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永涛劝道:“话不能这么说,公安局按照县委的要求,整顿机关作风,清理联防队伍,有他的道理,我想,公安局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待的。 ”

    又有人就说了:“张书记,我们可是到县委来反映情况了,县委如果不理睬我们的诉求,县城之内出现什么治安问题,我们可不负责任。”

    张永涛一听这话,感到问题很严重了,就说:“你们这是说的什么话,难道公安局清理联防队伍,县城的治安就无法保证了吗,你们这是威胁县委吗”

    “张书记,我们可不敢威胁县委。”

    很快的,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就把这个情况给季子强做了汇报,他担心会出现什么乱子。季子强听到了这些情况反映后,很久没有说话,他明白,联防队员在县城里面这么久,肯定是有旁根错节的关系,他们敢于在张永涛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就说明他们是有所依仗的,也许很多机关的干部都在背后煽风点火呢。

    季子强拨通了郭副县长的电话:“老郭啊,联防队员的事情,你一定要慎重,不能出什么差错,他们到县委来上訪了,口气很不好,似乎是有什么依仗,县里的事情多,这些联防队员,在县城里面维护秩序多年,肯定是熟悉情况的,一定不能出现什么治安问题,县局的干警辛苦些,维持好秩序,另外,县城里面的秩序,今后怎么维护,也要有长期的考虑,要做到心中有数。”

    郭副县长就说:“季书记,既然现在风声已经放出去了,我看也没有什么犹豫的,快刀斩乱麻吧。”

    季子强也感觉不动不行,虽然可能会有点麻烦,但麻烦是暂时的,他就果断的说:“考虑周详,该动就动。”

    郭副县长就下定了决心,按照县直单位的比例,保留100人,進入保安公司,经过培训之后進入单位,成为单位的保安,不过,保安的职责,和联防队员有很大的区别,只能是单位的门卫以及内部秩序的维护,至于维护县城治安的事情,由治安大队和城区派出所共同负责。

    清理工作开始的第一天,城区派出所接到的报案骤然增多,有打架斗殴的。有被偷钱包的,甚至有進入屋里盗窃的,城区派出所准备不足,忙的晕头转向,城内的居民很是不满意,对公安局议论纷纷,现在櫻桃旅游节还没有过完,这个时候,县城的治安出现问题,百姓肯定是不满意的。

    郭副县长一面继续清理联防队员,一面召开了公安系统的大会,会上,郭副县长要求所有的干警,必须要维护好县城和全县的治安,严厉打击各类违法犯罪分子,郭副县长的口气少有的严厉,公安局的干警明白,这次,郭副县长是铁了心要清理联防队员了。

    联防队员和公安局的某些干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以说,清理联防队员,必然影响到一些公安干警的切实利益,所以,在这次的清理工作中,不少的干警抱着观望的态度,出工不出力,县城内治安形势的恶化,与他们是有关系的。郭副县长和王副局长都市下定了决心,他们也一致的对公安局内部发出了严厉的警告,对那些隔岸观火,或者混水摸鱼的人发出了震慑性的威胁。

    所有干警明白了,如果还抱着观望和壁上观的态度,那么,下一步,被清理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了,到了这个时候,干警不敢开玩笑了,局机关的干警在股室负责人的带领下,分片包干,负责一块地方的治安。

    县城内的治安形势很快稳定下来,不过,郭副县长明白,这样不是长久之计,局机关的干警,不可能天天在大街上巡逻,郭副县长苦苦思索着解决的办法。

    今天在休息时间,季子强在县委大院散步的时候,遇见了几个联防队员。季子强本来是不认识他们的,但其中一个走到了跟前,给季子强发了一根烟,季子强正要询问他们来意的时候,这个年轻人就说:“季书记,我们联防队员一直想找您反映情况。”

    季子强这才知道他们的底细了,不过也好,自己本来也想了解一下这件事情,季子强就点上烟,很平静的说:“有什么情况就说吧,你们可真会抓住机会啊。”

    那年轻人笑笑说:“季书记,您看,我们联防队员中间,有很大一批是部队退伍军人,我们是城镇户口,无田无地,当初成为联防队员,也是自己挣工资,洋河县条件困难,我们还为公安局解决了经费困难问题,现在,我们被直接解雇了,生活无着落,领导是否考虑我们的实际情况,帮助解决一点困难啊。”

    季子强就感觉他们说的也还是有点道理的,不管怎么说,他们都为洋河县出过力,流过汗的,他就问:“这个情况,你们给公安局反映了吗”

    其他好多个人也围了上来,就有人说:“季书记,我们哪里顾得上啊,前两天,我们考虑的都是怎么能够保住工作,现在,公安局一刀切,辞退了所有的联防队员,我们才想到这个问题的。”

    想一想,季子强说:“你们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不过,这件事情,是公安局党委研究的,我虽然是县委书记,也要尊重公安局党委的意见,我知道,你们为洋河县的发展做出了贡献,这样吧,我向公安局党委反映你们的意见,你们自己也可以向他们说明这些情况。”

    “季书记,如果您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反映了也没有什么作用啊。”他们还是不放心,就有人有说起来了。

    季子强哈哈一笑说:“道理是这样的,你们都是退伍军人,当年军队百万裁军的时候,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你们应该明白其中的道理,我不想和你们讲道理,大话说多了没意思,换位思考,谁失去了工作,心里都不好受,这就需要你们自我调节,我可以嘱托人事局,将你们的档案优先安排到就业股,以后有机会,考虑你们的就业。”

    那带头的一个就说:“季书记,我们知道,大政策不能违背,既然被辞退了,大家伙也没有多的话说,只是公安局能否考虑我们做的贡献,适当给予补偿啊。”

    季子强这才明白了他们的意思,是想要来要点好处啊,季子强心里暗笑,嘴上说:“嗯,有些道理,这件事情,县委会考虑的。”

    季子强毫无架子的和这些被辞退的联防队员聊了好久,双方的态度都很客气,没有出现什么争执,季子强一直是站在公安局党委的角度回答他们的提问,其实,这些联防队员都明白,大的气候如此了,个人是没有什么办法的。

    辞退联防队员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这些联防队员,都是临时聘用的,没有什么工资人事档案,洋河县因为财政穷,根本没有考虑过他们的待遇问题,郭副县长给季子强汇报的时候,季子强提到了补偿问题,联防队员工作这么久,和公安局实际上形成了劳动关系,于情于理都应该给一些补偿。

    郭副县长就给县委常委们专题汇报了这个问题,季子强和几个常委电话沟通了一下,很快获得通过,县财政最近还不错,光是这一周卖的櫻桃沟游览门票都是好几十万元,季子强就让拨出了一部分资金,专门用于补偿被辞退的联防队员。

    公安局党委的意见很明确,近500联防队员,被录取的100名保安,不再补偿的范围内,余下的人员,按照工作年限,一律给予补偿,不过,费用不多,只能是表示心意,局党委还决定,今后要关注这些被辞退的联防队员,有好的工作机会,多考虑他们。因为辞退工作是一刀切,录取保安的时候,经过了严格的测试,整件事情的过程透明,所以,大家没有什么争议,只要都是这样,大家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怕的就是暗箱操作,不公平公正。

    这个头疼的事情刚刚处理完,很快的招商局那面却传来了一个好消息,那个想要征地修宾馆的客户,现在已经决定来买20亩土地了,这个消息让季子强很振奋,他亲自接待了这个客户,这事一个40多岁的男子,人不得不说确实有点俗气,一副暴发户的样子,无根手指上竟然戴了三个大戒指,让季子强暗暗发笑,不过且不管他多庸俗,只要给点的上价钱,能买一块地就好,虽然他要的少了一点,但季子强自有办法。

    这个客户见了季子强也很客气的,他在招商局就听说季子强喜欢和铁观音,所以来的时候,就买了上好的几斤福建铁观音带上,季子强也很客气,就用他那铁观音给泡了一壶茶,几个人一面品着茶,季子强就一面说:“张总,你的眼光很不错啊,那块沙坝的地是洋河目前最有前途的一块地了,看来张总对做生意很有心得。”

    见季书记如此夸奖自己,这暴发户就有点心痒痒的了,说道:“不瞒季书记你,我做生意10多年,赚得多,亏得少,很多人说我聪明,呵呵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