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叫苦连天的说:“可可姑娘,我告诉你,我的确不是来这里玩的,至于我为什么要来,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要以为来这里的男人,都是想发泄的,总以为天下乌鸦一般黑。品 书 网 ”

    可可依然不放过这样一个好机会:“哼,随你怎么解释,想玩就是想玩,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早知道,刚才不该替你解围的。”

    季子强也清楚,眼前的这个女人,身份可能不简单,刚才她简单的几句话就可以让这些人老老实实,而且她还不是洋河的人,看来这个唐可可在道上是有点名气的。

    所以,季子强说话没有客气,面对这样自信、漂亮的女孩,你越是软弱,她越是以为你心虚:“可可,你替我解围,我谢谢你,不过,那个叫小四的青年人,应该谢谢你,今天要是他动手了,你也知道,恐怕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可可笑着,继续逗季子强说:“呵,看来你还很自信啊,真是看不出来,我没有觉得你能够打赢他们几个。”

    季子强今天是秀才遇到了兵,有理说不清,是好说:“我们不谈这些了行吗可可姑娘,看来你很不简单啊,一触即发的局面,你几句话就摆平了,怎么,这里的人都听你的吗”

    唐可可就有点警觉了,开玩笑是开玩笑,她可不想让这个季书记对自己了解的过深:“呵呵,我不过是认识他们罢了。”

    季子强也发现了唐可可的敏感,他就没有说什么了,准备向可可告辞。

    可可就很认真起来说:“我知道,县领导在微服私访啊,难怪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幸亏小四没有动手,否则真的麻烦了,不过我也算有点功劳,能不能提个条件啊。”

    季子强奇怪的问:“你有什么条件”

    可可就说:“季书记,能不能请小女子宵夜啊,也算是对我的一个奖励。”

    季子强感觉到了,这个可可身上有一种藐视一切、对世界不在乎的的情绪,也许是看不惯这个世界,也许是觉得怀才不遇,也许是遭遇过打击。

    季子强笑笑:“好吧,我请你宵夜,地方你定。”

    他们就到了一个夜宵的地方,灯光明亮了很多,此刻,可可更漂亮,妩媚,而且,自带一股娇柔和成熟的气质,属于那种迷死人不费劲的女人。

    他们点了些东西,很快上了油焖大虾、脆炒田螺、铁板土豆、小笼煎包。

    季子强说:“可可,你胃口不错啊,这么多,吃得完吗”

    “不是还有你吗,嘻嘻。”这个唐可可又开始调笑起来。

    季子强摇下头,问:“可可,你喝酒吗”

    她就说:“我当然喝酒了,不过,一般的酒我不喝,我要喝好酒。”

    季子强终于感觉出来了,今天这个可可就是带着尖刀,准备好好杀杀自己的,不过,话已经说出口了,也没有办法反悔了。

    季子强眼皮都没眨的问:“既然请你宵夜,当然满足要求,你要喝什么酒”

    可可说:“我要喝的酒,店里没有,我要喝茅台酒,要高度的。”

    很快,店家就在旁边的小超市买来了一瓶茅台,季子强给两人都倒上,说:“可可,要是喝不下,不要逞能啊,醉了很难受的。”

    可可曳了一眼季子强说:“知道了,你是县委书记呃,怎么像个女人啊,婆婆妈妈的。”

    季子强被噎的半天没有说话。

    不出季子强的预料,可可最后果然喝多了,现在夜深了季子强提出不喝酒了,尽早回去,本来是想着趁可可清醒的时候,让她赶紧回住的地方,可可根本不干,转眼到深夜12点了,可可此刻的神态让季子强彻底无语了,红红的脸颊,总是问季子强自己漂亮不漂亮、可爱不可爱,一会拉着季子强的手喋喋不休,一会拍着季子强的肩膀喃喃细语,问她住在哪个酒店,她说出来的话,谁也听不懂。

    不得已,季子强只好打开了可可的包,在那里拿到了一张翔龙酒店的住房卡,季子强这次算松了一口气,扶着她,往回走,路上几乎没有了行人,可可也安静了,身体靠在季子强的手臂上。

    季子强想要打个车,但小县城的夜晚,出租都没遇见一辆,季子强只好用力的搀扶这可可,走了一会,感觉有点累,季子强自言自语说:“这姑奶奶可真沉啊,我胳膊都快麻木了。”

    没想到那晕晕乎乎的可可却接上了一句:“看你挺壮实的,没想到是个银样镴枪头。”。

    我了个去的这话能随便乱说吗她当然没别的意思,季子强可是想歪了,这不侮辱人吗一个男人你怎么侮辱他,他都能忍受。你要说他那方面不行,比杀了他还难受。

    她说完这话,似有所悟,忙又补充道:“你不要误会。”

    “我误会个”季子强愤愤的,差不点就带上了脏字。

    为了减轻疲劳,季子强就边走边说话:“你说你瘦的都快皮包骨头了,怎么那么沉呢”。

    “你我很重吗”她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让我歇会,不然真扶不住你了。”季子强边说边揉胳膊。

    “要不我给你揉揉胳膊”她低着头,悄悄地问,她说这话的时候,小嘴微撇。

    季子强心里扑通一跳,咋那么性感,那么誘惑人呢,他都忍不住要咬一口。这句话本来平淡无奇,可是对季子强这样阳刚的人来说,无异于五雷轰顶,他赶忙吸气,呼气,深呼吸。

    总算送到了地方,帮她打开门,季子强又扶着她到了床边,他扶着可可腰部的手,感觉很柔軟,她也温柔的偎了过去,那一身香水味和女人的肉香味,真使人陶醉极了,她向他依偎得更近了,季子强已感觉到她的玉手,放在自己腰部的力量加重了。她微微地闭着媚眼,线条美好而带着野性的红唇,展露眼前距离自己只有数寸,他真想痛痛快快、亲亲热热的猛吻她一阵,想到此处,不禁使他脸红耳赤起来了。

    可是,他不能这样做,他已经为自己的風流付出过惨重的代价,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学会克制和忍耐。

    “你为何脸红耳赤,全身发抖呀”她吹气如兰的轻声问他,似乎是有意在挖苦他。

    季子强只好说:“嗯这里太热了吧”

    她就调笑这问季子强:“真的太热吗”

    “不知什麽缘故,我觉得全身热得很”季子强极力要掩饰自已的窘态,这正让他的弱点被暴露出来了。

    “该不是刚才喝多了酒的缘因吧让我试试你的体温看。”她说着时,假借试试他的体温,竟把俏脸贴了过来,季子强只觉得一团热气迫来,因为她此时的粉脸亦是热情如火呢试过之後,她不但不把粉脸收同去,反而全身依偎在他的怀抱中。

    俗话说:“异性相吸,磨擦生电”,季子强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顿被这样娇媚的美女引诱得慾火攻心。

    这些动作,现在已经是很明显的告诉季子强,眼前的这个女人心甘情愿、毫无条件的任凭自己处置了。

    但季子强还是放开了手,他渴望这样的激情,也渴望这样的艷遇,只是不能在一个自己并不了解的女人这里获得,他没有在意可可那幽怨是失望的眼神,他坚定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月光温柔的洒在季子强的脸上,他的心情却犹如午夜梦回。梦,只是因为怀念,因为爱。虽然爱已成为往事,但梦却还在。记忆,它逐渐飘远,只剩下断断续续的画面,依然残留在心里,尽管自己的华悦莲的爱已成往事,梦却还在。总以为,有些爱,有些记忆,早已风干,不露痕迹。猛回首,发觉却不是。那些曾经温暖的片段,那些甜言蜜语,那些十指相握的温度,时常在午夜梦回。

    现在季子强把江可蕊作为了心灵的寄托,茫茫人海,能遇见,本身就是幸福,他们还没有海誓山盟,没有太多的卿卿我我,只是,他想,只要默默地守着那份曾经属于他和江可蕊的感动,那或者就够了。但这样的爱情和感情又能够持续多久呢季子强不知道。

    华悦莲的阴影一盘盘桓在季子强的内心深处,这是江可蕊所不知道的,寂寞的夜里,借着月光,季子强把思念放飞到江可蕊的窗前,他会喃喃自语一句,亲爱的你,感受到了。

    躺在床上,季子强想着自己这几年来走过的路,心不知觉地有些害怕与孤单,勇气已经在岁月不声的消失了在每一个寂寞的夜里,一次次的想起往日的那些感情,收起一路疲惫的心,俯身拾起,自己遗落在岁月中的文字,还有故事,收起淡淡的思绪,丝丝缕缕。

    很想走出美丽的梦,他觉得自己正走进一个又一个美丽浪漫的陷阱。不想让自己受到伤害,情与爱虽然有着美丽浪漫,但他认为那一切总是太虚无,美丽过后太痛苦,想尝试却又害怕,于是多了一份曖昧的感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