长的心就一下字揪到了嗓子眼上,这不是个好兆头,他忙说:“有3年多了。”

    季子强点点头说:“范局长看你身体好像一直不太好啊,以后还是要多锻炼。”

    范局长赶忙把胸膛挺一挺说:“季书记,我就是胖点,其实没有什么大病,你可以调查,我今年一次医院都没住过。”

    季子强摇摇头说:“还是要注意啊,不住院不等于身体就好,你那工作也很辛苦啊。”

    范局长心里就七上八下了,他搞不清楚季子强到底想和自己说点什么,他怎么老是谈自己身体问题,他就坎坷不安的说:“也不辛苦,比起季书记来说,我们那工作算轻松的了。”

    季子强就给他倒上了一杯水,坐了下来,然后东拉西扯了很长时间,却没有个主题,后来季子强站起来说:“你先坐下,我上个卫生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