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是用雙峰插云玲珑凸现来说的话可能会让人想这会不会是一本黄色小说,虽然这可能会让大家更有兴致看下去,但是,季子强还是只能告诉大家,她的身材,除了胸部,和模特都很象。

    她穿着可能会让很多人觉得庸俗,黑色的半透明蕾絲内衣,丝袜,高跟鞋,现在毛片里这样的穿着都很少了,就当是怀旧或者复古吧,但请相信,经典,就是经典,一定是有道理的。

    季子强看着着她的大腿,确切的说是看着她大腿上的丝袜,他很庆幸不是他以前看到的那种劣质丝袜,不均匀,看来高档的地方就是高档,小姐都舍得下本,当然了,也没准是老板统一发的。

    这个叫可可的女人应该很聪明,她摸索着季子强以便激发他的兴致,用手慢慢的按摩着,而她的微笑也不再是程式化的,而是露出了女人那种特有的,坏坏的狩猎男人时才会露出的笑容,这种笑容总是让季子强想到狐狸,或者女妖,这样的女人是具备侵略性的,在她们的面前,最好的享受,莫过于扮演一只小绵羊。

    接下来的事情让季子强有些意外,非常的意外,因为虽然他已经做好了扮演小绵羊的准备却没有想过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真的做了只小绵羊。

    她那一头浓密的卷发在他的上空飞舞的时候,季子强才意识过来,她如此迅速的骑在了他的身上,姿势象骑马,腾出的一只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脖子,另一只拢着头发,生怕阻碍了自己的视线,可可就这么用那么贪婪的眼神看着他,咬着下嘴唇,让季子强觉得自己像一块巧克力。

    但季子强还是反应了过来,他扭動了一下身体,把她从自己的身上晃了下去,季子强说:“行了,我做做按摩就可以了。”

    那女人没有说话,好像和奇怪,就在旁边坐着,季子强感觉或者是不是自己这样有点过分了,

    正在他琢磨着的时候,突然被她的笑声吓了好一个哆嗦,她的笑声大的有些离谱,因此在季子强的脑海中迅速浮现了无数个豪迈派的女星和女人。

    这个叫可可的女人笑了足足30秒才停了下来。

    季子强不得不说:“你这么大声不怕人听见啊”

    她很不在意的说:“听见就听见了,怎么了”这女人从气质上的快速转变让季子强有些意外,感觉她完全不再象一个小姐。

    季子强小心的问:“你不是这里的小姐吧”

    这女人就笑着说:“不错,我根本就不是这的小姐。”

    季子强有点吃惊,他一下坐了起来说:“啊你是来洗澡的女顾客”

    这女人笑的更欢了:“去去去,我是这的老板,你欺负服务生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诶,对了,你记得给你递烟那胖子了么他其实是个不举,我们这的小姐都怕他,让他折腾一够戗,變态死胖子,诶。”

    可可的声音在季子强的脑海里逐渐缩小,象有人在均匀的扭動着旋扭式的音量开关,直到一切变的寂静无声,而图象却清晰极了,可可这会看上去可能不到25岁,对,也就二十一二的年纪,只有这个年纪的女生才会这么激动的向你描绘或者叙述着什么事情,这会你说她是个中学生,季子强都信,而自己,就象她的小男朋友,他们俩背着书包,他们俩不,其实这会他们俩这会赤身裸體,至少他是这样,而她也差不多,他们俩只是客人和陪睡的人,不,不对,是老板,可是,,她干吗要亲自来”

    她还在说:“喂喂喂,你很闷诶,我说了半天你怎么连答应都不带答应的”直到她再次晃动着季子强的身体时,季子强才回过神来。

    季子强说:“恩哦,没事,我在听你说话。”

    她很不满的说:“瞎说,你根本就没在听,你说,我刚才都说什么了”

    现在摆在季子强面前的是一根非常细腻的手指,手指很长,细心的人一定会发现,女人在生气的时候指人是手指内侧向上的,而现在季子强就被可可这么手指向上的指着,因此看不清楚指甲,只能看出指甲留的不是很长,而颜色在如此昏黄的灯光里就丝毫看不见了。

    说实话季子强不喜欢涂指甲油的女人,因为他很喜欢看女人在思索或者发呆的时候咬指甲,而涂了指甲油后无疑会让这种行为显得非常的不卫生,因此他不自觉把她指着自己的手指给翻了过来,想看看她到底涂没涂指甲油。

    而这个可可却出人意料的把手抽了回去藏在身后,季子强这才从她的表情上看出她大概是真的生气了。

    她不高兴的说:“你根本都没在听我说什么,还以为你会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可可边说边扭動着身体挣脱,并且跳下床穿好了衣服,季子强这才注意到她放在床边凳子上的衣服是套很正式的女士西装,难道她说的是真的真的是老板不,不会的,一定是这里的服务做的比较到位,制服誘惑嘛,说不定下一个会是个穿护士服的。

    季子强笑笑问:“喂,真生气了”

    可可不说话,回过头露出明显是在假装生气的表情,把嘴掘的老高。

    季子强又问:“你到底多大了”

    可可说:“我26了。”

    季子强:“26恩,看上去比较象,可是”

    “可是什么”

    “没什么,你有的时候象个小姑娘。”季子强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

    “哈,夸女人年轻就都爱听,可说象小姑娘可不一定爱听哦 ”可可大笑着说。

    说话中可可已经穿好了衣服,这时候的可可看上去完全变成了个女白领,看着眼前身材高挑的可可,季子强甚至燃起了一些慾望,可可很轻盈的转了个圈,把手指伸在嘴前,小声的发出 “嘘”的声音,开门就要出去。

    “等等。喂说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我看你很眼熟。””季子强忙叫住她。

    他不自觉的就放低了声音,压着嗓子说话了。

    这个女老板就看着季子强说:“你还记得在南小巷那个小火锅店吗”

    季子强一下子就恍然大悟了,记得那次自己带华悦莲在南小巷火锅店吃饭的时候,华悦莲来的晚,自己就无意识的看到了一个坐在旁边一张桌子上的那个高挑的美女,那个美女就是这个可可,难怪刚才自己感觉很面熟。

    可可看到了季子强那表情,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那次的邂逅,她就很快的在季子强的额头上亲了一下,闪身出去了,留下季子强一个人坐在床上怅然若失,他搞不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真的是这个店的老板

    很快的,刚才那个小服务生又来了,他说:“先生,你要的人来了,你可以挑一个,”

    他的身后又进来了两个人,很遗憾,季子强看到的两个女人没有一个是可可,这两个女人一高一矮,但矮的也有一米六五左右,两个人都穿着透明的丝质透明长裙,很明显,这才是她们的“工作服”这两个女人是地道的老战士了。

    季子强立刻在脑海中回忆起了姑娘该有的样子,刚才的可可把他的思绪拉的太远,感觉拉的也太远,她的做派完全不象那一类人,眼前的两个女人都不难看,季子强只得随便指了一个留下,另一个甩着手出去了。

    “大哥等急了吧想怎么玩啊”姑娘很殷勤的对季子强说。

    季子强淡淡的说:“你坐那,别动,我有话问你。”

    这姑娘嗲着声音说:“大哥你说话咋这象police捏我等着,我去拿双手铐去玩,保证你”。

    季子强不耐烦的问:“得得得,我问问你,你们这有个叫可可的女孩么”季子强特意用了女孩这个词语,而不是小姐,是出于对可可的尊重还是好感又或者他确实不希望她是

    这个姑娘努力的想了想说:“可可没有啊,我们这一共25个姐妹,没有叫可可的啊,大哥以前来过啊你没记错吧是我们这的么一看你就是常出来玩的,记错地儿了吧”

    季子强松口气,他很庆幸可可不是这的姑娘,季子强在疑惑可可真是老板了

    季子强说:“好了好了,去把你们经理找来。”

    “大哥你不满意啊这不还没咋呢么大哥你”

    “让你去你就去,没对你不满意。”

    这个女话涝甩着手出去了,房间里再次剩下他一个人,他很快的穿好了睡衣

    “大哥您有啥吩咐”站在门口的是个叼着烟卷的一脸横肉的胖子,季子强怀疑全世界的一脸横肉的胖子都是洗浴中心的经理,没错,洗浴中心的经理应该是这个样子才对。

    季子强问:“你是经理”

    “是啊,您哪儿不满意”

    季子强说:“没不满意,我是说,你们这老板”

    这胖子就笑了:“哎呀大哥,你喜欢岁数大的啊早说嘛,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等着,我给你来个四张多的够劲儿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