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很是奇怪的问:“有什么冤枉的,不会你也和电视台没什么路子,就拿我开涮吧”安子若就“且”了一声说:“记得我第一次来洋河县的情况吗”

    季子强不解的点点头说:“记得,那时候你还很腼腆,没有现在这么欺负人。 ”

    安子若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笑完才说:“记得当时谁和我一起来的”

    季子强当然记得了,还有一个很高贵,很美丽的女孩,那个女孩就算是现在,有时候也会在季子强的脑海里闪现,虽然这样的时刻不多,但还是会出现的。

    季子强点点头说:“记得,一个是你的助理,还有一个叫江可蕊的女孩啊。”

    安子若再一次笑了说:“看来你喝的一点都不冤枉,该喝”

    季子强不说话了,他细细的体会这安子若的话意,突然之间,季子强就明白了,他一下子变得有点兴奋起来说:“江可蕊,对,对,对,就是她,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安子若说:“估计当时我给你介绍人家是省电视台主持的时候,你光去注意人家的长相了,所以这酒该喝。”

    季子强忙说:“该喝该喝,我真是没大注意,因为我很少有时间看电视,所以有关电视方面的字眼,我都不大留意。”

    安子若就说:“那你一般留意什么,说说看”

    季子强很认真的想了下说:“主要就是留意钱啊,权啊,色啊什么的,这样回答你一定满意了吧。”

    安子若就笑着说:“嗯,季子强同志还是一个比较坦率的同志,不错,我喜欢。”

    季子强说:“算了,你也不要说你喜欢不喜欢的话,你把这个江可蕊的电话给我翻出来,我记下来,等过几天招商洽谈会结束了,我上一趟省城,看能不能找她帮忙把这事情解决下,另外温泉山庄在旅游局的审批手续我也顺便去活动一下。”

    安子若一面的掏出了手机,查看起电话号码,一面说:“她能不能管事情,我不知道,但我想一个主持人,在台里应该也算个腕吧,帮忙说说话估计问题不大来,你把号码记一下。”

    季子强就把这号码记在了手机上,就听安子若又说:“这个江可蕊前几天给我打电话还问到过你,说等台里不忙了,什么时候还要来洋河看看,也不知道她是喜欢洋河县的山水,还是喜欢洋河县的书记,唉,现在这年轻想什么,我们都搞不清楚了。”

    季子强瞪了安子若一眼说:“你就调侃我吧。”

    安子若突然间有了一点失意的神态,她默默的端起了酒杯,押了一口酒,一个人吃了起来。

    季子强见她没有了刚才的欢快,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两人在后来话也不太多了,都默默的喝完了杯中的酒,吃掉了桌上的菜。

    季子强今天喝的比较多了,一个人少说有78两,这还不算,关键是后来两人都各自想起了一些过去的往事,所以酒便在沉闷中就挥发出了最大的潜力,季子强在离开的时候,有点摇摇晃晃了,他不得不依靠安子若的搀扶,才能走的出酒店的大门。

    安子若搀扶这季子强到了自己的车傍边,她费力的打开车门,把季子强放在了后排座位上,在他还没有发动汽车的时候,她就已经听到季子强呼呼的鼾声了。

    小时候季子强是怕车的,哪怕是远远的看见车的影子,他就开始头晕、反胃、呼吸困难,所以不论风雪,他坐车必定坐窗边,必定大开窗子,必定将自己吹得脸热鼻塞手脚无力在昏昏睡去忘记所有为止。那时老爸用着前所未有的忧郁眼神看着他说:“今后你怎么办呢”

    季子强那个时候对此毫不在意,自己可以走路,自己可以骑自行车,自己可以不坐车那个时候他刚好读初中,在老家那个偏僻的小镇上,每天在凹凸不平的沥青马路上上学下学,偶尔有车从身边飞驰而过时,他肯定跳起来,躲得远远的,还得捂上鼻子,憋得满脸通红却硬是不敢松开。

    时间一恍而过,季子强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适应在车上摇晃。

    他再也不惧怕汽车,他有时候还很喜欢坐车,经常他在办公室坐了一天的身体已是酸软无力,疲惫不堪的时候,他坐上了小车,经车子轻轻一恍,身心也就舒畅了,人也很踏实,了无牵挂的睡着了。

    安子若静静在坐在驾驶位上,但她松开了准备启动汽车的手指,她回过头来,就那样痴痴的看着季子强,心中多少感慨不断的涌出。

    人生风景在游走,喜怒哀乐在心头。红尘中,来易来聚难聚,爱恨同愁。红尘有你,我却只在红尘之外,以亘古的深情凝眸于你,以雕像的姿势遥期于你。

    安子若还想对季子强说:我一直很喜欢的一种心态,叫做淡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稳定自己的心态,不受外在世界的影响,可以看开很多事情,少许多的烦恼,不以一时的得而过分的喜悦,也不会因为一时的失而烦恼,万物自有它自己的规律。

    安子若也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她知道季子强对自己有过的爱意。在今夜,真的好想为季子强点上一盏烛光,情愿就这样守在他身旁,情愿就这样一辈子不忘。

    岁月沉淀下来的是带着浓郁花香的美好,付出不了什么,内心里总有着深深的歉意,莫名地,常常的想起,其实,能握住的只是身边那双平凡的手,感到温暖,然后微笑,才知道该珍惜的人一定要珍惜,该感激的人也一定要感激,懂得了距离的可贵,便也安心了这样的相遇,

    是啊,安子若就想,这样,就好,深深的缘,浅浅的思念,总是萦绕在心间。夜,静静的,因为在文字里怀想,情,暖暖的,因为彼此的给予,无须感谢,却还要感谢,因为心的深处,始终珍藏着,那一种缘份和因缘而生的那一种淡淡的喜爱。

    她们两人就这样坐在车里了很长时间,安子若也一直这样深深的看着季子强,虽然酒店门口的灯光已经逐渐的黯淡,虽然季子强已经让安子若感到了模糊,但她还是这样看着他,一直到季子强感到口渴,醒了过来。

    这个夜晚对安子若来讲一定会是个难眠之夜,回到宾馆的安子若做了个奇怪的梦:美丽幽静的温泉小村庄上卷起一片斑驳陆离的怪云,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自己想喊但却怎么也张不开嘴,想跑,两条腿却象被捆住了绳索,动弹不得。

    醒来后安子若惊出一身冷汗,她一个人清夜秉烛,世界静静的,望着窗外的月光,安子若总觉得心里有阵阵异样的骚動,安子若一直过着无性的生活,但騺伏了超过一年的慾火,一旦燃炽起来后,可是没法浇熄的。这时候安子若只想满足生理的需要,已不顾得羞耻,双手自然地解开睡衣的钮扣,撫摸自己。

    当手指碰到两粒已经挺起来的乳頭时,感到好像触电一般,一阵久未感受过的块感突然袭扰她的大脑,令安子若禁不住“喔”一声叫了出来。安子若有了反应,她飢渴得难以忍耐,她毫无顾忌地躺在宽大豪华的床上舒开四肢,不顾一切地撫摸着自己那女性全部的骄傲,她感到阵阵晕眩。

    朦朦胧胧的似海上颠簸的梦,沿着一个无法团圆的海岸曲线。嬉戏的鸥鸟旋转着,浪花温柔顺从地跃入眼帘。月光柔柔的。动也是水。静也是水。所有的景物都变成柔軟的起伏线,象透明的波浪,泻泻地涌来,又泻泻地退去。

    很快的,她就从床头柜上随手拿到了一个可以解决自己渴望的化妆品的瓶子来,她第一次的放任了自己的感觉安子若的感觉象在飞。又象在飘。一会儿她被送上高空,一会儿她又被抛入幽谷。蓝湛湛的海洋上,她紧贴着海面自由地飞翔,不时发出阵阵地欢叫。一双含烟飘雾的眼在诱导着她云发飞扬,辉辉煌煌的一株大树向她敞开怀抱,满目绚丽。

    但同样的,季子强在回到县委以后也久久难以入睡,太多的往事和回忆让他无法放下,而一旦想到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的时候,又会有一种无尽的悲哀把他完全的吞噬,他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今天洋河县是张灯结彩,旌旗饥饿的狼,一辆一辆的好轿车开到了洋河县,一个比一个肚子大的人走进了县政府,政府的门口已经围了很多观看的人群,这样的场面和气派平常少有。

    政府的大会议室也是布置一新,窗明几亮,桌上放满了水果,瓜子。全县政府和县委的人都调动了起来,上下楼梯的人都是匆匆忙忙,除了办公室人员全部出动外,还有其他相关各部门都抽调了人手过来帮忙,到水的,引路的,安排就坐的,发送宣传稿的,乱成一团。

    季子强就喜欢这样乱,这比每天冷清的县政府感觉好多了,乱,人多,这才代表兴旺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