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慢慢走到了一家美容美发店前面,这家美容美发店,外面的装修很不错,一盏霓虹灯闪烁,玻璃门,贴着花纸,隐约能看见里面的姑娘,正在嬉笑打闹。美容美发店的女老板早就注意到季子强了,到这里来玩的人,大多是见过面的,这人,到没出现在他们店里过,也或者这女老板是明天睡觉,晚上接客,连季子强都不认识,女老板从季子强的穿着和气质看,一定是有地位、有钱的款了,女老板想如果这人是当官的,会有县里的领导陪着,现在既然没人陪,就不会是领导。

    这样的生意上门了,女老板怎么会错过呢。

    她就迎了过来,很轻浮,带着挑逗的语气说:“帅哥,我们这里服务很周到的,你来玩玩就知道了,价格公道,包你们满意。”

    季子强正想着心事,没有注意到女老板已经到身边了,他就随口问:“哦,服务周到,是什么服务啊”

    “要洗头,洗脚还是玩玩啊”女老板看见季子强人都没有出声,心里有底了,又继续的详细解说道:“价格很公道的,快餐50元,全套150元,包夜200元,你们放心了,我这里的小妹,漂亮温柔,你们一定享受的,还有,我这里很安全,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帅哥进去看看吧。”

    “老板,不行啊,要是被人抓住了,可不是好事情啊。”季子强想多了解一线街边店的情况,就说了一句。

    “切,你们去打听打听,谁敢到我这里来检查啊。”女老板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说。

    看着女老板信心满满的样子,季子强有些惊愕,这也太自信了吧,做这样的事情,谁不是小心翼翼的,这位老板倒好,什么都不在乎。

    女老板不知道做了什么动作,玻璃门打开了,出来了5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围住了季子强,她们笑笑嘻嘻的,推着季子强往店里面去。

    5个女孩子都擦了香水,一股劣价香水味传来,季子强感觉很不舒服,这些女孩子,顶多20多岁,长相一般,身体发育倒是很好,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不像话,季子强也不好板起面孔训斥这些女孩子,很快他被拉进了店里。

    周围的行人见怪不怪了,这里经常出现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是谁,又要掏票子了。

    一楼店面不大,墙上镶着几块镜子,大概是洗头用的,屋里的白炽灯被红纸包着,瓦数本来就不大,散发出来的红光加柔和跟曖昧。

    这老板就热情周到的说:“帅哥,是要全套还是包夜啊,这里的姑娘,随便你们挑,包你满意。”

    季子强知道,这个时候,要想办法推脱了,否则,自己很难安全脱身,这样的事情,就怕有人乱说,到时候不好解释,季子强有些后悔了,他就接口说:“老板,我们只是路过这里,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再说了,我也没有带钱啊。”

    “哟,你是不是男人啊,是不是看不上我这里的小妹啊,要不,我再给你们找几个漂亮的。”老板还在耐心的劝季子强。

    女老板身边的几个女孩子有些不高兴,大概是觉得季子强没有看上她们。

    季子强说:“老板,我说的是实话,我没有兴趣。”

    女老板的脸色很快变了,先是满脸笑容,现在是一脸的怒气和不屑,季子强不明白,这女人的脸也变得太快了。

    女老板不屑的说:“既然来了,就不要装斯了,以为谁没有见过啊,装什么装啊,不过是打个炮,多大的事情啊,老婆不知道,担心什么,做我们这一行的,知道规矩。”

    “老板,我的确没有兴趣,对不起了。”季子强转身,准备离开这家美容美发店。

    这女老板就不干了,说:“站住,既然进来了,说走就走吗,你不玩,进来干什么,要是传出去了,还以为我的店里姑娘不行呢。”

    季子强皱起了眉头,他没有想到,女老板居然这么嚣张。

    季子强很冷淡的说:“我告诉你,我肯定不会玩的,你说,想怎么样”

    女老板说:“不怎么样,既然进来了,不玩也行,不过,你不玩,影响了我的生意,刚才这点时间,我要是出去拉客,说不定已经做上生意了,你总是要付损失费吧,我不多要,100块钱,你给了,就走人。”

    季子强有些气愤了:“老板,我告诉你,钱我不会付,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这种行为,严格说,属于敲诈,我随时可以报警的,你明白吗”

    “哟,我是女人,不是君子,所以你白说了,报警吗,报啊,我就在这里等着。”季子强都没有注意到,屋里已经少了一个女孩子,当他走出店门的时候,看见一个女孩子,带着几个小青年,匆匆过来了,有几个路过的行人看见了这一幕,知道有好戏看了,索性停下来,准备看热闹了。

    季子强暗暗叫苦,他不害怕那几个小青年,关键是目前的形势,怎么脱身,要是暴露了身份,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季子强正在苦苦思索的时刻,几个小青年已经到了店门前,带路的女孩子指了指季子强,几个小青年马上围上来了。

    “兄弟,想闹事吗,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废话少说,100块钱,给了你滚蛋,否则,不要怪老子不客气。”为首的一个小青年满脸通红的对季子强说,眼见着是喝了很多酒。

    季子强怒从心头起:“我告诉你两句话,一,不要说脏话,二,我没有理由给你钱。”

    他是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县委书记都会受到如此的待遇,如果是外地人来了,遇见这样的事情,会留下什么影响,不用猜都知道的。

    大概是季子强的气势不凡,为首的青年顿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了:“有意思,老子好久没有遇见硬茬了,今天遇见了一个,老子就是要钱,没有理由,你能够怎么样”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终于惊动了联防队员,三个联防队员走过来,看见了为首的小青年,点头示意了一下,他们看都没看季子强,转身离开了。

    此刻,女老板在小青年身边嘀嘀咕咕说了好几句话。“哈哈,你不是要报警吗,我这里有电话,你给公安局打电话啊。”

    季子强不希望打电话,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暴露身份的好,到了这一步,季子强已经是后悔莫迭了,什么惩恶扬善,那是小说里的故事,堂堂一个县委书记,直接和社会上的小青年发生冲突,传出去,人们会怎么看。

    “小四,你又在闹事吗,喝了这么多酒。”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刚才要钱那小子马上就换上了一副嘴脸,毕恭毕敬的说:“奥,唐姐啊,我没有闹事,这人在玉姐店里,不给钱,我是路见不平。”

    。那女人在季子强的背后说:“玉姐,他没有给钱吗”

    被称作玉姐的女老板脸色有些发红,很忸怩的说:“唐姐怎么到洋河县来了,好久没见你,今天让你见笑了”。

    季子强身后那女人一看这女老板的样子,就知道是在讹诈人家,冷冷的说:“小四,快散了,喝这么多酒,还不赶紧回去。”

    带头的小青年完全没有了嚣张气焰,什么都没说,钻出了人群,跟来的其余人马上散了,周围的人,见没有热闹看了,也散开了。

    那女人就教训着这个女老板:“玉姐,不要这么做了,影响不好。”

    女老板红着脸,点点头,带着店里的姑娘,回去了。

    眼看着要发生的冲突化解了,季子强长长出了一口气,就准备转过身来,向身后的这女人致谢,还没转过来,就听这女人说:“哼,男人都是一个德行,没钱还想沾便宜。”

    季子强气的险些晕倒,弄了半天,这个女人还是认为自己是嫖客,估计她是认为自己嫌价格高,没和人家坦承就爱个,没有玩罢了。

    季子强转过身,就想和她说说,这一转身,呦喝,他说不出话了,面前站的那位女人同样是张口结舌,吃惊不小,她尽然就是准备到洋河县来投资的唐可。

    两人就这都傻傻的看着,有那么好几秒时间,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一点变化,到底是季子强反应快了一点,他红着脸说:“可可,怎么是你啊,谢谢你替我解围,不过,我要告诉你,我不是来这里玩的,也没有这个兴趣。”

    可可嘻嘻嘻的笑了起来,她当然相信季子强不会上这样的街边小店来活动了,但仍然揶揄着季子强说:“不是来玩的,那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季子强无奈的说:“我路过这里不行吗,你又是来这里干什么啊”

    可可就笑的快倒了,说:“我回宾馆,路过这里,看你仪表堂堂的,不学好,为什么也喜欢到这里来玩啊,哼,看上去就是伪君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