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很多单位,季子强都是有些看法和想法的,只是自己目前分身无术,先搞好眼目时下的几件事情在说,但对于冷县长的打击,季子强感觉到刻不容缓了,他已经制定出一个打击冷县长的规划,他不能在自己倒了以后,洋河县还是原来的样子,虽然不能对行业全面整顿,但动一动单位的领导,在对洋河县的官僚机构和那些人浮于事,站着茅坑不拉屎的人动手,削一消冷县长的爪牙,这应该问题不大。

    假如自己运气好,能在乔董事长那块土地是问题全身而退,那时候经过调整后的洋河县应该更有生机。

    不过一想到乔董事长的那件事情,季子强就犯愁,现在还没有人对南郊土地感兴趣,这就让季子强只能等待,他怕这样等的时间太久,最后自己拖不过去。

    还有一个问题,自己在违背了叶眉的意思后,真的下去了,自己的心里能不能平静,能不能接受,自己还有机会来纠正和处理洋河县的这些官僚作风吗

    这一直是季子强心中最大的伤痛,在好几次,他几乎都想按叶眉的意思把乔董事长的地给办了,那样,即保住了自己和叶眉的关系,又可以保住了自己的官职。

    他也有私心杂念,也有对自己的担忧,不管怎么说,自己走到县委书记这一步多么艰难啊,就这样,为了几百亩地,为了一个别人都看不见的一些老百姓的利益,就把自己拼进去了,合适吗值不值

    这种矛盾的想法一直困扰着他。

    想了一会,季子强也想不明白了,他干脆的也不想了,给冷县长打了个电话,和他说了李柱子的事件,要求他给公安局拨付30万元的经费,来处理这件事情,并能维持公安局的日常开支。

    冷县长就给季子强哭了好长时间的穷,但季子强的态度一直不变,冷县长也没有办法,他就又反复的和季子强讲价还价,最后答应马上拨付20万元给公安局,季子强在这个问题上也能理解冷县长,知道他在开支上也是为难,就只能先这样同意了。

    郭副县长拿到这些钱,首先结了汽油账,解决了部分出差费用,剩下的钱就全部让带到了柳林市,完全的用在了李柱子老婆的治疗上了。

    五月的天,开始热了起来,还有两天櫻桃茶叶节就要开幕了,省电视台的人来了,电视台宁主任带上人马和设备开着车就到了洋河县,这对季子强来说是件大事请了,季子强亲自出面,带上县委和政府几个领导,在县委专门召开了一个欢迎座谈会。

    季子强特意叫来了宣传部,文化馆等文化相关部门的领导一起来参加,在座谈会上就拍片需要的配合,协助和支持方面问题都一一做了落实,季子强也代表了全县人民对省电视台的到来做了很有感染力的发言,说的连电视台宁主任都有点感动的泪水了。

    电视台宁主任也就代表了省电视台讲了话,你还别说,讲的也很是不错,仪表更不差,一副优雅和清高的气质。

    接下来就是县上宣传部孟部长,还有文化馆几个同志讲话了,都充满了热情和激动,洋河县开天辟地以来,还没有如此搞级别的电视台来过,大家激动一下情有可原的。

    宁主任对季子强也是颇有好感,再加上有江可蕊的引荐,自然就不一样了,她坐在季子强的旁边说:“可蕊也很想来的,可惜最近她也忙,走不掉,你什么时候去省城。”

    季子强说:“最近我这也忙的很,只怕去不了,等过了櫻桃节,要有时间才能过去吧。”

    宁主任很有点羡慕的看看季子强说:“季书记真是好福气啊,可蕊在台里,那是多少人都在追呢,外面的大款,富商,官二代也是天天的送花,没想到让季书记追上了。”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笑,刚要说点什么,宣传部孟部长已经说到了座谈会结束的话了,季子强就和宁主任一起站了起来。

    当天那自然是不能拍的,下午季子强就订了两大桌酒宴,算是给电视台的人一个接风和为明天开机的一个庆贺,因为櫻桃节后天才开幕,所以宁主任的意思是先到外围去取一点景,将来剪接片子的时候好用。

    季子强肯定没有异议了,他就先招呼这电视台的七八个人,一起到了酒店,这面人也多的很,两个书记,三个县长,还有宣传部,文化馆,县上文艺知名人士等等,两桌都还加了个凳子。

    大家就说说笑笑的,开始喝了起来,不大的时间已经扔掉了好些个酒瓶了,看看喝的也差不多了,季子强就对大家说:“电视台的同志坐了一天车也辛苦了,我看差不多就行了,先让他们休息吧,改天调整过来了再好好的喝,宁主任,你看这样可以吗”

    宁主任还没有回答,就见电视台的一个喊了声:“现在就回去睡觉早了点吧,季书记干脆我们去唱歌”。

    季子强是暗暗摇头,这些个玩意怎么这样不客气,但人家既然提出了,自己不答应那就显得太小气了,他也就哈哈一笑说:“还是这个同志理解我,我就是要安排大家去唱唱个,敞个酒劲。”

    然后季子强就对县委办公室的汪主任使个眼色,那汪主任是做什么的,最擅长的本领就是看眼色,知道这要求是个题外的,书记一定是要自己快去安排,就假借上卫生间,出去安排去了。

    季子强就陪着他们又喝了一会,等着那面汪主任安排,大家再说些酒话,发发感慨,季子强接到汪主任的电话,说一切都安排好了,季子强就站起来,对大家说:“大家要是都喝好了,那就一起去唱唱歌,跳跳舞怎么样。”

    电视台这些小年轻们欢呼一声,一下子稀里哗啦的都站了起来,穿外套的,找自己包的,乱哄哄的就跟了出来,季子强就把大家带到了汪主任安排好的那个歌厅,没想到这汪主任还是很有魄力,一个舞厅他给来了个清场,季子强他们就走了进来。

    那一个个喝得醉眼朦胧的男女,嘻哈着拥进了歌城,占据了早已包定的大厅,有的继续灌着啤酒,有的两三个一起找个僻静的角落私语,多数的坐在沙发中,听着别人的唱,等着自己点的歌。

    大方的,便邀请起异性,伴着歌手半生不熟的演唱,跳起舞来,每只曲子中总有两三对或近抱,或牵拥,在舞池中间迈起或生或熟的步子。

    在所有的女性眼中,季子强无疑成了最抢眼的人物,他是今天舞场的灵魂,他舞步稳健规范,乐意与任何一位女士跳,从不挑选舞伴。舞伴来了,他有一个弯腰摆手的礼让动作,舞毕:“谢谢”两字不离口。

    他很好的保持了风度。电视台的小妹妹都喜欢与他跳,尤其是胡里奥演唱的关达美尼,节奏鲜明,滑音丰富,极其适应舞伴全身扭動,来回旋转,忘乎所以。

    季子强恰如其分地引导舞伴進入下一个动作,把舞会推向高巢,一曲尽,淋漓尽致。他潇洒和成熟稳重的舞步,唤起双方心底的许多回忆,思考,加深了对人生意义的认识。

    季子强是一刻也没得空。在陪过所有想邀请他跳舞且能够跳的女性之后,他终于得以坐下来休息一曲,这时已经过了七八支曲子。

    宁主任也是一样,人又漂亮,气质也好,还是省电视台来的老大,所以邀请她的人也很多,她几次想来和季子强跳,都被人半路给劫胡了。

    现在她们两个主要人物终于一起相携着,走进了舞池,

    宁主任舞步狐疑,目光低垂,她总是在对方音乐的感召下完成一个动作,含蓄内敛,掩饰着内心持久、奔腾不息的渴望,寻找一个感情支点。

    她后仰,侧脸,身体微微发颤季子强的手一接触她,有一种过电的感觉,马上被牢牢吸引,冰清玉洁。她喜欢华尔兹杜鹃圆舞曲,倒在季子强的臂膀里,在杜鹃的鸣叫中旋转,她合上眼,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希望永远旋转下去。

    好几支曲子下来,她口很渴,拿过玻璃茶壶,却找不见空着的杯子,都盛着半杯茶呢,季子强恰好在等下一支歌,从电脑点歌屏上看到点歌顺序上,下一曲就是自己点的。他凑近了宁主任的耳朵说,“你等等。”起身出去了。

    很快季子强就回来了,手里已经拿了一个玻璃杯。

    “谢谢你哈。”宁主任带点醉意的说。

    “为美女效劳理所当然嘛。”季子强也客气的回答。

    宁主任就嬉笑着说:“啊噢,呵呵,没想到我们县上的最高领导,对女人这样细腻体贴。”

    季子强也开玩笑说:“呵呵,帮助女士情理之中,宁姐不仅迷人,更会说话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