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突然领悟到了深处闹市而无车马喧的意境,他不想别人来打扰自己,他要的就是这种心灵清静明澄的感觉。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一切尘世间的俗事都与他无关。他只在乎现在这份心灵的澄明和灵魂的清静,他想,如果可能的话,他愿意把自己的心、自己的灵魂,扔在风清月明的荒郊野外,感受一下难得的孤凄。

    季子强一直呆呆的看着江可蕊,看着她的这种美艳,看着她胸前那饱满和誘人,而红润的双颊,嫩的要滴出水来,迷濛的眼神此刻显的异常妩媚动人。

    江可蕊转过头来,在季子强痴呆的目光中中说:“没见过美女吗”

    季子强憨憨的笑笑:“见过,但你不是美女,是仙女”

    羞涩很快就印上了江可蕊的脸庞,她的那一双善睐的明眸就好像一弯新月,用难以用言语表达的媚态撩拨着季子强,就好像有人在用一根羽毛在轻轻的搔着你的脚心,而你的手却被绑住无法够到,心痒啊。

    可是你仔细再看,发现她的眼神是清澈明亮的,让理智始终提醒你,不要过分,最好保持一定的尊重。

    但季子强还是要打破这种局面,他轻轻地用那有些颤抖的手撫摸着她的头发,江可蕊回过头来,看到他的眼里闪着强烈的光芒,她将头轻轻地靠在了季子强那结实的胸膛上。

    江可蕊使劲搂着她纤细的腰部,突然,他猛地搂住江可蕊的身体,猛地亲住了江可蕊的櫻桃小嘴上,,唇与唇全面接触,比火焰还要灼烫,比草莓还要香甜,江可蕊本来还想抗拒,旋即,屈服在浓烈的男子气息下,慢慢闭上眼睛,两人感受着的块感。

    就在这个山路上,他们两个人专注地享受着彼此的唇香的滋味。

    季子强在巧妙地挑逗着含苞待放的玫瑰,不急不徐、恰如其份的挑弄,让江可蕊的理性在抗拒与享受间徘徊。

    江可蕊也有了反应,她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了,她和他的唾液互相交流着,江可蕊的舌头有种说不出的甜蜜感,他就用力吸她的红唇,然后把舌用力送入她那充满湿和唾液的嘴里,他舌头穿过她的皓齿,侵入她暖暖的小嘴巴,搜索她的舌头,然后互相卷在一起。

    季子强也压抑着砰砰的心跳,她的喘息就在自己的耳边,痒痒的,让自己激荡。

    但季子强是理智的,当江可蕊缓缓推开他的时候,季子强依然可以控制着自己的兴奋,因为江可蕊天生的高贵和冷峻,让季子强还是心有余悸的,他感觉和她在一起,是这样的纯洁,这样的唯美,所以让自己慢慢冷却下来。季子强他感觉和江可蕊在一起,自己的心灵是这样的纯洁,这样的唯美,所以让自己慢慢冷却下来。

    季子强无限留恋的说:“下午我就走了。”

    江可蕊也情深意长的问:“你什么时候能够再来呢我会想你的。”

    季子强又说:“也许很快就能再来看你,我也会想你。呵呵,说不上很快我也会离开洋河县。”

    季子强说到这里的时候,就突然的想到了自己的前途是那样的黯淡,自己也许在处理完那块土地后,不得不离开权利,离开洋河了。

    江可蕊却毫不在意的问:“我可以去看你吗”

    季子强有点不敢置信的凝视着江可蕊,她真的会去看望自己吗她真的会让自己梦想成真吗他怕这好事来的过于突然,他拉这她的手说:“你会来看我吗”

    江可蕊一字一顿的说:“会的,只要你希望我去。”

    季子强笑了,他的脸上有了春天般的灿烂:“我当然希望,我很希望你能来看我。”

    季子强说这话的时候,又突然感觉到自己现在除了是洋河县的书记之外,没有其他的一点优势,那自己凭什么来得到这样的幸福,而且,自己这个书记也恐怕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季子强情绪就有了一点的变化,苦笑着说道:“我真怕不配接受你的这份心意”

    江可蕊看出了他的心理变化,她坚定地是点点头道:“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

    季子强此时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感激的紧紧抱着她,用嘴在她的额头上深深的吻了一下,心里想她真是一个善良和耐人寻味的女人。

    他感叹,命运就是这种巧得不能在巧的捉弄自己的方式,有句话说得非常好:每个人一出生就会在不停的寻找自己的另一半,有的时候找到了,或者中途又失去了,那是因为,还不是他的最终的另一半,直到找到的这个人能够陪自己走完一生,才算是真正找到了,而江可蕊那双眼睛,长长的睫毛,乌黑的眼球,像深泉,像宝石,晶莹闪亮,似会说话,这样的眼睛长在一张俊雅漂亮的女人脸上,注定是要勾走季子强的魂魄。

    他下定了决心要做个坚定者,他要为这个女人好好的去奋斗,去争取他要争取的东西。

    他还想说点什么,但江可蕊很快用一个长吻,堵住了他的嘴。

    季子强回到了柳林市驻省办事处,孟部长和蒋局长就到了他的房间。

    孟部长笑呵呵的过来说:“季书记,你看看,我们帮你买了一套西服。”

    说着话,孟部长就打开了手中一个装西服的大袋子,季子强见是一套利郎牌银灰色西服,他忙问:“怎么想到买西服了这牌子的西服价格一定很贵吧”

    蒋局长就说:“这次我和孟部长都很感谢书记你,你一来,就把这么艰巨的两件事情解决了,要不然啊,我们不知道要跑多少次省城呢,只怕那来回的油钱,都比这衣服贵。”

    孟部长也说:“是啊是啊,季书记,昨晚上本来要给人家的红包最后也省了下来,我和老蒋一人买了套便宜一点的,给你这套档次稍微高了一点,你试试,要不合身的话,我马上忙你换一套。”

    季子强眼皮闪了几下,但也不好太认真,就淡淡的说:“行吧,谢谢你们二位了,大家事情都办完了吗要是没其他什么事情,我们就准备返回了。”

    蒋局长说:“没事情了,大家转了半天,该办的都办了,对了,书记你吃饭了吗”

    季子强点点头说:“和朋友在外面吃了一点,那现在就撤吧。”

    边说话,季子强就开始准备起了随身的物品,孟部长和蒋局长也帮着收拾了一下,叫上其他几个随员和司机,大家就离开驻省办,上车返回了。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挺高兴的,这次来省城的效果,大家都很满意,季子强和孟部长的情绪也很好,两人就走了一路,聊了一路。

    一路上,季子强望着车窗外,看着那漫天旋转的柳絮划出季节更替的轨迹,感觉到春天树木愈发显出她的秀颀与挺拔,那是一份不需要任何东西来装饰的洒脱和生机。

    最迷人的莫过于山林映着春晖,天边酡红如醉,衬托着渐深的春色,和风带着清澈的凉意,随着春色浸染,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炫丽之美

    回到了洋河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9点了,大家就简单的在外面的饭店吃了点东西,各自拿上在省城购买的东西,回家去显摆了。

    季子强一个人孤单的回到了县委,整个大院安静祥和,摇曳的树枝在院落里留下了斑斑图影,当季子强坐在了办公室的时候,他想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江可蕊打了一个电话,两个人在电话中水汤呱唧的说了好久,那话一般正常人都听不懂,只有神经质的人才理解。

    早上八点,正是上班的时间,春日的阳光很温暖。县委门前车来人往,机关干部们有的面目凝重,有的神气十足,有的特立独行,有的三五成群,陆陆续续走进县委大院。时常有几辆轿车驶上缓坡车道,从车上下来的都是领导层次的要员。一些匆忙上班路过县委的市民,都不由自主地向这边投来羡慕的目光。

    一大早,季子强叫上了郭副县长,一起坐车到了修路的工地,几天没见,他心里还是很牵挂这里的进度,鼎辉公司集团王总见季子强的车过来了,急急的跑了过来,招呼着。

    对于这位季书记,王总还是很感激的,没有季子强的支招,只怕工程就黄汤了,他是从心底对季子强佩服,季子强一点都没有居功自傲的样子,在前期整个工程准备中,季子强也是竭尽全力的支持和协调,他希望这个工程可以是一个合格,高质量的工程,在自己手上,是决议允许出现粗制滥造的项目。

    眼前的工地是热火朝天的,装载机,推土机,往来不断的翻斗车,片石、碎石堆成了小山,工人也忙忙碌碌的,季子强满意的笑笑,接过王总递给来香烟,旁边的郭副县长就及时的帮季子强点上,吸一口香烟,季子强说:“现场条件不错,王总,你这工期应该没问题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