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安排完这些事情之后,季子强就打电话叫上冷县长和其他相关的几个局长,一起到了南郊乔董事长选定的那块地去看了看。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看着眼前这大片的土地,季子强心情难以平静,这个地方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成为洋河县一个重要的门户,它的开发和利用,一定会对洋河县的经济发展起到重要的依托作用。

    季子强收回了他远眺的目光,神色凝重的站在那里对大家说:“现在既然已经决定把这块地卖给乔董事长,你们土地局就辛苦一下,派人来把这里在好好丈量一下,不要最后形成一些死角,最后销售不出去,你们可以和招商局多联系联系,尽量把有意向来投资的客商安排在一起,从整体规划上,城建局和规划局也要把把关,不要搞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

    冷县长见季子强也是铁了心准备办这事情了,心里说不上是个什么感觉,他到是真的希望季子强可以硬顶下去,那多好,又可以抱住这块地,又能让季子强和叶眉彻底的翻脸,只是现在看来,这个机会没有了。

    冷县长也说了几句,无外乎就是希望各个部门做好配合,早点把规划拿出来,让乔董事长的投资可以落到实处。

    在大家要离开的时候,冷县长就对季子强说:“季书记,现在是不是可以对这块地所在的村组做做动员工作了,不要将来在划地的时候闹出什么麻烦来。”

    季子强想了想说:“不急,现在还有一段时间,这个价格很低,说的过早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到跟前快刀斩乱麻,一次性解决。”

    这一群人就又回到了县城,季子强给旅游局的蒋局长去了一个电话,让他准备好申报温泉山庄的相关资料,准备过两天和自己一起到省旅游局去。

    蒋局长说:“季书记,我们给省旅游局报的资料都已经送到他们那里去了,现在只有副本,需要带上吗”

    季子强说:“也还是带上,我需要提前看看,免得到时候说去来我还不是很了解。”

    蒋局长就答应了,赶忙做起了准备。

    季子强又给宣传部的孟部长打了个电话说:“老孟啊,你也准备一下,过两天陪我到省城去一趟,我们看看有没有可能把省电视台的邀请一下。”

    孟部长一听很高兴,这和季书记出去是难得的一次亲密接触,自己要借助这次出差,好好的和季书记练练感情,他就说:“书记,你是不是有什么门路了”

    季子强呵呵的笑笑说:“有点门路,但管不管用那就不好说,只能是县试探一次了。”

    孟部长忙说:“这种事情谁也不能说有绝对的把握,有一点机会我们也是要争取一下的,那到时候我就多准备点钱,就是有关系,这红包是肯定不能少的。”

    季子强现在一下就感觉到了,这人家孟部长就是不一样,说出来的话中听,准备工作也考虑的很周详,他就说:“好,老孟啊,你就按你考虑的做准备,反正我是不大懂,我就只是出个面,其他的你负责。”

    孟部长连声答应:“没问题,没问题。”

    季子强下午是难得的清闲了一次,没有应酬,没有其他头疼的事情,也不是太饿,就泡了一杯好茶,静静的想起了心事,过了一会,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他老爹最近一个时期身体不是太好,季子强就说等这面工作松一点就回家去看看,老爹是做过小村长的,知道一个县长的责任和重担,就劝他不要县急着回来,等把开发工作告一段落了在说,两人又交流了一会,季子强才挂断电话。

    电话刚挂上,就响起了“咣咣”敲门声。

    季子强在想,下班了,谁还有事来找自己,疑虑中打开门,门外站着林副县长。

    她今天的打扮很淡雅,但从那一份雅韵中透出缕缕的誘惑,这让季子强吃了一惊,什么样的女人最美毫无疑问,那一定是少妇,对,是少妇

    季子强惊讶她今天的妩媚,过去自己也对她有过一种欣赏,但感到绝没有今天这样的强烈,她闪动皓齿星眸:“领导就是领导,别人下班了,还在加班。率先垂范呀”她忽闪着大眼睛,嘴甜甜地说。

    季子强还她个微笑,实话实说:“我今天不想吃饭,想早点休息。”

    她看了季子强一眼,认真地说:“怎么啦季县长,你有病了”说着就用手往季子强额头上试,“嗯,有点发烧。”

    她的手摸住了季子强的额头的那一瞬间,季子强像触电一般,退了几步,心里咚咚狂跳,他就寻思,此时自己的额头一定热得烫手。

    “不是我发烧,是你手太凉。”季子强镇定一下,赶紧找台阶下,生怕她再有什么动作。

    “一定是病了,我陪你去看一下”林副县长热情地向季子强靠近。

    季子强就真的有点冒汗了,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我病了还是她病了。

    “真的有点烫”林逸肯定地说。

    季子强就心想了,只要是男人,面对她这样的少妇,只怕体温都会上升。

    她口里的气息,吹得季子强鼻子痒痒的,他不好退后了,也想推开她,却又不忍。

    说实在的,季子强在心中也有非分之想,虽然只是那么一念之间,也许她觉察到了,一下连退几步,瞅他一眼,然后,满脸红云飞起。

    食色性也看来一点也不错,季子强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正常的人也许都这样吧想到这里,他感到脸一热,他有点尴尬起来,笑笑说:“没事”。

    至于这个没事是说自己很老实,不会干坏事,还是说自己没有病,一切都正常,也许是两种意思都有。

    林逸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没事就好”。

    季子强的笑被她的笑引了出来,是啊,本来也是什么都没有,不过,季子强笑得有点苦涩与尴尬。

    林逸仍在笑:“走,季书记,我请你吃饭”。

    在女人眼里,男人最潇洒的动作应该是掏钱,说到请客,季子强也笑笑,说:“我请你,想吃什么,县长同志”

    “不,不是请,是请你陪我吃饭。今晚老公领着孩子去他奶奶家了,我自由啦”她天真得像个小姑娘,手舞足蹈着。

    两个人在办公室里空对空没啥意思,季子强想先答应她,等吃罢自己结帐:“你请客我买单”。

    林逸说:“那不行,我买单,你陪我吃。”

    季子强脸堆满笑说:“行行行,陪陪陪”

    林逸一撅嘴,有点不高兴地说:“还陪陪陪我只请你吃饭,不请三陪”她幽了季子强一默,把季子强搞笑了,笑过,手一挥说:“走,喂肚子去”两人就找了个夜市的小吃,季子强和林逸天天都有宴请,自然是不会在意吃点什么,摆多大排场,他们点了几个特色菜,两人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尴尬,边吃边聊起来,一阵的云山雾罩猛吹。

    季子强本来是打定主意今晚自己掏腰包的,但林逸更有心眼。看吃得差不多了,她说去方便一下借故离开,等最后季子强喊“老板,结帐”时,老板笑笑,说:“结过了”

    季子强白吃一顿,心里过意不去,说:“改天我请你一次。”

    她向季子强一笑,虽灯光有点昏暗,但季子强还是看到她笑得很莞尔。

    笑罢,她说:“还分这么清楚,我是真心想多做点事情,是你给我了一个机会,在你下面干,我感到很快乐。”

    季子强的脸又有点红了,好在灯光下,看不太明显。

    吃完饭,季子强还是拒绝了林逸邀请他到家去坐坐提议,他说自己今天很累,想早点回去,林逸有点失望,也有点无奈,对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她一直感觉看不太清楚,他好像有的时候热情洋溢,蠢蠢欲动,但又在很多时候,显得那么淡然笃定,深不可测,让自己连试探一下的勇气都没有了。

    季子强回到办公室,脑海里就想起了林逸的温柔和大胆,他还是有点魂不守舍的,因为他本来就算不上一个道学家,他有太强烈的慾望,只是在最近他总要费力的去把他们压抑住,这样想想,季子强转而就很快的想到了江可蕊,想到她的绝美,她的思想,她的文采,还有她那种毫不做作的,与生俱有的高贵气质,一切的一切。

    季子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的想到了她,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但人的思想就是这样,并不去理会什么应该不应该。

    季子强太忙,几次想过和她联系,都没抽时间打电话,他就想现在试下,看看人家还记不记得自己,有可能的话,就提前给她说说洋河县想要邀请省电视台的事情。

    季子强拿出手机,调出了上次安子若给他的那个手机号码,在第2声的振铃后,那面响起了他渴望听到的柳莺般的声音:“季子强,你还记得我,还知道打电话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