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来他是估计上次季子强不给他吐口,一定是在等他表示表示。

    季子强见他显然是误解了自己,不过做生意的,特别是做点大生意的,出手大方是很正常的,不然为什么领导都有很多做生意的好朋友呢

    季子强就笑着说:“许老板,我帮你想办法,钱是绝对不会要的,还请你收起来。”

    许老板就当季子强是假意的客气,现在这社会,不要钱的人他还没遇见过,但经过几次的推让后,许老板惊讶的发现,这季子强还真的像是不要。

    他就有点为难了,人家不要钱,只怕就不会真心的帮自己了。

    季子强明了他的心意,就说:“你先把钱收起来,我给你说个办法。”

    许老板无奈,只得先把钱收了起来,就半信半疑的问:“季县长真有好办法啊。”

    季子强想了想,就打起了主意说:“呵呵,办法倒是有一个,但有一个条件。”

    “奥,季县长你说,只要我可以做到,几个条件都没问题。”

    季子强看看他说:“这一个条件啊,呵呵,是这样的,我们一个黑岭乡,有个小学,校舍也都成危房了,我想帮他们解决一下,要不了多钱,估计也就几万元的事情。”

    说到这里,季子强就停了一下,观察了一眼许老板,接着说:“当然了,做这好事县上也一定会大力宣传的,对你以后促销扩大影响也很有利。”

    这许老板就盘算了一下,真要解决了欠款问题,三五万元到也不是个大事情,自己外欠好几百万了,比起这算不的什么,更何况能够靠上专管畜牧的季县长,以后好处自然不少。他就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没想到季县长如此体恤民情,给你钱你都不要,心里装的都是老百姓啊,佩服,这事情我答应。”

    季子强心里就一阵的欢愉,自己最近老为这个问题揪心,没想到是瞌睡来了有人递枕头,现在问题解决了,心里一下就敞亮了许多。

    他就拿起了电话,拨到了畜牧局的贾局长那里,说:“贾局长,我季子强啊,呵呵,晚上一起坐坐,怎么样,那就好,还有啊,你把你手下的那些养殖大户都叫来。”

    那贾局长一听县长请,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疑惑,但还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季子强就放下电话对许老板交代了几句,让他晚上安排一桌,自己帮他解决。

    许老板就千恩万谢的先离开准备去了。

    到了下班,季子强算着时间,带上秘书小张一起去了酒店,对于时间的计算,季子强是很会把握的,整整的三年啊,基本上没有让叶眉在时间上出过大的问题,因为很多场合,领导不能去早,也不能太晚,不要显的架子太大,还要适当的保持住官威,让等你的人不讨厌,心里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反感。

    这个酒店坐落于洋河县繁华路段,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很是得天独厚,就这酒店的规模,在这洋河县城也算是气派超然,登上高层,从那巨大的玻璃窗上,就可以俯瞰整个县城,大家风范,舍我其谁。酒店里几十个包间均配有最新的布艺、家具和设施,以浓重而不失活泼的色调、奔放且大气的布局、近似自然优美的线条,给每一位客人豪华舒适、至尊至贵的体验。

    季子强还没有进酒店大门,远远的看见许老板和贾局长两人,也不知道他们两人在嘀嘀咕咕的聊什么,看着倒是很亲热。

    这两个人也就看到了季子强的汽车,一起迎了上来,贾局长是眼明手快的抢先打开了车门,还用手在车门的上框打了个遮挡,只是他这姿势很不协调,让人看着不伦不类的,不过这一点都没有让季子强好笑,季子强反倒是体会到了自己作为一个领导的威严。

    他像赌神中的周润发一样,甩了一下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眼神,让它表现的酷一点,然后离开了小车,可惜现在不是冬天,季子强就想,要是自己再有一个半短的大衣披上,对了,还应该有一个白色的围巾,也不用围,就那辆调着,一定更酷。许老板是不知道季子强正在想什么,他立马是快步迎上,谄媚的笑着说:“季县长来了,快请进,大家都在等你呢。”

    季子强潇洒的笑笑,为了表现的像模像样,他就很凝重的点点头,也不说话,在贾局长和许老板的引导下,跨进了酒店。

    贾局长边走,便给季子强点上了一根烟,嘴里还说:“县长,在家的养殖大户我都召集来了。”季子强点头说了声:“好”。

    那贾局长就小心的问:“县长,是不是老韦这欠账的事情。”

    季子强“唔”了一声说:“不错吗,这你都可以猜出来,呵呵”。

    贾局长有点担忧的说:“县长啊,这事情真还麻烦,我们出面不大好吧。”

    季子强眼睛一瞪:“贾局长,今天你是推不掉的,我们的任务就是一定要促成此事,有的话我不好说,你要站出来说,知道吗”贾局长在心里是最害怕季子强的,见他说了硬话,就不敢再推脱,只好点点头,虽然感觉有点为难,但这种事情是一定要表现出坚决和支持的态度,他就说:“县长放心,我一定配合好你的工作。”

    几个人走进了包间,就见里面已经是坐满了人,有畜牧局的干部,还有一帮子养猪,养牛,养鱼的专业户,大家一见季子强进来,都是一起的站起来,立即这包间就乱成了一团,有人点头,还有人在招呼,更有灵光的就抢上前来发烟,这就极大的让季子强感到了自己的重要和超然,他摆出一个电视主角经常使用的表情,招一招手,再挥了挥手,迈着八字步,到了那中间给自己留下的位置,呵呵笑上两声,坐了下去。

    这宴会的位置都是有规矩的,不用主持人说,谁该做哪个地方,都心里明的跟镜一样,给他留的那位置,不说,也没人不敢坐上去,坐不好会引起公愤,所以季子强也就不用推辞了,推也是白推。

    季子强坐定以后,环顾了一下四周,说:“各位领导,今天请你们来,是有事情要和你们相商的,不过呢,现在先不扯它,大家先多少喝一点再说”。

    大家也就稀稀拉拉的坐了下来,很快的,就见那服务员开端上了喋喋碗碗,季子强看着服务员把每个人面前的酒倒满了,他就站了起来,端起了自己的酒杯说说:“今天这大部分人是没有在一起喝过酒,我们就不要作假,酒很不错,不喝白不喝。”

    桌上的人就一起的哄笑了起来,也都端上了酒杯,站了起来,高高矮矮的围了一大圈,季子强就不再多说,一口干了酒,翻杯一亮,滴酒未留。

    桌子上的其他领导和老板,谁敢作假,华领导都一口蒙了,你再不蒙,那就是有问题了,至少看出来你有目无领导的思想。

    按照洋河县的规矩,头一杯是桌子上最高领导讲话,第二杯,那就是请客主人说话了,人家出了钱,这点优惠是要给的,这许老板等添上了酒,也站起来,客气了几句,也是一样脖子,蒙了一杯,大家就又喝了,几杯酒以后,就成了自由活动,随便的喝,随便的碰,拉关系的,怀旧的,谈感情的,巴结领导的,都一个个跳了出来。

    季子强今天是这里的最高首长,自然是首当其冲,一时间敬酒,碰酒都来了,他的身边就站了好几个人,大家也感觉他酒量好,所以平常不敬酒的,都磨磨蹭蹭的过来了,你说季子强怎么办,局长的酒喝了,副局长的酒你也要喝吧,养牛的酒喝了,那养鸡的老板,他咻咻摸摸的也端杯站你旁边,你说你喝不喝呢。

    季子强今天是心情好,也就不在乎多喝几杯,他照顾了每一个前来敬酒的客人,看着对方感激涕零,不胜荣幸的表情,季子强的心里也是充满了快意。

    看来在中国,所有人都在自己的血液和骨子里,对权利有一种最真诚的崇拜,就算这种权利和自己毫不相干,就算手握权柄的人是在敷衍应付,但他们还是欣慰和感觉荣耀,这是不是一种奴性呢我看是的。

    于是,当季子强一开始说话,在座的都一起悄声的注视过来,完全的改变了刚才的神态,本来季子强已经抬起了双手,准备是要拍拍手来制止大家的喧哗的,但现在手抬了一半,感觉是没必要了,大家端正态度的动作,比他的抬手还要快,他也不由的暗暗称奇。在大家全神贯注中,季子强接着说道:“这次请大家来,是因为许老板这个厂子要垮了,为什么要垮了呢是因为你们不支持啊,今天就请大家想想办法,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说完他就用眼光咄咄逼人的扫了一圈,那很多养殖大户就受不了他的眼光,低下了头,他们也不是没钱,但既然可以欠,还不要行息,谁不欠那不是傻瓜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