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卖蜂窝煤是个脏活,身上整天黑乎乎的,连头发丝里都是煤灰,脸上除去眼睛和牙齿发白之外,完全像一个黑人,李柱子挣钱不容易,晚上就睡在煤厂里,把被子铺在板车上,和衣而卧。品 书 网

    李柱子的老婆承担了家里所有的事情,从五里坝乡到县城,坐车来回要20元钱,李柱子的老婆舍不得钱,很少到山县城,所以,几乎都是李柱子一个月回一次乡下,李柱子是男人,当然有正常的需求了。

    就在昨天,李柱子的老婆破天荒到了洋河县城,李柱子喜出望外,半天没有拉蜂窝煤,陪着老婆逛街。到了晚上,李柱子的老婆本来准备和在县城里卖菜的老乡一起睡,看着李柱子可怜巴巴的样子,于是陪着陈二娃到了一家小旅馆,住宿很便宜,包下一个房间才10元钱,李柱子的老婆心疼了好半天。

    李柱子的老婆身高165c右,这在农村也算高了,合体的衣服勾出女主人优美的曲线,同时也透出贤明能力,高耸的胸脯也没被毛衣所掩没,反而有些喷薄而出的感觉。细腰,圆臀,腿修长,完全与胸大,腰粗,屁股肥的农村妇女不同。

    李柱子就问:“最近家里都好吧忙不忙”

    “不忙,那点田地早做完了”他老婆只顾低头打毛衣。

    “你现在打毛衣打得真好,这是给我的吧”。李柱子无话找话说。

    他老婆就笑着说:“怎么样,赶得上城里女人的手艺吧”

    李柱子不屑的说:“城里女人啊,他们只会打人,不会打毛衣”她忍不住笑起来。

    “几天不见,你还油口滑舌的”李柱子就延着脸,把自己脱了个光,又拉拉扯扯的把老婆也脱了,抱在了怀里。

    最后,两人少不得好好的过了一场夫妻生活。

    做完那事以后,李柱子一边搂着一个光屁股老婆,笑着问她:“怎么样,你舒服吧”

    她老婆羞了脸:“好坏啊你┈┈”背过身不理睬李柱子,李柱子笑嘻嘻哄老婆开心。

    事情就出在这个时候,洋河县城的联防队员有时候要查夜,其实也不算是查夜,喝酒宵夜了,随便找家小旅馆看看,如果遇见賣淫嫖娼的,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小旅馆,老板愿意破财,什么事情没有,老板强硬的,带走女人,末了还要罚款,小旅馆如果是做这种事情的,最害怕女人被带走,因为女人是最为宝贵的资源,老板吝啬了,女人只要稍微说说,老板就不用混了,没人了,老板也赚不到钱了。

    县城里本来就没有什么流动人口,哪里会有什么人住小旅馆,所以说,很多的小旅馆,就是实实在在的技院,李柱子不会知道这些事情,他没有钱、也没有胆量去嫖女人。

    联防队员酒喝多了,进入这家小旅馆,看了看,准备离开,可是,其中一个人听见房间里面传来了男人和女人的笑声,小旅馆条件不好,都是木门,根本就不隔音,于是,几个联防队员眼睛亮了,他们以为抓到发财机会了。

    没想到,老板根本就不理会,说这两人是自己来的,包了房间,是夫妻。

    联防队员哪里会相信,破门而入,看见了还在床上的赤条条的李柱子和他老婆。

    李柱子带着身份证,他老婆没有带身份证,三个联防队员根本不听李柱子的解释,什么夫妻啊,他们准备带走李柱子的老婆,借以吓唬小旅馆的老板,老板依旧无动于衷,李柱子苦苦哀求,联防队员不听,强行带走了李柱子的老婆。

    李柱子甚至跪下来给联防队员磕头,没有任何的效果,联防队员甚至准备罚款,李柱子才被吓住了。

    李柱子的老婆是农村妇女,没有见过这种阵势,当时的样子,几乎被吓傻了,衣衫不整,碩大的眯咪还暴露在外面。

    今天一早,李柱子到公安局去找老婆,终于见到了老婆,不过,老婆的精神不正常,嘴里喃喃念叨着“我不是、我不是”,李柱子发现老婆的胸部上,还有指甲抓出来的血痕,李柱子的老婆疯了。

    李柱子忍不住了,跑到公安局大门口大闹,门卫不准李柱子进去。上班以后,公安局治安科的人见了李柱子,听了李柱子的情况反映,治安科的人很不耐烦,说是这件事情问清楚了,没有什么事情,联防队员问明情况以后,就放了李柱子的老婆,至于李柱子的老婆为什么会疯了,他们不知道,也许是李柱子的老婆胆子小的原因吧。李柱子是老实人,听了这些话,不知道说什么好,内心的郁闷和憋屈,没有地方发泄。

    李柱子的老乡看见这种情况,要李柱子到县委、县政府去喊冤。

    李柱子横下一条心,请人写了一个大纸牌子,挂在胸前,一只手拄着木棍,一只手牵着老婆,跪在了公安局的大门口。围观的人很多,不少群众看见了纸牌子上面写的事情经过,看见了李柱子旁边毫无知觉的老婆,都表示出了同情和愤慨,有的甚至破口大骂公安局,说干警都是一帮畜生,比流氓都不如。

    郭副县长刚好去公安局开会,看见了跪在门口的李柱子和他的老婆,郭副县长仔细看了李柱子写的事情经过,看着李柱子身边的老婆,感觉到事情的严重,他果断表明了身份,要李柱子有什么事情,直接给他说,不要跪在这里了。

    李柱子知道了问话的是副县长兼任的公安局局长,放声大哭,进入公安局,到了办公室,依旧忍不住哭泣,好久才安静下来,叙述事情的过程中,

    李柱子很激动,好半天才说完,说话的过程中,李柱子解开了老婆的上衣,那两个大眯咪上面已经结痂了,不过,抓痕是显而易见的。

    郭副县长听完李柱子的叙述,气的发晕,小小的洋河县城,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郭副县长当即要刑警队为李柱子的老婆拍照,同时命令刑警,找到那三个联防队员调查,刚刚接手王副局长上任的刑警队长面露难色,联防队员可是公安干警的下线,这样去查办,怕是寒了联防队员的心。

    郭副县长大怒,说是怕寒了联防队员的心,难道不怕寒了全县老百姓的心吗。调查结果很快出来了,三个联防队员当晚酒喝多了,在审讯李柱子老婆的过程中,亵渎了李柱子的老婆,那眯咪上的抓痕,就是他们的杰作,李柱子的老婆禁不住他们的侮辱和恐吓,精神失常了,三人发觉事情不妙,赶忙放了李柱子的老婆。

    他们以为,李柱子和他的老婆都是农民,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事情迅速在县城传开,不少百姓气愤不已,要求公安局严惩这些害群之马,这些人,简直比流氓和黑社会还要坏。

    郭副县长找到了分管治安的王副局长,两人商量了一下,都感觉到了问题,在过去,联防队员是公安局依靠的重要力量,公安局缺乏经费,这些联防队员,不仅能够帮忙维护县城的秩序,还可以为公安局增加收入,所以,公安局的干警,和联防队员之间的关系非常要好,要去查这些联防队员,干警是不愿意的,这次,要不是郭副县长亲自过问,恐怕没有谁会去查那三个联防队员的。

    现在郭副县长也感觉到了为难,公安局经费紧张的问题,他上任第一天就知道了,刑警队和治安大队压了一大叠汽油票,没有钱报销,加油站还欠着一些,查办案件,是公安局的基本职责,警车里面没有汽油,开不出去,遇见大案,实在没有办法,分管领导找到石油公司和加油站,好说歹说,先欠着汽油钱,可是,欠多了,加油站也不干了,石油公司的经理看见公安局的领导了,一脸苦瓜相,表示没有办法通融了。

    李柱子和他老婆的事情,不处理肯定是不行的,刚才郭副县长召开局班子会研究的时候,大部分同志认为,联防队员是做错了,叫他们给李柱子赔些钱,同时辞退了,就可以了,毕竟,联防队员也是去抓嫖的。

    郭副县长听见这些话语,非常气愤,这么大的事情,在同事的眼里,仿佛不是什么事情,就因为李柱子和他的老婆是农民,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郭副县长不会同意这样处理三个联防队员,这件事情,影响很大,如果不能好好处理,公安局和干警的形象将一落千丈,县城里很多的百姓都看着,郭副县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一是开除三个联防队员,二是追究三个联防队员的责任,按照法律规定,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三是公安局出钱,治疗李柱子的老婆,毕竟,公安局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四是郭副县长和王局长代表公安局,向李柱子同志赔礼道歉,这件事情,是错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