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夜晚中的省城比白天要美丽得多,就像是浓妆淡抹的现代美女,时尚而炫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季子强抬头看看天,省城夜晚的天空格外的蓝,蓝得像一块新染了蓝颜料的布,也很深,深得无边无垠。月亮很大很圆,有几颗星星在月亮和城市灯火的夹缝中闪耀,很顽强,也很调皮,马路上汽车开过的间隙,季子强似乎能够听见星星们对自己眨眼睛的声音。

    让他惊讶的是,江可蕊没有过多久就来到了他的身边,她自己开着车过来的,江可蕊打开了车窗叫了一声:“书记同志,请上车。”

    季子强快乐的坐上了副驾,看到了这个人了,心里本来有点激动,但他的矜持和成熟,让他把这一刻变得很平静了:“你还是这样漂亮,一点都没有变。”

    他凝望著她,只见她凝脂般的雪肤之下,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双睫微垂,一股女儿羞态,娇艳无伦,江可蕊的眼中,明显有一种很特别的内涵,她没有急于开口和他调侃,只是那样痴痴的看了几眼季子强,然后缓缓的把车开离了路边,进入了快车道,车厢里就有了一阵沉默,季子强闻到了淡淡的一种香味,这不是香水的味道,完全是一个女人,一個成熟人身上散发的体香,有那么一刻,季子强有点陶醉了。

    这正式一个美的让季子强屏住呼吸的人,一个绝色飘艳的人,她身上有妩媚娇蛮的美,还有一股都市最稳重的白领气质,一条修长的,灵俏动人。

    弯弯的柳眉,淡淡的容妆,那嫣紅的櫻唇,更带着欲说还语的娇羞,一双精亮的明眸,几乎包容了天地间最柔蜜的情怀,光是这不经意间的目光相碰,就给季子强带来了惊艳的气息,江可蕊真的很美。

    “怎么了,大书记这么腼腆,话都不说,是有所顾忌吗”江可蕊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淡定,她竟然调侃揶揄起季子强了。

    季子强不能不回击了,他不怕美女,从来都不怕:“你很嚣张。”他也用上了她的口吻。

    江可蕊有了更多的笑意,她没有想到在江华省还有人这样说自己,自己听到的大多是赞美,惊叹和阿谀奉承,看到的也大多是对自己美貌惊吓的呆滞的眼神,但今天这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却没有一种是自己预计里的反应。

    她不能不对他另眼相看,对于自己的容貌,她素来自负,从小到大,各种溢赞美之辞就不绝于耳,这样的话,对她早就失去了冲击的力量,但今天她听到了一种从来没有听过的的开场白,他的坏坏的神情,让她有种隐隐的意外和微妙的震动。

    她脸上就那么一霎那的惊慌,但很快,她的表情又镇定自若,她没有停止这种充满讥笑的的语气,轻轻地对他点头,说:“你感觉到了我的嚣张,我有多嚣张呢”

    “给你一个城管,你能砸烂整个地球。”季子强就想起了阿基米德的这句话来。她惊诧住了,这是她经常也喜欢说的一句话,她似乎找到了两个人的共同点一样,她笑了起来。

    季子强的霸气让她深深地迷醉,她喜欢他的男人气概,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象大海一样深不可测,又像是一杯耐品的茶,浓烈的酒,誘惑着她探索的慾望。

    她不喜欢像小孩一样幼稚的男人,更不喜欢满脸正经,满口讨好的男人,因为她自己的深度已经让她跨越了所有的假象,也看透了本来不该她这个年龄看透的表象,她渴望去理解和了解更够深度和内涵的人,也许面前这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就是这样的人。

    很快车就上了环城路。映入眼帘的是低得恰到好处的城市建筑,这里处处是花园,各色景观灯勾勒出别致的建筑物图形,这些图形掩映在浓郁苍老的古树之中,时隐时现,别具一格。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个酒吧,坐进去以后,调酒师为他们打冰生,调酒师果然厉害,开酒不用瓶启子,两个酒甁对在一起,用手掌向上一敲,只听“嘭”的一声,甁盖飞起,打在天棚顶。这招很挑气氛。那声音听起来真是太爽了。

    乐队的表演不错,英文是马来西亚的母语,弹唱了许多通俗外文歌曲。中文也马马虎虎,听他们唱了梁静茹的勇气等几首歌。间隙时候,放起了舞曲。

    夜本是迷離的时候。酒吧昏暗的灯光下,人性一点一点,似昙花般缓缓舒展开来,绚丽、芳香,也许酒吧里人人如戏,收藏起了工作时严谨和拘板,绽放片刻的心情之花,似昙花般短暂。

    也许是酒吧特有曖昧的气氛很容易让人相互接近,特别当你喝点小酒后,眼前那么方寸大的地方越发地朦胧,酒精欢愉下看着头顶一盏盏暗夜的灯,似内心中一点点的需求,在夜里,在酒吧那似醉还醒的气息里,次第亮起。原本内向得有些自闭的人也可以别放得开。

    季子强帮江可蕊到了一杯酒后,顺口问道:“江小姐喝一点酒没关系吧,会不会影响你开车。”

    “你在骂谁呢”江可蕊又不由自主的开起了玩笑,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感觉很高兴,很兴奋。

    两人就相视了一会,一起呵呵的笑了起来。

    再后来,他就给她讲起了自己对一个穷困县发展的构想,以及很多有待争议的想法,她也就把两人这一次单纯的约会变成了两个人的讨论和争辩,到最后,她突然提出了一个季子强最怕回答的问题:“季书记,听说你为了温泉山庄,拒绝了一个你顶头上司安排的客户,你有过害怕吗”

    季子强一直试图在回避这个问题,他不想谈论:“这个问题我今天不准备回答你了,等下次吧,下次我一定告诉你。”

    江可蕊就笑了,她笑起来像是高雅的兰花:“为什么要等下次,你担心什么”

    季子强脸色郑重起来,他不想谈,但面对这样一张含笑的面容,他觉得自己应该诚实和相信她,季子强说:“我害怕过,而且还很害怕,但我不得不那样做”

    江可蕊疑惑的问:“为什么你不得不那样做,是因为安子若在做温泉山庄吗”

    季子强不可思议的看看江可蕊,说:“连你也是这样认为,不错,我和安子若是同学,还是初恋,那这一点都不能影响到我对洋河的责任和我的良心。”

    江可蕊哑然无语了,这个奇怪的人,他和安子若是初恋吗,但自己却没有看到他们的亲昵,或者仇恨,因为初恋的结果往往都是那样的。

    但不管是什么,他却可以为了老百姓连自己的官位都不管不顾,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胆略。

    季子强又把现在自己的处境告诉了江可蕊,他说到了省委的乐书记,也说道了市委的叶书记,还说到了那个很有后台的乔董事长,他说:“我现在已经站在了悬崖上,我不知道一个得罪了那样多的达官贵人的我,是不是可以再干到明年,但干一天,我都要坚守住自己的良知和底线。”

    季子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喝着酒,酒吧自己心中埋藏的秘密和自己的恐惧都告诉了这个和自己并不是很熟悉的女孩,或者他认为这样的人反而最安全。

    江可蕊凝视着他说:“那么,你那块土地是永远不会卖给那个什么董事长了,你不过是在拖延时间,你能拖得过去吗,你最后想要达到一个什么结局”

    季子强抬头看着眼前朦胧的灯光说:“我要的结局就是把这块地在最短的时间里从中间零散的卖给别人,最后让它成为既定的事实,让洋河的老百姓不会受到巨大的损失,让洋河县的整体规划和布局不会受到影响。”

    江可蕊惊讶于季子强的坦率和大胆,她轻声的问:“最后呢”

    季子强端起了酒杯,大口的喝掉了杯中的酒说:“最后我就只好离开洋河县,被他们随便的安排到一个什么部门,每天看看报子,喝喝茶水,慢慢的度过剩余的时间。”

    季子强苍然寂寞的话,让江可蕊也着实的吓了一跳,一个敢于把自己置身在明显危险中的干部,她还真没遇见过,更让她叹服的是,他在说到上面有可能因为这事情收拾他的时候,他没有一点的惧意,像是在给自己讲诉着一个别人的故事,这样豁达,这样的勇气,她怎么可能不对他刮目相待。

    她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季子强要先装装样子,好像是同意把那块地卖给乔董事长,他就是为了抢时间,他的招商洽谈会,也是为了这个目的,他的櫻桃茶叶节也是为了这个目的,他想让别人提前买下那块地,至于他自己,结局他已经想好了,于是,她对他就又多了几分敬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