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范局长是冷县长的铁杆,他自然要对季子强有所防范的,而季子强对他也自然要耍点手腕了,自己不想给乔董事长办理这地的手续,但为了可以把这时间拖的长一点,季子强是不能让他们看出是自己在从中作梗,这个事情还不能对范局长明说,所以季子强就用将来土地规划的一些问题作为威胁,让规划局和土地局的这几个局长不敢轻易去担当责任,以便达到自己拖延的目的。

    对于人性,季子强有很深的理解力。

    季子强就说:“那行,反正上次我已经给你们把情况说的够清楚了,你们好好处理,有什么事情集市和我沟通。”

    昨天冷县长和乔董事长也到过土地局,土地局范局长也说季子强给他们说了这件事情,让他们尽快的完成土地划分,对于季子强其他话,范局长是没有办法说出来,那都是他自己心里的小九九,他怎么能说。

    冷县长和乔董事长是听不到对方怎么说的,他们从季子强的语气里,感觉到季子强对这件事情还是相当的重视,乔董事长就只好耐心的说:“关于土地的问题,我还有几个事情想对季书记咨询一下。”

    于是,乔董事长就提出了好多个建议,目的就是一个,希望早点进驻场地里去,手续延后办理。

    在这个时候,季子强就展示了他高超的演讲技巧和语言艺术,无懈可击的套话和针锋相对的敷衍把乔董事长准备的所有问题都扼杀在萌芽之中,季子强的风度优雅,从容,让冷县长和乔董事长两位来客沦为无可奈何的听众,最后,他们只好是一无所得地告辞离开了。

    刚刚把冷县长他们打发走,林副县长又带来了一个客户,这个人的出现,真的让季子强大吃一惊了,他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他的惊讶从时常都淡定的神态中毫无掩饰的表现了出来,这个人,就是当初季子强在小火锅店等华悦莲的时候遇到的那个高挑的女人,也是季子强在前不久,在柳林市的一家洗浴中心遇到的那个女老板可可。

    今天的可可没有像那个夜晚那样的穿着,她显得落落大方又妩媚淡雅,她一身黑衣,更衬得肌肤胜雪,一双手白玉一般,放在膝盖上,一言不发,季子强只见她一张雪白的脸被射进房内的阳光一迫,更觉娇艳。

    但季子强没有时间和心情来欣赏她的美丽,季子强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来找自己,也不知道她怎么和林副县长走到了一起,更不知道她会不会认出自己就是那个夜晚差一点就滑入她體内的人。

    但显然,可可是认的季子强的,因为她说话了:“季书记,你好啊,我们又见面了。”

    季子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来应答,林副县长就在旁边惊讶的说:“你们认识啊,你们见过面”

    可可就对林逸莞尔一笑说:“季书记是人中龙,这样出类拔萃的人物我当然是认识了,我们一起吃过饭。”

    季子强的脸就一下红了,难道那次在等华悦莲的火锅店,自己偷窥了人家几眼,也算在一起吃过饭吗不过好的一点,可可没有以此类推的说他们一起洗过澡呢,做过按摩呢

    季子强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他客气的问了句:“你怎么来了,也没提前联系一下。”

    他装的很像,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没有联系的方式,季子强也仅仅在那时候,听她说叫可可,但是不是真名字,她到底姓什么,她真的就是哪一家洗浴中心的老板吗

    这些季子强都是不得而知的。

    这个叫可可的女人也笑着回答:“知道你平时工作忙,这几天我都是找的林县长,现在考察的也差不多了,有些具体的情况想给书记你汇报一下。”

    季子强疑惑起来,她在考察,她考察什么,不过从她话中,季子强也知道她并不是来找什么麻烦的,这就好,季子强也镇定了起来,问到:“你考察这我倒没想到,说说,考察的什么”

    这个女人就款款的说了起来,她准备在洋河县紧靠櫻桃山的旁边一面坡上投资开发一个“山顶造林,山腰种果,山间养畜禽,山洼养鱼”的立体循环生态庄园。

    在这个模式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出来的,一种突破行业界限,建设以生态农业为特点的休闲旅游景点,在获得可观的农业经济效益的同时能够获得令人瞩目的旅游经济效益的模式,她自己把它命名为“庄园经济”。

    季子强很开就明白了她的含义,这种模式是以农户自主经营为主体,推行林、果、茶、鱼、畜、气相结合的山地综合开发,山间林下,瓜果飘香,禽畜肥美,园中牧草和瓜果废料用作禽畜饲料,禽畜粪便用以养鱼种果,既可做肥料,也可做饲料,山顶林木又可为庄园提供一个有利的小气候。

    整个小庄园形成一个有机而独特的小天地,一个生态合理的小系统。

    季子强就问她:“那么你的资金能不能充分保证,这各项目估计投资会很大。”

    可可轻描淡写的说:“资金没有什么问题,我测算过,只是我需要洋河县对我开发做出一些承诺和协助,季书记能不能帮帮我。”

    对着个问题,季子强当然很愿意帮忙了,有了可可这个山庄,那和温泉山庄就遥相辉映,对洋河县的旅游开发具有不可估量的效果。

    季子强忙说:“你太客气了,作为协调和帮助你们投资客户,这是我们县上领导责无旁贷的任务,你放心好了,有什么具体的困难都可以提出来,在水电,交通,税务等方面,我们会有一个完善的物服体系。”

    可可就说:“待你们櫻桃节后,我就准备就全面启动这个精品休闲山庄的项目,用清新的空气,原生态的景观以及柳林市,洋河县的乡土饮食来吸引省内外游客,宣传一种接近自然本质的休闲生活,打造具有黎光特色的生态旅游风景区。”

    季子强不住的点头,他们有谈了很多具体的方案,比如在营销上,他们准备整体包装,分割销售股份,乐观的估计,甚至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营业,就可能形成一股销售狂潮,实现较好的社会、经济、生态三大效益,同时让农户致富,政府财政增加收入,投资方赚钱。

    这就正如围棋中常常有些着法,每个人都忽视了,但一旦有人下出来,都会恍然大悟地惊叹为妙手:“原来可以这样啊”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

    当美丽大方的可可用柔缓的声音把这个“庄园经济”讲解完以后,季子强也全部的领会到了它的意义和价值,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能赚大钱的项目,同时,也会是自己,赚取政治资本的好项目。

    这个项目上肯定是出类拔萃的,季子强就毫不客气地决定绕过县政府,让可可直接和林逸单独接洽,一点风声也不准备透露给冷县长,理所当然,县委书记将独享这个项目的政治收益。

    当然,这个项目要是能够在短期出笼并且签订合同,除了季子强的魄力和林逸的努力外,也离不开可可的精明眼光和高效率的做事方式。这种女强人的特质因为掩藏在她的美丽温柔外表下,常常被人忽略,实际上,它会在很多意想不到的时候让很多自以为是的男人承受某种意外的打击和伤害。

    会谈的很融洽,季子强的神经有一次得到了强有力的拨动。

    后来季子强也算知道了可可的真实名字,她叫唐可,但她更喜欢别人叫她可可,她感觉这样亲切,也很温馨一点。

    等可可和林逸走了以后,季子强想了很长时间,他到现在也搞不清楚,可可是不是早就认识自己,所以才会在那个小饭店对自己微笑和示意,也才会在那个洗浴中心,想要和自己龙飞凤舞一次,这种疑惑影响了他很长时间。

    季子强没有想到,在他还没有来得及为高兴一下的时候,就出事了。

    郭副县长带着公安局主管刑侦和治安的王副局长,匆匆走进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郭副县长进来就说:“季书记,出事了。”

    季子强忙问:“老郭,不要着急,你们都坐,慢慢说。”

    郭副县长说:“季书记,事情是这样的”

    季子强听着听着,脸色严肃了,他一直担心发生事情,现在,果然出事,而且,这件事情,要是不能及时给全县人民一个交待,将造成恶劣的影响。

    出事的是一个在洋河县拉蜂窝煤卖的农民,叫做李柱子,李柱子是洋河县最偏远乡镇五里坝乡的农民,到洋河县城一年多时间了,在城里拉蜂窝煤卖。洋河县城90的住户,都是烧蜂窝煤的,在洋河县卖蜂窝煤,拉一辆板车,从煤厂里出发,一个蜂窝煤能赚两分钱,卖的时候,还可以根据楼层高低加运费,一般来说,三楼以上的每个蜂窝煤加一分钱。

    李柱子拉蜂窝煤,总是让人试试好烧不好烧,李柱子还有一个本事,能够记住大部分的客户,包括家里的蜂窝煤什么时候烧的差不多了,李柱子勤快、为人厚道,生意很好,每个月能赚上千元钱,这些钱,在洋河县算很不错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