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很抱歉的说:“今天不行,我已经提前有约了,改天,以后时间还长的很。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乔董事长也不在意,几个人又说了两句,就分手了。

    季子强这个时候,才冷下了脸来,他对冷县长的憎恶也到了极点,你可以和我斗,你也可以使出手段,哪怕手段鄙劣一点,无耻一点都可以,我都可以接受,但你不能这样来斗,你是拿洋河县和老百姓的利益来作为赌注,你是一点都没有顾念到这块生你,养你的土地,这是绝不能再姑息。

    季子强就后悔起自己当初没有提早的对冷县长发动攻势,自己那一点可笑的柔情注定了今天的危局,谁也不要怪了,要怪就怪自己在这严酷的斗争中,还在抱着那一点点美好的幻想。

    既然是如此,那就来吧,战车已经开动,战斗就要来临。

    季子强在冷县长和乔董事长离开办公室以后,一直也没出去,他需要重新的调整一下自己的战略,对冷县长他再也不准备忍让和妥协了,既然你已经挑起了战争,那么战争的形势和发展程度就由不得你来决定了。

    在季子强拿定了这个主意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却响了起来,新上任的林逸副县长走了进来,季子强就不得不打住自己的构思,热情的招呼她:“林县长最近很辛苦啊,我看你每天都在下面跑,一个女同志,也要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

    林逸坐了下来,她很感激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书记既然把我扶上了这个位置,做不出一点成绩来,那怎么对的起书记,累点,苦点没什么关系。”

    季子强笑笑说:“不能这样说,事实上你本身也就适合这个岗位,对了,看你热的,这才几月天啊,有那么热”

    林副县长脸红红的,是有些热,她就说:“我刚才一路走过来真不容易,最近来洋河县的人很多,有的路都堵得很严重了,我下车走路过来的。”

    季子强也知道,最近几年,洋河县到了櫻桃花开的时候,城北面的山上,有几座山都是櫻桃树,每当櫻桃花开时,漫山遍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很美。櫻桃花有淡淡的清新的香味,行走在其中,让人心旷神怡。

    站在樱花满山的最高处,可以俯瞰全部县城,视野开阔,洋河县早就因有果中“玛瑙”之称的櫻桃而得名,距今已有200多年。

    沟内櫻桃树以天然形成,经人工种植,逐渐形成规模,面积约20多公顷,鉴于櫻桃花期、挂果期较长,气候适宜,是休闲旅游的最佳时机。

    常言说:“櫻桃好吃树难栽”。櫻桃沟的櫻桃皮薄、肉厚、个大味甜,主要是由于沟内的土质是櫻桃树生长的最佳土壤,坡度不大,光照均匀,雨水适中,果实成熟季节,个个晶莹剔透,犹如一串串玛瑙挂在枝头,美不胜收。

    每年的这个时候,老是有外地的游客前来欣赏樱花,小小的县城也就会在这段时间人满为患,很多小吃也都水涨船高,价格开始攀升起来,前段时间,季子强还专门在工商局开了个会,要求工商局对所有国营和个体经营的服务行业提前下发规定,不得在这个时间段随意的涨价,所以在这个政策的圈定下,今年还算不错,于是来的游客就更多了,除了本市的,连省城和其他市县也都来了不少。

    季子强就高兴的说:“游客多是好事情啊,辛苦林县长多走几步也是值得。”

    林逸就突发奇想说:“书记啊,要是我们县上专门组织一下,搞个什么樱花或者櫻桃节,那一定效果很好,可以顺便的把我们本土的茶叶,木耳,天麻等等土产都推广出去,这就解决了农村销售难的问题。”

    季子强就一下字定定的看这林逸了,这个提法季子强感到很有新意,也很合时宜,自己本来也是准备在最近让招商局搞一个招商洽谈会的,要是在配上櫻桃节,那岂不是更好。

    樱花节是赶不上了,但再过一个来月就是櫻桃成熟的季节,抓住这个时机,对洋河的旅游和招商引资,对洋河扩大全省的知名度都很有作用。

    季子强想想的就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他这幅表情到把林逸搞的有点扭捏起来,这个季书记今天怎么了,看着自己好像一副色郎的样子,他是不是最近憋得难受了,听说他和华悦莲关系断了,这样一个单身壮男,也真难为他了,怎么抗的住。

    林逸的脸就更红了,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却哈哈的笑了起来,他走到了林逸身边,一巴掌就拍到了林逸的将头上说:“好,很不错。”

    林逸就更难为情了,她脑海中也开始有点想入非非了,几乎她就要转身投入到季子强的怀里,但季子强又说话了:“林县长,你这主意不错,晚上就召开一个工作会议,把这个问题让大家都讨论一下,要是可行,我们就马上着手做准备。”

    林逸一下子就泄了气,哥哥的,原来他想的这事情,差一点让我失态了。

    林逸忙说:“书记,除了櫻桃在5月成熟,还有茶叶也在那个时候上市,要不这两样我们可以放在一起,就叫个櫻桃茶叶节,怎么样”

    季子强来回的在办公室转着圈,像一只兴奋的公鸡一样,又走了两圈后,他站定说:“这个提法很不错,可以试一下,我现在就安排。”

    说完话,他走到办公室旁,拿起了电话,就给秘书小张说:“你立即通知县委和政府在家的主要领导,吃完晚饭,全部到县委来召开一个工作会议,对了,让县委的几个领导一会先到我这面来一下,对,现在就可以让他们先过来。”

    林逸一听他要见其他的一些县委的领导,就准备走了,她对季子强说:“本来我还想请你一起到乡上去看看的,你忙起来了,那就算了,我先过去了。”

    季子强摇摇头说:“你先不要走,一会他们来了我还有事情还提前说。”

    林逸就又坐了下来,她不知道季子强要提前给他们说什么。

    吃完了饭,在县委大会议室里,所有的常委和非常委的副县长,以及专门通知过来的财政局,招商局等相关的几个局长也都到会了,季子强依然是最后一个到场,走在路上他自己都感到很无聊,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这种规矩,在这样的会上最高领导必须最后一个到场。

    实际上他比其他的人还要费劲,他早就收拾好了,准备开会,但别人没到齐的时候,秘书是不会过来叫自己的,所以他只能在办公室无所事事的有一杯没一杯的喝水,要不是自己肾好,恐怕一会开会的时候又要来回的跑了。

    踏进了会议室,他温和的先用眼光招呼了每一个在座的领导,大家也都在他眼光扫视过来的那一瞬间,换上了谦虚,恭敬,柔和的笑脸。

    从这种笑容和表情中,你是绝对难以想象一旦这些人离开了这个地方会有多么嚣张的举止,他们每一个人独自出现在洋河县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带给那里不小的震动,都会让很多讨好的语言和献媚的马屁围绕,也只有在这个地方,他们才会乖巧和温驯的像一支小白兔。

    季子强犹如大老虎一样坐了下来,看着小白兔们一起望着自己,他就说:“耽误大家休息的时间了,因为最近很忙,也只好抽时间开会,请大家理解一下,不过我会让汪主任做个记录的,等洋河县经济好了,我们可以给大家补发点劳务费吗,是不是”

    所有的人都轰然大笑起来,指望季子强给发劳务费,那你要慢慢的等,把身体保养好,千万不要提前走了。

    季子强在大家笑完以后,自己也笑了说:“今天有这样几个事情要请大家来商量一下,随着春天的到来,来櫻桃沟旅游观光人数越来越多,尤其是在樱花开放,櫻桃挂果时期,游人如织,人山人海。今天林县长有个提议,我看很不错,那就是“品櫻桃绿茶,观油菜花海,展洋河美景”,如果我们以此为主题,以后每年都举办一个櫻桃和茶文化的旅游节,大家想想,会不会有力地拉动了我县茶叶,商贸,第三产业的同步发展”

    他这个议题一抛出来,会议室就一下热闹起来,季子强美滋滋的看着大家的讨论,在等待他们说出看法,一会就有人开始说了:好,这个提议好,我们从今年就搞。

    那个人也说了:是啊是啊,我感觉这个活动有意义,对我县的扩大知名度和旅游也是能够拉动。

    还有人又说:这个节日其实花费并不大,主要就是在管理和组织上要花些功夫,我们全县的干部辛苦一下,一定可以办的很好。

    最后宣传部的孟思涛说:“季书记,我考虑这个节日既然要办,我们就要办的像模像样的,该花的钱要花,可以请一下专业演员在我们开幕式上高点文艺演出,也可以邀请省报,市报,或者电视台来惊醒现场的转播,这才能真正的达到效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