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摇摇头,挥手把他打发走了,离开洗浴中心后,季子强有点烦躁不安疑惑总之,他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间洗浴中心,他在门外的许老板的车旁,抽这烟等他们,大街上的风比他进来的时候明显大了许多。品 书 网

    季子强却突然的想到一群又一群的穿透明裙子的小姐,一群又一群叼着烟卷的横肉胖子,一群又一群的各种各样的客人们,这让他感到自己很脏,异常的肮脏,这怎么会是自己的生活呢

    因为自己一共也只有过两次恋爱,因为自己丝毫没有感觉到恋爱的永恒,可是,这也不能完全去怪别人,自己难道真的就对得起那些爱情吗,自己没有见异思迁或者放任自己的慾望吗或者向梅的事情是别人误解了自己,但自己和叶眉,和方菲的关系呢看来,并不是爱情抛弃了自己,而是自己没有尊重爱情。

    这样想着,季子强就感到了又一次的痛苦。

    第二天他们准备一起去洋河县氮肥厂看看,季子强就提前给冯副县长去了个电话,告诉他要去氮肥厂考察的事,让他提前和厂里通个气安排一下。

    这个鲁老板看来是真有点钱,开个宝马,季子强和虚劳一个车,他就问:“许老板,你看这事咋样,这人实力真的很强吗。”

    那许老板眯着个眼睛说:“你放心好了,他的底子厚得很,最早是干走私发家的,现在洗手做了实体,他对这厂想要,还答应成了感谢我呢。”

    季子强就笑着说:“那你不错啊,还可以吃点回扣。”

    许老板就也笑嘻嘻的说:“要没一点好处,我把你拉上拉下的跑来见他做什么,我又不是你,光为老百姓服务。”

    两人就开着玩笑,跟着那宝马跑,许老板就说起昨晚上的洗浴中心,说那的小姐真不错,服务挺好,小姐也漂亮,活做的踏实,季子强就又一次的想到了那个叫可可的女人,他不知道自己和这个女人还会不会见面。

    他们很难在遇见了,因为季子强现在越来越少往柳林市跑了,洋河的事情很多,但他们是不是就永远不会见面,也很难说,或者以后还会发生点什么吧

    到了洋河县,前面的宝马就停了下来,他们几个人一碰头,就说先去厂里看,回头再座谈,季子强就给冯县长打了了个电话,问:“我们想到厂里看看,那面现在方便吗”

    冯副县长很聪明,就领会了意思说:“方便的很,你们来就是了。”

    他们就又上了车,现在是许老板的车在前面开道,宝马在后面跟着,穿过县城到了东郊的氮肥厂,没走到门口,车就停下了,为什么

    你小车现在就进不去,外面拖拉机,三轮车,奔奔车,自行车挤的满满的,都在等着一个一个的放行,季子强心里就不得不服气了,看来老冯还有两刷子吗,这搞活动搞的就跟真的一样,也不知道那找来的这么多车,群众演员也很专业,看他们车来了还不给让道,你不让道就不让道,为什么还对着车嘴里骂骂咧咧的,呵呵,季子强就一个字形容:“像。”

    他们就只好下车挤了进去,进到了氮肥厂里面,厂办公楼下面早已经等待了一伙的人,有政府的,工业局,县经委,还有厂里的几个领导。

    大家就一起进到了厂办大会议室,稍作介绍,就都做坐了下来,洋河县一下出动了这么多的人,那鲁老板那里记得住,他就知道季书记就可以了,其他的现在也懒得去记名字,季子强就讲了几句,然后叫厂长把厂里情况简单的说了下,一行人就到下面车间去看了,季子强没去,他一般不喜欢凑那个热闹。

    今天的主角是鲁老板,自己去那还不喧宾夺主,都来拍自己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他们拍。。

    他和许老板就在办公室里抽烟,等他们慢慢的看,几个厂里的小干部也留下来给他们添茶倒水的服务。

    等了几十分钟,那些到车间考察的都返回来了。

    然后就是座谈,座谈完了就是吃饭,吃饭完了又和县上座谈,座谈完了又是去吃饭,吃饭完了又是去歌厅慢慢得练整个就是一条龙的流水式作业。。

    那鲁老板在洋河县广大的干群包围中,早已经晕了,就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事谈下来,季子强也是忙了一天,现在看到有了结果就说:“鲁老板,看你人很大气,我也不骗你,你接手可以,但有个条件,短期之内不要裁员,可以答应这个条件,你住一晚,明天和他们几个部门就正式的谈细节。”

    鲁老板今天看了这么好的销售阵势,还想再扩大生产哩,就满口的答应了。

    这事看来是告一段落了,事情在很理想很顺畅的进行中,其他的事季子强就不怎么过问了,那鲁老板也来请他吃过几次的饭,该优惠的他也尽量的给优惠,没过多长时间,就基本是谈的差不多了。

    这个事情的处理再一次让季子强得到了很多的赞赏,但同时也让冷旭辉更加的仇视他,当然了,最近这段时间冷旭辉还是比较老实,他现在已经衡量出来自己在县上上层力量的薄弱,县领导现在又增加了一个,那个林逸也已经被任命了洋河县的代副县长。

    刚上任,她就经常往季子强那里跑了,对季子强明显的是感恩戴德,这让冷旭辉感到很不舒服,看来季子强已经给自己不断的安插眼线和钉子了,自己在政府以后也未必就能一手遮天。在常委会那个地方更是没有什么发言权了。

    可是在他的身边还是有很多的中层干部,这些人目前没有其他的选择,就只能紧紧的团结在他的周围,希望可以想成一个战斗堡垒,来抗击下一步不可避免的战斗。

    季子强也大概听说了冷县长正在组织人马,准备和自己抗衡的消息,不过季子强不去理睬,也没有放在心上,他知道那样的结盟是不可靠,也没有什么力量的,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着,等待着。这两天那面氮肥厂的事也快要定下来了,这次是按股份制进行的重组,县上有土地,设备占了一股,鲁老板直接是现金投入,在国资局,县经委,工业局等相关的几家联合谈判下,洋河县的占的比例和鲁老板出的现金基本一致。

    大家股份相当也有了问题,县上也想控股,那鲁老板也想控股,现在就为那百分之一叫上了劲,鲁老板想再多出点钱,自己占百分之五十一,县上还想让他少出点钱,县上来占这百分之五十一,虽然就是那不多的一点,可控股和不控股性质就绝对不一样了,控股的一方就是懂事长,在以后的很多决策上有绝对的发言权。

    谈了几个回合也没谈下来,事情就扯到了县长冷旭辉的面前,那个鲁老板就认定了季子强,其他人他还不谈了,他就对冷旭辉他们说:“我们谈不下去,干脆让季书记来谈,他去找我的时候还说的好好的,来了这样优惠那样优惠,现在连个控股都不给,那我还来投什么资”

    他要不提季子强还好,他这一提,那冷旭辉反倒心里不舒服了很多,本来氮肥厂就让他颜面扫地,心里憋屈,再加上季子强官大一级最近对自己的排挤和打压,他的脸就登时不易觉察的变了几变,很快他又回复了常态笑着说:“鲁老板啊,你也要替我们县上着想一下啊,我们相信你也是想把厂办好,也想赚钱,可我们也要为自己县上的上千职工负责,也不是他们不给你这五十一,这是我的原则。”

    那鲁老板就气呼呼的说:“我来投资那也不是空手来的,你们要负责,我也要对我的钱负责。”

    冷旭辉哈哈大笑说:“是要你负责啊,我们也就是让县经委主任兼个董事长,他一天事多得很,哪有时间到厂里去忙,你可以做总经理啊,具体的运作还是你负责吗。”

    鲁老板也不相让,我出的也是白花花的银子,还有季书记相靠,为什么就做不了董事长,他就反唇相讥道:“那既然主任每天忙,何必占个位子,做个样子,干脆我直接负责就得了。”

    他的口气让冷旭辉感觉很不好,这还是政府,自己还是老大,你一个破暴发户也太拽了吧,连我的话也敢反驳,不就是认识季子强吗,有什么了不起,他不屑一顾的很强硬说:“这是我们研究定下来的原则,你再考虑下吧,实在是不同意我们也就不勉强你,今天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说完话是佛袖而去。。

    剩下这些认识面面相观,一时就陷入了僵局,谈不下去了。

    从心里讲,鲁老板还是很希望谈成这项目的,这厂虽然设备陈旧,但销路很好,洋河县还是个农村县,就这一个氮肥厂,其他的肥料本地还没有,只要换了设备,就是再扩大一倍的产量也不用出洋河县就可以销掉,这一点很关键,他看这面也是谈不下去了,就想到了季子强,决定从他那下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