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笑笑说:“没有,没有,坐吧。 ”季子强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对面的靠椅对林逸说。

    看着秘书给林逸倒上了水,季子强就在心里想,自己在洋河县的势力其实并不牢靠,现在需要是广泛结交,多树强援,官场有句话叫着多种花,少栽刺,只有审时度势,以实力为后盾的权力和平过渡,才能让自己完全的发挥自己的能力,展现自己的才智,所以这个林逸自己是可以考虑把她拉入自己的势力范围的。

    季子强说:“我们有好久没见面了吧,记得年前在你们乡上去过。”

    林逸就说:“是啊,那天我还是搭书记的车一起回来的。”

    季子强连连点头说:“对,对对,记起来了,呵呵,时间过的真快啊,不过林乡长一点变化都没有。”

    也许是男人们的秉性,季子强也脱不了俗气,他在说话的时候,也是带着欣赏的目光早看着林逸,这或者也是一种不由自主的举动,对于美好的东西,人们总是喜欢多看两眼。

    季子强的眼睛下意识地对林逸的身材上下搜索一番,林逸虽然快三十了,可是仍然风韵尤存,她身上浑身散发着丰韵少妇的气息,季子强就在她对面,她也坐了下来,季子强就感觉身上充满了气血,他于是回避了眼光的对峙,因为她的眼睛太迷人了。

    这让季子强有些紧张的样子,他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林逸的脸,好迷人,林逸的眸子里已然是风情万种,柔柔的,她的脸好红好红,粉红的小嘴干干的微张着,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

    忽然他发现林逸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不安的扭動了扭動身体,眼睛向他瞟了一眼,季子强连忙收回眼神,做出一副好学生模样,心里泛起了嘀咕,她的眼光怎么如此柔美。

    季子强很快就调节好自己的情绪,他已然饱受了伤害,就不会轻易的被其他什么誘惑,虽然心里有那么一点的渴望,但理智在他身上更为突出。

    他低下头,取出一根烟,刚要点上,想了想又放下,林逸忙说:“没关系的,季书记,你不知道我在乡上每天要面对多少个烟囱,你抽你的。”

    季子强已经放下了烟,对林逸说:“你在乡上上也有好几年了吧”

    林逸本来就是准备谈这个事情的,现在一听季子强这话,心里一抖,这话是什么意思,想调整自己那会怎么动,上应该是不可能的,自己还没开始活动,平调或者降级,但自己在季子强来洋河做副县长以后和他处的虽然不算太亲密,但也没有得罪过他啊,她就有点紧张的说:“是有几年了,但工作上一定还会有什么疏忽的,还请华书记多给指教啊。”

    季子强摇摇头说:“你在那里工作情况,我也听到过一些反应了,感觉你能力还是不错,所以我就想试一下,看能不能让你上上。”他要用精神奖励与物质赏赐相辅相成,完全的捕获林逸的忠诚,哪怕这忠诚并不是永远的。

    林逸惊诧了,这个问题她最近也想过多次,县上缺个副县长,按资格,按能力,自己是没有多少优势的,自己这次来,也是抱着试一下的心态,说到把握是一点也没有,现在季子强突然的提出,让林逸百感交集,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季子强是可以理解她的心情,他知道自己已经可以让她激动,让她死心塌地的以后跟自己跑了,他就继续淡淡的说:“我也不能保证什么,但我会争取,今天你既然来了,那就是让你也有个准备,最近做什么都谨慎一点。”

    林逸也从激动中恢复了平静,她知道,机会已经到来了,错过这一次,又要等好几年,但几年对一个宦途中人,差距就会很明显了,只是她搞不明白,为什么季子强会帮自己,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那么季子强图个什么,图钱图色看样子都不像,她有点迷惑了。

    “感谢季书记的提携,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报答你。”林逸试图探一探季子强的口风。

    季子强的表情也就凝重起来,他可以听的懂林逸的意思,他说:“我不是想图你的报答,要图那些,只怕就轮不到你了,因为你很适合那个位置,我看重的是你的能力和水平。”

    如果他要钱,或者要色,林逸也是可以给他的,但那样就是一次等价的交换,这不是季子强希望的结果,他要的是让林逸,以后绝对的支持自己的工作,他要用这个位置,一次性的收买和控制这个林逸。

    林逸的心情是可想而知了,季子强就因为看重自己的能力,没有索取和交换,就这样准备帮助自己,

    但林逸还是决定要表示一下,不然她会感到不安的。

    到了下午,她还是带上了几万元钱,见到了季子强,她拿出了钱,给季子强说明了自己感激的心情时,季子强的脸上就有了冷峻和庄重,季子强告诉她:“如果你认为我是为钱或者为其他什么,那你林逸就错了,你可以拿上钱去找其他人帮你。”

    林逸很尴尬,脸红了起来,但她的心却完全被季子强征服了。

    又坐了一会,也就到了下班时间,林逸就说:“我心里很感激季书记,给我一个感谢的机会吧,晚上请你吃个饭,可以吗”

    季子强就说:“不用感激,我说过这都是为了工作,再一个,县上也就是个推荐提名,最后到底能不能被市里批准,现在还不好说,等你以后真的任命了,我们在一起坐坐。”

    林逸就摇头说:“就算市里最后没有批准,我依然还是很感谢书记,所以书记一定要给我个机会。”

    季子强为难的想了想,就说:“那行,只是我们两人太冷清了一点,这样,我把郭副县长和黄副县长也叫上,刚好还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要和他们谈谈。”

    林逸忙说:“行,那我先打电话联系个地方。”

    说完她就联系了起来,季子强也就给郭副县长和黄副县长都去了个电话。

    吃饭的时候,季子强没有和林逸一路去,他让她先去安排,自己又看了一阵文件,看看天也有点黑了,这才收拾了一下,赶到酒店。

    季子强一进包间,几个人就都站起来很客套的和他寒暄着,一起坐了下来,这林逸今天心情很好,表现出了大气,洒脱,她二话不说,几瓶五粮液就送了上来,一人一包软中华,抽不抽都有,季子强也不推辞,他开了烟,一人散了一根,抽了起来。

    一会,季子强就和大家都喝了一圈,后来黄副县长就拿上瓶子走了个官,走到林逸时,黄副县长喝了,林逸没喝,他不愿意,亮着空酒杯对林逸说:“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点;感情薄,喝不着;感情厚,喝不够;感情铁,喝出血。”

    林逸酒量估计一般,今天本来也喝的不少了,就讨饶着说:“我喝三分之一中吧”说着用手指划着线。

    “可以,喝最下面的三分之一。”黄副县长不依不饶的样子。

    这时,季子强给林逸打圆场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能喝多少算多少。喝多喝少要喝好,会喝不喝就不好。”

    “这话实在,耐听。”林逸说罢,把酒倒给季子强一大半,然后跟他碰了一下杯,说,“书记陪我喝一杯。”

    季子强看了一眼黄副县长,摇了摇头,无可奈何地把酒喝了。

    郭副县长就插话说:“哎,林乡长,你给季书记到的是上半截还是下半截啊。”

    林逸脸色一红,看看季子强说:“领导说上就上,说下就下。”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季子强也是一阵脸红。

    “书记,来,我敬你一杯”林逸来到了季子强的身边。

    季子强说:“今天喝不的不少了,你也不要喝了。”

    “书记,客气的的话我不多说了,今天你一定要接我一杯。”林逸也不管季子强不断的给她使眼色,想混过这一杯酒。

    季子强不敢在多做纠缠,只好端起了酒杯,其他的人也都借着酒气,再次豪饮起来。

    吃完饭,林逸就一定要请季子强他们几个活动一下,季子强还没说话,那黄副县长先答应了,但郭副县长说晚上公安局还有个会,他要过去参加,大家也就没有留他,季子强推不掉,就一起去了歌厅。

    他们就道理一个干净清爽,管理也完全符级领导要求,里面没有小姐的歌厅,进去以后,老板就认出了他们几位,立即安排了一个房间,包间里面还有休息室,不仅豪华而且清静。

    季子强看看这里,也一脸满意,说好久没有在外面唱歌了,今天就破例一回。

    林逸就要来了啤酒和果盘,大家就一定要季子强先唱一首,季子强就随便点了一首张学友的歌,唱的还行,获得了一片的掌声,但季子强知道,就算自己唱的不好,他们也是会鼓掌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