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还是那样的成熟和风韵,她没有穿外套,一件枣红色的衬衣,紧紧的贴身穿着,衬衣让她的身材显的更具魅力,凹凸显现,从头发、前额、鼻子、嘴以至脖子、胸脯,曲线没有一处不恰到好处,她的全身都蕴蓄着一种成熟人的魅力,还有一种让人感觉到美的想象。

    叶眉站了起来,没有走动,只是痴痴的注视着季子强,那眼光中就多了一种雾气,看着季子强那高傲的脸庞,看着他转动着一双多愁善感的眼,看着季子强那闪烁的黑眼瞳里燃烧着热情的火焰,这怎么可以不让叶眉留恋。季子强打破了两人的沉默,说:“好久没见你了,我很牵挂你。”

    叶眉就充满了柔情的走了过来,说道:“我也很想你,很想。”

    是啊,怎么可以不想呢在季子强离开的这一段时间,叶眉就多了一些忧伤,每当有人说道了洋河县,不敢是说谁,也不管是说的什么事情,叶眉都会关注,听到那个地方的名字,她就会想到季子强,想到季子强,她就又多了几分伤感。

    而一但政府里有人无意间提到季子强,那样的感觉就会更加的明显,同时,叶眉就又有了一种亲切的感觉,或者,她的表面会装的若无其事,甚至连眼皮都不会颤动一下,就象你在她面前说的是完全陌生的一个人,但叶眉的神经会马上绷的很紧,她不会落下一点点的关于他的消息。

    在别人对季子强称赞,夸奖的时候,叶眉的心也在快乐,怎么可能不快乐啊,叶眉已经深深的感到她和他将会永远的不可分割。在忧伤中,叶眉也有很多次,希望可以忘掉季子强,她不希望自己给季子强带来负担,叶眉也希望他们两人只做知音,只做红颜,但每一次这样的决心,都在无意间听到季子强名字的时候灰飞湮灭了。

    就在刚才,就在季子强的脚步声传进办公室的那一刹那间,叶眉还在告戒自己,淡漠一点,理智一点,平静一点,见了他不要激动。然而,这样的告诫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见到季子强的这一刹那,叶眉什么都忘了,她就想去拥抱住季子强那坚实的臂膀,把他拥在怀里,让他听自己的心跳,让自己闻一闻他的味道。

    叶眉的眼神迷离了起来,面对季子强,她的心渐渐的在燃烧。

    季子强也是一样的,在洋河的那一个个日日夜夜里,倘如他有时间怀念,他的怀念中最多出现的应该还是叶眉,是的,是叶眉,似乎比对初恋安子若的怀念还要多一点点。

    季子强在叶眉那如水的眼神中,心一点一点的荡漾开来,在季子强的眼光和叶眉的眼光那一刹那的对视里,他们彼此都不由的靠近了对方。

    上前一步,季子强用自己大大手握住了叶眉那细腻的小手,只觉得腕白肌红,手如柔荑,他用自己的手轻轻的抚摩着。而后,季子强就把叶眉拥进了自己温暖的,宽大的胸膛,一股热气吹到叶眉的耳窝,让叶眉浑身颤抖着,她闭上眼睛,喃喃的自语:“好想你。”

    叶眉特有的一阵阵清新的幽香,传入了季子强的心脏,浪漫的气氛在蔓延着。

    季子强每一次对叶眉的拥抱,都会燃起太阳般炽烈的火,他嗅着叶眉身上那种成熟性所特有的,淡雅的体香,用自己的脸和她秀美的脸贴在一起轻轻摩挲。

    叶眉怜惜的抚摩着季子强的头发,心里充满了矛盾,她喜欢季子强,喜欢他的聪慧,喜欢他的年轻,喜欢他的激情,但叶眉也深深的知道,自己的喜欢是多么的飘渺和虚幻,终究会有一天,这种情感会飘散。

    叶眉告诉季子强:“子强,目前看来柳沟修路的项目,他们是准备给胡老板,这个人就是你上次提醒我的人吧。你看我用不用在下次会上顶住,不让胡老板拿到这个项目”

    季子强犹豫了一会,胡老板肯定用他的大手笔,已经把其他人的工作都做好了,让叶眉一个人顶,只怕很难啊,季子强就说:“我感觉这个项目里肯定是有些猫腻的,但你硬顶也不好,会伤害很多人的利益,这样你看可不可以,你在会上提出你的反对意见就可以了,最后谁定的,就让他定,万一将来有什么问题,也赖不到你头上。”

    这不是季子强危言耸听,因为在日常工作中,很多事情时间一长,最后出了问题都是一个乱扯,只有在会上做出明确的表态,记录在案,这才能到关键时候说清楚自己。

    季子强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的睡葛懒觉了,今天在家里算是满足了一次,老爸老妈也不忍心叫他,让他一口气睡到了10点多,季子强醒来就笑了,在洋河县政府休假的时候每天那外面办公室的电话就不断,楼下也是一阵阵的有响动,今天可好,住在家里,一大早什么声响都没有,没有电话声,也没有汽车的喇叭声,感觉很静怡,很舒心。

    起床以后,简单的漱洗一下,他才惊诧的发现,自己老妈站在院子里,对每一个过路的乡亲做着一个小声点说话的手势,季子强在房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的眼中就有了一点湿润,很多童年的往事就历历在目,他感叹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季子强随便的吃了一点早餐,他就在村上到处转了转,沿途很多人都认识他,不断的和他打着招呼,季子强带上了好几包香烟的,见了男人就发,大家也很亲热的和他拉拉家常,他一走,都在交口称赞着:“看老任家,多有福气,养了这么好一个儿子。”

    季子强这样转了一圈,回来也是百无聊赖的,忙惯了的人,一旦闲了下来,多少还有点不适应了,看来他就是个天生的劳碌命。

    好在季子强在柳林市还有很多过去的同事,朋友,同学,这几天的假期基本就是喝点小酒,打个小牌,赢点小钱,倒也乐哉游哉。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之间,假期结束,季子强又回到了洋河县,就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一场危机悄无声息的,靠近了他。

    昨夜的一场大雨,在天地之间挂上了一幅巨大的珠帘,闪电雷鸣,像天河决了口似的凶猛地往下泄,季子强透过窗子往外望去,屋檐底、大树下,千万条细丝,荡漾在半空中,粗大的雨点打在玻璃窗上,“叭叭直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