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一看时间都已经十二点了,和冷县长说了几句话,便走到委宣传部的谢部长的身边,瞅空轻声道:“谢部长,您看午饭,”委宣传部的谢部长看了一眼正在和别人交谈的叶眉说道:“嗯,等我问问再说。 ”

    他走过去,等到叶眉的交流告一段落的时候,就适时地插進去,笑道:“叶书记,您看时间也不早了,是不是先解决温饱问题”

    叶眉呵呵一笑道:“嗯,这是个大问题,既然来到了洋河县了,那我们就品尝一下这里的河鱼吧。”

    季子强也赶忙走过去说道:“叶书记,谢部长,我们这鱼庄味道是最好的。”

    叶眉笑道:“少吹,等吃了再说。”

    冷县长也走过来道:“各位领导,那就下山吧,我已经联系好了一个鱼庄了,老板正在准备。”

    叶眉点头微笑道:“嗯,辛苦冷县长了。”

    “不辛苦,这是我应该做的。”冷县长忙不迭地道,心中十分激动。

    离开了会场,他们就到了一家鱼庄,这里早就有政府办公室的人前来打理过了,一个很大的包间里,摆上了三张圆桌,大家按自己的职位,很快的落座。吃饭的过程中,气氛轻松了不少,主要是聊一些风土人文话题,季子强陪坐在一旁,不时地回答一下叶眉或者其他人的问话。水煮鱼上来一大瓷盆,颜色鲜艳,把辣椒和花椒捞走后,就看到一片片嫩白的鱼在金灿灿的油里漂着,味道很好。

    鱼是当地的草鱼,因为担心污染问题,鲶鱼是彻底不敢再吃了,一会又上来了许多烤鱼,用一个长方形平底锅端上来,下面还烘着炭。鱼被各种辅料埋着,满盘子辣椒干花生碎,锅底有一些浓浓的汤汁,很像火锅底料,那些辅材就裹在汤汁里,吃起来一半像麻辣火锅,一半像麻辣香锅。

    中午也没怎么喝酒,不过大家对洋河县的鱼还是赞不绝口,吃完饭以后,本来叶眉是准备马上返回柳林市的,不知道谁提议要看看洋河的茶山,这到有点出乎季子强的准备,但季子强没有犹豫,立即就说:“如果各位领导不急着走的话,我们就一去去看看。”

    叶眉皱了下眉头,她说:“茶山应该很远吧,恐怕时间来不及。”

    冷县长就说:“来得及,来得及,这櫻桃沟旁边就有一座茶山的,要不大家就去看看,领导们天天喝茶,但只怕没见过真正的采茶吧。”

    叶眉一听,也来了一点兴趣说:“那就看看吧。”

    一行的大队人马,就在季子强的带领下,很快到了茶山,谈笑着,在山前山后的转了起来。

    茶园四季的景色不同寻常,最美丽的当然是在现在这样的春天了,当春姑娘迈着轻盈的步伐来了,它就会唤醒了沉睡一冬的茶树,茶树睁了眼后精神显得出类拔萃,从枝条上抽出一枝枝含苞欲放的肥壮的茶芽,茶芽外型呈圆形,叶底鲜红,轻轻贴近它,一股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那么多的茶叶,一簇堆在另一簇上面不留一点儿空隙。珍珠般晶莹的露水在叶片上滚动,似乎每一片茶叶上都有新的生命在颤动啊这美丽的茶园带给人们的是喜悦,是收获。

    季子强今天陪着领导和媒体前来,看到这美丽的景象,他自己也被深深的打动了。

    看完了茶山,他们又到茶叶加工点做了参观,在园区的各个生产车间,一群素装打扮的姑娘,正围坐在巨大的工作台前认真地精选着茶叶呢这些茶叶,经过精心筛选后,分批送往加工车间进行严格加工、检验、包装,最后销往全省、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后走进千家万户。

    季子强却在这个时候被一群媒体给围住了,作为洋河县最高领导,作为这次活动的发起人,他不得不腾出一些时间来应对这各路而来的捧场媒体记者们,他耐心的一一回答着他们千奇百怪的问题,其中还有一些涉及到个人私生活的问题。

    不过季子强没有像很多大腕那样,用一句无可奉告就来打发他们,季子强总是很小心的用诙谐的语言和艺术的语句,抵挡住了这些记者的穷追不舍,让他们感到无懈可击,当然了,他和大腕们不同,这样的风光不是可以经常远道的,而大腕们早就烦透了记者盘根问底的追问。

    季子强却感觉很快乐,很新奇,他的心情也是惬意的,他希望借助这些媒体,让洋河在全省声名远播。

    可是人常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季子强感到满足和兴奋的时候,冷县长却发起了对季子强又一次的致命攻击。

    因为季子强让媒体围住了,冷县长就当仁不让的陪着叶眉走在了前面,他给叶眉介绍着茶山的情况,介绍着洋河毛尖的特性,但在一个空档之中,冷县长说:“叶书记,我觉得我们洋河县的旅游虽然成了主题,但其他的还有待加强。”

    叶眉就感觉冷县长这话中有话,她停住了脚步,问:“冷县长感觉那些方面还应该加强一下,不妨说来听听。”

    冷县长笑笑说:“比如工业吧,就拿乔董事长那个化工厂来说,我们的指导思想就很保守了一点,昨天我专门问过土地局的领导,这个乔董事长的征地,只怕很难落到实处。”

    叶眉眉毛就杨了几下,她就感觉到了一种怒火在不断的涌动,她已经听出了冷县长的意思,看起来,季子强依然在和自己玩手腕,他在拖延,但拖延的背后他还有什么用意,这就很难猜测的。

    叶眉强压住自己的愤怒,用尽可能的温和语调,说:“那么你应该亲自抓一下这个问题。”

    冷县长摇头苦笑了一下说:“我试过了,也尽力了,可是我还不够强大。”

    他怕叶眉听不懂自己的意思,就把话说的更露骨了一些,矛头直指季子强了。

    其实他大可不必如此,叶眉在宦海多年,什么样的言外之意听不出来,叶眉只是不希望在冷县长面前表现的过于肤浅,她不想马上就迎合冷县长对季子强的隐射罢了。

    叶眉没有在问什么了,她冷冷的笑了笑说:“没有谁能够强大到超越了所有人,權利在很多时候都是有制约的,你是这样,别人也会是这样。”

    冷县长就不再说什么了,叶眉的意思他也听出来了,那么毫无疑问的,下一步叶眉就会对季子强的权利进行制约了,这正式冷县长希望看到的。

    在对茶山参观完以后,叶眉却对季子强说:“季书记,你坐我的车吧。”

    季子强连忙收起走向自己小车的脚步,转过身来到了叶眉的车旁,帮叶眉打开了车门,看叶眉坐了进去,自己关上门,有从车后到了另一边,打开后车门,和叶眉并肩坐在了一起,前面自然是叶眉的秘书。

    看着车队缓缓开动,季子强一点都不知道就在刚才,冷县长已经看破了自己的延缓之计,并把它暗示给了叶眉,所以季子强还满心欢喜的把叶眉让他坐进自己的小车当成是一份殊荣在享受的时候,叶眉说话了:“子强啊,你认为在官场,一个背信弃义或者靠阴谋诡计维持的人,他能够走多远呢。”

    这话无疑让季子强从正在满足的云端一下子就坠入了寒冷的冰窟,季子强的心收缩在了一起,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叶眉越是这样温言细语的说话,越才是她心里极度愤恨的标志,对这一点,季子强早就明了。

    现在的叶眉用这种语言对自己说出了这种含沙射影的话来,可想而知,她的心情是如何了。

    季子强小心的回答说:“叶书记怎么想到了这样一个问题”

    叶眉淡淡的,声音不大的说:“因为我现在就遇到了这样的人,所以问问。”

    季子强的心在继续的收缩着:“奥,这样啊。”

    他没有去正面回答那个问题,他已经知道叶眉在说自己,但为什么会这样说叶眉在今天一直情绪很不错啊,难道就刚才那一小会的时间,就有了变化,他就想到了刚才冷县长陪叶眉的情景了,那个时候自己还在盲目的兴奋着,感受那些媒体对自己的追逐,现在想下,真是太过幼稚和愚蠢了,自己本应该寸步不离叶眉,不给别人靠近的机会。

    但现在已经悔之晚矣。

    叶眉并没有放过刚才的问题,这也是她的特性,当所有的伪装都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她还是可以穿过迷雾,一眼就看出主题,她继续问:“子强啊,你还没有回答我那个问题呢。”

    季子强回避不了这个问题了,他只好说:“这样的人肯定是走不远的,但我还想说一点,那就是要看看他的动机的意图,是不是这样,叶书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