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对郭副县长的处理决定表示支持,他知道,郭副县长是来要钱的。 李柱子的事情,不是一个小事情,季子强相信,洋河县绝不止出现一起这样的事情,穷则生变,为了赚钱,什么样的事情都会有人做,而且,还会堂而皇之做,这些年来,县委、政府在百姓心目中,肯定是威信扫地的。

    季子强想了想就说:“老郭,说说吧,你需要多少钱”

    郭副县长说:“季书记,公安局至少需要30万元,才能够勉强保持运转,我知道财政困难,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再不解决经费,公安局就要关门了。”

    季子强沉思了好久,季子强有点犹豫,洋河县太穷了,财政账上,倒是上面刚拨了一些办公费,但这些钱,要维持到12月底,税款上交返还了,财政才有钱用。

    每月要维持全县的办公和工资费用,所以那钱真是一点都不敢乱花。

    季子强想了很久,最后还是说:“好,我和冷县长商量以后,给你答复,先将李柱子的老婆送到柳林市精神病院去治疗吧,这种情况,越早治疗,效果越好,老百姓都看着呢。”郭副县长就说:“那我就不打扰华书记了,我先去处理这件事情。”

    季子强却突然站了起来说:“我也过去看看。”

    郭副县长和王副局长都有点惊讶,但也没有说什么,陪着季子强一起到了公安局门口。

    季子强很快找到了李柱子,其实不用找,城里的百姓看李柱子可怜,给了他一张旧钢丝床,不少百姓看见季书记来了,都觉得稀奇,很快,公安局大门上,围满了人。

    季子强就大声的对李柱子说:“李柱子,你老婆的事情,公安局已经调查清楚了,是联防队员的错,我们已经研究决定了,一是按照法律规定,严肃处理三名联防队员,二是我代表公安局,向你赔礼道歉,联防队员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出现错误的,公安局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三是公安局负责医治你的老婆,将她送到柳林市去医治,车子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你同意,现在就出发。”

    季子强的话说完后,四周的群众迅速安静了,他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处理结果,不少社会青年,还准备趁机起哄,说几句、骂几句,发泄发泄心里的怒气。

    李柱子先是没有反应过来,当他彻底明白季子强的意思之后,拉着老婆,跪在了郭副县长面前,用力给季子强磕头,李柱子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话能够表达心里的意思,只能是磕头了,李柱子的老婆跟着磕头。

    季子强赶忙扶起了李柱子和他的老婆,此刻,季子强心情沉重,他说出了一句震动了整个洋河县城的话语,让洋河县的百姓看到了希望。

    “李柱子,你要相信,洋河县委、县政府是为人民做主的,洋河县公安局是保护人民群众安全的,公安局也许会出现害群之马,我们绝对不会手软,发现一起,处理一起,给群众一个满意的交代,公安干警如果不能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反而危害群众,那他就该脱了警服,那他就应该在大牢去呆着。”

    李柱子已经是泪流满面,说不出话来,周围的群众听见了季子强的话语,自觉鼓掌,不少人大声叫好。当然,百姓需要看见实际的东西,之所以相信季子强说的话,是因为季子强有实际行动表示,公安局为李柱子的老婆治病,就是实实在在的行动。围观的人很快散开,公安局的警车已经在院子里等候,看着李柱子和他的的老婆上车了,轿车启动之后,季子强才和郭副县长和王局长说了几句,也回到了县委办公室。

    下午吃饭的时候,季子强请清郭副县长和王局长在县城里一家小餐馆吃饭,吃饭是季子强掏钱请客,也用不了多少钱。

    季子强就对两个局长说:“老郭,李柱子和他老婆的事情,不是个案啊,洋河县经济条件这么差,连干部职工的工资都难以保证,你想想,谁不想尽办法找钱啊,按照道理说,洋河县的服务业这么多,应该有税收,可是,财政上没有反映,这些钱到哪里去了,所以说,以后你身上的担子不小啊,政府那面还要多留意一点。”

    刚说到这里,包间外面就传来了争吵声:“我这里是小饭馆,就是一个炒菜的师傅,一个打杂的师傅,两个服务员,他们都到县医院进行过体检了,为什么不能算数啊。”

    “不行,我们卫生监督局早就下发了通知,要求到局里进行检查,这是通知书,你如果再不到局里去检查,我们可就要下处罚通知书了。”

    后面渐渐的声音就小了,季子强却在吃完饭付钱的时候,问及刚才的事情,老板是个中年人,看样子很老实谨慎,没有说什么,他身边的婆娘可不管那么多,逮住季子强诉苦了。

    “唉,难啊,开个小饭馆,赚几个血汗钱,都叫政府拿去了,成天就是收钱,钱交了,什么事情没有,不交钱,什么事情都来了。”

    季子强就问:“都要交哪些钱啊”

    那老板娘说:“多了,也不知道那些当官的,会不会撑死,工商局、税务局、公安局、卫生局、环保局、建委、教委,我都记不清楚了。缴税是不用说的,可是,体检就奇怪了,到医院检查乙肝,只要80块钱,到了卫生局,硬是要240块钱,还有什么卫生费、排污费、环保费、教育附加费,就是租这么个小地方,要清查好几遍租费,据说是建委要收税,政府也凑热闹,要求我们支持经济发展,支持城镇建设,每年还要摊派建设费,唉,挣钱怎么那么难啊。”

    季子强问:“所有开饭馆的都是这样吗”

    老板娘估计认识季子强,就继续说:“有背景、有势力的当然没有这么麻烦了,什么都不用交。”

    那老板怕出事情,忙阻拦:“你少说两句。”

    那老板娘气呼呼的说:“我说说怎么了,你这个窝囊废,要是有关系,用得着交这么多钱吗,哼,卫生局,工商局吃饭的钱,都还没有结账,有本事,你去结账啊。”

    季子强和身后的郭副县长,还有王局长脸色发红。

    他们也就不好再继续问什么了,三人灰溜溜的走出了饭店。

    郭副县长摇摇头说:“季书记,看来是有问题啊,这么多的部门收费,做生意的,肯定是吃不消的。”

    季子强平静的说:“应该不止这些部门,我就不相信,洋河县没有其他黑恶势力,只是这些小老板不敢说罢了,你们想想,刚才说到的这些部门,都是代表县委、县政府的,百姓总是以为钱到政府去了,实际情况呢,根本不是这样,有权的职能部门,可以收费,没有权的部门,怎么办,会服气吗,工资发不齐,他们堂而皇之找理由收钱,工资就是发齐了,他们一样会乱收费的。”

    郭副县长忧心忡忡的问:“书记,您认为该怎么办”

    季子强没有正面回答,说:“老郭,你是什么意见”

    郭副县长说:“华书记,我觉得,一定要整顿,这股风气很不好,长此以往,不是办法。”

    点点头,季子强说:“嗯,一定要整顿,还要下大力气整顿,洋河县已经形成恶性循环了,政府没有钱,部门想办法在下面收钱,补贴干部职工,单位领导也有钱用了,这样下去,环境会越来越差,不过,现在不能一刀切啊,政府没有钱,无论怎么禁止,下面还是要想办法的,难啊,如果给足了办公经费,才能够基本解决问题啊。”

    王副局长就插话说:“书记,不要着急,一定会有办法的。”

    季子强叹口气,三人都沉默了一会,季子强又说:“算了,不想这事情了,你们也早点回去,我转转也回去了。”

    郭副县长和王局长要送季子强,季子强摆摆手,把他们都打发走了。

    看看也没什么事情,季子强就一个人慢慢的往回转,在县城里面闲逛,晚上,洋河县城内还是挺“繁华”的,大大小小的歌舞厅、美容美发店、洗浴中心都散发出红色的灯光,弥漫出一股曖昧的情绪。

    洋河县的百姓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氛围,晚上出来闲逛的人不少。这些歌舞厅、美容美发店、洗浴中心大都集中在县城北面,县城东面,是办公场所,大部分的机关都在这里,县城的南面,是餐饮业集中的地方,西面,住户居多。季子强就想着,今天反正没什么事情,自己也算暗访一下,看看县城这些小生意到底怎么样,走了一会,季子强就看见了几个身穿保安服装的联防队员,正在巡查,不过,他们一边巡查,一边和诸多老板、姑娘调笑,显然很是熟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