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早就听过酒无好酒,宴无好宴的这句话了,可知道还得来,来了不吃白不吃,但今天饭也吃了,酒也喝了,县长也在督阵,不表态只怕是说不过去。

    季子强也明白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其实每户欠的也不很多,只是加在一起那就是个大数字了,今天来的都是大户,他们只要一带头,其他小户就好要的多。

    许老板就抄起了一口东倒西歪的普通话,也哭丧着脸说了很多可怜话出来。

    季子强等他说完,很严肃的说:“你们想下,现在外面很多饲料为什么给你们这么大的好处,那还不是因为洋河县有这个饲料厂,要是这个厂被拖夸了,只怕人家马上就会涨价。”

    下面这些人想想也是这道理,再抬头看看季子强那显得那么沉稳内敛,淡淡地透出一抹深不可测的凌然,这样的神情让人难以琢磨,都也不敢大意,一个个很老实的洗耳恭听。

    那畜牧局的贾局长看到季子强如此表情,也一阵的心悸,他对季子强的强悍狡默是有深刻理解和切身体会的,知道自己一定要站出来帮季子强摆平这件事情。

    贾局长也收起了笑容,站起来板着脸,指着几个养殖大户说:“你们几个今天都说个话,这是事能不能解决你要是以后不来找我要扶持基金,那你就牛着。”

    贾局长这脸一吊,养殖大户们都有点害怕了,在他们的心目里,那这畜牧局的局长有时候比县长还要管用,这就叫,不怕官,只怕管,所以都连忙的站起来,表态的表态,答应马上解决的马上解决。

    既然话都说开了,大家也就放松了心情,看着眼前的情景,季子强心里就感慨起来,在中国要想当好一个领导,看来这喝酒是必修的一本课程,,很多人会说领导都爱吃,爱喝酒,其实这是一种认识上的偏差,很多领导实际是不怎么喜欢喝酒的,但很多酒不喝又不成。

    很多你在办公室好话说尽,道理讲清,磨破嘴皮,口水乱冒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在酒桌上却变得一场的简单了,谈笑间就解决了,这或许就是中国的酒文化的另一个特点。

    但这也有个局限性,基本是在基层如此,到了省市一级,那就不用这样了,喝是喝,但很少闹酒了,都是点到为止。过了没几天,这许老板就顺利的大部分帐都要了回来,他也就屁颠屁颠的到季子强办公室来,拿了三万元,说是给那个黑岭小学修缮校舍的,季子强大喜过望,立即给黑岭乡乡长去了个电话,让他赶快下来。

    刘乡长带上学校的校长就到了城里,这校长感动万分,因为激动,看到了季子强话都一时的说不出来。

    季子强的眼中也有了点雾水,他就想,要是所有的领导都可以为他们多做一点什么,那该多好啊。

    季子强压了压心中的感慨,对刘乡长说:“老刘,这钱我希望一分不少的用在学校的修缮上,我会一直关注这件事情,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是要负责任的。”

    刘乡长连连说:“你放心好了,全乡群众都很感激你,也都盯着这钱的,有什么问题,我提头来见。”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了,说:“要你这头有什么用,又不能吃。”

    因为自己给下面基层做了点好事,季子强在最近几天心情一直是欢愉的,现在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帮助别人,有时候也是一种享受和幸福。

    转眼就到了五一,要放几天假,季子强也就收拾了一下,带上最近一个阶段别人给他送的用不完的烟酒礼品,准备回柳林市,小休几天。

    他还特意让农业局忙他买了几斤刚上市的洋河高山毛尖茶叶,是送叶眉的,叶眉就喜欢喝清茶,不过说是让人家帮着买,但农业局那能真要他的钱呢。

    在说了,季子强让他们帮着买本来也就没打算给钱,不要看每月一两千元的工资,哪够化啊,工资对季子强来说,就像是女人的大姨妈,一个月来一次,一周左右就没了。

    每天跑乡下,出去带上秘书,司机的,经常要在路上吃个饭,基本也都是他抢着把钱掏了,这秘书和司机一月才几个钱,这样下来,季子强一月就剩不下多少了,还好,烟是经常有人送的,要是自己再买烟,那只怕就惨了。

    这都准备好了,季子强就给粮食局去了个电话,把他们小车要上,下午下班,吃过晚饭,就要回柳林市,上车的时候季子强才发现,粮食局那管储运的科长也在上面,这科长姓赵,家也在柳林市,听说局里车送季子强,也就搭上顺风车了。

    这赵科长见了季子强还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就是来问下,看季县长车子方便不方便,要是还有其他人,我就坐班车回去。”

    季子强呵呵的笑笑说:“没什么不方便的,不要说我一个人,就是车上再坐几个人,只要有位置,也不能让你搭班车走,没事的。”

    但这赵科长还有个难题,到底自己是该坐前面,还是该坐后面,县上有的领导习惯坐后面,但有的领导就喜欢坐前面。

    好在季子强不等他考虑完,就先坐进了后面车座,赵科长也就赶忙在前面坐下,他们一路就往柳林市开去。

    一路上一两个小时,两人自然就随便的聊了起来,他们的岁数相仿,又算的上老乡,这一聊就很是投缘,两人的吧的吧的,说了一路。

    后来季子强就想到了赵科长上次无意间说到的粮油大库仓房有问题的事情,季子强就问:“对了赵科长,上次检查工作,记得你说过大库仓房有些问题,不知道今天可以谈一下吗”

    赵科长嘴张了几下,但看看司机,又把嘴给闭上了。

    季子强等了一会,见他不回答,也不好再问下去,转换一个话题,两人又聊了一阵,也就到柳林市了。

    小车就先把季子强送到了郊区的家里,季子强挽留他们喝点水,吃个饭,但赵科长和司机也客气的说:“不多打扰了”。

    看着他们离开,季子强才走进了自己家里的小院。

    这是一个很干净的小院子,院子的旁边种了一圈的花花草草,在春风中摇曳着,天还没有全黑,依然可以看到那姹紫嫣红的美丽。

    家里也是知道他要回来,老爹和老妈哪都没去,等着自己宝贝儿子回来,要放到平常,老爹早就去搓麻将了。

    见他回来,两个老人很是开心,好久都没见到季子强了,少不得一阵询问,老妈更是围着季子强转了几个圈,最后有点心疼的说:“瘦了点,当了县长是不是光喝酒,不吃饭了”

    季子强就一把拉住老妈说:“妈,你就不要转了,转的我头晕,其实没有瘦,就是天热了一点,穿的单薄了,你想下,当县长了,那每天还不得大鱼大肉使劲的吃啊,放心好了。”

    接着就拿出了礼品,又给老妈买的衣服,还有给老爸的烟酒,老爸看着那几瓶五粮液,连忙说:“当县长了,这档次又高了啊。”

    季子强就是一阵的好笑,这五粮液好像是上次那个许老板给送的,自己也一直没有机会喝,就带了回来,看把老爹高兴的。

    老妈就要张罗着给季子强弄晚饭:“小雨啊,妈在给你做点吃的,已经是准备好的,一热就可以了。”

    季子强连忙的劝住说:“我是吃完饭才坐的车,现在肚子那有空地,你就不要忙活了,坐下一起聊聊。”

    老妈又问了几次,看来他是确实不想吃,也只好作罢,一家三口人就开始东家长,西家短的扯了一会,季子强基本也就是听,村里的事情他知道的很少,也不大留意,反正自己家在村上是没人敢欺负的,过去老爸做过几任村民组长的,还是有点威望,再加上自己在市政府做秘书,等闲的村长,乡长逢年过节还要来拜访一下自己,其他人哪敢造次。

    季子强一家三口、就欢欢喜喜的聊了一阵,季子强就想到给叶眉带的茶叶,自己也是好长时间没见她了,心里还是有些牵挂的,就去了个电话。

    叶眉准备明天才走,现在说在办公室里,季子强就说:“叶市长,你要是不忙,我现在到你那去。”

    叶眉心里也是很想季子强的,几个月都没见面了,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今天不见,到了明天自己一回省城,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就说:“子强,你过来吧,我在办公室等你。”

    季子强出了村口,挡住了一辆的是,就到了是政府。

    此时,政府办公室已经没有几个房间亮灯了,季子强走进办公楼,一种温馨的感觉就涌上心头,这一切是如此的熟悉而又亲切,没有因为自己几个月没来而有丝毫的变化。

    好久没见叶眉了,季子强屏住呼吸,控制住自己的激动,敲门,推门,轻轻的走了进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