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家是七嘴八舌的讨论了一会,最后还是统一了思想,向社会公开招评节会开闭幕式策划组织、现场布置、节会气氛营造及大型演唱会等项目的承办单位,各项目的组织策划要充分反映魅力茶乡、櫻桃遍地的特色,彰显洋河儿女热情好客的特征,通过丰富的内容、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体现洋河县浓厚的茶文化,展现洋河县经济社会蒸蒸日上大好形势,打响旅游品牌,提升洋河县对外知名度和美誉度。品 书 网

    冷县长说:“这个活动我们还是要考虑谨慎一点,在选拔承包单位的时候要把关严一点。”

    季子强考虑了一下,说:“这个活动就全权的委托宣传部来筹办,要是办的不好,我们就拿孟部长是问孟部长,怎么样啊有没有信心”

    宣传部的孟思涛就笑着说:“只要你们大家支持,这我想也不是太难的一件事情,过去我就提过,那时候算了,不说过去的事情了,我表个态吧,尽力完成。”

    季子强就马上说:“不是尽力完成,是一定要尽善尽美,做不到这点不行。”

    孟思涛就说:“我也就是谦虚一下,好,好,好,我保证做好,让你满意,行了吧。”

    大家就笑了起来,后来大家又对参与单位提出了一些要求,必须具备**策划和组织大型活动的经验与能力;参与单位必须具有**法人资格,或由法人出具的委托书;参与单位在报名时需出具公司营业执照、法人代码证书原件或复印件;大型演唱会为商业演出,由企业自负盈亏,承担大型演唱会的单位应交一定数额的保证金,演出结束后按合同协定返还。参与单位必须提交策划方案含设计3d效果图、经费预算等,进行现场评审。

    季子强对这个方案也很赞同,这就极大的减少了洋河县财政的支出,他又对宣传部提出了要求,让他们从各种渠道,包括网上,报子等媒体,想全省发布这个招聘主办单位的信息。

    这说完了第一个问题,季子强就拍拍手,让大家静了下来,又说到了第二个问题,他先让招商局的王局长把最近的情况汇报了一下,王局长说最近因为洋河县开始修路动静比较大,来洋河县考察投资的人数不断的攀升,还有很多打电话来问情况,问政策的,招商局已经忙的不可开交了。

    季子强后来就提出了一个建议,他说:“鉴于洋河县目前较好的势头,我提议在最近搞一个招商考察洽谈会,可以通知所有的客户来洋河系统的看看,我们也可以在在近期搞一些可以投资的项目给他们参考,大家在议一议,看看这个怎么样。”

    这有什么好议的,虽然冷县长感觉季子强有点喧宾夺主,抢了县政府的事情,但他不能在这个上面和季子强计较,做任何事情都要师出有名,人家是书记,自己再不高兴也要忍住,他也就到头表示了赞同。

    其他的人也都没有什么异议,季子强就把这件事情定了下来,准备在月底就举办这个招商会。

    等这两个话题都结束了,季子强就抛出了第三个话题,这就是乔董事长在南郊征地的事情,季子强说:“最近来县上的人不少啊,冷县长今天还带来了一个大客商,一次就要买我们500亩地,这很不错,冷县长为洋河县的经济开发是立了头功,现在请冷县长把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

    说完话,季子强就对坐在自己傍边的冷县长友好的笑笑,小声说:“那土地价格也谈谈,争取今天都定下来。”

    冷县长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对他来说,这个事情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本来是拿这乔董事长来对付季子强的,现在季子强却同意了,那这件事情就完全的失去了它的利用价值,不过不管怎么说吧,乔董事长他哑巴吃馒头,心里记数,自己帮他了这么大的一个忙,就不相信他能装悶吃相的,一点好处都不给自己留,要真是这样,那以后自己也能找点机会让他知道一下什么叫县官不如现管。

    冷县长就淡淡的把乔董事长征地的事情给大家做了通保,大家听的也很高兴,这一下就进来了一个这样大的企业,那真是开了个好头。

    但当冷县长说到征地价格的时候,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组织部长马德森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宣传部长孟思涛,县委办公室主任汪真,纪检委曲书记,还有郭副县长和黄副县长,再加上林副县长等人都提出了质疑,感觉这样的价格是不能同意的。

    冷县长这才发现了问题的复杂性,他从这些人整齐划一的反对声中旋即就明白了,这个季子强自己还是一点都没有看错的,白天在他的办公室他的答应不过是个缓兵之计,他不敢直接面对乔董事长和叶书记,所以他把战场摆在了这里,让这些人帮他推翻乔董事长这个想法。

    冷县长也就不再指望季子强来帮他说话了,他知道季子强一定会装出无所适从的样子,因为这些人本来就是他提前布置好来阻击自己的,所以他心里冷笑一下想:你季子强用不着来着一套,你尾巴一抬,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

    一点都不错,季子强在所有人都表示了反对以后,很无奈的看看冷县长说:“旭辉同志,你看这事情怎么办我现在也没主意了。”

    冷县长就淡然的说:“我也就是说一说乔董事长的想法,到底最后怎么定,那还是听书记的,你说怎么就怎么吧。”

    冷旭辉一点都不傻,他把这球完好无损的依然踢给了季子强。

    季子强就对大家说:“既然你们都不同意这个价格,那就说明确实差距太大,这事情先缓一缓,请冷县长继续给乔董事长做做工作,相信我们的诚意是可以打动他的。”

    季子强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和冷县长玩什么把戏,他今天在白天的时候,叫来这些人,很巧妙的对他们流露了自己的这个反对的意思,希望他们在会上帮自己顶住,其他人都以为他是在和冷县长斗法,所以毫无异议的都在会上对冷县长这提议进行了抨击,但他们都想错了。

    季子强用他们对付的是叶眉,他这次学乖了一点,他要把自己的意图转化成洋河县所有领导的意思,这样自己才能避免让叶眉对自己更大的误会和防范,他不敢再用自己过去和叶眉那一段感情来冒险了,一旦叶眉对自己有了排斥,那后果将会很严重。

    冷县长见季子强真的和自己设想的一样说出了结束这个项目的话来,他就又一次看到了希望,虽然季子强这次做的很巧妙,没有完全的置身其中,像一个局外人一样,但不要紧,他还是跑不掉的,因为有自己的存在,自己一定会让无法摆脱危机。

    会议就在冷县长淡定的微笑中结束了。

    乔董事长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自然是很气愤,他再一次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这次他是一个人来的,他没有带上冷县长,他想质问一下季子强,为什么上次答应的土地价格现在不做数了。

    季子强很客气的请他坐下,给他泡上了茶,给他发上了烟,然后说:“董事长啊,看来这个问题还有点麻烦,我和冷县长已经是统一思想了,但县上的领导很多,我们不能勉强大家每一个人同意,所以这件事情只能先放一放了,等我和冷县长慢慢的给他们做做思想工作,你也不要心急,常言道:好事多磨吗。”

    乔董事长愤懑的弹了一下烟灰,他决定要给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施加一点压力:“季书记,这件事情我是充满了信心的,同时我也希望季书记有这个信心,县上其他领导有一点看法或者不同意见很正常,就看书记你是怎么引导他们了。”

    季子强走过来,坐在了他的身旁说:“我和冷县长在会上也都明确表态了,但这次的价格和正常价格差的太大,我还是请董事长再琢磨一下,要么把价格涨上来,要么就换个地方,可以在远离县城的一些位置给你调剂一块地,怎么样”

    乔董事长感到很好笑,自己就是看那个位置有升值的空间,放到其他地方,自己还买那么多地做什么,他摇着头说:“季书记,为什么我要换地方”

    季子强说:“一个你这个价格太低,再一个,作为以后一个化工厂来说,在那个地方污染,环保都有问题。”

    乔董事长一点都不客气的说:“地我是不会换的,钱我也是不会加的,我还是请季书记继续的帮着运作一下。”

    他的口气很硬,让季子强心头升起了一种气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