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可蕊感觉自己内心的情愫如一杯烈性酒,看着清澈,闻着誘人,品到嘴里却是又辣又涩,完全变了味。 想象着自己如骚人墨客在花前月下松竹林间独酌一壶酒,温诗情,观风景,赏風流,其实那不过是骨子里寂寞得难以下卧而已。

    这些年,风也潇潇,雨也凄凄,饮酒要饮到烂醉方休,独处一隅回望过去,却觉得自己的人生是苍白而遗憾的。

    而现在自己有了这份牵挂,这事多么美丽的一种感受啊。

    家里最近为她的婚事也没少和她说,她妈现在似乎在外面广泛的放出了消息,大量的收集帅哥照片,江可蕊一见她妈就头大,好像自己到成了个残次品一样。

    今天也是如此,江可蕊让她老妈堵在了房间,又问起了她的情况,江可蕊就无奈的对妈妈说:“给你说过啦,不用你管,你还怕我没人要啊,你女儿是抢手货,你放心好了。”

    她老妈就从背后拿出手来,江可蕊一看头都大了,又是一把照片,江可蕊只好说:“老妈啊,我已经有男朋友了,麻烦你不要老拿这些长的很没营养的照片来烦我了。”

    她妈就恨恨的说:“你不看看,这哪有一个长的不帅的,不帅的,你看上了,我还看不上呢。”

    “看你说的,又不是给你找,比我还关心。”江可蕊一面和妈妈说着玩笑,一面就想走出去。

    她妈妈就拦住她说:“不看照片也行,我知道你今天休息,我也请了半天假,你陪我去逛逛商场,也该给你老爸买基建换季的衣服了。”

    江可蕊心里牵挂季子强他们的事情,也想约一下季子强一起吃饭,就推三阻四的不想去,最后还是禁不住老妈的劝,只好一起上街了。

    季子强他们也没怎么耽误,从电视台出来以后才10点多,没想到电视台的事情今天办的如此顺利,大家都很高兴,季子强就让蒋局长去联系一下省旅游局,看能不能县把人家请出来。

    蒋局长就出去打电话了,他在省旅游局也是喂了一两个窝子的,虽然那都市不太管事的人,但至少牵个线,说个话还成,一会蒋局长就回来说:“季书记,我联系好了,今天可以把省旅游局审批处的处长请出来。”

    季子强有点惊讶,问他:“你老蒋也太神了一点,就这一会酒吧人家处长请出来了。”

    蒋局长就有点得意的笑笑说:“华书记,我早在几天前就给这面几个关系打电话了,昨天晚上有联系了半天呢,不过请是请的出来,但事情能不能办,这就不好说了。”

    季子强说:“先不要管能不能办成吧,请出来就是一个胜利,晚上我们都尽力,能办最好,半步了至少我们也算认识了人家,下次来办就顺利多了。”

    孟部长也莲莲的点头说:“就是,就是,这省上的领导不比我们那里的,认识一下都很难得。”

    季子强就交代他们联系饭店,准备红包,收拾礼品。

    这就忙了一阵,孟部长和蒋局长也去准备了,季子强一看时间,还不到12点,今天白天是没有什么安排了,昨天也没和江可蕊好好的说上几句话,不如现在联系一下,请她吃个饭,他就拿出电话,给江可蕊打了过去,江可蕊现在刚刚坐在饭店了,正和她妈妈一起吃饭。

    江可蕊陪老妈转了一个早晨,给老爸买了几件衣服,两人也转累了,不想回去就在外面吃了,接上季子强的电话,江可蕊还没说几句,她妈妈就从她那嗲嗲的语气中就看出了问题,忙问:“是不是你一早说的那个男朋友打来的。”

    江可蕊脸一红,不好回答,但她又很想见到季子强,就说:“你来吧,我们离你不远,带车了吗,没带就打个的,过来吃饭。”

    季子强也是很想见她就问:“和谁在一起,我去方便吗”

    江可蕊就在那面回答:“方便,你来就是了。”

    江可蕊也是想好了,反正迟早要让季子强见自己的家里人,先把他骗过来在说。

    江可蕊她妈妈看她放下电话,脸红红的,跟打了鸡血一样,就追问:“谁啊,是不是他”

    江可蕊很难得的腼腆的说:“就是,我怕扔下你一个人,叫他过来了,他在外地工作,平常也忙,来省城一趟不容易,叫他过来吃饭,你没意见吧”

    她妈妈笑道:“你个傻丫头,我怎么会有意见,我女儿的男朋友,那就是我的准女婿,叫过来是对的,再点几个菜吧。”

    江可蕊就又加了几个菜,然后是心神不宁的等了起来,也不动筷子,她妈妈一看,得,这回看来女儿是来真的了,自己这宝贝女儿的确动心了,她一贯对如何事情都是满不在乎,还很少见她这个样子。

    过的时间不长,季子强就傻不拉唧的找了过来,进了饭店,季子强稍微的眼神一扫,就看到了江可蕊,不过很快季子强又看到了在江可蕊身边还坐了个中年女士,那是一位极其美丽的妇人,看得出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周身散发的光彩却如钻石般超越岁月并摄人心魄。她的眼眸如寒星,全神贯注且目不转睛,但是目光却灼熱而迫切,她的面容却那样精致曼妙;她的嘴唇棱角分明,骄傲坚定一如大理石雕就,然而稍微一弯,就洋溢着千言万语。

    季子强不禁暗自说盗:“完蛋,一定是她妈妈,我也没带礼物,也没好好把自己收拾下。”

    江可蕊也看到了他,就很快的站起迎了过来,一面深情的端详着季子强,一边低声说:“那是我妈,你不要紧张,她也很和蔼的。”

    江可蕊不说还好,一说季子强还真的有点紧张了,看他那诚惶诚恐的样子,江可蕊不免有点好笑。

    季子强也没有了办法,现在这情况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深吸一口气,努力的镇定自己,向桌子那面走了过来。

    江可蕊的妈妈从第一眼看到他,就一直用审视的目光在观察他,单看外表来讲,心里还是满意的,他的身材非常高挑,宽阔的肩膀挡住了从他身后延伸过来的太阳光线,他的头发在光线的作用下变成淡金色,慢慢地顺着他的头发往下移,接着看到了他那如星辰般的眼睛、直挺的鼻梁和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

    当季子强走到了她的身边,用带点磁性的声音叫她伯母的时候,她已经从心里准备接受这个女婿了。

    从女儿看季子强的目光里,从季子强看女儿的目光里,江可蕊的妈妈也看的出来他们是相爱的,于是,她放下了高贵的矜持,痛快的应答了季子强的招呼,又亲自再点了几个菜,问起了季子强:“你在那工作,听江可蕊说你不在省城吗那在什么地方”

    季子强不敢大意,就算自己那县委书记说出来有点掉价,但他也要回答,他有点拘谨的说:“我在柳林市下面的一个县上工作。”

    江可蕊的妈妈又问:“你家也柳林市吗和我们可蕊认识多久了。”

    季子强说:“我家在柳林,和可蕊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

    江可蕊的妈妈又问:“那你经常回省城吗”

    季子强有点头上冒汗了,他快要招架不住江可蕊她妈妈的提问了,江可蕊也看了出来。

    江可蕊撒娇的打断她的问话:“妈,有完没完啊,还让人家吃饭吗,等他事情办完了,我带他回家,给你两个小时时间,你随便审问。”

    她妈妈完全体谅他们的心情,她只觉得心里热呼呼的,哪里还顾得上阻止他们感情的过于外露。在她看来,这仅仅是热情奔放的年轻人倾心相爱的必然表现。

    她妈妈也就笑了,赶紧招呼季子强吃饭,还不断的给他夹菜,江可蕊真是吃惊了,她夸张的望着自己的妈妈,天啊,什么时候见她对人有过这样的殷勤。

    季子强吃了几口,骨子里的镇定和淡然就展现了出来,他也慢慢的放下了拘谨,慎重的回答起江可蕊他妈妈时不时提出的问题,江可蕊是随时准备为他抵挡进攻,但后来看看季子强和她妈妈聊的挺好,很奇怪,季子强竟然懂得女性装饰和养颜养生了,这些问题她经常和她妈妈都聊不到一起去,但人家两人聊的好的很,她也就放下了心,好好的吃起饭来。

    对季子强来说,他更加觉得江可蕊的妈妈是一个心思缜密、知识渊博的人物,今天的晚饭,对江可蕊和她妈妈来说,都很高兴,江可蕊是因为见到了季子强高兴,她妈妈是因为见到了自己的未来女婿高兴,季子强应该也是高兴的,看来自己应该闯关成功,一般家庭就是当妈的挑剔,过了这一关,基本就算拿下了江可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