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黄副县长是不唱歌的,他唱什么歌都要跑调子,好在这里还有一个女人,那林逸就成了专职的歌手了,季子强和其他两个副县长一边欣赏美女,一边欣赏动听的歌曲,不知道是应该为美女鼓掌,还是为歌声鼓掌。

    林逸唱罢,又来到到季子强面前,伸出玉手,拉着季子强的胳膊,呢喃似的说道:“书记,你来一首嘛”

    黄副县长一看,忙趁热打铁,“书记来一首,来一首”

    “我唱的不好,算了,也来一首吧”季子强架不住林逸的软缠硬磨,只好站了起来。

    “唱什么歌,我给你点。”林逸拉着季子强,走到壁挂电视前,问道。

    “那就来个黄山黄河吧,我会的都是老歌。”季子强自嘲地说。

    林逸弯下腰,调歌,细白紧绷的小蛮腰示威似的展示在季子强的面前,圆鼓的臀和臀溝,姓感又誘惑。

    季子强下意识地扭了一下头,又禁不住誘惑地扭了回来。

    调好了歌,林逸大胆地盯着季子强,一脸微笑。

    季子强就努力回避着林逸明眸秋水。平心而论林逸还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怎么形容呢,就好像江南水乡细雨纷飞的日子里,从古旧铺满青石板的巷弄里,撑伞走过一个绰约的身影,身后的长发在斜风细雨中轻轻拂动,在惊鸿一瞥之后,远去的背影会悄悄的走进你的心房,让你在今后细雨纷飞的日子都能想起有这么一个身影曾经在你的心底留下了淡淡的足印,如果你想擦去那些足迹,你会无奈的发现越擦越清晰,时不时会出现在你的梦中。

    季子强一曲唱罢,坐回来一看,黄副县长没在了包间了,季子强就问:“林乡长,老黄呢”

    林逸说:“他好像喝多了一点,说胃难受,先走了,本来想给你打招呼的,我说不用了,我帮他转达。”

    季子强摇摇头说:“这个老黄真是的,走也不说声。”

    其实季子强的心里就有了一种无奈的感觉,他知道一定是黄副县长感觉今天是林逸请自己是为了副县长人选的事情,他要主动的给腾出点时间,让林逸有个给自己说话送礼的空档。

    季子强就也准备想走了,但这个时候,一首慢四的音乐响了起来,林逸就用熱辣的眼光看着季子强说:“我请书记跳一曲可以吗”

    季子强心里有点紧张,他迟疑了一下,林逸就拿住了他的手,把另一支手搭在了季子强的肩头,随着音乐扭軟了起来。

    季子强没有其他的选择,他只能豁达的笑笑,也轻挽着林逸那柔軟的细腰,跳了起来。

    两人的距离接近,就让季子强此刻丧失了视觉的享受,而收获触觉的块感,他们相拥着,他圈在她的腰上,她吊在他的脖子上,两个人的身体最大面积地接触了,他们几乎移动的很少,象一对拥吻的情侣。在几秒钟的触觉之后,是身心的所有感觉都开始工作,他接触她的温暖柔軟的正面,却似乎一样能够感觉到她背部曲线的美好,腰的柔軟与滑腻,臀的圆翘与弹性,甚至还有大腿的有力。

    一曲终了,在季子强黑没有来得及放手的时候,乐曲又响了,曲子与曲子的过渡很短,相比于前一首音乐,这一首更是纏绵悱恻,一个妖艳的女明星也在如啼如诉的唱着,灯光似乎也很理解他们的心情,舞曲一响,感觉灯光更加的柔和昏暗了,他们继续重新相拥着,扭動着,这一次,季子强习惯了很多,双手一上一下抱着林逸,松紧有度,张驰有律,从容地感受怀中那具温暖的身体,从上到下,从前到后,有条不絮地进行,老练得象一个多年的医生。

    在曲子结束的时候,他们提前结束了这种甜美的享受,回到了座位上,现在就剩下了他们两个,包间的氛围就有点让人迷離起来,当舞曲再起,林逸突然做了一个意外的动作,好像是站立不稳,也好想是酒醉未醒,她坐到了季子强的身上。

    他想推开她,她却拉着他的手放在了她的胸上,他僵住,大脑一片空白,他想站起来,她另一只手用力地抱着他,在他耳边喷着热气说:“我是你的。”

    季子强只觉得一阵令人痉挛的感觉象电流一样冲荡他的全身,他彻底失去抵抗

    “我是你的。”她继续呢喃。她的声音在黑暗中听来似乎非常混沌,表情也有些诡异。

    季子强突然明白了她的意图,他被她吓住了

    这里这样这个疯狂的女人她。

    对于女人季子强是有体会的,但面前的这个女人他不知道应该叫什么了,他也第一次对女人有了胆怯,一个色郎对女人有了胆怯,那可以想象这个女人有多厉害了。

    他刚要落入林逸的魔掌之中,电话亮了,带着一点点振动,而铃声,被舞曲淹没,是季子强的电话,他刚来的时候从包中取了出来,放在衬衣的上面口袋中,这个电话拯救了他,他吸了口气,双手变得有力,把住她的双肩制止了她的继续动作,“我要接电话。”他清晰有力地说。

    林逸扭動身子,但她失败了,从他双手的力度中她明白了他的意志,她放弃了继续尝试,然后迅速收拾残局,季子强掏出电话,是一个安子若打来的电话,但不管是谁打来的,它都帮了季子强一个忙。

    “我出去接。”他小声但坚决地说,起身离开。

    季子强出了包间的门,过道里流动的空气和明亮的灯光,让他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切是否真的发生过,他来不及体味这种感受,面对着墙壁,首先接了电话。

    安子若问他了几个工程上的问题,说最近就要动工,请季子强帮忙把有的手续再督促一下。

    季子强就答应了,他说:“明天我就给市里几个部门在催一下,批是没问题,只是政府有的时候效率就这样,但不管它,你该干就先干起来。”

    安子若说:“子强,你在想下,不要留下什么后患。”

    季子强说:“应该问题不大的,立项报告都是批过的,手续就是个时间问题。”

    两人又谈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皱起眉思考,自己一会怎么去应对这个女人,虽然她也很美丽,也很姓感,但这样的大胆让季子强实在受不了。

    一双手臂从背后温柔地拥上来,首先是温暖柔軟,弹情十足的胸部,然后是整个人,“要走了吗”她柔声问。

    “一个省城的朋友来了,已经到了县委,我们好多年不见了,我要马上赶回去。”季子强只好这样欺骗她。他不喜欢骗人,但现在没有了选择。

    “那我们走吧,不要让人家久等。”林逸紧了他一紧,然后首先转身往外走,如果刚才她是拖人入地狱的魔鬼,现在却在扮演善解人意的天使。

    季子强赶忙进去拿上了包,他就决定先回去,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真遗憾。”林逸伸手来握他的手,“这样美好的夜晚,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还有,那个电话来得真不是时候。”

    季子强再次心跳,想干巴巴地说点什么,却无法开口,幽幽地轻叹,也不知是庆幸的多,还是遗憾的多。

    “你们这些男人啊总是”她嗔怪地嘲笑,“以为这样就把持住了以为这样就坚持了原则,成为道德圣人如果灵魂都卖了魔鬼,放上了交易台。何必在意身体呢”

    我是魔鬼季子强苦笑。但是仔细回味,却又觉得这个比喻是再恰当不过了,再也没有比这句话更贴切精妙,他闲上眼,似乎是在休息,却是在慢慢回味今晚的一切。

    林逸扫一眼她身旁的这个男人,心中充满愉悦和得意,今晚是一个里程碑,是一个巨大的胜利,她很满足。她不再强迫他,两个人一起走出了包间,在沉默中体味着某种奇怪而曖昧的气氛。

    在门外,季子强就客气的和林逸分手了,这一刻,他才能够真正轻松自在,恢复正常的思考,他回忆今晚的行动,真是令人疯狂,不可想象,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整个过程似乎都失去了理智,浑浑噩噩,完全被她引领着,象个傀儡,他的意志从来没有这样软弱。

    爱情现在对于季子强来说,基本上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象怪力乱神一样坚不可信,女人对于他的誘惑,已经演变成为更多的是性,谈情说爱对于接连受到打击的季子强来说,有点是荒唐可笑的事,他不再相信什么爱情了,他现在已经不在渴望那些华而不实的精神柏拉图,他需要的是直接的生理体验,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远比得到一个女人的情感重要得多,但绝不是今天,也不是在那个地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