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三个人吃饭就简单的多,就也没怎么喝,光说话去了,季子强就把氮肥厂的情况给他做了个详细的介绍,那鲁老板就问:“书记,他们的销售怎么样,好卖吧。品 书 网 ”

    看来还是很懂行的,做工厂其他的都次要,关键就是看销路,销路好什么都好,销路不畅,你把那工厂就是收拾的再好也没用。

    季子强就给他大讲特讲了一阵氮肥厂销售火爆的场景,说的那真是让人感觉不是去买化肥,倒像是去买优惠商品,最后他说:“现在厂里什么都好,就是设备有些陈旧,需要投资更新,县上的目标是要找个有实力的人,除了更换现在设备,还要扩大生产,销售是没问题,不说出去打市场,就是本地都不够卖,这点你鲁老板放心。”

    那鲁老板就听的动了心,又试探的问:“不知道收购价格上县上有没有大的优惠,要是季书记看得起本人,给帮帮忙,以后我自然不会忘的。”

    季子强听出了他话的味道,也就做出了领会的样子,和颜悦色的对他说:“你是许老板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我当然会帮你。”这鲁老板算是放了心,做生意没后台那你怎么也做不好,现在有县上老大做靠山,你就是不想挣钱都很困难。

    吃完饭他就一定要叫活动一下,季子强还想再做点他的工作,也就同意了,许老板更不用说,对那种红红绿绿的地方,他爱的哭。

    其实男人对于女人,就那么回事,或者说,他们喜欢的其实并不是女人,而是新鲜感,你想啊,身材好的,就那么点特点,高,白,前凸后倔,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还有能什么你还想要什么发型眼睛大小五官位置大哥啊,一共才有多少种类型的女人啊

    他们开车找到了这么一个认为安全的浴场,光是迎宾的小姐就已经够新鲜的了,因此许老板兴致格外的高涨,把钥匙扔给趴车仔后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性质”,因为他从很早以前就知道,越想吃的就越要等,这样才够味道,因此他异常绅士的拿牌,不紧不慢,甚至和发牌小姐逗逗贫,他心理非常明白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他甚至忍不住想偷笑。

    季子强的态度很随意的,这样的场所提不起他太大的兴趣,但他也不很反感,对他来说,一切都在自己主观的认识上,看你怎么来理解这些地方了,特别是在他饱受了几次爱情的打击下,他心底有时候也会萌发出一种对感情的不信任,而恢复后的季子强,又多少有了一点点的玩世不恭。

    同时,他也相信和他同来的许老板和鲁老板不会对洗澡过程感兴趣,他们的思维一定会直接跳跃到来到后面的活动。

    休息厅完全称的上奢华,比季子强去过的任何一家洗浴中心都不差,甚至还比很多要强上不少,但却让他的感情极其的复杂,以至耽误了他许多的时间,他因为这间休息室的装修耽误了几乎15分钟以上,不为别的,实在是不明白这间洗浴中心的老板是出于什么心理而把整个休息厅装修成海底世界的样子,究竟是他从小缺乏欢乐的童年还是有一个过于欢乐的童年究竟是他认为海底世界可以唤起他的无限慾望还是海豚或者鲸鱼可以唤起他的无限慾望。

    至少,看着墙壁上,混暗灯光中的一条条各种海底生物让季子强慾望全无,季子强想起了省城动物园里的海洋世界,他想起了赵忠祥的人与自然,他想起了幼儿园。

    在他浪费了大概15分钟之后终于被动的被打断了,一个服务生过来问他:“先生,您有什么需要么”

    季子强笑笑没有说话,许老板却说了:“给我们找三个胸大的。”

    他故意放大了音量,想让这个祛懦的小服务生尴尬一下,很显然,他确实尴尬了起来,并且不好意思了起来:“我们这”。

    许老板就接上说:“胸都挺大的是吧你都看过啊”

    他的嗓音更大了,这个时候整个休息室有一大半的人都笑出了声来,甚至季子强傍边的一个胖子一边笑着擦眼泪一边递给了季子强一根烟。

    那个小伙计更害羞了,甚至有些不高兴。

    季子强就说:“小兄弟,他和你开玩笑的,你坐下”

    一开始他不敢,终于还是被季子强拉着,但仍然很小心的坐在了椅子扶手上。许老板就笑着说:“其实我不喜欢胸大的,说实话,该玩的都玩的差不多了,长发短发,高个矮个,各种长相风格穿着打扮的,好吧,给我找个你们这最受欢迎的吧。”

    一会他们三人都被带到了包间,季子强摇头笑笑,他只好打住正在给鲁老板讲诉的氮肥厂的事情,几个人分了手,他自己把茶水和杯子拿进了包间,打开电视,电视节目很有限,中央台都只能收到6台,但却奇怪的可以收到凤凰卫视,这更让他对老板的心理产生了一系列的好奇心,这确实太让人费解了嘛。

    吃饭的时候季子强喝了些酒,刚才洗澡有点热,他觉得有点晕,他甚至没有听见开门和关门的声音,更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是听见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对他说:“先生,先生您喜欢怎么做我帮您脱衣服吧”

    季子强当时,好象是在做梦,他不愿意在这个地方来放荡自己,就干脆翻身趴下,说:“先给我捏捏背吧,我歇会”

    这才季子强想起来自己忘了看看她的样子,连身材都没看,他想转过脸来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样子,但脑袋就是这么沉,索性继续闭则眼睛休息塌实了为止,他需要休息,需要按摩。

    但很快,季子强就发现这小姐并不会真正的按摩,她不过是在自己身上来回的乱摸,季子强说:“不是这种按摩,是真正的按摩你会吗”

    那声音就有点歉意的说:“哦,我不太会诶,我只做大活的”季子强知道所谓的大活是什么,他就只好放弃了按摩的想法说:“那随便捏捏就行,不要搞来搞去的。”

    那身后的小姐说:“老板,一个钟可是很快就过去了哦,什么都没干就加钟你很亏诶”。

    季子强就想笑,这女孩倒是真的很实在,一点都不坑蒙顾客,他就说:“你就捏吧,不用管钟不钟的”。

    “哦知道了”。那声音很好听的回应了一句。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很遗憾,,季子强居然很快就睡着了,后来他是被她吵醒的,她终于忍不住把他的身体晃了又晃:“诶,很无聊诶,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哦”

    酒醒了一大半,季子强开始感觉到她的手很细腻,细腻的意思不一定是皮肤好,也不一定是十指纤长,细腻就是细腻,如果可以用别的词语解释清楚的话,那就没必要有细腻这个词语了。

    季子强迷迷糊糊的说:“你的手很漂亮。”

    他听到了那女孩嘻嘻的笑这说:“屁,你头都没回,怎么会知道我手漂亮不漂亮。”

    季子强就想吓唬一下人家:“你再说脏话我就踢你出去。”

    “大哥,你好凶哦,我好害怕。”这女孩的声音里却一点都没有惧怕他的意思。

    她见季子强没说话,就又说:“哦你你看都不看我的哦”

    季子强说:“恩,一会看”。

    她又说:“你还没捏舒服哦”

    季子强说:“舒服了,你多大了”

    “你猜一下。”

    季子强又想笑了,这些人是不是统一培训的啊你只要一问她们多大了,那她们就让你猜,可怕的是你还一猜就对,她们就可劲的夸你聪明。

    季子强憋住笑说:“恩,我猜你18。”

    那女孩很惊讶的说:“哇老板你好厉害耶你太”

    季子强不得不笑了:“得得得,你厉害,我服了”。

    季子强就转过了身,他看见了一张至少289岁的脸,还算漂亮,但在混黄的灯光下显的格外的忧伤。

    季子强看这这有点凄伤的女人问:“你叫什么”

    “你猜。”她还是用这一招。

    季子强干脆笑出了声来:“你叫什么也让我猜我猜你叫小丽”

    “不对哦我叫可可。” 她就说。

    她开始一边熟练的笑着,一边开始解季子强的睡衣,用她那细腻的小手,并且在季子强的肚脐上画了一个圈,又一个圈,当她画到第三个的时候,季子强终于有了点反应,心理上,和生理上。

    季子强这才注意到她的身材,比自己想象的要高,大概有一米七,甚至一米七二,腿很长,人很瘦,象模特的那种身材,但胸部却和模特相去甚远,季子强如果用波涛汹涌来形容,可能会说她又没蹦没跳的,他如果用宏伟来形容,可能会联想到奥运场馆,鸟巢或者巨蛋,还有可能会想到长城或者埃及金字塔总之一定兴致全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