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乐世祥放下筷子的时候才说:“你这样急着找我有什么事情”

    乔董事长用餐巾纸擦了一下嘴唇,说:“我在柳林市洋河县的那个投资可能要黄。 ”

    乐世祥没有一点惊讶的神情,他淡淡的问:“为什么”

    乔董事长就笑着说:“我遇上了一个很无知的县委书记,他把我的投资看成是简单的工厂,没有想到我以后会给洋河带去多少的就业机会,带去多少的税收,所以他把我拒之门外了。”

    乐世祥毫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的,说:“他应该一点都不无知,我听说个这个人,他是柳林市叶书记过去的秘书,他拒绝你总是有一定的道理,说说,为什么拒绝你。”

    乔董事长有点惊讶,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竟然可以让乐世祥知道,他犹豫了一下说:“是地价的问题。”

    乐世祥“奥”了一声,问:“相差很悬殊吗”

    乔董事长想都没想的说:“没有啊,每亩也就是一两万元的差距,但好像这个县委的书记在和县长斗气,我很不幸啊,搅在了他们中间了,这应该叫着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吧。”

    乐世祥的眼中依然平静如水,但对他太过了解的乔董事长已经看出了他隐隐的怒气,这是乔董事长在今天和乐世祥见面前早就想好的一套策略,他不能把地价作为一个突破口来说,那样,乐世祥未必会插手此事,只有把地价作为辅助,把季子强和冷县长的斗争作为主题,这样才能打动乐世祥,因为他是搞政治的,他很快就能进入这个领域。

    乐世祥又拿起了筷子,他默默无声的继续吃了起来,直到吃完饭两人分手的时候,乐世祥才说了一句:“你去找柳林市的叶市长,请她出面协调一下。”

    乔董事长没有在多问什么了,他明白乐世祥已经决定插手了。

    乐世祥早就对干部中的派系斗争恨之入骨,但又无可奈何,在很多时候,自己也要遵守这个权利规则和游戏,自己也要游离在相互的派系中来稳固自己的权利。

    但他自己对于那种因为派系斗争,而不顾大局,甚至是损伤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干部,往往会更大的激发他的愤慨,在这件事情上,乐世祥之所以很快的相信了乔董事长的话,那也是有根据的,因为上次季子强在哈县长的事件中,已经让他看到了季子强作为斗争所采取的手段,但当时自己为了安抚和招揽叶眉,就没有对季子强表露任何的不满,相反还暗示叶眉可以使用一下季子强,在自己的想象中,一个县委书记对于整个江北省的格局是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但现在乔董事长的话,让他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了,当一个地方的主要领导没有把心思花在本地的经济发展上,天天就是算计着怎么去搞到对方,这样的领导就值得怀疑了,乔董事长到柳林市去投资,也是自己鼓动他的,还不是希望他去能给叶眉带去一些业绩,但这个县委书记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一个大的投资,真是愚不可及。

    在乔董事长再一次回了柳林市,前来找到了叶眉的时候,毫无疑问的,叶眉已经受到了来之省城的压力,她详细的听取了乔董事长的情况说明后,对乔董事长说:“董事长,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先回省城,洋河县的征地事情我来处理,我给你明确的保证,地是你的,谁要阻拦不了,但你要给我时间,我处理好了再和你联系,怎么样”

    乔董事长也知道这个叶眉是江北省乐书记的新招嫡系,对这样一个人,自己是要必须保持尊重和客气的,他就说:“听到叶书记的这话,我算是心里踏实了很多啊,其实我也是听乐书记的意思,才来柳林投资的,这个项目做起来之后,我还有其他项目陆续的要开发,所以你多劝劝华书记,看长远,看大局。”

    叶眉一点都不能对这个乔董事长小看了,乐书记给自己说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态度很明朗了,他希望这个项目可以在柳林落脚,并且对季子强也稍有微词,暗示说,要是季子强再不能好好配合,可以让他换个地方。

    当然了,这还是看在季子强是自己秘书身份,所以乐书记说的够客气了,也算给自己留了一点颜面,要是一般人,估计乐书记直接就说把季子强拿下的话了。

    而自己刚刚坐上柳林市的书记位置,可以说是强敌环绕,四面楚歌,自己不得不依靠乐书记的支持才能稳住自己的位置,也不是自己怕什么,但只有在这个位置上,才能施展自己的抱负和理想,这件事情季子强已经让自己难堪过一次了,再有失误,自己在乐书记面前也显的太过无能了,所以季子强必须让步,必须妥协。

    在打发走乔董事长以后,叶眉决定还是把季子强叫过来谈谈,电话里三言两句是说不清楚的,必须好好的和季子强面谈一次,让他不要在抱有幻想。

    她联系上了季子强,叫他下午上班的时候赶到市委来一趟。

    季子强在接到这个电话以后,他明白是什么事情,他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他不再担心什么了,既然这件事情一定要做个了断,那自己就放开所有的顾虑,把实际情况给叶眉说清楚。

    小车在春光明媚的田野,在这一个温暖的季节里,在路边的树林里,许多的树木都开满了鲜艳的花朵,大家都不肯相让,红的、黄的、白的、紫的,各种各样的花真像一个美丽的大花坛。许许多多的蝴蝶和蜜蜂都闻到了花的香味,都不约而同地飞来采蜜,在半空中飞来飞去。

    季子强嘴里轻声的吟着:草木知春不久归,

    百般红紫斗芳菲。

    杨花榆荚无才思,

    惟解漫天作雪飞。

    和煦的春光吹拂着小河,河水忽然被一阵悦耳、动听的笛声所牵动,放眼望去,一群顽皮的小孩子正用垂柳的茎做柳笛呢他们吹出了心里的幸福和快乐。季子强也深深的被大自然的伟大感染了,他又想起了去年的那个春天,自己初遇华悦莲的时刻,可惜岁月饥饿的狼似水流,往事不堪回首。

    人生就是一个结,纠缠有纠缠的烦恼,解开有解开的沮伤,顺其自然也不失为一种人生态度。春天的歌欢快,夏天的心火熱,秋天的意深厚,冬天的情纯真。有时候笑得很美却痛得锥心,但心中有一个不变的信仰,它是什么,也许自己不是很清楚,但他不会放弃在冥冥中引导他的那种力量,直到有一天离开尘世,回返永恒的地方。一切都已随风而逝了。

    季子强也在车上不断的反省自己,也许自己的哀伤都是自己放任感情,不去约束慾望换来的结果,不管是华悦莲的误解,还是叶眉的猜疑,这一切其实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平常不够检点的后果,看起来,不管做什么,都是会有代价的,现在上苍就让自己吞食了自己种下的恶果。

    季子强默不作声的坐在后排,一路想着心事,一直到了柳林市市委大院。

    时间他是提前算好的,在他们车停下来的时候,离上班还有10分钟的样子,季子强整了整衣服,用手理了下头发,他就到了叶眉的办公室。

    叶眉还没有来,不过好像是打过招呼的,所以秘书就直接把他带到了叶眉的办公室里,帮他泡上了茶水,拿来了几份报子,让他一个人在里面等待起来了。

    季子强那有心情看报子呢,他胡乱的浏览了一遍,就端坐在沙发上思考起了一会该任何应答叶眉的问题,他希望可以在叶眉到来之前,把今天她将要和自己谈的问题都整理一下,做到心中有数。

    他默默的想着问题,过的有十来分钟的样子,叶眉走进了办公室。

    季子强微笑着站起来,迎了上去,帮叶眉接过包,又默不作声的帮她把桌上的茶杯添满水,这才说:“叶书记近来可好”

    叶眉笑笑说:“好不好就这样了,你呢,最近挺忙吧。”

    季子强说:“我再忙也比不上书记你这繁忙,我还行吧,最近开了一个会,我们想把洋河县的櫻桃和茶叶作为重点来推广一下,举办一个櫻桃节,为扩大我县的知名度打点基础。”

    叶眉点点头说:“这个想法很新异,可以做做这方面的工作。对了,你先坐下,我叫你来有其他事情谈谈。”

    季子强回到了沙发旁边坐了下来,现在他又恢复到过去那种小心翼翼的状态了,只是很谨慎的坐了半个屁股。

    叶眉喝了一口水,也缓缓的走过来,坐了下来说:“也许你可以猜出我找你来谈什么吧”

    季子强无法回避,他就说:“应该是谈乔董事长征地的问题吧,我也正想给你做个详细的汇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