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实际上他是把自己过于看大了,就算他的照片在上面,除了个别认识他的,还有孤寡女性,年老色衰的妇道人家会多看几眼以外,一般的人早就不把那当成一回事,每天有看不完的明星和中央领导的新闻,把你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谁也不会当你是棵大葱。

    也有一个人很认真的,那就是他在柳林市的那个哥们赵远大,他最近这几天就夹着一章破报子,到处跑,见人就展开报子对人家说:“看看这个书记,是我哥们。”

    不管别人爱听不爱听的,他总是要说说他和季子强的关系,说一下自己上次和季子强打牌的时候,自己拿了一把的好链子,直接没让季子强出一张牌,就把他练翻了。

    别人也大都附和的说两句:“奥,嗯,呵呵。”

    当然,这些事情一点都没有让季子强轻松起来,他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赶快找人来买这块地,所以他给招商局的电话就是不断的打,今天一天都打了3次,后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到底接到了招商局王局长的一个回话,在这次前来考察的客户中,有一家做酒店的老总,看上了洋河南郊沙坝的位置,刚刚找来了。

    季子强忙说:“那你好好的接待,要是有可能的话,就带到我这面来,我和他谈谈。”

    王局长说:“他刚来,看样子有可能性,但我还不敢过于积极,免得把人家吓跑了。”

    季子强想想也是,就静了一下心说:“好吧,你在那面好好处理,有什么情况及时和我联系。”

    放下电话,季子强感觉好了一点,自己只要找到一家买主,就可以先下手为强,把那地按正常价处理一块,那样就彻底的打破了乔董事长的计划了。

    在此期间,季子强决定要向冷县长发起一次攻击了,冷县长已经让自己不断的陷入到这个陷阱中来,对他的打击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季子强在思考后,决定分两步走,先以整顿全县的工作作风入手,在人们认识到了干部管理和领导的重要性以后,在对全县干部做出适当的调整,彻底扭转洋河县的工作习性,并同时斩断冷县长在洋河县的所有触角,让他成为孤家寡人。

    这样决定后,季子强就在全县展开了整顿干部工作作风的举措,他先是连续的开了几个会议,在纪律作风整顿工作会议,季子强高调出席会议并讲话。

    他要求,要认真总结公安局上次关于李柱子事件的深刻教训,举一反三,硬起手腕,痛下决心,以此作为彻底整顿洋河县各级政府部门的机遇、转变干部作风的机遇、促进各项工作落实的机遇,以“两查一整顿”专项活动为契机,在全县掀起纪律作风大整顿活动高巢,打一场作风转变攻坚战,切实推动各项政策措施的落实,保持经济社会良好的发展态势。

    他在洋河县吹起了一股改变政府职权部门工作态度的春风,结果当然是受到群众欢迎的,对很多权利部门的官僚习气,老百姓早就怨声载道了。

    洋河县整顿机关干部的作风,很快的就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不过,季子强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再次遇见事情了,依旧是联防队员惹起的事端。虽然整顿了机关作风,季子强没有强求各单位清理临时工,联防队员属于公安局临时聘用的,用来维护秩序,参加对县城治安的管理,不可否定,联防队员为洋河县的稳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在侦破一些大案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不过,事情不可能总是那么如意的。

    早在月初,季子强就听到了一些议论,主要就是针对联防队员和工商局临时聘用的市场管理人员,其中部分人,扯虎皮当大旗,爱占小便宜,爱做一些欺负老百姓的事情,洋河县整顿机关作风,主要对象是机关干部职工,这些人,不属于整顿范围。

    今天季子强正在办公室写东西,秘书小张就有点胆怯的进来说:“季书记,外面有百姓说是要找您反映情况。”

    季子强抬起眼来,问:“小张,你问了是什么事情吗”

    小张说:“我问了,他们人不少,是城附近农民,在城里做工的,也就是拉板车,找些小钱,养活家用,他们反映,有联防队员因为维护县城的治安,不允许他们拉板车,如果要拉,必须上缴一定的费用才可以。”

    季子强自言自语的说:“奥,这件事情,郭副县长知道吗”

    小张忙说:“我刚才给郭副县长打电话了,郭副县长还不清楚这件事情,本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可是,因为联防队员与这些人发生了冲突,其中两个拉板车的人被打伤了,所以,他们才到县委来,要求见书记,信訪局的同志已经接待了他们,问清楚情况了。”

    季子强赞许的看了小张一眼,他知道,小张是因为自己整顿干部作风,所以才提醒自己:他就说:“胡闹,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调查,我们整顿机关干部作风,倒把这些人忘记了,他们代表的是公安局,这样做,不是直接毁坏了公安局的形象吗。”

    小张一听季子强这话,心里也很高兴,看来自己在处理问题和把握局势上已经能慢慢的跟上季书记的步伐了,他就说:“季书记,郭副县长一会就来了,您见不见。”

    季子强点头说:“见,直接到我办公室来。”

    过了一会,郭副县长就从县政府那面过来了,小张带他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来,说:“老郭啊,是什么情况”

    郭副县长说:“季书记,我已经问清楚了,是联防队员和农民工发生了冲突,联防队员借整顿县城内的治安为借口,收取一些管理费用,农民工不服,所以双方发生冲突,有两个农民工挨打了,还好伤情不重,正赶上县里整顿机关干部作风,这些人就到县委来反映情况了,具体的冲突过程,下面还在调查。”

    “老郭,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季子强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他想让郭副县长自己来处理。

    想了想,郭副县长才说:“季书记,我觉得,联防队员必须要进行清理了,上次李柱子的事情发生之后,我就想着清理联防队伍,不过,因为事情多,还没有来得及着手,县城里有些联防队员,就是一些地痞恶霸,必须要清理,我已经考虑好了方案,决定成立保安公司,单位的秩序,由保安公司派出的保安负责,县城里面的秩序维护,还是由公安干警直接负责,实在是人手不足的,从县局派出干警,个人增加工作补助。”

    点点头,季子强感觉郭副县长这个想法还是不错的,就说:“老郭,这件事情,你考虑好了,就动手做吧。”

    郭副县长得到了季子强的支持,也就放下了心,很快的着手处理起这件事情了,季子强也开始考虑起洋河县中层干部问题,他在洋河时间也不短了,对各个部,局和乡镇的主要领导,都早就心里有数,他并不想搞一锅端,或者打击冷县长派系的人,但他看来看去,思前想后,好像不合格的领导也就属冷县长派系的人多,季子强摇摇头,这也说明了冷县长在洋河县真的是根深叶茂,人脉旺盛吧。

    季子强不再关心联防队员的事情,谁知道,刚刚过去一天时间,事情就来了。

    原来,郭副县长做事扎实,回到公安局,很快就召开了党委会,专题研究联防队员的事情,会上的争论很激烈,郭副县长力排众议,坚持清理联防队员,在这个过程中,郭副县长没有注意局党委委员的反应,联防队员大都是县城里面一些有一定影响的人物,多年来在公安局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已经融合为公安局的一部分,要清理他们,实际上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完成的。

    因为这样的情况,消息很快泄露出去,在联防队员中间,引发了很大的反响,不少联防队员还是很在意这个位置的,在这个位置上,百姓还是很买账的,说白了,就是有一定的权力,所以,县里的500多联防队员紧急商议,决定要找到县委领导,讨要说法了。这些人找到了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对他说:“张书记,我们为县城的治安,做出了贡献,现在,公安局要清理我们,我们不服,请求县委领导考虑我们的实际情况。”

    张永涛还很少见到来这么多人找自己的场面,他也有点紧张了,在这个以稳定和諧作为每个地方的首要任务大前提下,他不能让这些人闹出事端,他就说:“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以找到公安局反映,有道理的,符合实际情况的,公安局一定会听取和考虑你们的意见,这件事情,是公安局整顿内部机关事物,你们还是直接去找公安局反映情况。”

    有人就大声的说:“张书记,我们信不过公安局,我们干了这么多年,公安局说不要就不要了,我们不服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