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想明白了乔董事长的这个意图,他就有了很多的犹豫,他真不想让他霸占怎么多的地,这些地要是留在洋河县,就算自己这一任得不到实惠,但以后一定会让洋河县获得最大的利益,可是他不能拒绝,也敢拒绝,因为乔董事长背后有叶眉,有乐书记。

    季子强不愿意让自己和叶眉的关系走到尽头,他对往昔那美好的时光还是有很多留恋,他更不希望别人以后指着他的脊梁说:这个人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家伙,当年人家叶眉提拔了他,现在他过河拆桥,一点情面都不顾,处处和叶眉为难。

    季子强很犹豫,也很矛盾的斟酌说:“董事长不怕那土地把资金都压住啊,还不如你先少买一点,等以后需要了在扩大,这样可以让你资金利用率提高不少,旁边的地我帮你看住,不给别人卖。”

    乔董事长就摇摇头说:“这到占不了多少资金,我对付的过来,对了,今天还想和季书记把地价谈谈。”

    季子强看到自己的话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乔董事长的判断,心里只好暗叹一口气,500亩就500亩吧,能换点钱出来帮补一下洋河县也成,现在听乔董事长说到了价格,季子强就说:“土地这一块上交国家的没什么太大的浮动,省里都有个标准的,至于给当地的补赏,那个位置按前几块地出售的价格来说,大致算下来就是8万元一亩的样子。”

    乔董事长就很是惊讶的说:“8万的补赏啊,季书记这是不是太多了,我和冷县长初步合计了一下,每亩2万元差不多,县上就算是支持一下我们,怎么样”

    这话才让季子强大吃一惊,冷县长怎么如此不负责任,过去出售的几块地的价格他不是不知道啊,特别是沙坝这一片土地,不管是地理位置还是土地的附加值,全洋河县就数这块最好了,现在说2万元,根本就说不过去,就算县财政不留一分钱,光农民的安置靠这点钱都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季子强就大为不满看了一眼冷县长,但冷县长的表情很镇定,冷县长对季子强说:“季书记,补赏这一块可以让乡上多做点工作,乔董事长来投资,我考虑我们还是应该给一些优惠。”

    季子强感觉到了愤怒,优惠当然是有,但绝不是如此不顾农民的利益,季子强的眼中射出了冷峻的目光,他想立即就对冷县长进行严厉的斥责,但很快,他又抑制住了自己的怒火,他看到了这其中很多有违常规的蹊跷,冷县长给予乔董事长价格的如此低廉,他是为什么,难道他真的就是为了优惠吗应该绝不是如此简单。

    冷县长如此做,无外乎两个理由,其一,他是收了乔董事长的好处,他因为个人的利益所以拿集体的利益来做交换。

    第二,那就是冷县长正在给自己设计一个陷阱,冷县长一定是知道了乔董事长的背景,他也知道自己一定是不会同意这个价格,自己对这个问题的否定,也就是自己落入陷阱的开始。

    季子强把心中的怒火都收敛了起来,这个问题太过严重,他必须要好好想想。

    季子强就站起来,转身到了自己办公桌旁,把自己的烟拿了过来,给乔董事长和冷县长一人散了一根,然后自己也点上说:“你们稍微坐下,我上趟卫生间。”

    冷县长心里冷笑一声,不过表情依然是谦恭讨好,他和乔董事长都点头说:“没事,没事,我们等你。”

    季子强走进了卫生间,他关上门,在里面站了一会,打开了水龙头,用凉水洗了一下脸,仔细的想着自己应该怎么处理目前这个棘手的问题。

    很快的,季子强就否决了刚才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冷县长既然知道了乔董事长的背景,他绝不敢随便要什么好处,他本来就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同时,他如果要了好处,那么他就应该给予乔董事长一个合适的价格,一个可以让自己勉强接受的价格,而现在,他给的这个价格显而易见的,就是不准备让自己接受。

    这样看来,冷县长给自己设伏的可能性就很大了,他也已经感到了叶眉对自己的误会,他现在就是要加深自己和叶眉的误会,让自己再一次因为乔董事长这件事情,失去叶眉这个靠山。

    道理是想通了,但这依然改变不了季子强的现状,他真的有点为难了,他进退维谷,同意这个价格,那是对自己道德底线的突破,也是对洋河老百姓的盘剥,更为重要的是,一但这个价格出现,它对洋河县就会带来更多,更大的损失,以后每一个前来投资的人,都会用这个价格来作为参考,那么洋河县就会不断的承受这种损害。

    但是不同意这个价格,自己是不是就真的有点故意的和叶眉为难了,那么叶眉会怎么看待自己,她会认为自己又一次的违背她的意志,后果呢或者她真的就会和自己分道扬镳了。

    季子强左右为难,他在卫生间又一次的用冷水把脸洗了一下,他走了出来。

    乔董事长和冷县长两人正在小声的说着话,见他出来,都很客气的说:“季书记喝点水,感觉你今天很疲惫啊。”

    季子强说:“最近估计是没太休息好,每天都有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不过等哪天好好睡一觉就恢复了。”

    乔董事长又给季子强发上烟说:“书记啊,这个价格上面我是全靠你和冷县长了,你不能不帮我啊,这件事情要成了,对洋河县的发展也是很有益处的,我也很想交一交季书记你这个朋友,将来在其他地方有什么用的上了的,一句话,我在省城还是有几个朋友的。”

    乔董事长的话说的很热情,也很诚恳,但这都是表面现象,季子强已经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种潜在的威胁,他在暗示着季子强,如果此事没能按他的意愿达成,他可以让省上的朋友给自己施加压力的。

    其实不用他说,季子强也知道他对自己本身就有的威慑力,不要说省上的领导,单单就是一个叶眉,都让季子强左右为难了,否则,今天要是换成其他人,季子强一听他这个价格,早就请他出去玩了。

    季子强笑笑,似乎很感激的说:“董事长太客气了,以后肯定很多事情要你帮忙的,至于价格问题,我看可以商量,这不是太重要的事情,谈谈你以后的发展规划。”

    乔董事长也很精明的,他听出了季子强话中的不确定,他就说:“季书记,我看我们还是把价格先定下来吧,这样我才心里踏实一点。”

    季子强见回避不了,就说:“董事长啊,说实话,你这价格真的太低了,你能不能再往上调整一些,这样我才能定下来”

    乔董事长嘿嘿一笑说:“季书记,你也知道,我们其实赚钱也就在成本节约上,你要一定让我涨,那我最多也就能涨23千元,这似乎对你们也没什么意义,我还是想请季书记多做一点乡上,村上的工作,这样比我涨一点钱更解决问题。”

    季子强的心里再一次升腾起了愤怒,这个人对自己是如此的藐视,自己张了一次口,他就拿23千元来打发自己,他倚仗着上面有人,就要对自己和洋河县尽情的欺诈,把他自己的财富建立在国家和老百姓的痛苦中,自己绝不能容忍,就算是因为这个问题得罪了叶眉,也在所不惜。

    虽然季子强萌发了这个想法,但他还是要注意自己的策略,他绝对不想和叶眉发生正面冲突,所以季子强也笑笑,他显的有点勉强和无奈,他说:“那行吧,这个价格今天就先这样定下来,等下次会议,冷县长提一下,我在帮着说说,估计问题不大。”

    乔董事长的眼中就露出了一种胜利者的自负表情,他就想,自己纵横商场,游弋官场多年,就没有见过不怕上司的小干部,这个季子强上次为温泉的事情一定是吃了苦头了,虽然最后叶眉说那家也是在上面找了人,洋河县没办法在甩开人家,但自己对季子强不满,她是一定看的出来。

    冷县长倒是吃了一惊,他的本意是让季子强来否决的,没想到季子强一口答应了这个价格,这对冷县长来说就有点没意义的,为了促成这个陷阱,自己连好处费都没有提一句,除了对乔董事长有点顾忌以外,自己也就根本的没想过这个价格可以执行,季子强的性格自己应该是了解的,但今天毫无疑问的,自己又一次看错了她,他竟然也学会了妥协和讨好。

    不过看来这季子强还是很狡猾,他要自己在会上提出来,这样他只需要顺水推舟一下,让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是自己操办的,最后骂名都留在自己的头上了。

    但冷县长是没有办法来拒绝季子强的这个提议,自己不说,马上就会让乔董事长起疑,

    冷县长很有点郁闷的说:“那行,请季书记尽快的安排一次会议,我们把这事情定下来。”

    季子强说:“就这一两天吧,还有几个事情都需要上会研究一下。”

    乔董事长见大事已定了,就掩饰不住脸上的喜气,说:“晚上我们聚一下吧,我来做个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