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鲁老板就带上许老板来到他这诉苦了,说了好些他怎么崇拜季子强,放心季子强才来投资的话,还说道现在卡壳了,要是实在谈不拢就回去了,等等,就是一个目的,想让季子强干预一下,把那一个点的股份让交给他。 。

    季子强倒是不相信他真的准备撤退,要是真的想走,何必来找自己,又何必非要晚上请自己吃饭,但他也知道,这是一个生意人,没有什么好处他是不会留下,对季子强来说,他到不很看重那一个点的股权。

    股权有什么用,过去不是一个点的股权在县上,过去百分之百都是县上的,那又怎么样,还不是搞的个卵一滩,股权给人家其实更好,免得县上天天去吃喝敲诈,指手画脚的影响人家经营,就那些个主任,局长什么的去做懂事长,董事长,董事长,你要懂事啊,他们会企业管理,他们会经营生意,鬼才相信,叫他们哈吃胡喝还靠得住。

    但这样的想法是不能让鲁老板知道的,既然他很想要,可以啊,给他就是,只是个怎么给的问题。

    季子强显得很为难,他在房间来回的度步,脸色也是举棋不定,心神不定,这两个人就随着他来回走动的身体,眼睛跟着转动,见他很为难,久久没说话,鲁老板就开了口:“季书记,我也知道你一定是不好说,但这事你不干预恐怕就只好黄了。”

    季子强邹着眉头说:“老鲁啊,我是想帮你,你是许老板的朋友,但我是县委书记,大事我可以抓,你们这谈条约太具体了,我去老远的插手进去,不合适啊,关键是没有个好的理由。”

    那许老板就开了口:“书记,你就抹下脸去帮忙说下啊,这鲁老板人很不错的,也给我说了,事情成了,一定会感谢你的。”

    鲁老板也连忙说:“就是就是,感谢那是少不了的。”

    季子强抬起头来笑笑说:“快不要说那话,大家都是为了干事才聚在了一起,这也是缘分,感谢我就不用了,我想了个办法,你看成不成”

    鲁老板忙问:“书记请说,什么办法”

    季子强淡淡的说:“你看这样好不好,今年就下了一场雨,农村还是很多地方旱情严重,你就高风亮节的支援一下,买上千吧台小水泵,这样我就可以通过表扬你这事,帮你说话,再拿下那一个点,怎么样。”

    鲁老板就在心里算了一算,感觉虽然吃点亏,但要是挣得了控股权,那还是很划算,他就牙一咬说:“既然书记都这样说了,我也没啥好讲价的,我明天就回柳林市,买一千台小水泵来,其他的事就靠书记帮着周旋了。”

    季子强严肃的点点头说,你放心,只要我有了说话的借口,那这事就好办。

    鲁老板这才高兴的离开。

    过了几天,这鲁老板就买来了上千台小水泵,送倒洋河县,季子强很高兴,就叫来了林逸副县长,现在是她分管农业了,季子强就安排她把这水泵分发下去。

    林逸见他套来了怎么多的水泵,喜欢的不得了,就满面春风的说:“谢谢季书记,你说下,你忙我解决了这么大个事情,我应该怎么感谢感谢你啊。”

    她不说感谢还好,她一说感谢的话,季子强一下就想到上次跳舞的事情了,他连忙说:“谢什么啊,都是工作,不要说谢的话,要谢也是应该谢谢人家鲁老板,你赶快把水泵发下去。”

    林逸心里很有点失望,她就想不通了,多少人都在渴望着自己的一点点温柔,这个季子强怎么就这么坚强,上次他那地方已经都火熱的不像啥了,看看就要进去了,但他还是硬个忍住,离开了,唉,这人,他也不怕把自己憋坏了,不过说不上那天晚上回去他自己解决的,一定是这样,不然老是那样杵着多难受。

    真是的,她就不明白那玩意遇强则强,无事则软,那能回家以后还那样杵着,以为那是犁头啊

    季子强就看到林逸眼神怪怪的,在那发呆,他也不知道林逸在想什么,就又说:“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林逸这才反应过来,脸一下子绯红一片,忙说:“没有了,没有。”

    季子强看看她,就感觉有点不对,说:“是不是需要安排人给你配合一下。”

    林逸忙说:“不用了,我知道那些地方干旱。”这一说干旱的事情,她又想到了季子强干旱的地方,就一阵的脸红。

    季子强今天老是见林逸怪怪的,季子强摇摇头,就没再理会这事了,他给鲁老板打了个电话,季子强让鲁老板把水泵送过去先不要走,今天就可以安排把重组氮肥厂的合约签了,那鲁老板喜欢的很,嘴里是千恩万谢的。

    这两件事情一起解决了,季子强的心情就好了许多,氮肥厂的合并重组,让洋河县的工矿企业在改革中有了一个表率,对下一步的整改大为有利,这样想想,他就更高兴了。

    但他的高兴好像有点早了,因为冷县长眼看着季子强搞一样,成一样,他的心里就自然很嫉妒,他拿出了手中的那副好牌,他也相信,季子强一定会在这一把输掉很多筹码,对这个结果他是很自信的。

    不错,一点都不错,季子强的仕途,或者换句话说,他的前途,他的未来,都会在这场对决中起到根本的改变,他就像是在沙漠中行走的狼,越来越远离了水源,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变化莫测的仕途风暴,也会再一次展现了它的冷酷和凶残,但季子强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他全然不知危险正在悄无声息的一步步向他靠近。

    在季子强的办公室里,冷县长带着那个乔董事长坐在沙发上,季子强也在傍边坐着,三个人在客气的寒暄,季子强说:“乔董事长好长时间都没过来了,最近在那里忙啊”

    乔董事长就笑着说:“我这每天是乱跑,不过最近来过两次洋河县的,见书记很忙,也没敢来打扰你。”

    季子强就打了个哈哈说:“是啊,最近是有点忙的,不过乔董事长要是有什么事情,再忙,我也要抽出时间来陪你的。”

    对于这个乔董事长的底细,季子强上次从叶眉那里也大概的了解到了一点,所以客气是必须的,再一个人家既然准备来洋河投资,自己作为洋河县的主要领导,应该是欢迎的礼貌都不能缺少的,抛弃其他问题不说,作为一个客商,季子强也责无旁贷的要热情,所以季子强的态度出奇的好。

    冷县长也说:“季书记啊,乔董事长几次说来见你,但我考虑你最近确实太忙,有些小事情我就先和董事长沟通一下,事情差不多了,有些眉目了再来见你,也让你省点心。”

    季子强很领情的对他点了一下头说:“上次我到市委去汇报工作,叶书记就提到了董事长的事情,说董事长看中了洋河县的一块地,不知道董事长下决心了没有,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乔董事长就呵呵的一笑,给季子强和冷县长都发了一根烟说:“看准了,就要南郊沙坝那里的一块,今天就想和华书记好好谈谈。”

    沙坝这地季子强是知道的,这是一片蔬菜地,城郊两个乡在这里都有一点,这个地方在进洋河县的要道的,地理位置很好,交通也方便,本来从季子强的内心里是不想把这块地作为工业用地来处理的,将来洋河县旅游搞上去了,这地就会成为服务行业及宾馆等配套行业的最佳之处。

    但这个乔董事长不是等闲之人,自己为他上次的温泉问题已经和叶眉闹的有点误会了,这次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好好的配合一下,他想了下说:“行,那就按董事长的意思,在那个地方给你划出一块来,董事长需要多少亩地”

    冷县长就接上话说:“我们已经初步谈了一下,按五百亩估算的。”

    季子强吃惊不小,他叱了一下牙说:“这么多啊,用的完吗”

    乔董事长笑笑说:“短期可能用不了这么多,不过以后就说不上了。”

    季子强有点疑惑,但他不能表现出来,他们几个人就又谈了一会,渐渐的,季子强才猜摸出一点乔董事长的意图了,乔董事长实际上工厂最多只需要200亩就够了,但他想先占几百亩地,他也看准了那个地方的发展优势,他就考虑以后那地方发展好了,自己再到手卖出去,那样轻轻松松的就会翻几个跟头,把自己投进来的什么本钱都赚出来了。

    国家土地有规定,两年不开发使用就可以回收,不过呢。一个这种事情很难真的操作,再一个人家有个厂子在,就可以钻这个政策的漏洞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