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点下头说:“是啊,今天是谈这个问题,你有什么要说的也可以说说。 ”

    季子强就把和乔董事长接触后的所有情况给叶眉做了说明,当然,对于自己在干部会召开以前,暗地里安排别人反对的事情他是不会说的。

    他最后说:“现在的焦点就是县上其他干部对此很有疑问,为什么我们给这么低的价格,同时,就我个人来说,也不愿意让他在那个位置办化工厂的,这从洋河县整体布局上有很大影响,但我还是准备做出让步,不过价格相差太过悬殊,不好对老百姓交代。”

    叶眉在季子强说话的过程中一直很认真的听着,她感到季子强说的话也算有点道理,化工厂将来的污染是必不可少的,这个价格也是有很大差异的,但叶眉今天不是来让季子强说服的。

    叶眉要做的是说服季子强,就算有这两个方面的问题,可是自己也必须按乐书记的意思来办理,这关系到季子强和自己的仕途问题,就这样一个小小的事情,乐书记已经三番五次的给自己打来了电话,自己却一直夹在他们的中间无法处理,这会让乐书记怎么看待自己。

    叶眉继续沉默着,她现在很为难,从心里讲,她知道季子强说的是对的,但从现实的情况来说,季子强又太过迂腐,太认死理了。

    在很多事情上,一个宦海中人是必须要放开自己的原则,因为原则是需要一个合适的环境和相对的权利来维持,否则,最后的结果是你自己倒霉了,人家的事情还是会那样办理,这又何必呢

    叶眉见季子强说完以后就默默的看着自己,她不得不说话:“子强啊,你说的都有道理,我也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你能不能换个角度想想”

    “换个角度怎么换”季子强说。

    叶眉斟字酌句的说:“你可以这样想,如果我们会因为乔董事长的事情陷入危机,最后是不是我们就更没有机会去维持很多其他的原则了,我还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一句话,这是乐书记的原话:不行就让这个季书记换个地方。”

    季子强涑然一惊,他的意识掉进了无底的深渊,滑落、沉沦、被吞噬了一切,他仿佛看到了乐书记那冷绝的面容,他的伤痛立刻变成愤怒。

    季子强哆嗦着手给自己点上了一直烟,叶眉没有阻止他的动作,虽然在现在,很少有人敢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抽烟了。

    季子强在激愤中,驱使他不断的大口吸着烟,以抒发内心种种的无助情绪。

    这局面着实让他尴尬、使他颓丧、惹他懊恼,仿佛在四周一片黑暗和肃杀并且预示着灾难的旷野,自己就是那名长剑在手,却无处可击的悲壮勇士

    他不想和谁为难,他仅仅是为了维护一下洋河县的利益,但就连这一点小小的要求都无法做到,那么他应该怎么办是捍卫自己的权利,还是出卖自己的良知,他痛苦的思索着。

    浓烈的烟雾让叶眉咳嗽了一声,这个时候季子强才恍然发现自己的忘形,他连忙带点歉意的看了叶眉一眼,赶忙把烟在那个原本只是作为摆设的烟灰缸里摁灭了。

    叶眉笑笑说:“要不你到窗户旁边再抽一根”

    季子强苦笑一下说:“对不起,我有点忘形了,还以为是自己的办公室。”

    两人在说过这话以后又都一起沉默了,叶眉需要给季子强一点时间,让他明白自己的处境,而季子强也确实需要一点时间来思考目前的危局,他们彼此太过熟悉,都知道对方的性格,也都明白彼此的实力,这就让本来是官场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罩上了迷離的变数。

    季子强也已经很清晰的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说通叶眉了,任何一位书记身在叶眉这样的环境和压力下,她也只能让步和妥协,因为给她压力的是北江省第一人,这是谁都无法抗拒的。

    同时,季子强对于官场早有的洞悉和理解也让他知道,自己在这次是无法获得叶眉的庇护,假如自己不按叶眉的意图处理这事情,叶眉只能拿自己开刀,否则她无法对上面回复,这是叶眉唯一的选择,因为叶眉是一个很理智的人,她绝不会在必须有一个人替罪的情况下,把两个人也搭进去,那是很不合算的一个结果。

    那么自己也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同意这事,要么就丢官弃职,这中间毫无疑问的,已经没有第三种选择了。

    看来不能在坚持了,那样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自己埋进万劫不复的深渊里了,所以此刻的季子强在综合思考自己面临的种种处境后,就知道自己陷入那种叫做“进退维谷”和“骑虎难下”的可怕局面了。

    在犹豫了很长时间之后,季子强才说:“那行吧,请叶书记给我一点时间,我做通县上其他领导的工作,按你的意思把这件事情敲定下来。”

    叶眉看了一眼季子强,说:“时间可以给你,你需要多久才可以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

    季子强稍作迟疑说:“估计不会用太长时间吧,给我一个月怎么样,到那个时候,假如我还没有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你随便怎么对我都行。”说完这话,季子强无奈的笑笑。

    叶眉没有一点的笑容,她眯起了眼睛,似乎季子强答应的过于爽快了一点,她是了解季子强的狡猾,他会不会是个缓兵之计呢要是那样,自己已经给乐书记做出过保证,最后他在来一个什么诡计,让事情演变的不可收拾,那怎么办

    叶眉静静的盯着季子强说:“子强啊,我不管你现在怎么想的,但我还是要忠告你一句,在这个问题上你要是敢于耍什么花招,我只能拿你开刀谢罪了。”

    叶眉这冷酷的话语,一句句的扎在了季子强的心上,不错,一点都不错,自己要是敢于玩点手腕,让叶眉无法对乐书记交代,那么自己一定会成为这件事情的牺牲品,也一定会是叶眉亲自下手的。

    季子强沉重的点点头说:“我也要为自己的前途想想了,给我一点时间吧。”

    叶眉默默的看着季子强,说:“好,我信你一次。”

    在季子强无精打采的离开了办公室以后,叶眉一点都没有松懈,她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洋河县齐副书记的号码,说:“齐书记,我叶眉,有个事情要给你交代一下,对洋河县我们市委和市政府非常关注,但有时候我们太忙,很多事情顾不过来嗯,好,希望你可以随时对洋河县的近况有所掌握,也能及时反馈到我这里,好,那就这。”

    接着,叶眉又给冷县长去了个电话,告诉他季子强已经同意了乔董事长的征地方案,让他抓紧办理,有什么事情及时给自己汇报。

    放下电话,叶眉才算稍微安心了一点,现在她已经信不过季子强了,这个人太难对付,也太过狡猾,自己可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被季子强拖下水。

    而且自己也要通过这两个人,让季子强明白一件事情,洋河县未必是你季子强一个人说了算。

    季子强一如他来柳林市的时候一样,一路上默不作声的坐在后排,他的思绪不断的跳跃着,他想到了很多自己和叶眉的往事,也想到了下一步自己需要做出的工作,这件事情让自己站在了悬崖的边沿,退一步,海阔天空,进一步,粉身碎骨。

    他就这样一路沮丧的回到了洋河县。

    在季子强回到洋河县一两天的时间后,冷县长和齐副书记都适时的前来看望了他,也都向他暗示了他们已经获得的对这个事态进展相关的权利,因为在这两个人的心里,很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季子强正在失去叶眉的宠幸,不然叶眉是不会专门给自己打来电话的。

    他们的到来,无疑让季子强再一次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看起来不仅叶眉已经开始对自己加强了防范,她还为自己在洋河县设立了两个监督人,自己的一举一动在以后都将毫无意外的传到叶眉的耳朵里,想要拖延或者刷点小技巧,几乎是不可能了。

    季子强打起精神,对冷县长说:“旭辉同志,看来我们还要做做县上其他领导的一些思想工作,要他们顾全大局,在地价问题上松一松了。”

    冷旭辉笑着说:“是啊,叶书记专门为此事打了招呼,我想这事情做不好,我们两人都不好交代,至于县上有的同志说点不同的意见,可以理解,还要请季书记给他们讲讲道理了。”

    话是如此说,但冷旭辉很不以为然,谁不知道上次会上他们一起闹腾是你的意思啊,你到现在了还给我装什么大尾巴狼,有本事你就继续让他们顶下来。

    季子强说:“这样,过一两天我们组织一下,带上土地局和建设局那些局长们,到乔董事长要的地方去看看,合理的给他分割一块,不要造成死角,边角的浪费。”

    冷旭辉说:“行,我让政府办给他们通知,联系好了过来请你一起去看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